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民族英雄杨增新(二) – 铁血网

扫码订阅

历史流浪于民间,百姓将他精心看护;“一日,杨增新至属僚李晋年(子昭)卧室,时李正在吸食鸦片,杨曰:你好自在,还做这种勾当!马上起来,我请你绘一张留候运筹图,要白描,不要上色。李起身盥漱毕,伏案伸纸作画。时杨增新立观,并称赞曰:子昭书画长于尺幅,有老、小、巧三绝之美。画毕,命题。杨叹息称赞,临行笑曰:近有人讥食鸦片者集句云:垂帘不卷留香久,短笛无腔信口吹,你就信口吹吧,当时传为佳话。(此画在盛世才执政时,曾现于乌桓马市冷摊上,后不知去向)。

《留候运筹图》展在面前,杨增新俯仰窗外,思想穿越时空,进入万马奔腾铁甲铿锵的楚汉争权,孟浪少年博浪沙(今河南新乡原阳)椎杀暴秦:“一散家财,再报国仇。仰天而笑,俯首而愁。秦项即亡,韩亦遂休,侧身回顾,环海归刘。田横逃矣,荒岛征头。韩信王矣,钟室被收。弟子王孙,泡灭云浮,孑处汉室,渺然寡儔。贵无可乐,仙不可求。吁嗟!吾将安归兮,空握箸而莫展一筹”。子昭题画,杨增新感怀悲伤,民苦颠沛,将军何等忧心:外贼入我境内,掠土抢财,商不安,民不定,四疆翻腾。杨增新踱步三堂阴冷,慎密筹思,取法黄石公三略,擒贼先擒王,他要设法收剿白俄溃军魔头阿连阔夫。

阿连阔夫,沙俄时期贵族出身,与生俱来有一种高傲。少时就常听到勇敢的帝俄哥萨克军人如何征服中亚,如何挥舞军刀踏进北京城,玩踏中国皇权祖地天坛,如何率领八国联军侵入软弱的中国,烧杀抢淫,在那里可以为所欲为,很轻松享受着哥萨克们作为军人的荣耀与快感。在他的记忆里中国就是一个不堪一击的民族,有一群只会唯唯诺诺的软蛋,是一盘谁谁都可以叨两下的菜肴。他想靠军刀战马实现普尔热瓦尔斯基书中的英雄,那里有他的梦想和偶像,纵横中亚。在圣彼得堡士官学校,凭籍威武身躯,英俊外貌,效忠沙皇的忠心,在上流社会舞会上赢得美丽的公主奥尔迦的芳心。公主认定白马王子必将成为拯救沙皇帝俄的英雄。阿连阔夫成了沙皇尼古拉二世的驸马,成了一位带有劲旅骑兵的将军,南征北战,成了白卫军中的英雄,他的故事传遍了整个俄罗斯。托洛斯基、斯大林对他大伤脑筋,红军英雄们轮番上阵,伏龙芝、古比雪夫、布琼尼,最后是恰巴耶夫。然而,阿连阔夫矫勇善战,在对红军的战斗中,纵横驰骋,使红军吃尽了苦头,英雄的恰巴耶夫被生擒活捉,阿连阔夫用马托奔残酷地将他沉入乌拉尔河底。这次胜利,在西方媒体引起轰动,奥尔迦公主在法国发来浓情蜜意的贺电,鼓舞着这只顽强的军队。

斜米一战,白卫军发生兵变,已经厌倦战争的军人放下了武器。红军将士为报仇雪恨,不惜一切代价发起强大的攻势。阿连阔夫带领一支精锐的骑兵杀出重围,直奔中国的边境塔城地区一线。

1920年4月21日,阿连阔夫率残部由沁达兰入卡,从吉总管房营掠去面粉千斤,25日又从吉总管处索要羊只六百,因一时不能满足而将总管之子和左领掠去做了人质,5月6日又窜入赛里克卡抢劫军粮,6月又打算联合塔城巴奇赤部反击红军。气焰嚣张,不可一世。

