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导语:本人参加了3月5日“149师老军人南疆纪念活动”,很想将所见所闻所思奉献给铁友们,却怎么也静不下心来。刚才看到了钱江石战友的文章,觉得最能反映我的感受,特转载于此,请大家分享之。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烈士纪念广场

左侧是东园,安葬着466位烈士,其中428位是149师的;右侧是西园,安葬着13军的烈士。

知道,说什么都很苍白,当嘹亮的集结号响完,雄壮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歌震彻陵园的时候,三千多老兵和烈属的内心,早已经乱石穿空,惊涛拍岸。默哀之后,脱掉戎装的老兵向烈士行礼,时空在这一刻悄然凝固。喧嚣像潮水般退去,世界安静得只剩下老兵的心跳。山一样庄严海一样深情的军礼,此刻更增添了沉痛与悲壮。我心里一直默颂着北岛的诗句:“谁愿意做陨石,或受难者冰冷的雕像?即使鸽子飞来,落在他们肩上,也感觉不到体温和呼吸,它们梳理一下羽毛,又匆匆飞去”。

也许是刘正刚师长饱含深情的致辞感动了上天,向来晴空万里艳阳高照的云南天空,突然在放鸽之后狂降浓雾,几百只雾里盘旋的和平鸽,好似亲人朦胧的泪眼,又像奔走了35年的思念,惊呆之余,所有人都感受到天地同悲日月齐哀的震撼。冥冥之中,我越来越强烈的感觉渐浓的迷雾不是空气,而是地下一千多烈士的英灵冉冉升腾,他们等得太久,他们集体用无臂的胸膛拥抱亲人。更加神奇的是,当康军长象35年前一样为他的士兵斟满壮行酒,整个山谷响彻老兵们“干,干,干”的吼声时,天空慢慢放晴,迷雾不见踪影。我抬头看着明媚的天空,好像看见了一千多张年轻纯净的笑脸,温暖的太阳好像他们的体温和呼吸,我甚至听见他们轻柔温和的细语:亲人,不要难过。不是我们替你们逝去,而是你们替我们活着。我突然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烈士已成定局,他们的家庭都会标上英雄的印记,而生者却险象环生,因为我们每个人都身附欲望这个魔鬼。

西班牙有一句谚语:在尘世中行走久了,一定要停下来,等等自己的灵魂。墓地就是最好的洗礼之处。以人为镜可以照见自己的灵魂,只要你肯晒晒灵魂,你会发现,已经得到太多。

返回的路上,脑海里一直回荡着阿桑的>,歌声虽然苍凉悲壮,却洒满辉煌。

沉睡了千年的身体

从腐枝枯叶里苏醒

是夜莺凄凉的叹息

解开咒语

遗忘的剑被谁封印

追随着箫声和马蹄

找到你

最光荣的牺牲

是英雄的宿命

挥剑的瞬间心却在哭泣

看不见未来和过去

分不清生死的差异

不带走喜悦或遗憾

离开这里

破晓和月牙在交替

我穿越过几个世纪

只为你

当花瓣在飘零

这悲凉的风景

长袖挥不去一生刀光剑影

生是为了证明

爱存在的痕迹

火燃烧后更伟大的生命

杀是为了歌颂

破灭前的壮丽

夜是狼深邃眼睛

孤独等待黎明

也许,我们只有更高尚更慈悲的活着,才能稍微不辜负长眠在南疆的兄弟。

南疆祭奠英烈之二

来云南之前,我和许多愤世嫉俗的人一样,认为“红二代”就是娇奢和特权的代名词,而且父辈的官位越大,越是趴在老百姓身上的吸血鬼。一个毫无实权只会唱歌的李某某,尚且养出为非作歹的花花公子,何况手眼通天的大人物。

张小康是以义工身份出现在屏边的,当她挂着工作牌,顶着烈日耐心的给老兵们服务时,没有人看得出来她是开国元勋张国华将军的女儿,更没有人知道她千里迢迢从北京赶来云南,只为了参加父亲生前统帅过的这只部队的活动,只为了看一眼从未谋面的烈士的陵园,她不仅捐款十万资助这次祭奠,更亲力亲为协调保障。一个从来不是149师成员,在美国有着优越生活的女士,心甘情愿累到声嘶力竭,需要什么样的境界和信仰?

有着同样背景的陈松,其父亲和岳父都是部队的高级将领,十天前就独自从北京开车入滇,为祭奠做前期准备。这位对越作战时的连指导员,用了一年的筹备时间,走访了很多烈士家庭,搜集了不少感人素材,还捐献了30万巨资。当祭奠活动受到各种阻力和压制,有些人动摇和退出时,陈松的态度是砸锅卖铁都要把活动搞下去。

这两位高干子弟,完全巅覆了我对这个群体的印象。跟他们勇于担当乐于奉献的贵族精神相比,哪些靠父母发迹的“x二代”,不过是些精神侏儒。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这次祭奠活动的灵魂和主心骨-149师第11任师长刘正刚,作为当年的作训参谋,战争的记忆已深入骨髓,发起这次史无前例大型民间祭奠活动,源于他内心深处对牺牲战友的炙热情怀。一年中刘师长数次到屏边联络协调,刻碑制章,夫人张守琼也陪同奔波,倾力支持。去年战友联谊会和这次屏边扫墓,刘师长出资30余万,累脱了一层皮。毫不夸张的说,刘师长身上集中了军人的所以优秀品质:忠勇果敢,侠骨义肠。

