扫码订阅


[b]一

[/b]

王牧笛说:“……连扎四针,眼见手肿了几个大包……”。

……小兔皮肤过敏,陪她去打点滴,竟然连打四针才找准血管……”。

乍一看到这样的语句,我就感到非常地愤慨。护士这还是给病人打针吗?怎么看都是一个实习的护士拿病人的血管在练手艺啊!


可是,当我回头想一想的时候,却发现王牧笛的话经不起推敲。我们转换一下角度,假设我是一个到医院注射室打静脉针的病人,一个护士给我打针的时候,扎第一针找不到血管,让我白白地疼了一次,即便是护士的态度不好,我还是会给这名护士一个机会。人有失手,马有失蹄,谁能保证无论自己干什么事情都会百分之百地成功。扎第二针还找不到血管,这时候我就不能轻易原谅这名护士了。我就要请问这名护士了,为什么你总是找不到我的静脉血管?是因为我的静脉血管不好找,还是因为你的静脉注射技术不到家?当然了,如果这名护士的解释合理,同时他的态度又好,那么我就原谅他,但是我不会再给他机会,我要求换别的护士给我打静脉针。不管是一个医院的门诊注射室,还是住院注射室,里面值班的护士肯定不会只有一个人。这个护士给我打不上针,就换另外静脉注射技术更好的护士来。怎么可能会让一个护士“连轧四针”?如果事实真的给你王牧笛说的一样,我不得不说这名打针的护士神经真够大条的,当然了,王牧笛和他的女朋友的神经也够大条的。


然而,就当前社会医疗系统所处的恶劣环境来说,一个病人竟然能够忍受一名护士“连扎四针”还找不到静脉血管,同时还能够忍受这名护士恶劣的态度而不发飙,仅仅是在微博上骂两句发泄一下,这样的事情没有丝毫的可信度,除非王牧笛生活在世外桃源里。君不见,江苏南京一名护士只是因为要给危重病人腾病床就被病人给暴打致高位截瘫。以护士在病人心目中地位的地位,即便王牧笛和他的女朋友素质再高,不至于干出这么蔑视人性的具有黑社会性质的事情,但是他们也可以通过正当途径来维护自己的权益呀,比如找注射室的护士长,何至于遭遇如此悲惨。


另外,在一个科室里,有静脉注射技术差的护士,同时必定有静脉注射技术好的护士。在打静脉针的时候,如果遇到静脉血管难找的病人,而恰恰给这样的病人打静脉针的护士又技术较差,那么这个护士通常会主动请静脉注射技术好的护士来打这种静脉针,而不会连续给病人打针,不管最后打了多少次,直到找到静脉把针打上为止。因为这样的行为不单单是病人,即便是护士自己也是不能承受这样的压力。

王牧笛一边看着自己的女朋友被护士……连扎四针,眼见手肿了几个大包……”,不要求换人,还让那位护士继续打静脉针,他这是在找虐吗?


王牧笛是一个知名的主持人,是一个高智商的精英分子,我不相信他脑残到如此程度,我更相信他是夸大了事实,无意之间说了一个谎话。


这叫人还如何相信网络上的所谓“事实”?


[b]二

[/b]


我在医院里呆过,对于实习护士在医院里给病人打针的情况我还是了解的。对于一个护士来说,给打静脉针是一个护士最基本的技能,如果一个护士不会给病人打静脉针,那么这个护士绝对是一个不称职的护士。但是护士也不是天生就是护士,他们也是经过后天的学习和专业培训才成为一名专业护士的。


也就是说,一个医学院校学习护理专业的学生,即便他掌握了大量的医学知识,即便他满腹经纶,但是他还能被成为护士,因为他还没有动手的能力。我们到过医院的人都能够看到一名名护士干着各种各样的工作,或有条不紊,或匆匆忙忙,或给病人打针的时候找不到血管急的满头大汗……这些都是护士的动手能力。