俄国内战的进展,一日一步都在杨增新的地图上跳动着,情报阿连阔夫已败至塔城边防。杨增新迅速电告张健,对这只武装不可掉以轻心,不可使其在塔城落脚,如若和巴奇赤啸聚成势,后果严重危机。按杨增新指示,张健做足了相应的防范,同时派交涉人员同阿连阔夫接触,告诉他,贵军不能进驻塔城,因为这里已有俄兵难民近数20000,粮草供应非常困难,实在不能容纳你们了,不过我们督军在伊犁做好了安排,望你们速去。

阿连阔夫虽不愿舍近求远,但看到塔城守军戒备充足,后有红军追击,不宜犹豫停留。于是5000人的兵马大队和6000难民向伊犁地区靠近。

伊犁镇守使杨飞霞,主管这里的军事,马上将情况电告杨增新,请求指示。杨增新深知这位能征惯战的资深中将,日本士官学校毕业,有相当的军事才能。并且参加过孙中山领导的黄花岗起义,后任武昌讲武堂学生队总队长,能文能武,行医打战都在行。但杨增新不仅是军事最高统帅,而且更是一位伟大的政治家,他告知杨飞霞无论如何此时边境不能有军事冲突,战事一发,红军很快就会掺乎过来,到时我境必成战场,百姓必遭兵患之苦,他安慰杨飞霞此系完全可以用外交手段和平解决。他电函杨飞霞,为官者应以智慧使天下太平,而不能崇尚武力,他说,凡是以牺牲生命为代价的何项胜利都是罪恶的,军事智慧的最高境界是消弥避免战事,以和平为统筹一切的起点,方是真正意义上的体恤黎民苍生,而不是以他们为盾牌、炮灰,成就自己的历史功绩,拿百姓的身躯保护政权之利。他认为“避险趋安”人之常情,阿连阔夫此是败军之将,被红军追赶着,兵至伊犁无非先要找一个栖身之地,绝不可能有与我开战的精神,只要好生安置,使他们怀有一种留有生路的希望,解卸武装,放心让其进入我境,先避免战火再另找长计。

杨飞霞手下仅有2000人的守边队伍,面对如此众多的白俄军民,而且大量的难民拿起武器就是战士,杨飞霞势感危如悬石。阿连阔夫可非一般领将,在沙俄军官中的地位及驸马爷的身份有一定的召唤力,军队蓄积坐大,将苦待坐毙。杨增新也深知这只军队不能和巴奇赤的乌合之众相提并论,这毕竟是一只在俄国内战中有赫赫战功的矫勇之师,狂傲,**跋扈,让其顺利缴械肯定难度极高。必须智取,不能强求,免生祸端。民间军事爱好者称杨增新不愧有“赛诸葛”“张良在世之才”,果有妙计即出,他派政府要员张绍伯、刘文龙、鹿钟麟带三营马队火速奔赴伊犁,临行如此这般交代了一番。

三位一到伊犁,果然看到按国际公法惯例解卸武装面临胶着,杨飞霞人少力薄,武器相比落后,按指示一不让开战,二不让我方用熟悉地形之优势伏击剿灭,靠政策刷嘴皮子让视军刀为生命的哥萨克军队解鞍下马交出武器,乖乖的徒手被我管制,有甚于与虎谋皮。与三位省城要员研究酝酿将军计策,杨飞霞对自己这位蒙自老大哥颇感敬佩,自叹弗如,百年将臣无一可堪与杨督军相比。刘文龙对杨飞霞说:“将军说他送给你三十营的马队,望你善用”。杨飞霞旋即明白将军的用意。鹿钟麟在伊犁长期工作过,和领事吕巴私交甚厚,杨增新授意他用重金收买领事替我方说话,劝解阿连阔夫缴械。果不其然,有钱能使鬼推磨,吕巴也想为自己在新疆留有余地,进劝阿将军说:“省城已派大批人马增援伊犁,督军对我们毫无恶意,只是为应付红军的追击,只要交接武器可安然无忧入境。咱千万不可辜负督军的一番好意,中国有句古话: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在中国境内稍事休整,四方联络再做反击打算。”

