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军笛崮阻击战

942年11月,八路军300多名指战员为掩护山东军区机关和部分友军突围,在沂水县笛崮山与装备优良的8000多日军展开浴血奋战,击退敌军在飞机、重炮火力配合下的10多次猖狂进攻,毙伤日军六七百人,顽强坚守阵地至我大部队和机关胜利突围。最后,这300多名官兵大部壮烈牺牲,剩余14名弹尽粮绝的勇士宁死不当俘虏,在营长严雨霖带领下砸毁武器,集体跳下悬崖,在血与火中再次表现出中华民族不被任何强敌所压倒的英雄气概,用鲜血铸就了中国军人英勇顽强、誓死不屈的军魂。

临危受命阻敌寇

1942年10月,遭受山东抗日军民沉重打击的日军为扑灭抗日烽火,秘密调集重兵1.5万人,并加强炮兵和部分航空兵, 对我鲁中沂蒙山区进行“拉网合围”。10月27日,日军1.2万人分12路对转移到南墙峪地区的我党政机关和群众进行合围,担任掩护任务的我军独立团占据有利地形顽强抗击日军进攻,经过一天激战,被围的我党政机关和群众于当日黄昏分路突出了重围。不甘失败的日军又于11月1日集中8000多兵力,在飞机配合下分11路扑来,将我山东军区机关和直属部队、山东战工会、抗大一分校以及国民党五十一军1个营共计1000多人再度合围在穆陵关西南齐长城边线的笛崮峪。

当天深夜,刚刚转移到笛崮山东麓的我军指挥部在连续不断的枪声中接到各方侦察员的报告:“西北蒙阴方向发现敌人!”“沭水、马站一带出现敌人骑兵!”“南面沂水敌人向我开来!”种种迹象表明我军再次遭到敌人包围,形势十分危急。担任突围总指挥的时任山东军区副司令员王建安当机立断,命令军区特务营营长严雨霖带领部队迅速抢占笛崮山制高点,把守主峰和上山必经之路,层层抗击敌人,把日军的注意力全部吸引过去,掩护我大部队和友军从敌人空隙中安全突围。

笛崮山,是一座方圆面积不大的小山,遍山岩石嶙峋,东面是10多丈深的悬崖绝壁,石壁如同刀削般的奇陡,下面是干枯的河床;西面和西南面有较为平坦的丘陵。山崮顶端面积近1平方公里,周围有乱石砌成约1米高的石墙和几处破屋断壁,形成天然屏障。离笛崮山东北1里多远的地方有一个小高地,像卫士一样拱卫着主峰。整个笛崮山是当地唯一可以火力控制敌人必经之路的制高点,坚守住这个易守难攻的要点,对于掩护我军胜利突围具有重要意义。

随特务营爬上笛崮山的王建安,在察看地形后,命令严雨霖在笛崮山东北面小高地派出一个排作为前哨阵地,用以迫敌及早展开,迟滞消耗敌人;其余部队以西和南面为主要防御方向,建立多道阻击阵地,最大限度地拖住敌人,为大部队突围创造条件。这是一场力量悬殊的阻击战,意味着所有参战人员将无任何退路,他们面临的是一场血与火的殊死搏斗。布置完战斗任务后,王建安紧紧握住严雨霖的手说:“你们是红军的底子,所有突围部队和机关的安危就看你们的阻击战了,哪怕就剩一个人也要死死拖住敌人,一定要坚持到黄昏,坚持就是胜利。”根据战斗部署,严雨霖立即从全营抽调出战斗力最强的一个排前去坚守东北小高地。在昏暗的夜幕中,前哨排战士人人全副武装,身上挂满了手榴弹,以人在阵地在的坚强决心迎接即将到来的血腥拼杀。

誓与阵地共存亡

天色渐渐发亮,我军占领阵地后刚构筑完工事,日军就从四面八方逼近了笛崮山。敌人派出步兵在最前方搜索前进,其余部队在手执太阳旗的军官指挥下,以一字排开的散兵群,一层层拥上了笛崮山东北小高地。等日军靠近后,经过伪装的我军阵地上突然间响起了激烈的枪声和手榴弹爆炸声,日军还没弄清是怎么回事,挥舞指挥旗的日军中队长和十几名士兵就被送回了东洋老家。被打得懵头转向的日军回过神后,立即集中兵力对小高地进行猛烈攻击,但在前哨排战士的顽强抗击下,一波又一波的日军被打得尸横遍地,寸步难进。