那么护士的动手能力是在哪里学习的呢?可以这么说吧,他们大部分是在医院里向已经工作的护士学习的。这个过程称之为“实习”。实习在一个学习护理专业的学生成长为一名真正的护士起着举足重要的作用,只有在专业护士的言传身教下,一个学生才能够知道怎么样把自己在学校里学习的理论知识应用到实际的工作中,才知道这样把理论知识变为专业技能,才能够为病人恢复健康、减轻病痛做一些实实在的工作。


还拿打静脉针来说吧。专业的护理书书上都很详尽地介绍了怎么打静脉针,并且还配有插图。但是理论知识毕竟是理论知识,它和把一根针扎到血管里完不是一个范畴内的东西。实习的时候,带教的护士在给病人打针的时候通常会带着实习护士,让他在一边看。等实习护士观摩了打静脉针的实际操作流程并熟悉了以后,带教护士再挑选一些血管柔软清晰并且通情达理的病人让实习护士亲自动手打静脉针。在这样的过程中,实习护士可以仔细体会针尖刺透人的皮肤、血管壁,进入血管内的感觉,从生疏到熟练,达到迅速准确地给病人打静脉针,一阵见血。


这时候,实习护士就可以帮着带教护士做一些简单的护士工作了,一些容易打的静脉针带教护士就会交给实习护士来完成。那么,实习护士遇到一些病人的静脉针难打他们通常是怎么做的呢?比如肥胖的病人、婴幼儿、烦躁而不配合的病人等。这时实习护士通常会权衡一下打静脉针的难度,勇敢的自己试着打一下,找不到静脉血管了再找老师,他不会一针扎不进静脉血管就再扎一针,“连轧四针”,把病人扎“几个大包”。哪有那么傻的护士啊,那不是找着挨骂吗?再说病人也不会认这样的护士再给他打了啊。当然了,胆子小的直接找带教老师来打静脉针了。


有人可能要说了,实习护士为什么就不能在学校里学好这些基本的操作技术再到医院实习?主要原因是学校里能够提供给学生实际操作的实验样品很少。如果学生互相找对方的静脉血管扎针来练习静脉注射技术,这样不是不能练习,但是期间存在诸多的隐患。一个是学校毕竟不是正规的医疗场所,无法对空气、地面和各种物品进行有效消毒,容易造成感染;第二,学生在医院实习期间,通常是一个资深护士带一到三个学生进行教学活动,而学校里是不可能有这么多的师资力量的;第三个如果让一个学生真正熟练地掌握静脉注射技术,那不是一次两次、一天两天就能够达到了,那必须是一个长时间的逐渐积累的过程,其中损耗的静脉注射器材绝对不是一个小数目。


所以,让学生在学校里就练习好这种技术,是非常不现实的。也只有在医院里,才有大量的病人和耗材来让实习护士练手。这样一来,受罪的就是病人了,这些受罪的病人就是在为这些实习护士成长做奉献了。同时,这些人本身是病人,正在受着病痛的折磨,但是他们还是忍受着实习护士生疏的注射技术的折磨,他们是真正无私的人,说他们伟大也不为过。正是在这些无私的病人的支持下,一个个实习护士的静脉注射技术才从生疏到熟练到一针见血,她们也从稚嫩到成熟,成长为一名称职的护士,担负起了医疗中繁重的治疗和护理工作。


每一个人都不是生而知之的,即便是圣人也有一个成长的过程。一个生命从“呱呱”坠地,到“呀呀”学语,到蹒跚学步,再到逐渐学习各种知识、技能,总是从无到有,从生疏到熟练,这是每一个生命成长所必须经历的过程。面对技术差的护士,我们的一丝宽容的笑容,就是给他们成长道路上最大的支持,也许就造就一位南丁格尔,而一句斥骂,也许就会让护理这个行业失去一位林巧稚。

一丝笑容,一点宽容,于我们很困难吗?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