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涣》《节》——《周易》坤卦守成学“龙战”篇之二

《涣》《节》——《周易》坤卦守成学“龙战”篇之二

——百草止水详解周易之谜之三十七

因为周成王的执政经验不足,再加上自己对周公的忌惮和王后等人的诽谤,周成王远离周公旧策疏远甚至罢免周公提拔任命的臣子。其结果就是周朝的朝政越来越混乱,朝中臣子分帮划派相互争夺权势和利益,终于造成了朋党势力崛起并且尾大不掉的局面。周公重新入主朝廷后,决心解决朋党之患,将国家政权重新集于周王之手。于是,一场周公与朋党之间朝政之战,就这样展开了。

《涣》,风水涣,巽上坎下

《涣》:亨。王假有庙,利涉大川,利贞。

《彖》曰:涣,亨。刚来而不穷,柔得位乎外而上同。王假有庙,王乃在中也。利涉大川,乘木有功也。

《象》曰:风行水上,涣;先王以享于帝立庙。

初六:用拯马壮,吉。象曰:初六之吉,顺也。

九二:涣奔其机,悔亡。象曰:涣奔其机,得愿也。

六三:涣其躬,无悔。象曰:涣其躬,志在外也。

六四:涣其群,元吉。涣有丘,匪夷所思。象曰:涣其群,元吉;光大也。

九五:涣汗其大号,涣王居,无咎。象曰:王居无咎,正位也。

上九:涣其血去逖出,无咎。象曰:涣其血,远害也。

《涣》:亨。王假有庙,利涉大川,利贞。意思就是:亨通,君王驾临宗庙祭祀,有利于渡过大河,有利,忠诚。“王假有庙”,这样的祭祀活动,其实就是君王主持并且绝对居于中心位置的。只有这样祭祀,才会亨通,才会有效果。这其实就是周公通过祭祀活动来形象的比喻,国家朝政的正常运转,必须以君王为中心,国家大权必须集中到君王手里,只有这样国家才会正常发展,和谐美满。古代帝王祭天,宣扬和确认的就是自己才是唯一的上天代表,所以才是人类社会的绝对中心。当然,之前周公摄政期间,其实是因为成王年幼,无法驾驭朝政,所以才由周公代劳,其实质依然是代天子主持政务而已。而今,成王已经长大,已经可以亲政,并且在周公自我流亡三年期间一直自行执掌政务。很不幸的是,朝廷中不少势力,欺成王年轻经验不足,且其操作政务的能力有所缺乏,纷纷形成了不少的帮派势力,各自为政架空朝廷,这对刚建立不久的周朝来说是个非常不幸的隐患,稍有不好新生的周朝就会面临再次分裂。所以周公重新出山帮助成王做的第二件事,就是解散朋党,加强中央集权,建立王权的绝对权威。只有这样,周朝才能安安稳稳地传承下去,而不至于早早夭折。

《彖》曰:涣,亨。刚来而不穷,柔得位乎外而上同。王假有庙,王乃在中也。利涉大川,乘木有功也。孔子说:涣卦,亨通。九二爻和九五爻都是阳爻分别居于上下两卦的中位,就好像君王居中掌握王权,掌控大局一呼百应无有穷尽。下卦的六一爻和六三爻都是阴爻居于外围,两者柔顺并呼应顺从九二刚爻,上卦的六四爻同样居于该卦的外围并顺应服从九五刚爻。“王假有庙”,就是君王高居中位一呼百应。“利涉大川”,就是指君王就好像大船,只有大家都乘坐君王的船并服从君王指挥,才能成功渡过大河。