战斗持续了一个多小时,前哨排战士以顽强的战斗意志屹然坚守着阵地。接连受挫的日军集中山炮和掷弹筒火力对小高地实施猛烈轰击,我军阵地很快就被日军炮火所吞噬,但抗击敌军进攻的枪声仍在不停地响着。猛烈的炮火持续了40多分钟后,我军阵地上枪声渐渐稀落下来。随着小高地周围硝烟散去,蜂拥而至的日军占领了这个前哨阵地,山头上出现了一面刺眼的太阳旗。就在日军庆幸他们终于将这股顽强的“共产军”消灭之时,沉静的小高地上突然响起一阵剧烈的手榴弹爆炸声,那面膏药旗连同10多个日军顿时化为乌有。一名日军士兵在几十年后还清楚地记得,那是我军一个满脸稚气的伤员挣扎着从血泊里爬起来,在最后时刻拉响了阵地上剩余的全部手榴弹与冲上来的日军同归于尽。

在笛崮山顶用望远镜看得真切的严雨霖禁不住跳出战壕,对战士们高喊道:“同志们!我们是光荣的红军部队,绝不让鬼子在我们面前前进一步,我们多顶住鬼子一分钟,大部队就多一分胜利突围的希望!”“为牺牲的战友报仇!”“报仇!”“报仇!”阵地上顿时响起了悲壮激昂的吼声。在激昂的吼声中,每个战士眼睛里都闪烁着誓与日军血战到底的坚毅光芒。

惨烈争夺战笛崮

敌人占领小高地后,很快就向笛崮山主峰扑来。当日军指挥官挥舞军刀,带领士兵蝗虫般拥到我军前沿阵地前时,一片密密麻麻的手榴弹突然呼啸而至,落在了密集冲锋的日军头上。一时间,手榴弹短促连续的爆炸声震耳欲聋,横飞的弹片带着死亡的气息炸得惊慌失措的日军鬼哭狼嚎,慌不择路滚下山去。

恼羞成怒的日军很快调来数门重炮向笛崮山又一次进行猛烈轰击。但由于笛崮山地势较高,炮弹大都打在悬崖的岩石上,炸出的飞石像冰雹一样砸得山下准备冲锋的敌军乱成一团,气得哇哇乱叫的日军指挥官大骂炮兵混蛋不长眼睛。稍做整顿后,日军又集中了10多门迫击炮、掷弹筒向我军阵地打来,随后再次集中兵力向我发起连续冲击。我军则凭借天险地势顽强抗击敌人一次又一次的猛烈进攻,日军每次接近山头阵地时,我军就以一阵猛烈的步机枪火力和手榴弹予以重击,打得敌人丢下一片片死尸溃退下去。

战斗打到中午过后,敌人的攻势更加凶猛。日军以为终于抓住了我军指挥机关,便将主要兵力全部集中到笛崮山发起不间断攻击,还调来了数架飞机助战。在空炮火力的配合下,进攻日军端着寒光闪闪的刺刀踏着同伴的尸体,一波又一波冲向我军阵地。这时,我军不多的几挺机枪在步枪集中火力射击的“排子枪”配合下,暴风骤雨般地扫向成批嚎叫冲锋的日军,将进攻敌军如割麦似的撂倒。日军指挥官发现了这一致命火力点,便下令集中火力转向我军机枪阵地射击。我军机枪手不断有人中弹倒下,但后面的候补射手又毫无畏惧地迅速补上。敌我双方往返冲杀,几处阵地失而复得、得而复失,战况异常惨烈。