望着伊犁城边山谷丛林中,不断增加军营帐篷,一批接一批精装的队伍不断从他的望远镜中经过。阿连阔夫无奈同意按中方的要求去做,野性收敛了许多。

阿在没有窜入伊犁之前将大批武器弹药埋藏在俄国边境,为卷土反击打算,几经规劝,在1920年5月14、16日缴出无扠机枪、坏枪、无引火炸弹29枚,借以应付了事。缴出部分武器后,杨飞霞把伊犁败兵和难民近数一万分散安置在博尔塔拉河沿一带。

阿连阔夫贼心不死,仍图谋不轨,他要求率部属1170余人经迪化转喀什葛尔,然后前往印度,秘派官兵20余人潜赴俄国搬运暗藏武器“一思乘机一逞”,当所挖军械被伊犁边防军查获,他们还开枪对抗。阿在博尔塔拉操练军队,不断截我粮草,还窜到特克斯烧杀抢掠,引起百姓极度恐慌,杨飞霞忍无可忍,要求亮剑出击,防止俄兵相率效尤。全面衡量利弊后果,杨增新仍作出按兵不动的指令,尽管敌人如何狂躁叫嚣,主帅杨增新始终心神不乱,定力无比,杨增新指令交涉员与苏俄接谈,颁布了对白卫军败兵的赦免状,并让伊犁地方秘密设法高价收买败兵武器,这样就有好多俄兵四处挖枪卖钱,拿着银子赦免回国,串联约带回归人数达有3000之多。

承祖家训,不为相便为医或教,杨增新熟通中医,他认为,治国若行中医,望闻问切,在先以调和二字固本,采辨证之法医政,祛病除根。将军治理边疆,上起国际争端下至族民百姓婚丧嫁娶,有症结处均有对症良方””。

阿连阔夫桀骜不驯,到处活动,四下联络,与杜托夫一起煽惑士兵和难民拒绝领受中国善意的劝解,拒绝回国。并且谣传说已经回国的士兵都被红军杀害了。

这一阶段,日本特务也忙活得很,把大日本皇军援助进攻西伯利亚的消息四处传播,希望阿将军重整雄威,和谢米诺夫将军呼应回复罗曼诺夫王朝指日可待。

日本特务的活动,一步一目都在杨增新密探的视线之中。日本为占有新疆到处寻找玩弄阴谋的依托。

大禹治水,因势利导,把阿连阔夫这股洪水猛兽引到首府迪化,杨增新要亲自对其控制监督,免受日本人利用。派人对阿连阔夫说“你们都是大俄帝国的英雄,在伊犁招待恐有不周,将军有意让大家到迪化去,盛情款待””。

得此消息,阿连阔夫兴奋异常,如梦待枕。看来那个叫杨增新的督军也不过如此,这才是他对中国官员应有的判断和认识。

杨飞霞接到指导管送阿连阔夫及700名军官入迪化的指令,大为惊骇,为将军的安危万分担忧,他能看出将军用“釜底抽薪”之计,使官兵分离,不惜自己引火烧身。翻阅历史,危急关头,无不为保护首长不惜拼尽最后一个士兵和子弹,而把困难和危机拢到自己身边者,舍蒙自杨增新难有其谁。而且将军主理全疆各项事务,事必躬亲,日理万机,已经焦头烂额了,更何况将军治军一向懈怠,城防守兵老弱病残形同虚设,兵营里多为走投无路的饥民,杨增新恐其因俄生恶,聊以果腹稳定治安而已。空城计可不是好玩的。

从伊犁行军至迪化,途径高山河谷,平原绿洲。翠烟袅袅,马声啼鸣,风吹草低见牛羊,雄鹰展翅在高空盘旋,美丽的田园风光,人们忙碌地耕作者。阿连阔夫看不到这一切,他在寻觅沿途的马队和兵营。

