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以前,一直认为国内消息闭塞,大家不了解外面的情况。现在,发现非止闭塞这么简单,我们看到了傲慢与偏见。

奥巴马远非大家想象的那样无能,情况可能刚好相反。奥巴马有可能成为位列美国前十的伟大总统。当奥巴马政府因财政赤字关门的时候,极少有人赞叹奥巴马勇于承担历史责任的道德勇气 。作为一个财政专家,你不能不佩服奥巴马治下的美国经济,他在做令后人叹为观止的基础性工作,他正在将美国带出历史性的经济危机。

是的,美国财政赤字在暴增。但是,你要注意,那些赤字的用途。美国政府增加军费了吗?美国政府增加公务员了吗?美国政府增加公款消费了吗?没有!恰恰相反,奥巴马在勒紧裤腰带! 那么,钱去了哪儿?请注意美国股市,美国股市屡创新高。美国的企业盈利水平在提升,企业投融资活动非常活跃,科技研发和产品创新在加速,全民就业水平在不断提升。难道,这是偶然 的吗?请注意,企业利润与联邦赤字的关系。这才是奥巴马的过人之处!奥巴马是有担待的,他用联邦赤字扛下了企业融资成本,并大幅度提升了企业的利润,他让美国企业在危机中得到发 展。这就是治国的水平!

好吧,我们再看看骄傲的中国。我们的股市如何?GDP突飞猛进,股票市值屡创新低!是企业不努力吗?当然不是!与美国的情况恰恰相反,中国企业是被金融成本压垮的!政府非但未能压低 企业融资成本,近年来搞什么诡异的金融创新,搞什么影子银行,企业融资成本飙升,投融资基本被冻结,企业利润被蚕食殆尽!如此胡闹下去,中国股市能好吗?况且,中国企业还要承担 制度成本、社会成本、环境成本,企业还要承担令人匪夷所思的超级地租。试问,在这样悲催的大环境下,什么样的企业才能存活?只有能够获得金融特权的企业可以存活!知道什么叫焚山 狩猎吗?知道什么叫竭泽而渔吗?这难道就是治国的水平吗?

我们的媒体很荒谬。为了国家和人民利益卓绝奋斗的奥巴马被描绘成小丑。而那些绞尽脑汁坑害国家和人民利益的大小骗子们却被包装成了英雄。你们非要将倒下说成是崛起,你们非要将崛 起说成是倒下。这很有趣吗?或有一日,危机重临,一个调整完成且生机勃勃的美国出现在我们面前,难道我们准备用影子银行和砖头瓦块去迎接严峻的挑战吗?

一、美国的金融危机跑哪里去了?

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Congressional Budget Office)曾经预测在2001年到2011年财政盈余将会稳步上升,见下图蓝线。而实际情况却是巨大的财政赤字,见下图红线。这当中很重要的一个 原因就是GDP没有像国会预算办公室预期的那样快速增长。未能预期经济变化对财政情况的影响在下图中用绿线表示。

显而易见,美国政府为处理2008年金融风暴,透支了美国的财政资源。用一句通俗的说法:他们将华尔街的问题变成了华盛顿的问题。当下,还很难对奥巴马政府强烈干预经济的决策做出道 德评判。一般而言,平抑如此严重的经济波动必须付出高昂代价。问题的要点在于,这个代价是由谁来负担。事实上,美国的金融危机已经转换成财政危机了,财政危机是可以管理的危机, 财政危机是可以转嫁的危机。在这里,笔者必须提醒中国全体国民注意:美国财政赤字与中国“四万亿”存在密切的关联性。换言之,美国财政赤字具有明确的外部性特征,美国政府通过一 系列复杂的金融操作,将美债变成了剩余美元,剩余美元被中国管理层接纳,形成中国的新一轮资产泡沫。令人惊叹的是,美元泡沫最终变成了中国房地产泡沫,危机在中国竟然变成了“经 济奇迹”(见附图)。

任何不含偏见的学者,都应该知道上述三个图示的含义。不前不后,就在美国处理剩余美元的时候,中国创造出天量货币对接了“剩余美元”。换句话说,中国经济并未出现“奇迹”,但是 中国的货币发行却创造了“奇迹”。中国的货币“奇迹”当然是有代价的,这个代价就是中国优质资产的大规模易手。这当中,存在“代理人僭越主权的非法交易过程”,这一过程形成“极 为复杂的香港式财富大转移”,这已经导致“中国产权结构发生质的改变”,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经济问题,这甚至已经是非常复杂的政治问题了,我们将在本文的最后讨论这些问题。

二、美国金融危机真的结束了吗?