同样令人动容的,还有许多普通战士。河南50名参战老兵,凑钱只够5张卧铺,其余45人全是硬座,他们几天几夜轮流睡会,背着五斤故乡的泥土,撒到烈士的坟头。这种让亲人魂归故里的方式,就是铁血汉子,也会肝肠寸断。

还有一个不是军嫂的军嫂,没有过门男人就牺牲了,她留在男方家里照顾“公婆”,整整35年。

在这个物欲横流,缺少信仰和信任的年代,人心已经渐趋麻木与冷漠,好在还有他们这样的人,让我们碎了一地的心,重新拼接,慢慢回暖。

南疆祭奠英烈之三

请原谅,原谅连续失眠的我又跑出来滔滔不绝。在这个人人忙碌的时代,确实不应该喋喋不休。可是我实在控制不了像野草一样疯长的思绪,控制不了奔涌而来的泪水。昨天儿子的一个电话,让我的心绪坠入无底深渊,他问我:“什么样的社会让象参战老兵一样的国家功臣,用35年的时间还攒不够一张为战友扫墓的卧铺票?”这是一个80后的提问,我无言以答。我恐惧的不是问题本身,而是90后,00后也许再也不会这么沉重的思考了,因为几代人连续长久失望之后而必然演变的麻木。还有什么比集体麻木更可怕呢?一群目光痴呆面无表情的国民,不需要外敌侵略,已经自行毁灭。

然而当下麻木的,偏偏不是只会打游戏的年轻人,而是各路权贵,甚至当年的参战人员。如果我说这次慷慨悲壮充满正能量的祭奠活动,很多老兵是在各种管理部门围追堵截的缝隙溜出来进行的话,除了深感荒谬与无奈,更大大伤害了老兵们的感情。山西富平县老兵李广智,被警车堵门几天几夜,最后趁对方疏忽,半夜三点多偷跑出来才得以成行。其他被堵在车站机场,甚至下了火车被拦截回家的事例,不胜枚举。按理,一群参战老兵自发祭奠牺牲的战友,是一件再普通再合理不过的事,大可不必如临大敌噤若寒蝉。在我眼里,天底下再也没有中国老兵这么好的群体了。他们奉献的是青春甚至生命,却对国家没有半点要求,当年的抚恤金只有区区几百元,当年的伤残军人现在大都生活在贫困线上。他们只不过相约看看为国捐躯的战友,回望一下血泪交织的青春,这样一个微小悲怆的心愿,却不得不像搞地下活动偷偷实行,那些权贵为了所谓社会稳定,确切的说为了不出事而丢官,置老兵的情感与牺牲于不顾,就是比麻木更大的麻木不仁。

与此鲜明对比的是,康军长在接到明确反对参加活动的通知后,仍然表示“爬也要爬来看看”,他最后带着老伴和做保健医生的女儿,每天靠打针吃药坚持完活动。同样感人的还有藏族老兵道尔吉,他听说祭奠活动时,已身患绝症,他的决定是把放弃治疗省下的钱买了到云南的机票。

陈松在走访云南边陲小镇微山时,烈士的家人哭得腰都直不起来,不是悲痛,而是心寒。子弟牺牲整整35年,没有任何组织和个人去看望过家属,他们村从此再也没有人去当兵。陈松的到访释放了他们多年的委屈和伤痛。

很多天来,我一直在思考张小康在缅怀烈士大会上的讲话,她说:“拿破仑说过,如果一个社会不能象尊重商人一样尊重老兵的话,这个国家就危险了”。这些年来,社会涌现了大批世人膜拜的明星,新贵,大款,却没有任何官方组织为鞠躬尽瘁以身报国的老兵掬一把感恩之泪。

不过蒙自和屏边政府让人深感欣慰,他们不仅提供60余辆大巴,还派出大量交警协助通行和停放,体育馆停赛一天让老兵活动,60多位志愿者献花,从外地调来三个移动公厕,还有消防,武警,医疗队随时候命等,全方位支持和保障祭奠活动顺利完成。他们也许不知道拿破仑说过什么话,但他们用行动点燃了老兵濒临绝望的内心,为这个漠然的社会添上了一抹暖色。

我们每个人都应该感谢刘正刚师长,一个早就功成名就的解甲之将,本应该含饴弄孙,安享天年,没有必要顶着压力四处奔波,禅精竭虑。也许只有你看见哪些跪哭相谢的老兵,哪些甘愿为刘师长出钱出力的军外朋友,你才会明白,刘师长和陈松、张小康做了一件多么伟大的事情。祭奠的意义已经超越了扫墓本身,而变成了一场灵魂的自我救赎,当几千老兵站在烈士陵园,重温激情燃烧的岁月,共赴血泪青春的盛宴,你会由衷相信,无论他们受过什么委屈,不管他们多么卑微,只要祖国需要,他们仍然会洒尽热血,重返前线。你会因为拥有这样一群无怨无悔的守护神而感到无比幸福与骄傲。

如果你想子孙后代长久拥有这种幸福与骄傲,请尊重并热爱老兵!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于 2014/3/18 15:13:10 被对越反击战幸存者编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