被树窝子包围的一座城市安详地沉睡在大山深出,一群马队打破这里的宁静。

开市炮声一响,城门打开。车水马龙,蜂拥而入,卖柴的、卖炭的、卖粮、牲畜的,还有驼队从京津远趸而来日用百货、奇珍异宝,有在当地发现可疑之事偷偷跑来送信的,有到督军府上访告状的,“上访者旧地官官相护,实难办理公允,自古民不与官斗,异地而来,实处绝境,”杨增新示告各级对风餐露宿者,过经当地政府施以接济,对民间疾苦实望亲有所闻。

阿连阔夫一行哥萨克马队裹挟在商市队伍中进入迪化城。城里大街小巷传出高亢嘹亮的叫卖声。

这只陌生的队伍行至督署大广场,引起人们的好奇围观,督署两侧有照壁墙,东侧有几辆客用黄皮车,跑脚师傅在打盹中等生意,西侧有两家剃光头的挑夫,正在磨布上打光着手中的剃刀。马队冲散这里的秩序,刚落定位置的小贩忙拾掇起摊子,挤在人群里看热闹,那个动作像拉小提琴的刀削面师傅也停下了飞快的消刀。

阿连阔夫如坠入乱糟糟的梦境。战乱之时,这是第一次看到一个城市没有行色匆匆的队伍,城里或一闪能看到几个穿制服的治安巡警。理应庄严肃穆的最高行政督署衙门前面成为公共活动的闹处。阿连阔夫困惑地问一个做买卖的俄国人,俄人说:“督军喜欢和这些穷民打交道,毫无拘束的谈话,这里没有军队,督军极少养兵。”阿连阔夫说:“这样的话,我即刻就能占取这座城市了。”俄人慌忙说:“将军不能!这里虽然见不到军队,督军一声召唤满大街民众即刻就是军人。听这儿的人讲,他们的督军有一枝秃笔和一把蝇甩子,不知是何种神器,能破灾免难、呼风唤雨,最为厉害的是督军案头有一本天书,督军就是靠它治理自己的天下,讲的是什么无为而治,说是不治就是天下最好的治理方式,搞不懂这是什么话,汉语太深奥了。说是督军蝇甩子一挥神兵天降,将军不可不防啊。”

阿连阔夫抓握军刀的手触到胸中银表,白银表壳嵌饰公主奥尔迦的画像,这是他全部的寄托,作为哥萨克男人在战场上出生入死,就是要在自己心爱的女人面前展示雄壮。可恨的恰巴耶夫死死地咬住他们,要夺走公主。乌拉尔低走的山脉和乌拉尔河相依相偎不忍割离,忠勇的卫队护送公主去了欧洲,硝烟战火中再也见不到美丽的天鹅,霸王别姬,阿连阔夫再不能和公主并肩战斗冲锋陷阵了。是列宁、托洛斯基下令处决岳父尼古拉二世全家几十口,让自己的女人心口流血的创伤不能愈合了,使他永远再看不到公主美丽的笑容。

阿连阔夫告诫下属军官,初来乍到,不能冲动,冲动是魔鬼,还要和和气气地,毕竟我们远离家乡,还有求与人家,只要把我们当客人,就不能不识抬举,把事情弄砸了。

上好的马料,丰盛的酒宴,阿连阔夫宾至如归。面前端坐着的老将军却也和蔼可亲,不时还能甩出几声爽朗的笑声。席间絮絮叨叨,像个家长一样,总是教导大家要老老实实过日子,不要瞎折腾,好日子呛不住折腾,老婆孩子热炕头有多好。不要总让虚头八脑的东西搧弄。翻译讲的更是绘声绘色,声情并茂,将军讲了:你们这些军人,背井离乡,枪林弹雨求生存,家中亲人时时寝食难安,不如归去,马放南山,刀枪入库,娶一个嫖亮女子,生一群后生,热热火火地过日子。人生苦短,生知何日死不知何时,对自己的一生的确不是一个理想的交代,阿连阔福在汉字中可是要有大富大贵的哟。

