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子:泰国局势动荡新阶段及克拉地峡

东子:泰国局势动荡新阶段及克拉地峡

泰国的局势从素贴的街头政变基本黯然退场后,司法政变的可能正式亮相前台。泰国上演了无数次的军队政变,从去年下半年到今年,街头政变亮相,素贴在日本的支持下,是下了很大的赌注的,所以闹腾了几个月。但最终因为美国想借手中国敲打已经不太听话的日本,这个街头政变目前可以说基本破产。素贴的最后悲情游行,向五个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驻泰国大使馆递交他们的诉求。包括中国在内的4个国家都礼貌的接受了他们的诉求书,但我想,转手应该就是进了碎纸机里。而美国连这个礼貌都不给,直接拒接,让素贴的队伍愤怒地在美国大使馆门前撕碎了他们的诉求书。这一撕,也就宣告了素贴的最后努力宣告破灭。

素贴的退出,也就标志着日本的退出,在这一轮的恶斗中,日本成了失败者。但素贴的退出,不等于中国就可以稳夺泰国。美国已经借中国之手达到了自己想敲打日本的目的。

那么,现在也该是准备亮相的时候了,前期的中国与美国在泰国问题上那种心照不宣的默契,也是走到了该调整的时候了。不管如何,日本虽然不喜欢英拉政权,美国同样也不喜欢。而实际上,素贴在街头表演的时候,美国实际上也没闲着。但那是另起炉灶,不会去用连自己的党---泰国老牌民主党---都不认也不放在眼里----靠上日本----的素贴了的。

用泰国军队再次军事政变?美国也知道,泰国陆军因为湄公河惨案被中国抓到了太多的把柄甚至美国的把柄。所以巴育陆军司令为了自己,也是不敢贸然搞军事政变,除非泰皇开口。

街头政变又被素贴闹得乌烟瘴气,民众强烈不满,那么最合适的选择是什么?那就是司法政变。大家注意到没?前段时期,泰国法院批准了看守政府的紧急状态法。按照紧急状态法,英拉政府是可以对示威队伍进行武力清场的。但是,大家可能没注意到,泰国法院又通过了一个法令,那就是在任何情况下,都决不允许对示威人群使用武力。也就是说,法官们给了英拉政府一支枪,但又绝不允许英拉使用这支枪。这也是大家看到英拉政府在对待示威问题上为什么没有作为的真实原因。

同时,法官们同意推迟审查民主党2010年执政时镇压红衫军造成90多人死亡的惨剧,又同时接受民主党指控英拉政府内阁成员大米问题上的腐败,也接受这次素贴的街头政变中被打死的家属对英拉政府的控告。这基本说明,操控泰国大法官的一只手在素贴后期已经在开始布局。

现在,泰国法院正式否决了2万亿泰铢的民生计划信贷,也就是打击目前知道的600多亿美元的民生信贷计划。这600多亿的信贷计划中,主要是用于防洪设施的改造、老铁路的更新、公路的整修、水库的修建、高铁的配套设置建设等方面。这一揽子的信贷计划中,用于高铁的配套设施建设的资金约占100亿美元左右。泰国的大洪水造成的悲剧大家是看到过的,可以说,这里面绝大部分资金就是用来改造河道修建防洪设施的。

但泰国大法官为什么完全不顾自己国家的最基本最切实的要求要否决这项与泰国民众息息相关的民生信贷计划?此外,泰国就铁路改造计划在这一揽子信贷计划中,安排的资金远远超过高铁资金,而泰国旧铁路的改造在民主党执政时期就已经大多数被日本企业夺标,素贴的家族企业也是在泰国的地铁和旧铁路的改造中将占绝大多数的利益的,因此,这次对这一揽子民生信贷计划的否决,不仅中国的高铁受到影响,日本在泰国的市场也是遭到重创。更主要的,是泰国普通民众将再继续遭受每年的洪水洗澡,公路网将更加破旧不堪。

司法政变,现在抛出来的是第一步棋,但在我看来,这次抛出来否决这项一揽子信贷计划,为时过早了些,因为绝大部分民众都知道这项民生信贷计划对他们意味着什么,所以,未来的两个月泰国局势将会继续动荡。