总体性的经济危机没有爆发不代表经济危机已经被解决。在美国,总体性的经济危机其实是被转移了。美国人是极端自私而又极度聪明的,他们先将金融危机转变成了财政危机。然后,再通 过金融操作,将财政危机外部化,转变成为其他国家的金融危机。通过中美神奇的“战略合作”,将美国所面临的财政危机,演变为中国的大规模资产泡沫。中国的大规模资产泡沫,表面上 是资产价格不合理上涨,而本质上就是增加全社会的杠杆比例,其本质就是本币被强制性贬值的货币现象。这一状况,通常只会在外币大规模涌入时发生。笔者不能不提醒最高当局警觉,十 八大有关推进金融改革的思路是十分危险的。

美国暂时转移了自己的金融危机。但是,这种转移是横向转移到财政体系当。请注意下两个图表,美国财政收支已经出现严重的背离。下面我们来图解美国联邦政府过去40年间的收支趋势:

上图是1972年至今,美国联邦政府支出占GDP比重的历年资料。有些年份这一比重低于20%,但平均值大约在22%左右,最近三年高达25%以上。

接下来这幅图是1972年至今,美国联邦政府收入占GDP比重的历年资料,它很少高于20%,历史平均值为19%。因此3%的差值就是平均历年联邦政府的财政赤字。例如,2011年联邦政府支出占 GDP的比重较历年平均值高了3.2%,而当年联邦政府收入占GDP的比重较历年平均值低了2.4%,于是得出2011年联邦财政赤字占GDP的比重为8.6%,较历年平均值高了5.6个百分点。

从上述两个图表中可以看到,美国政府为了应对金融危机,导致美国财政收支出现严重背离,美国财政赤字呈现急剧上涨趋势。站在经济资料的高山向下望,原来的金融风暴涌浪,变成了财 政风暴的涌浪。值得国人关注的是,美国财政风暴的涌浪,是一种可以控制的涌浪,而且是可以汹涌于美国实体经济之外的波浪了。也就是此时此刻,我们约略可以见识出奥巴马治国的水平 !

笔者前面说过,现在还难于对此策略选择做出道德判断。为什么?表面上,动用国家力量拯救金融资本是不道德的。但是,奥巴马政府的拯救行动确实堪称巧妙,他并不止于单纯的拯救美国 金融资本,他用财政赤字顶住了流动性崩溃,竟然同时也做到了扭曲利率趋近于零,使实体经济获得了发展空间,促使美国的微观经济存活并茁壮起来,其高超的手法确实令人叹为观止!既 要注入巨额流动性抗住通缩,又要控制实体经济不出现通胀,这是极高难度的宏观调控。奥巴马与伯南克,通过量化宽松加扭曲操作竟然做成了。这是连续空翻加转体三百六十度并平稳落地 的高难度宏观调控,老实说,笔者想给他们一些掌声了。这里提请国人注意,奥巴马和伯南克是“反市场”的,他们公然“操纵”了利率,通过“扭曲”利率的方式,变相给予了企业财政补 贴,让他们度过寒冬,徐图发展。与之大相径庭,我国管理层是“尊重市场规律的”,他们通过“金融创新”,也就是“影子银行”,变相实现了“利率市场化”。可惜,他们把方向做反了 ,中国实体经济融资成本一路攀升,直接融资几乎切断了(股市几乎死了),间接融资高不可攀,实体经济无路可走,中国股市在两千点附近艰难地徘徊着。钱荒一次又一次地到来,金融危 机已经在叩响中国的大门。

美国的金融危机结束了吗?是的,基本结束了。又或者,那是因为中国的金融危机已经开始了。

三、美国财政危机的下一步。

奥巴马并非高枕无忧。美国政府必须解决美国的财政危机,这就意味着美国财政收支背离的趋势必须遏止。美国财政支出具有刚性特征,根本就无法进行大规模压缩;美国财政收入涉及复杂 的立法程序,也难以在短时间取得突破性进展。唯一的出路,就是提升美元的实际购买力,通过美元升值使现有的财政收入足以覆盖财政支出。结论是明确的:强美元!