“太可怕了,”阿连阔夫是个读过书的人,他知道部下们能死硬地跟他,就是这些兵都是些缺脑子没思想的家伙,只知道枪炮靠军功立业,单纯的可靠可信,大脑如若被这位穿着貌似农夫的老家伙点化搬弄动摇思想,势必影响到军心,而且这老头健谈如飞,说话有很强的感染,让人心悦诚服,更可怕地是他还逐一嘘寒问暖,如待亲朋旧友,拉家常里短,问家里有几口人,靠何营生过活。督军说:“你们俄国人在我新疆不在少数,有种田的放牧的,有做生意,都过得不错,还有的发了大财,希望各位早日凯旋,跑累了不愿再奔波的,来找本将军,我给你们指找发财致富之路。

阿连阔夫听着这些关怀备至的劝导,如临枪林弹雨,字字句句如枪弹袭击穿透心灵,恐怖之感袭上心头,这是一种最可怕的战斗,无从还击,他不但要缴你的械,还要颠覆思想。看来这顿美酒好菜不是好吃的,阿连阔夫赶快起身告辞。

回到宿营地,阿连阔夫狂傲的叫喊:“农夫!农夫!”,嘲笑中国政府把如此重要的边关要隘交给一个不识一丁点军事的农夫管理,言谈话语听不到一句关于军事的见解。让我们哥萨克军队住进他的腹地心脏,更显得对军事的无知。

作为礼节性回敬,阿连阔夫请督军到哥萨克宿营地观操,他一来让农夫看一下威武的哥萨克过硬的军姿,而来让农夫知道他们光复圣彼得堡的雄心。

在甘、新两地创办新式武备学堂的杨增新,阅历千军万马,看到凶猛的哥萨克军人的操练,还是大吃一惊,个个气宇轩昂,精神饱满,根本看不出是一群背井离乡的败兵。这就是胜不骄败不馁,这就是素质,差距。我国地大物博人口众多,战场上就靠人多。为什么沙皇能背北冰腹卧欧亚,称雄一世,就是有这样精锐的队伍。

坚硬的拳头是国际外交的后盾,我国外交历来失败而果,穷其原因为国弱民穷,武装落后。杨增新跳动的眼皮子扫射这批军人,脑海中闪烁出一群飞翔的雄鹰,那是他秘密组建的特练部队--猎鹰。

有过多年带兵打仗经验的杨增新实践出兵不在多而在“精”与“锐”,减兵的同时他在南北两疆,各组建一支100人的特练部队,北疆以哈萨克族为主,南疆以蒙古族为主,各抽两族竞技骑射的高手组成,高难度训练骑马打枪,训鹰捕杀“猎物”,蒙哈牧民都有驯养猎鹰的传统,鹰是一种最忠诚于主人的飞禽,快速凶狠的猎杀方式让人胆战心惊。杨增新用手中的“肉饵”培养出两支有万虎之威的“猎鹰特练部队”。

杨增新关注着苏联红军的肃顽进度,沙皇政府及其军队已经灯尽油枯,还有几滴能闪出余光,外蒙有日本支持下的谢部,塔城有白部,还有遗落各处的散兵游勇。战术条件已经开始呈现出可以从防御走向反攻的态势。杨增新把手中的蝇甩子一下子拍在古城子奇台。

奇台是北疆商业中心,“北路一太邑,”城内商肆林立,百货齐备,有京津之风,商道四通八达,不仅是迪化与京津商品往来之要枢,也是燕、晋商人远货迪化之必经。杨增新知道阿连阔夫想要干啥,满足欲望以牵动他的鼻子,运动中寻找最佳时机加以收剿。

