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关闭

扫码订阅

滔天罪行编辑

细菌战1940年,浙江省 宁波地区1941年,湖南省 常德地区1942年,浙赣铁路沿线

伤亡情况仅鲁西聊城、临清等18个县有至少20多万人死于日本细菌战

非人手段活体解剖:一个代号为“马路大”的特别项目进行人体试验:受试验者从中国的住民中抓来,也被称为“圆木” (丸太)。此项作业的要点是:必须保证解剖对象是绝对清醒的状态,也就是说,绝对不能麻醉。因为日本军医认为麻醉后的研究数据是不真实的。其解剖场景惨绝人寰。解剖时,那凄厉的惨叫声是常人所无法想象的。此项工作也是731部队所有医师所必备的基础技能。[5]

731部队细菌战作战区图示手榴弹试验:用人在不同的距离和位置进行手榴弹试验。[5]冻伤试验:用来测试人在不同温度下抗寒程度。试验资料为北支那防疫给水部专业人员与驻蒙军团联合进行的一次野外冻伤试验的资料,题目为《极秘·驻蒙军冬季卫生研究成绩》,资料编成者为冬季卫生研究班,形成年代为昭和十六年三月(1941年3月)。[5]该资料是侵华日军细菌与毒气战研究所所长金成民,应日本横滨市立大学校长加藤佑三先生邀请,受平房区政府委派赴日讲学访问期间,多次单独或与日本友人一同赴东京神田等地的图书馆及资料馆查阅资料,在一资料室内,发现这部保存较好的资料。[5]火焰喷射器实验:731部队将试验者关在废弃装甲车内,用火焰喷射器烤之,以测验火焰喷射器威力。但这

731部队的细菌炸弹(石井炸弹)实验是毫无意义的,没有装甲车会呆在原地让你烤,纯粹是“娱乐”罢了。[5]鼠疫实验:将鼠疫杆菌注入试验者体内,观察其反应。这种方法也应用在了被日本军队在边境抓住的苏联战俘身上。开发落叶剂和细菌弹:其中最突出的“成果”是石井炸弹,美军后来在越南使用的菠萝弹也是该弹的改进型。石井炸弹为陶瓷外壳,内装携细菌的跳瘙。石井四郎还有一项发明是石井滤水器。以解决士兵在野外作战的污水处理为饮水的问题,算是731部队唯一有用处的发明了。[5]无麻醉拔牙:目的是测试伤员在未麻醉的情况下是否可以忍受拔牙手术,实验结果是无人能够忍受,但如果已经严重松动的牙齿则另当别论。人与马血互换:将身体强壮的马路大血液抽去大部,此时马路大全身痉挛,几名军医都无法完全按住。立即输入马匹血液,并观察马路大的表现,结果身体排异性明显,马路大全部死亡。病菌对胎儿的影响:让女马路大怀孕后感染病菌,待胎儿成形后进行活体解剖,观察胎儿的状态。人畜杂交:强迫女马路大与马匹或狼青交配,研究所谓劣等民族的优化办法。人体四肢互换:将两个马路大分别截肢后通过手术互换四肢,如果试验成功则对于恢复伤残日军士兵的战斗力有极大意义,但试验失败,因为接上的四肢并没有恢复生命的迹象。其他人体试验:人类所能想到的各种惨无人道的试验,尤其是那些可用于大量杀伤敌人,医治自己人的项目,731部队的官兵们竭尽所能都做过了。因为他们清楚,这些试验在和平时期是不可想象的,但为了天皇的所谓圣战,他们并没有任何罪恶感,唯一让他们感到不忍的是那些动物们(比如;白鼠)。战后,他们为那些动物树立了一块纪念碑。那些惨死的数万名马路大们甚至连骨灰都没有留下,他们的待遇连动物都不如。