强美元,是一个相对概念。对谁强?对欧元强或对日元强,将严重削弱美国企业的国际竞争力。同时,欧日货币的相对弱势,并不能向美国提供大规模廉价商品和服务,并不能变相增加美元 的购买力。美元的垫脚石是唯一的:人民币!

人民币存在贬值压力吗?这个问题其实很无聊!人民币购实际购买力其实一直在迅速降低(中国事实上已经进入恶性通货膨胀了)。中国御用经济学家中极少有人精通金融(这一点至今十分 令人费解),他们一直在有意或无意误导中国管理层(中国式的荒唐CPI逻辑)。他们一直在自己蒙蔽自己,房地产价格上涨就是本币购买力下降的经典现象,这一现象已经持续了十年,现在 仍然在继续持续,为何举国视而不见?中国领导人未必理解,房价的每一分上涨,都意味着人民币的内在贬值;房价上涨不止,人民币实质购买力就跌跌不休。人民币的内在贬值实际上仍然 处于加速度的历史过程中。当前,中国仅仅是通过极其荒谬的强制性外汇管制,勉强维持着一个奇怪的兑换价格而已(我国确实在严重地操纵汇率)。况且,中国强制的外汇管制已经开始动 摇了(去细读三中全会档),所谓的金融改革(利率和汇率市场化)就是去除外汇管制的意思。现在,人民币币值处于历史的临界点,只需要启动一个引爆装置而已。

我们已经注意到,中国政府无意于去除资产泡沫。但是,想要维持资产泡沫的代价是昂贵的,唯一的出路就是引爆人民币贬值。中国政府的下一步选择是极为危险的。人民币贬值将导致中国 的财政收支出现严重背离(事实上已经出现了),我们将重复美国财政赤字失控的惨痛过程。我们已经见证了美国财政收支背离的后果,美国政府关门并非恶作剧或一个玩笑,中国政府敢于 关门吗?中国政府准备好了吗?恶性通胀过程中,中国政府的财政收入根本无法覆盖财政支出,社会保障确实存在被恶性通胀打爆的危险。到了最后的时刻,为了迟滞危机爆发,中国政府极 有可能被迫释出优质资产(国企股权和农民土地),用于稀释流通中的天量剩余货币。至此,大家可以理解三中全会的深刻经济内涵了,所谓国企改革和土地流转都是为了这个目的。

政治现实有时候比经济现实更残酷。华尔街有能力将自己的问题变成华盛顿的问题。那么,华尔街是否有能力将华盛顿的问题变成长安街的问题呢?这个问题在中国的一些重要文件中已经有 了答案。由此,你就可以理解“市场决定论”的恐怖了。“市场决定论”的白话文含义,就是将最后的蛋糕交给资本,剩下的问题统统留给中国政府。当最后的蛋糕被瓜分之后,人民币还存 在备兑支付手段吗?那么,简单了,人民币将彻底沦为美元的代币了!甚至,人民币有可能丧失流通的资格!现在全部的人民币计价资产将全部成为美元的备兑支付手段!中国将吸纳美国的 全部的超发货币(通货膨胀)!美元将在相对于人民币的升值中完成财政重建。美国经济将最终完成结构调整。至于中国,将会经历长达数十年的经济衰退,并且不排除出现剧烈社会动荡的 可能。或者,这个一百年中国不能崛起,就需要再等下一个五百年的轮回了。

在这里,笔者需要重述一下历史。克林顿实现财政平衡,并非是财政金融政策选择得当。是前苏联解体,苏东地区重新美元化成全了二十年前的美国财政调整。历史似乎又要重演了。

四、中国的选择。

美国人是懂中国人的,他们会上纲、上线、上理论。一系列眼花缭乱的经济理论,最后结结实实地变成了“硬道理”,成为了政治人物顶在头上的“紧箍咒”。“发展”变成了政治,“投资 ”变成了政治,“砖头”甚至都成为了政治。中国经济已经是在印钞机上运行了。多印出的天量人民币钞票,需要天量的备兑支付手段,这就需要政府释出天量的优质资产。何谓优质资产? 只剩下两个选项:农民土地和国企股权。敢问衮衮诸公,这就是科学发展观吗?