《象》曰:风行水上,涣;先王以享于帝立庙。孔子说:风行水上,就是涣卦的卦象。过去的圣王依据此卦象卦理,建立宗庙祭祀上帝。

初六:用拯马壮,吉。意思就是:用出象掀起并支撑起摔倒的马匹那样的强大力量,吉祥。在那个时代,无论军队还是平时驾车在路上行驶,都免不了涉及到马匹摔倒的问题。马匹很高大笨重,再加上与马车或者其它的不少部件紧连在一起,所以每当马匹摔倒,单靠他自己的力量是很难爬起来的,所以通常需要数个强壮的男子一起出力才能把它掀起来。这里周公是用掀起摔倒的马匹来比喻成王执政陷入了很大的困境,周公决定不遗余力的将他扶起来,以彻底巩固他的统治地位。成王之所以沦落到这步田地,一方面是因为他一上来就想摆脱周公的影子,做出自己特色的朝政;另一方面受王后等一批强力反周公人士的蛊惑,极力铲除周公留下的朝廷栋梁。这样一来二去,不仅朝政没搞好,朝廷本身也变得四分五裂了。当然,周公想要帮扶成王,但并非采用什么霸道手段,而是采用中正平和的措施,并展现出自己一向讲诚信的态度。于是成王在朝廷里的执政状况就开始慢慢改善。此爻变卦为风泽中孚卦,其卦象卦理为“豚鱼吉,利涉大川,利贞”,有中正诚信之象。

九二:涣奔其机,悔亡。意思就是:涣散之时,要善于直奔要害,悔恨消失。这里就是说,在混乱局面中,要善于抓住要害,抓住解决事务的契机,才能有效及时的解决问题。周公刚刚回来不久,虽然初步了解大局,并及时做出了力挺成王的姿态和行动。但是,他毕竟已经离开了三年有余,这三年里的变化太大,他必须观察了解清楚了,才能分析出朝廷问题的要害,然后才能对症治病解决问题。只有这样才不容易出错,从而做出什么日后令自己后悔的事。此爻变卦为风地观卦,其卦象卦理为“盥而不荐,有孚颙若”,有观察了解之象。

六三:涣其躬,无悔。意思就是:涣散他的随从,没有悔恨。就像周公主持大变革时,打击并崩解姜子牙势力一样,此次周公彻底了解朝局后,也是先从这些不同势力的部属着手,先让他们的党羽崩解分散,并慢慢朝他们的中心奔去。这样的做法,对朝局的动荡较小,不会产生多大的危害。此爻变卦为风风巽卦,其卦象卦理为“小亨,利攸往,利见大人”,有像风一样柔顺地步步深入之象。

六四:涣其群,元吉。涣有丘,匪夷所思。意思就是:涣散他们的群体,大吉。在涣散他们的群体时,竟有好几个群体抱团成为一个像山丘一样更加顽固的群体,这些都超出了平常人的想象。在解决了他们的爪牙和随从后,周公就进一步着手解决他们的群体,从而达到彻底解决朋党的目的。有不少朋党被彻底打散了,事情非常顺利。但也有出乎意料的事情,那就是居然有少数几个顽固的朋党,虽然他们平时也勾心斗角相互冲突,但面临着周公的解散朋党运动,居然尽释前嫌联合起来,试图负隅顽抗,以保全他们的既得利益。显而易见,周公就不可避免的与他们陷入了拉锯战。此爻变卦为天水讼卦,其卦象卦理为“有孚,窒。惕中吉。终凶。利见大人,不利涉大川”,有争执有矛盾之象。

九五:涣汗其大号,涣王居,无咎。意思就是:象汗一样地涣散挥发,他们大声呼号,也要涣散君王的利益,没有什么过失。周公毫不留情,继续对朋党围追堵截,于是他们的势力就像汗一样一个个的挥发掉了。这些朋党势力被逼急了,他们试图蒙蔽公众,大声呼号,向周公公开论战,说凭什么要解散他们的势力,凭什么要削减他们的利益。为啥我们的利益被削减,而大王的利益反而被加强?君王与臣民一律平等,既然要涣散他们的势力和利益,君王的势力和利益也要涣散才行。周公毫不客气地与之展开论战,“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此言一出,以王权为社会的绝对重心理论就彻底奠定。由此,百草止水断定,《诗经》中《北山》一文当为周公所作,因为其文内容与周公的思想与行为太过一致。最终,顽固朋党势力的蒙蔽言论没起到什么作用,成王的地位不仅没能动摇,反而更加加强。因为成王毕竟是天子,是代天牧民,自然要居于国家的绝对中心地位。此爻变卦为山水蒙卦,其卦象卦理为“亨。匪我求童蒙,童蒙求我。初噬告,再三渎,渎则不告。利贞”,有蒙蔽蒙昧之象。