阿连阔夫在省城,慢慢地凶相毕露,狼牙呲呼,经常向杨增新索要粮饷,还在俄商中勒索现金和衣物,气的俄人纷纷到省府告状,要省府采取措施,“让这群人滚蛋”。1920年10月阿要求省府负责向塔城巴奇赤索取巨款,不然就要径自采取行动,甚至要抢劫洋行,占据省城。杨增新分析这是阿与日本特务及其领事暗中嘀咕出来的“妙计” 逼使杨增新放虎归山,跳出监视。将计就计,杨增新正想引蛇出洞,这样在10月18日派马致和等率二百余人,分五批将阿部送往奇台,为了麻痹敌人,对其埋入四轮马车箱中的武器,佯作不知。当阿部第二批离开迪化后,杨增新电告古城县知事张钧派人到孚远领取枪支,东路各县,加强地方防务。

杨增新算准这个冬天将有奇寒,抓获阿连阔夫就在这个冰天雪地,这伙败兵11月移居奇台后,积极备战,经过深山小路,昼伏夜出,将埋在俄境内的25架机枪、一尊山炮、300多支步枪、1000多枚炸弹、300多根矛杆及其各种子弹等等偷偷运到古城,他们计划先夺取古城作为基地,然后经乌伦古河进占阿山的承化寺以及吉木乃、科布多等地,同塔城、库伦的白卫军连成一气。同时派斜米诺夫到塔城组织血手团,联合巴奇赤发动暴乱(此人在塔城偷挖武器时被张健抓获),四处联络计划定于耶稣圣诞节发动总暴乱,夺取北疆控制权。

阿连阔夫队伍中有一支华人武装,这是北洋政府参与第一次世界大战时华兵。华人混入古城容易隐藏,祁海山到古城侦察,刚一出门就被杨增新的侦探跟上,一进城门就被抓获,供出了阿连阔夫的行动计划和枪弹来源。事已败露,1921年1月6日阿连阔夫从古城东门发起攻击。由于杨增新早有提防,未能得手,双方进入对峙。

行动开始了,杨增新电斥阿连阔夫“严行约束”不要铤而走险,同时命令因公住在奇台的军务厅长张鸣远为守城司令,并电告他闭门采取守势,从哈密、巴里坤、迪化集调大军,派旅长蒋松林亲去奇台统一指挥三路,还令元湖、布尔津等地驻军严防白军北窜。里应外合将阿连阔夫铁桶式合围。密示蒋松林用形式迫使其就范,主用外交手段,不要依恃武力造成伤亡。

断绝供应,缺衣少食的白俄军队被新疆奇寒的天气折磨的不轻。大军围困,守城固若金汤,兵怨沸腾。阿连阔夫无奈向前来劝降的张绍伯、刘文龙缴械忏悔,张刘按杨增新指意口头满足阿的一切请求。

1921年3月杨增新派参谋鄂英对阿连阔夫的部队进行全面检查,清查侦获武器下落,并在古城沙山子、三十里墩、腰店一带挖出不少武器。

杨增新指令奇台稳中求稳:“以23人为一起,分作23起护送进关”。1921年3月27日,当第二批出发时,将阿连阔夫诱骗到迪化,软禁了起来。

劝回迪化,这位声明远播欧洲的军事指挥官,再对面杨增新时低下了傲慢的头颅(民间传为杨增新“七擒孟获”),领悟出打仗的才能与这位“农夫”不能相比。自己一步一步地钻进他的摆布之中。

