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小时候亲眼所见的“野战”趣事[情感征文]

点击查看更多参赛帖文

人在试图写作的时候,似乎有两件利器堪称法宝,且屡试屡验,感觉超爽。其中一件是回忆,另一件不用说就是情感。今天我试图将回忆中的一件野战见闻,付诸于文字的形式整理出来,只算为趣事儿的深层回味。因为,当时根本不懂啥是考量,更不懂啥叫情感。----提前啰嗦一嘴,这叫引言。

话说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应该是我上小学三年级的时候。在那一年的暑假期间,就说有那么一天,现在当然想不起来具体日期,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就是那天必须烈日当头,酷热难耐。小前儿就淘气的我和邻居的宋拥军同学,一起登高爬坡,到南山的树趟草丛中去抓蝈蝈。要说这个蝈蝈有个特点,越是天热就越是喜欢和烈日聚焦,不会飞的两个翅膀炫耀在阳光下,不时发出一连窜来回摩擦而产生的音符。可能在昆虫的意识里,不会懂得出声容易暴露的生态法则,然而,人们恰恰利用了这个简单规律,真是不讲道理。

许不因为其他淘孩子们的捷足先登,在偌大南山的近处,早已听不到蝈蝈的悦耳鸣音。说到这儿还得解释一句,蝈蝈是用翅膀来回自行碰撞才发出鸣音,而绝非像野鸡家鸟儿那样用嘴鸣叫。既然,低处没有,那就呼哧带喘地往高处攀爬。可谓功夫不负有心人,在我俩快要爬到最高点敖包山顶的时候,终于听到了期待已久的声音,随风入耳。看来成功就在脚下,收获也在眼前,那个岁数所能理解胜利的概念,也就是一下把蝈蝈,捂到手心里的那种喜悦。无比激动,乐趣与童性,浑然天成。要说抓蝈蝈也有技巧,就是在它鸣音的时候,你随着声儿疾步快走,它不叫的间歇,你也要收足止步。否则惊动了它“与天斗其乐无穷”的春秋大梦,你也一样会落个美梦成空的失落情景,关于这一点教科书之外的自然学问,淘气的小孩,那都无师自通。

那一刻可谓激动三分,时不我待,我跟伙伴儿拥军同学,都堪称赶紧支棱起各自的耳朵,顺着声音辨别方向。我俩当时都听清了声源,并不约而同地都指向一个位置,就是眼巴前儿不远处的那个大沟里面。当下来不及商量什么多余话语,都是快步如飞,心急如焚地冲着沟前跑去。别看结伴一起来的,那蝈蝈也是谁抓着了才能归谁所有。经过了间停两歇的奔走,蝈蝈的叫声再次戛然而止,我俩只好一前一后都立足于沟帮子的上坎儿。相互间不怀好意地向着大沟周边,伸头探脑,东张西望。要说这个时候,蝈蝈的鸣音倒是没有响起,可是耳边却隐约地听到一阵“诶呦,诶呦”,那种类似闹肚子的响动。绝对没错是人的呻吟,千真万确还是女人的声音。

你说这深山老林的,咋一猛子初闻人的响动,可比听见狼的嚎叫,还要恐惧,渗人。我当时心里就想,真要是遇到坏蛋国民党,身边拥军同学逃跑的速度准比我快,他腿长比我个高。依我那会儿紧张害怕的心情,自己寻思着立时逃跑,撒脚如飞。可是同来的伙伴不仅比我个高,胆子也比我大上很多,他在我身后不但没跑,还借此时机,一下子挤到我的身前。看他又是悄悄往前慢慢地挪动身躯,可谓高抬腿轻落步的行家脚法,我当时也觉得有人壮胆,刹那间豪情万分。当他的身子完全移动到了,不远之处的一棵老榆树下,拥军同学觉得所在位置十分安全以后,便回过身来向我打着过来过来的招呼手势。

当我沿顺着他刚才走过的路线,也是同样悄悄慢慢地挪动到了他的身边,还得随他一样先是猫腰撅腚地隐藏好身子。然后,才可以伸头探脑,目光如炬地搜索敌情。其实,眼前的场景露天开阔,一目了然。就在远近无外乎四五米距离的另一棵老榆树下,有个后背黝黑体格健壮的男人,结结实实地趴在一个女子身上。片刻不停地抖动着光腚拉哧的屁股,上半身也是呼哧带喘地来回重复一个动作,体育课上的项目术语,那叫俯卧撑。按说我们在十岁左右的年龄段,对男欢女爱的具体情节,隔山隔海根本一窍不通。别看晕晕乎乎地不时听起,大几届的男学生们嘴边经常嚷呼着,什么“挂马子,耍流氓,还有搞破鞋”的流行脏话,可是具体咋个意思,那时绝对不懂。故此,当我亲眼所见这一幕,想象中都无法想象的真实画面之时,身体也是同样无动于衷,没有一点反应。

但是,还得说,但是,好奇就是人的一种天性。越是从没看见过的场面,越是喜欢往下看,哪怕身临其境,面对着危险。别看我是瞧得挺来劲,身体没有一点反应,这会儿我身边拥军同学的呼吸好像有些紧促,前方没穿衣服女人的诶呦声,也在同时加重音量并掺杂些跑调的音符。就在树上蝈蝈也随之凑着热闹的伴奏声中,只见女人身上的男人,精神头儿大增无减,动力无穷。现在能有一个叫作“猛男”的美誉,才可以对称出他那一时刻的现场写真。而在当年我们身临其境的时候,连赤身裸体的词汇都想象不出,说是任嘛不懂也未必形容过分,出头。