上九:涣其血去逖出,无咎。意思就是:涣散了,他们的血流出去了,警惕谨慎就出来了,没有什么灾害。在打击朋党的过程中,周公一直试图用和平的手段,奈何最后的朋党集团顽固异常,甚至不惜与周公展开舆论战,以试图动摇君权神授代天牧民的传统社会伦理精神。为了快速稳定社会,尽快结束这场没有什么意义的大辩论,周公快刀斩乱麻,不惜流血杀一儆百,将几个最顽固的朋党头目予以处决,从而让其余的朋党势力不得不小心谨慎并最终偃旗息鼓。至此,朋党之争就彻底完结了,周朝的君王集权制基本上就建立了起来。此爻变卦为水水坎卦,其卦象卦理为“习坎,有孚,维心亨,行有尚”,有凶险之象。

《节》,水泽节,坎上兑下

《节》:亨。苦节不可贞。

《彖》曰:节,亨,刚柔分,而刚得中。苦节不可贞,其道穷也。说以行险,当位以节,中正以通。天地节而四时成,节以制度,不伤财,不害民。

《象》曰:泽上有水,节;君子以制数度,议德行。

初九:不出户庭,无咎。象曰:不出户庭,知通塞也。

九二:不出门庭,凶。象曰:不出门庭,失时极也。

六三:不节若,则嗟若,无咎。象曰:不节之嗟,又谁咎也。

六四:安节,亨。象曰:安节之亨,承上道也。

九五:甘节,吉;往有尚。象曰:甘节之吉,居位中也。

上六:苦节,贞凶,悔亡。象曰:苦节贞凶,其道穷也。

《节》:亨。苦节不可贞。意思就是:亨通。痛苦的节制不可以(令人)忠诚。“节”的意思就是节制,节制欲望,节制言行,这就是我们平时所说的礼仪规范。这里的“节”,主要讲述的就是“周礼”,此“周礼”非彼《周礼》。《周礼》一书的正确名称应该是《周官》,这是周公在周朝大变革时的产物。真正的“周礼”就是指由周公主导制定的轴人的行为言语的礼仪规范,后来为孔子继承,发展成为“儒礼”的核心。周公为何要制定并推行周礼呢?原因就是因为朋党之乱,朋党势力为何会兴起?首先他们缺乏对周王的“忠诚”,其次就是他们本人的欲望极度膨胀。周礼的制定,一方面就是强化国民对王朝的忠诚,防止不忠言行的滋生和蔓延;另一方面就是节制国人的欲望,从而使得国人欲望不会膨胀到冲级王朝秩序和稳定的地步。同时,周公也明白,无论是强化忠诚,还是节制欲望,都不能过度了,因为过度的约束和压制就会令人痛苦不堪,从而引人反弹招致背叛或反抗。显而易见,周公制定周礼,也是严格遵循中正之道的,时刻把握住适度和正道,既不会引人反感,也不会导人向恶。孔子为何高度赞美周礼?其原因就在于此。可惜后是帝王急功近利,一再修改和扭曲儒礼,从而将儒礼变得越来越僵化越来越死板越来越严酷,越来越走向“苦节不可贞”的地步,比如宋朝和明朝的“理学”就是最为典型的代表。于是乎儒礼的和谐性和平衡性就渐渐失去,其对人类社会的有益帮助就越来越少。

《彖》曰:节,亨,刚柔分,而刚得中。苦节不可贞,其道穷也。说以行险,当位以节,中正以通。天地节而四时成,节以制度,不伤财,不害民。孔子说:节卦,亨通,下卦泽刚而上卦水柔,阳刚之爻居中位。“苦节不可贞”,节制过度了就会适得其反。兑悦高兴而行走在坎水之险当中,必须有所节制才能安于当下之位,遵行中正之道才能通达无碍。天地相互节制,四季循环才能形成。以规章制度的形式来节制思想和言行,就能不损耗钱财,不危害百姓。

《象》曰:泽上有水,节;君子以制数度,议德行。孔子说:泽上有水,这就是节卦的卦象。君子应该依据此卦象卦理,学会制定言行标准和礼义法度,并擅长评议他人的品德和操守。