至此,危害新疆的阿连阔夫部宣告解决。同时,杨增新开始着手彻底摧毁巴奇赤团伙,保卫迪化,保卫新疆,巩固中国西北边防的大决战拉开了序幕。

软禁中的阿连阔夫如囚笼中的野狮,终日咆哮不已。“为使其不再有复起之心”,杨增新在日食安排中慢慢地加入鸦片,终于使这位从顿河杀到乌拉尔河的一代枭雄安静了下来。

几年后,在迪化熙熙攘攘的大街上,人们看到骑着高头大马威武高傲的阿连阔夫已是素衣蓬头,形影萎缩地晃荡在人群中。

这是一个多么好的地方啊,人们赞誉为“世外桃源”。闲适平静的生活,教化熏陶着他,看到城外美丽的天野,城内热闹的集市,战争已如昨日之噩梦。阿连阔夫去督署看望杨增新,崇敬地叩首起揖。看着这个叱咤风云的历史英雄,杨增新感觉他已经被归化的差不多了,骨子里残暴的血性受到温顺血液的改换净化。和气的问:“小阿啊,你有何种生计上的打算呀?”阿连阔夫惊慌地抬起惺忪的眼睛:“能不能发给我坎土曼和其他几件农具,我想重地,自食其力”。将军说;“好哇,这就对了吗。让太息把你的烟毒戒了吧,好好地生活吧,离开战场,你也不要感到失落、郁闷,我们的大将军杨飞霞也已解甲归医了,你们两个好好聊聊人生,现在我们都是一家人了,”又是一番沁入心脾的谆谆教诲。

阿连阔夫走进一家中医堂店,见一个高大的背影正在端详挂在墙壁上的肉色穴位图,从头到脚都是斑斑黑点,满身象中了枪的战士,阿连阔夫一阵惊惧。缩削着身体用流利的汉语叩门:“先生,杨大人让我戒烟到你这里。”背影转过来,阿连阔夫用力抬起眼睑,万状诧异放大瞳孔:“真的是你!杨飞霞将军,我的伊犁镇守使。”“是我,我的好朋友,督办已经通知我,帮你戒掉烟毒。”

命运就这样戏剧性地改变,两位战场上势不两立又棋逢对手的将军化成了医患之情。

杨飞霞说:“战争结束了,本来就不应该有战争。战争是野蛮的,你在奇台兵乱之后,第三天,惠远城也乱了,杜托夫占了我的军备库,焚烧民房,抢劫财物,野蛮的战斗,人如斗兽。杜托夫被打死了,还有张俊卿、刘连克。”

阿连阔夫:“悔不听督军大人的话,还有那些迷恋军功的哥萨克都不知身归何处了。”

杨飞霞:“战争是罪恶的,你我都是生命的罪人,不是功臣。蒋介石到苏联考察时,中山先生欲借重我们和苏联的关系,有意让我参与协助并一同回广州参加革命,我敬从杨督办的精神,弃恶扬善,放下屠刀,入道成仙,从医助人为己,回归自然了,天愿我们遇到杨增新将军,改变了领兵杀人的人生轨迹,为死去的不幸者祈祷超生吧。”

阿连阔夫说:“看来也怪,从我阅历来看,督办大人治理天下之巧妙可算世界奇谈。有时我闲转大街上,日走西山时段,还能见到大人独步遛弯,与人攀谈。我常想我们帝国沙皇政府不是输在了武力,而是民心。”

杨飞霞说:“督军是位亲民的将军,珍爱生命,有菩萨心肠,普度众生,他不喜在党而乐在民,知道民间疾苦就在他们中间,社会的安定也在他们中间,将军和百姓血脉相连。这也是他为属下作出表率的一种形式。”

战马军刀中的阿连阔夫成了田间农夫,学会了好多农活。有时躇立田间地头,手中不时抚摸胸中的那只怀表,忧伤地喃喃私语,那是没有战争,和平状态中的幸福回忆,《天鹅湖》中的奥杰塔,翩翩起舞!

突然有一天,两个军官把阿连阔夫押解而去,阿挣扎着高喊:“我的庄稼快要收割了”。

阿连阔夫做为红色苏维埃的甲级战犯,经北京要求新疆还押甘肃当局,后经莫斯科在斜米被执行枪决。

杨增新曾与属下谈因果:

“余固不信佛,而深信因果。盖因果是释家语,谓人之所作所为为因,所受所得为果。更为:因此而生彼为果,犹因种子而生果也。谚云:种瓜得瓜种豆得豆;本此,推而言之,种善因必得善果,乃自然之道理最著者也。然自我种因,自我收果,宜也。乃有时彼种因,此收果,抑何说也?革命是因,共和是果,孙中山先生倡言革命,是种因也,袁世凯为共和总统是收果也。这个大因果,吾殊不解。”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