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年底演习,我与副连长留守。某行将退伍的士官一日扭扭捏捏地找到我和副连长,问能不能让女友过来到蹲点房(专为上级来客设计,县级招待所标准,独立卫浴)住几天。考虑到该哥们儿平日里表现不错,为人颇有义气,遂答应。

女友驾临之日,某士官激动得手足无措,晚点名刚一结束便钻进蹲点房...

连队自卫哨有二,蹲点房外和连门口,门口哨位可以坐,通常较受欢迎。但那几日,蹲点房外哨位有价无市。

退伍前夜,某士官找到我,递烟点火后长叹一声。

“排长,我女朋友可能怀孕了,怎么办?”

我竭力压下模仿万峰老师的冲动,深吸一口烟,默数1、2、3,而后缓缓开腔:

“首先呢,得到医院做个检查确认一下。如果真的怀上了,建议你先考虑看看能不能结婚,反正你也退伍了,你俩也挺般配的。如果选择结婚,怀孕这件事得你告诉女方家里。这种情况下他们也不会太为难你。如果不能结婚,就得做人流。那你得先争取女方同意,这种事情对她们伤害很大,所以你认错态度要诚恳,还要有实际行动,不能让她觉得太委屈了。要做的话一定要找个大医院做,你必须得陪着,做完后你得买两只老母鸡给她熬个汤...”

第二天早上,他走了,那离开的脚步似乎比别人沉重了一些。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