也许你会问,为什么泰国宪法法院的大法官们有这么大的权利?英拉政府为什么对其无能为力?这就是泰国的司法怪胎所引起。泰国大法官的产生,司法程序很复杂,要详细说的话,那就很长很长了,也很枯燥。我就简单地说一下吧,泰国大法官的产生,是基于法官选举委员会的基础上选出,然后报经泰皇批准。那么法官选举委员会又是如何产生的呢?主要是经过参议院的投票决定。

英拉政府上台后,处于缓解民众对立、弥补政党仇恨的考虑,在参议院,为泰党占大多数席位的情况下,并没有彻底地通过投票彻底改选法官选举委员会,也就是说,目前在任的大法官们,绝大多数还是民主党留下的,可想而知,这些大法官们的政治倾向了。而现在,因为解散了议会,也就是失去了对法官们的任何法律上的约束,在议会选举还没有完全结束并组成新的议会的情况下,英拉看守政府就只能执行法官的裁决而对这些法官们没有任何反制措施。也因此,英拉政府目前能做的,就是尽快完成议会补选。

问题是,美国现在走上了前台,踢开日本后,他要来实现自己的目标,所以,完成补选将是非常艰难的。而这些法官们也知道,一旦议会补选完成,他们的这种无限好日子也就到头了。所以,一定是抓紧时间不会给英拉看守政府机会的。

那么,未来两个月里,一方面,英拉看守政府只能委曲求全地尽快完成补选,另一方面,民主党也将加快对英拉内阁成员甚至是直接对英拉本人的经济指控和刑事指控,不管是不是有根据。而法官们,是不会再审2010年民主党的镇压红衫军的案子而是直接马上接受民主党指控为泰党的案子的。

在这新一轮的博弈中,中国将会如何做呢?中国不可能对泰国的所有基础设施建设都大包大揽。而法官否决民生信贷一揽子计划,也不仅仅是针对中国的高铁,说穿了,就是为了将英拉赶下台而不顾泰国民众的切实需求。对于泰国安排的100亿美元左右的高铁配套设施信贷,这一块中国是完全可以采取另一种方式来弥补。因此,否决不否决这项信贷计划,实际上是对高铁的修建没多大影响的,关键是法官们搞司法政变,把英拉看守政府赶下台后的局势可能不利于我们的高铁计划。

此外,再说说这两天炒的火热的泰国地峡修建的事情。

要知道,克拉地峡早在上世纪20年代英国就提出来了。泰国独立后,特别是二战时期,泰国与日本结成亚洲轴心国以后,日本也热心过这个克拉地峡的修建,但因为日本的战败,这个事情也就不了了之。此后的冷战时期,泰国北部有泰共造反,南部有穆斯林造反,这项计划就再没人提起。泰共虽然造反,但自始至终没有说分裂泰国,但南部的穆斯林就不一样了,一直是以独立为诉求的造反。泰共后来失败,但南部的穆斯林武装造反到如今都还没消停过,只是目前穆斯林武装没有全盛时期那么大的规模,而且也在改变手段,不再只一味坚持搞武装独立,也在走议会政治的道路。所以,泰国南部的几个府省,因为有穆斯林议员参政,就非常热心开拓克拉地峡,他们的热心可不是为了亚洲共荣,而是一直想通过这个地峡的修建,完成泰国南部的一部分国土与泰国本土的事实分离,为争取独立创造条件。所以,历届泰国政府,不管政治观点如何,但在克拉地峡的修建上,都是非常谨慎和反对的。即使与泰国关系要好的日本也在多年游说,中国也就是这几年才开始游说,但没有任何一届泰国政府松口。

这两天突然再次传出泰国政府商业部部长同意中国去修建克拉地峡的新闻,仔细分析,是有很多漏洞的:首先,这样的工程项目不可能是泰国商业部负责。其次,目前的英拉政府只是看守政府,没有任何权利批准,就是支付给泰农的稻谷款项都没权利批准,遑论这样的国际项目了?第三,就是能修建,但这样浩大的工程,必然是会经过国际招标的,哪怕是走形式也必须,而泰国政府网站上没有任何这类招标信息。第四,这样的项目也必须经过议会的批准,但泰国现在议会都解散了,谁来批?

所以,综合来看,这个新闻,应该是有两种情况,一个是骗子,一个是柳工的营销手段,除此之外,在目前的情况下,不需要做其它任何联想,所以,大家就不要为骗子当免费的宣传员了,或者也不要为柳工免费做广告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