笔者认为,“稳增长”是极端愚蠢的战略选择。至于GDP每增长一个百分点可以增加多少的就业,这本身就是极为拙劣的伪命题,或者说是一个经典的经济学骗局。不如,我们先看看奥巴马和 伯南克是如何增加就业的?他们将利率扭曲到趋近于零!什么意思?就是用财政赤字背起机构和个人的财务成本,变相增加了机构和个人的收入,让社会的经济活动活跃起来。现在,大家可 以理解奥巴马的过人之处了。背负赤字骂名,却利益了众生。奥巴马会将赤字变成政府投资,去让公务员拉动经济吗?不会的!奥巴马可不想去反腐败!真正的经济学家明白,就业问题说到 底是一个社会分配问题,而绝对不是一个投资问题。关于这一点,很多人误解了凯恩斯先生的本意。然而,中国人就偏偏相信政府投资拉动,就有人非要扯到GDP上面去,而且竟然还被取信了 。笔者认为,“保就业”不需要“保增长”,更不意味着要保劣质的“增长”(ROA为负数)。保就业,一句话就足够了,为什么要不设前提的保增长?一间企业,明明亏损了还要扩充营业额 ,就是为了员工可以有一份工作吗?貌似仁义,实则杀鸡取卵!这样可以支撑多久呢?笔者说过无数次了,当房地产复式增长年率超过20%的时候,所有的创造价值产业将不复存在,工业化必 将嘎然而止!这不是在制造就业,这是在扼杀就业!毋庸置疑,主动降低发展速度,迅速降低杠杆比例,刺破资产泡沫,重整价格体系,合理配置资源,调整经济结构,才是解决危机的正路 。至于具体如何操作,笔者已经数次撰文说明,无需再次赘述了。

笔者以为,所谓“热钱”也是经典的伪命题。前文说过了,没有“战略合作”,哪里有“热钱”澎湃涌入?没有人开门揖盗,强盗会凌空而入吗?“热钱”是冲着“增长”来的,“增长”接 续“热钱”不止。此外,“热钱”的源泉是QE,“增长”继续则QE不止。正是“保增长”和“稳增长”在吹泡沫,吹泡沫鼓励了“热钱”涌入;正是“热钱”涌入,容纳了美国巨额财政赤字 。这一圈的金融变戏法,无一是金融创新,不过是一轮又一轮的金融敲诈而已。一个泱泱大国,何以能够被反复敲诈?这一点,全国人民其实都很想知道!无论如何,在这样一个信息时代, 瞒哄和欺骗是没有多少意义了。

笔者建议,中国经济学家组团去越南和墨西哥旅游。然后,请这些经济学家们认真讨论TPP问题。在全球产能严重过剩的前提下,日本竭尽全力在越南等东盟区域发展低端制造业,美国竭尽全 力在墨西哥等中南美区域搞中端制造业,为什么?当针对中国的出口加工业替代能力形成,TPP将会是为谁准备的贸易绞索?这是“投资拉动”可以解决的问题吗?这是“金融创新”可以解决 的问题吗?这是“市场决定论”可以解决的问题吗?这是影子银行和房地产可以解决的问题吗?笔者甚至怀疑,可能都不需要使用TPP,中国低端和中端制造业就会受到冲击,不是外部的冲击 ,而是内部的冲击。作为食利工具的房地产行业太难割舍了,为了一业的兴旺而导致百业萧条,难道现在不是这样吗?

笔者以为,刺穿泡沫——压缩杆杠——降低速度——规范收支——调整结构——提高效益,这才是中国经济的一条光明的道路。笔者确定,只要愿意学习奥巴马和伯南克,压低实体经济的融 资成本,让企业有健康发展的机会,中国经济就自然实现保增长和稳增长了。