初九:不出户庭,无咎。意思就是:不出户庭,没有什么损失。假若明明知道出门会有灾害,就自我闭足,不出大门,灾害自然就不会上身。反之,如果明知有灾,还强行出门,灾害就会很容易加身。当然,如果自身迷茫,不清楚前路是否安全,就懵懵上行,安全问题就会自己无知当中被人操控。所以,周公号召国人,为人须知利害,知利可行,有害当止。此爻变卦为水水坎卦,其卦象卦理为“习坎,有孚,维心亨,行有尚”,有危害之象。

九二:不出门庭,凶。意思就是:不出门庭,凶险。出门有利,却坚持不予出门,自然没有好处。况且,任何家族家庭的存在,都需要从外界摄取各种利益和信息,否则家族或家庭就难以运转或存在。天予其利,不取反咎。周公明确的告诫过人,该出门的时候就必须出门,因为是该你收获的时候,你的利益不去收取,从而错失获利时机,等待你的反而可能就是灾祸。此爻变卦为水雷屯卦,其卦象卦理为“元,亨,利,贞,勿用,有攸往,利建侯”,有利益囤积之象。

六三:不节若,则嗟若,无咎。意思就是:不节制,就会嗟叹悔恨,没有什么过失。不节制欲望,不节制言行,就很可能会犯错误。犯了错误,就会遭受惩罚或反制,这不仅会令自己得不偿失,还会因此损害名誉痛苦不堪。然而,很不幸,人不是天生就懂得知礼守礼擅长自我节制。对自己的欲望和言行,人类总会有个学习节制练习守礼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每个人都是在不断犯错然后改错当中度过,这是每个人都不可或缺的成长过程。所以,人可怕的不是犯错,而是犯了错误却不知道改正。能够经常自我反省并改正错误的人,自然会有前途,也不会有多大的灾难。此爻变卦为水天需卦,其卦象卦理为“有孚,光亨,贞吉。利涉大川”,有需求有过程之象。

六四:安节,亨。意思就是:安心节制,亨通。当在成长过程中,人们从不断犯错中不断总结出正确的行为规范,并进而不再犯错,安心守礼,人生自然就会亨通无碍。能够养成受理和自我节制的好习惯,说明这个人在思想和行为上已经成熟,走到哪里家人朋友或上司们都会放心。此爻变卦为泽泽兑卦,其卦象卦理为“亨,利贞”,有高兴之象。

九五:甘节,吉;往有尚。意思就是:心甘情愿地节制,吉祥,前往有奖赏。当节制守礼成为习惯后,再进一步,人们就会思索节制和守礼的真正意义,并进而越发理解和更加心甘情愿的接受。当心灵上到达了如此高度后,就非常美妙了。这样的人前往朝廷,朝廷就应该予以重用。这样的人,可以做族长而家族兴盛,可为地方长官主政一方,可以为朝廷重臣从而有功于社稷。这样的人才是社稷栋梁,是天下圣贤,他们应该得到真个国家或社会的尊敬和重用。此爻变卦为地泽临卦,其卦象卦理为“元,亨,利,贞。至于八月有凶”,有君临高居之象。

上六:苦节,贞凶,悔亡。意思就是:(令人)痛苦的节制,占卜凶险,后悔消失。节制过度,就会令人痛苦,从而失却了节制的本来意义。人因节制而痛苦,就容易引发思想言行的反向扭转,从而产生不可预知的灾难。不陷人于“苦节”,这类灾难就不会发生。周公警告上位者们,一定要遵行中正之道,一定要讲诚信,如果连自己都做不到,就不要强制他人践行。自己放纵,却令他人苦节,这是真正的大凶之兆,是自取灭亡之道。此爻变卦为风泽中孚卦,其卦象卦理为“豚鱼吉,利涉大川,利贞”,有中正诚信之意。

周公制周礼,为举国之规范,不仅百姓要遵守,君王重臣们也要践行。君不节失国,民不节失身。周礼的节制规范,就是让人们明白利害,知道取舍,从而打造一个良好的社会秩序,创造一个真正和谐稳定的社会局面。这是周公的理想,自周公制定周礼,以至周公死后的较长一段时间里,周朝的国治民生基本上就达到了这种局面。可惜,自周幽王之类的君王出现后,周朝的大治局面逐步被打破,大周王朝就这样一步不败落下来。

本帖不符合原创评定标准!

本文内容于 2014/3/14 15:29:19 被lb902085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