足足有一堂课的时间之余,才看见眼前这个体格健壮男人的黝黑后背,不再黝黑晃动,他在完成了诸多的俯卧撑动作过后,并没有忙着起身,抓紧搭理穿衣服扎裤带系扣子等一系列通俗行为。而是除了男女声音,嘴对嘴地换位之外,其他画面没有任何改动及删减。男人鼻子下大口喘着粗气,死猪一般地身躯照样趴在女人身上一动不动,看样累得不轻。我和拥军也是如此,猫腰撅腚地感觉折腾得够呛,这会儿真有些精疲力尽的体会。好像画面里的演员,恍惚换了角色,遗憾的是,刚来点儿兴奋劲头,影片就播放了“剧终”的字幕。我俩赶紧同时起身迈步,还是模仿来时的踪迹,动作雷同。悄无声息地往后挪蹭了一段距离,然后,尥开蹶子般地撒欢逃跑,好像刚刚做过伤天害理的坏事儿,不疲于奔命自会大祸临头一样。

接下来的事情,无需累赘书写,一路上对没有抓到蝈蝈的失意,对拥军心怀怨言。若不是他带头去看此等低级趣味的实况直播,没准我就手到擒来,满载而归。回到家里真的身感疲惫不堪,倒头就睡,一觉就是第二天上午。要不是邻居拥军又来叮咣敲门,我还能再睡一会。没想到这个家伙儿,就是闲心太大,他来叫我随行给他哥带路,还上南山昨天的去处。他哥的名字是爱国,外号叫宋大炮,说话的嗓门极高。别看他们哥俩一个爱国一个拥军,可惜他爹连个民兵也没当过,纯粹给烈属抹黑。出门睡眼朦胧地一看,外面还多站着一个大炮的同学,外号叫郭小个子。这个家伙儿平时坏点子最多,左邻右居的伙伴们,极少跟他玩耍,真不知道宋氏这哥俩非要扯上他干啥。

闲言少叙,还是一溜烟地游窜到了,昨天的地界,今天那里没人,就连昨日娇儿撒欢地那个蝈蝈,也是虫迹皆无,不见了踪影。山沟子里的碧翠风景,只是一夜时间,就恢复了悄无声息地幽寂面貌。给人的感觉,好像一下子,就到了秋天。只见那棵老榆树下的青草,都被碾压得平平整整,虽然是以卧倒的姿式舒躺在地,植物们照样展示着勃勃生机。在这片青草齐齐刷刷倒地不起的当中地带,一大团血迹斑斑地白色纱布,赫然入目,格外刺眼。此时再看那位郭小个子,跪下双膝趴在地上,就跟个野狗的造型,那是一模一样。他是连前代后,摇摆不停地用着野狗的鼻子,对那团原本药用的纱布,来回收缩呼吸,紧个闻嗅气味。嘴里边还不时发出让人无法听懂的赞叹之声,至于他啄着牙花子自言自语地嘀咕什么:“是个处女,刚开苞”的奇谈怪论。我当年根本就不明白其中寓意,只听说过外国人讲洋话,当时则认为郭小个子说的,那些这样的词汇就是鸟语,可惜并不伴随花香。

回去的路上,狗一样的郭小个子,跟我的拥军同学,那是嘴不停音地激烈争吵。他俩抬杠的起因,就是那一对男女昨天的时间问题。拥军说不少于一个小时,郭小个子则脸红脖子粗地吵嚷着,打死他那都不信。此时关键的证人,非我莫属,可惜那个年月我爹都戴不起手表,我也说不上具体时间。那就不偏不向,打个对折半个小时总可以吧。再看郭小个子还是咬牙嘎巴嘴,硬犟甜草根子的狗脸,摆出了一副得理不饶人的无赖面谱。看那架势要不是拥军的哥哥爱国在场,他俩非动手干起来不可。只听郭小个子嘴里念念有词地对我们耐心讲解,他说男人顶多十分钟就得下马,他还说女人初次撑死也挺不过一刻的计时。他理直气壮地白话完了,望着他不时地抖动手里红白相间地那团纱布,我们另外三人真的好像瞬间,就明白了很多人生趣事的具体内涵。可是实打实地照实说,我是整整两年多以后,上中学的时候,身体上才出现了某种异样的反应。即使那会儿,对男女之间的事儿,也是朦朦胧胧,别看我总是回忆此前亲眼所见的实际情形,可还是似懂非懂。没了。

----------------------------------------------------------------------------------------------

[情感征文]现代社会,我们究竟有多少情感问题?

古人云问世间情为何物

直教人生死相许,今人云世上哪有真情在 有一块赚一块。随着国民在感情问题上越来越开放,网上的相关话题也越来越多,比如:处女情结;是嫁给人还是嫁给房;老外爱嫁/娶中国人;螺钉与螺母的故事;小三的社会价值;中国性开放程度已超美日。。。等等。对于类似的话题,你或你身边的人有没有过亲身经历?对于类似的观点,你有没有自己的见解?来发帖说说你(或你身边的人)的故事/阐明你的观点吧。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一等奖一名

Stanley经典便携酒壶

奖品预览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二等奖3名

龙牙第二代户外战术腰带

奖品预览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三等奖5名

铁血定制变色马克杯

本文内容于 2014/3/20 15:58:20 被小编I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3楼 神狙sniper
没看你的ID,一猜你就是东北那嘎达的,结果也差不离,文笔不错,楼主有四十了吧。
8楼 赤峰市霜哥
一九七零年出生,今年算是四十有五了。

你是大哥了,呵呵!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