五、美国财政的改变。

据新浪财经援引CNN报导,美国财政部周三公布的数据显示,美国截至9月30日财年财政赤字锐减至6800亿美元,创自2008年以来新低,还不到2009年的一半。全年财政赤字占GDP比重也从2009 年的10%以及去年的6.8%下降至4.1%。美国财政部表示,财政收入的提高对赤字下降的贡献度是79%。美国财政部2013财年利息开支达到4156亿美元,较2012年增长近16%。美国财政部2013财年 总支出占GDP比重从2012年的22%下降至20.8%,财政收入占GDP比重从2012年的15.2%上升至16.7%。国会预算办公室预计2015财年财政赤字占GDP比重将进一步缩小至2.1%,并在随后几年开始恢 复上升。显而易见,美国政府正在坚决遏制财政收支背离的趋势。相信,今后这一趋势应该可以继续强化。其实,仅就财政数据,我们已经可以得出未来强美元的基本结论。当然,如果你读 完上述数据,你是否应该对奥巴马政府肃然起敬?一个勒紧裤腰带的黑人总统,在为美国实体经济默默地注入活力,而自己却承受了因赤字而误认为无能的滔天谴责。

与美国的情况正相反,我国今后的财政收支背离趋势将会迅速恶化。我国各级政府的债务总额仍然在急剧增加(请查阅审计署关于地方债的报告)。更要命的是,支撑地方财政收入的主要支 柱是房地产,一旦中国政府决心去杠杆和调结构,必然急剧降低地方政府财政收入,这种背离趋势将更加难以遏制。笔者曾经寄望于二零一二年十八大的经济决策,希望能够逆转厉行二十年 的政府机会主义。看来,希望已经破灭了,在未来若干年之中,我国政府除了积极和宽松之外,很难强势转进去杠杆和调结构。令人匪夷所思,我国领导人竟然在抓司法领域的反腐败?

美国财政状况将从二零一四年开始好转,到二零一六年美国财政收支背离趋势将会得到遏止。中国的财政状况在二零一四年开始全面恶化,到二零一六年将达到出现严重财政危机的水平。

六、中国式的财富重新洗牌和纵横大转移。

这是一些无法回避的话题。“代理人僭越主权的非法交易过程”;“极为复杂的香港式财富大转移”;“中国产权结构发生质的改变”。笔者极不情愿解读财富分配过程,这会让任何一个有 良知的中国人痛苦万分的。笔者想说,中国真正的腐败,根本来源于立法,是制度出了问题。

笔者已经反复解释“国有企业股权问题”和“超级地租问题”,这里面的交易存在代理人僭越主权的严重违宪和违法问题。当地方政府和房地产商和炒房者,未经“业主”授权出售其权益并 获得暴利的时候,就已经形成“代理人僭越主权的非法交易过程”。当央行制造出人民币购买力下降趋势(对内贬值),而特殊人群利用行政特权和金融特权,用超级杠杆持有巨额优质不动 产,并在恶性资产泡沫中获取暴利的时候,“极为复杂的香港式财富大转移”就发生了。请注意,资产并未停留在地方政府和房地产发展商和炒房者手中,资产会通过央行的杠杆衍生传递到 普罗大众的手中,普通国民的杠杆会无限度扩张,而债权(实际上的资产产权)仍然在金融机构手中,他们只是在等待泡沫破灭而已,这就是“中国产权结构发生质的改变”的历史过程。其 实,这个游戏,在一九八三年到二零一三年间,已经在香港完美上演过一次了。香港被转移的财富可能超过一万亿镑,香港一百万个千万富翁被悄悄地干掉了,香港三百万人重新沦为了工奴 。悲剧又一次在中国上演,这一次可能更加惨烈而悲催!

总之,美国就像是中国的一面镜子。想要真正了解中国,你就必须看清楚美国。美国经济还难言复苏,但去杠杆和调结构的工作大体上完成了。最关键的是,美国拥有了迎接经济危机的能力 。反观中国,一切矛盾仍然在激化的过程中。二零一四年直至二零一五年,中国就经济而言绝不轻松。中国管理层可能也想将金融问题财政化!当华尔街的问题真的全部变成了长安街的问题 ,可爱的中国央行是否有本事输出中国的财政问题呢?请不要将眼睛向下看了,下面是被巨额债务压着的十三亿莽莽苍生!暮然回首,可知今夕是何年?今年,恰好是甲午战争一百二十周年 ;今年,也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一百周年了。不要认为有几杆破枪就能解决所有问题,大洋彼岸的家伙们,就等着听清脆的枪声了。衮衮诸公是否知道,百年前的此时此刻,德皇威廉二世 是怎样犯下那些不可饶恕的错误的?

历史从未完结,世界也没有多少新鲜事,愚昧的人们不过是历史车轮碾过的些许微尘而已。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