经过反复拼杀,敌人始终没能攻上笛崮山。此时,日军发现笛崮山西北角有一条小道,便在汉奸唆使下把抓来的20多个老百姓赶在前面挡子弹以掩护他们进攻。我军怕误伤群众,只好暂停射击,被抓的群众也明白了敌人的意图,到半山腰便拒绝前进,誓死不把日军引上山。一个汉奸逼着一位白胡子老人向我军喊话,老人便放开喉咙喊道:“八路军兄弟不要管我们,狠狠打狗日的小日本!”残暴的日军用刺刀将老人捅死在山坡上,又用机枪杀害了所有的群众。面对敌人的暴行,严雨霖一枪就将那个汉奸打了个嘴啃泥,战士们紧跟着用复仇的子弹、手榴弹打得敌人连滚带爬地逃下山去。

无计可施的日军只好组织敢死队拼命。在20多挺轻重机枪和10多门迫击炮、掷弹筒火力掩护下,日军敢死队员端着刺刀发疯似的迎着枪弹向我军阵地冲锋,但在我军的迎头痛击下,一批批日军敢死队员很快变成满山死尸。下午4点多,各连相继报告子弹、手榴弹快打光了。这时,从西面冲上的敌人离我指挥所只有近百米。危急关头,一阵冲锋号吹响,我军指战员在挥舞着大刀的一连连长王继贤的带领下,与拥上阵地的日军展开白刃格斗,甚至连炊事员和马夫也举起菜刀、铡刀与敌人厮杀。战斗进入白热化,许多战士刺刀拼弯了就用枪托和手榴弹猛击敌人的脑袋,体弱的战士就和敌人抱成一团扭打,用手抓抠敌人的眼睛,用牙齿撕咬敌人的喉咙和耳朵;有的战士在阵地被突破后,拉响了最后一颗手榴弹与冲上来的敌人同归于尽。经过一番异常惨烈的搏斗,八路军300多名官兵血洒疆场,但仍将笛崮山牢牢地控制在手里。


誓死不屈铸军魂

眼看太阳快要落山了,敌人十分清楚天黑以后对他们非常不利,因此进攻一次紧接一次,并再次派出两架飞机向我军阵地投弹轰炸。严雨霖将剩余的人员和弹药集中起来,收缩阵地继续顽强抗击日军的轮番进攻,弹药打光了就用石头砸。在惨烈的战斗中,从长征走过来的连长王继贤、指导员谢训等全营连排干部相继壮烈牺牲。到夜幕降临时,特务营只剩下连同营长在内的14人,最后被敌人压缩到笛崮山东端悬崖顶上再也无路可退。在弹尽粮绝的情况下,严雨霖望着战友们,坚毅地说:“同志们,我们是人民的战士,是共产党的队伍,能让敌人抓活的吗?”“不能!”“我们宁死不当俘虏!”于是,14名勇士便砸毁了打光子弹的枪支,然后一起退到了悬崖的最边缘。此时,日军已冲到了悬崖顶上,围住勇士们停止了射击让他们投降。但见14名勇士在悬崖边上紧紧围抱在一起,没有恐惧,没有悲伤,眼神里充满了对敌人的无比仇恨。在日军注视下,勇士们砸断了最后一支步枪,随着严雨霖一声高呼“跳!”一个接着一个飞身跳下了身后的悬崖深谷。


以武士道精神着称的日军没有想到世界上还有比他们更顽强的军队,装备精良的数千日军居然被一群衣裳褴褛、装备极为简陋的八路军战士死死拖在笛崮山上整整一天,从而付出了600多人伤亡的代价,而他们现在却连一个俘虏和一件完整的武器都没有得到。面对如此英勇的作战对手,日军官兵也不能不表现出对对手应有的尊敬。在日军指挥官的指挥下,山顶上的日军士兵一起朝天鸣枪以示敬意。这场悲壮的笛崮山突围阻击战终于以我军主力胜利突围而结束。跳崖的14 名勇士,只有严雨霖等8人因受到山崖树枝的拦阻而得以生还。战后,山东军区机关报以《笛崮突围记》为题,对这次惨烈的笛崮山阻击战和突围战作了报道。

在这场悲壮的笛崮突围战中,烈士们用自己的鲜血和生命扞卫了中华民族不屈不挠的民族尊严,也诠释了中国军人誓与敌人血战到底的英雄气概,他们铸就的历史丰碑犹如巍峨的沂蒙山万古长存。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