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梅园春色晓 – 铁血网

扫码订阅

一只大鸟飞到窗前,把我吓倒了。最初楼上砰得一声响,接着一个黑影掠过,扑哧一阵风掉头就走,我一抬头惊呼,那是一只我从没见过的大鸟!

虽是春雨贵如油,这二天滴滴嗒嗒把这座秀丽的城市厦门下得潮湿,甚至让我觉得膝骨酸痛。这种季节,最活跃不停的应该是各种小鸟,天濛濛地灰暗,午风吹来甚至都有些凉脚。在外头,啼叫此起彼伏,口哨声似的鸟鸣添色春晓。

梅园的花开了不少。吐蕊的花朵现出一小撮嫣红,还有花露水印在其中,随风吹摆不掉下。枝干上少许抽新的叶片,淡黄淡绿衬在一簇簇绽放或含苞的花丛中。娥风微舞,花瓣如雪,纷纷坠下。“花瓣雨,就像你牵绊着我。失去了你只会在风中堕落!”那个时代一听到这句,眼前闪现的就是一阵花瓣雨。

春天的泥土是湿漉的。在一个个小疙瘩的泥块里,也许能发现倒插在泥土中的土狗子半个屁股。它们象蚯蚓似的疏通地下的泥土,承担着土壤春耕的卫士,只是象下雨天,泥土压抑得潮湿,它会装个样子出来透透气。春天来临了,再不要象冬天沉沉睡入土中,不知几天几夜,它们也数不清,一出来,它们闻到土地散发的芬香,清新的野草味,最惊奇的,哪个草根长得升到它们的窝中,叉着象人参的憨态样,于是小狗子们第一时间赶到地面收取讯息,看到眼前景象,燕子拖着似剪刀的黑尾掠过它们的顶头,咛当一串,带来银铃般的悦耳。

春草疯长得很快,仿佛一个世纪把光秃秃的土地,瞬间被小画家神笔马良神奇的画笔点化成春装。绿得很绿,蓝得很蓝。枝头上一夜怒放花蕾,小骨朵点缀在树杈间,粒粒红润。“一年之计在于春,一日之计在于晨”,河畔的野草地开花盛放在微风摇曳着美,谁家的洗衣姑娘灵妹采摘一朵随手放在头钗上,呵呵呵被同行的姑娘笑,掩羞地追打前去,清脆的笑声惹急了喜鹊,叫喳喳在石块间腾空向上飞去。

一群年青的姑娘们嬉戏闹着,她们露出两肤白的小腿,二手举着木棒敲着河中摆放不一石上的衣服。不知是哪位姑娘眼尖,发现有处梅园蕊蕊点点。在河的对岸不住被鼻翼灵秀的姑娘吸住美妙的芬芳。“我敢说,香味从花丛中来!”一声被如抛入深潭的石子激起,姑娘们七嘴八舌。“灵妹,可是你涂在身上的香水?”“甭说,要不是灵妹身上的体味”哈哈哈,笑声随姑娘们荡起的水波纷坛传开,那是春的序幕,水还不胜冰凉。

灵妹对花始终怀有灵性,她循着花香一路寻到梅园。梅园的土壤坠满花瓣,弥漫的芬芳扑鼻而来,要不是天晴,蜜蜂早好飞舞,粘住翅膀上的水份还不时嗡嗡采粉忙碌着。灵妹象只舞的天仙子,她著一袭怀笼的长裙转圈地舞,咯咯笑个不停。飞翔的喜鹊似乎并不受惊,跟在上空也一起齐欢。

塘中的白鹅凝住了雪白的身体,扭着长鹿似的脖子,向梅园眺望,梅园传来的声音没有打乱塘中相戏嬉的白鹅,均匀的乐曲反倒成了两鹅逗乐的把戏。塘上那家院子惊呼了小黑狗的吠叫,院入的主人斥道:“叫啥?没外人呢!”小黑狗停止狂叫,摇着尾巴,两眼炯炯看着它的主人,目光中充满锐厉与调皮。

灵儿的世界未被打破,她依然沉迷其中,舞在心间。那是,花的世界,香的海洋。春暖花开!

多少痴迷一娇笑,谁晓院外满梅香!!

2010-4-8 13:55 猫咪随笔厦门(原创网易博客,此贴转铁血)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