4相关信息编辑

设施对游者开放的建筑物中的一座731基地占地6平方公里,由150多幢建筑组成。设施经过很精心的设计,使得其很难被摧毁。一些731的周边设施仍保存,并开发给游客参观。[7]基地包括各种各样的生产设施。有约4,500个培养跳蚤的容器,6个巨大的制造各种化学制品的锅炉,以及约1,800容器用于生产生物战剂。几天内就可以成产出大约30克腺鼠疫。[7]数十吨的这些生物武器(以及一些化学武器)在整个战争期间被存放于中国东北的许多地方。解散后日本试图销毁每一个证据,无论如何这都不是成功依然还有许多证物遗留着。有时候对中国的平民还有伤害。特别是在2003年9月,29名在黑龙江一栋建筑物的工作人员无意地挖掘到了埋藏在地下超过有50年历史的化学武器的弹壳,因受其损害而被送往医院治疗。[7]

瓦解石井想要在太平洋冲突后的1944年5月使用化学武器,但是他的企图由于计划不周和联盟国的干涉而多次被挫败。当战争会很快结束的形势变得明朗时,石井下令摧毁那些设备设施,并告诉他的部下“把秘密带进坟墓”。他的日本军队在战争的最后的日子里集合起来销毁他们进行人体试验的证据,包括毒杀400名在押的“马路大”并焚烧;还故意地放出所有感染瘟疫的动物。[7]美国相信这些研究数据是具有相当高的价值,因为联盟国从未进行过这种类型的人体试验。同时,美国不希望任何其他国,特别是苏联得到这些数据用于研究生物武器。因此,作为获得这些数据的交换,美国不以战争罪起诉731部队的军官。[7]1949年12月,伯力城(哈巴罗夫斯克)战犯审判法庭对731部队的战犯进行了审判。[7]许多前731部队的成员都加入了日本医疗组织。Dr Katano Masaji领导了 日本最大的制药公司,绿十字。其他成员或领导医学院校,或为日本厚生省工作。[7]

历史问题日本右翼民族主义历史学家一直否认731部队的存在,他们认为那是中国宣传机关编造的。但左翼组织,如日本共产党曾经出版过关于731部队的文学作品,并强调美国为了换取731部队的研究数据,刻意掩盖了731部队的史实。731部队的历史和其他涉及731部队的二战主题从许多日本历史教科书中抹去了。这恰恰表明了帝国主义仍是现代日本的主流思想,进而说明日本并不打算承担所犯罪行的全部责任。[7]1997年,180名中国人,731部队的受害者或其家属,对日本政府提出诉讼,要求全面披露731部队事实,道歉并予以赔偿。2002年8月,东京地方法院承认731部队的存在以及所进行的生物战的行为,但是裁决所有的赔偿问题已经在1972年9月29日签署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与日本国政府联合声明》中解决。[7]2000年,美国国会通过了日本帝国政府解密法案,对大部分机密的关于日本帝国在二战中所犯罪行和战犯档案进行解密。2003年,这一工作将由纳粹战争罪行和日本帝国政府档案跨部门工作组(IWG)完成。[7]

军官博士2014年1月22日,韩国《东亚日报》报道,恶名昭著的日本731部队多名军官竟凭“活体实验”的研究成果发表论文,还获得了日本某国立大学颁发的博士学位。日本滋贺医科大学名誉教授西山胜夫于2012年在《社会医学研究》刊物上发表论文,题为《731部队人士在京都大学医学部的博士论文查证》。文章披露,在1927年—1960年期间,731部队的主要军官当中,至少有23人凭借着活体实验发表论文,并取得博士学位。西山胜夫教授在发表文章之前曾参阅了大量资料,上述事实可在日本京都大学以及日本国会图书馆的馆藏资料中得以考证,731部队军官提交博士学位论文一事还获得了当时的日本文部科学省的认可。731部队军官提交的论文题目大都同“细菌战”有所关联:比如《活菌干燥保存方法研究》、《瘟疫菌保存方法研究》等等。个别军官甚至将在731部队服役期间的研究报告直接当做学位论文使用。其中侵华日本陆军中将、731部队的创办人石井四郎就毕业于京都大学医学部。[1]

5相关描述编辑1981年,日本作者森村诚一出版了《恶魔的盛宴》一书 (悪魔の饱食)。这部纪实文学以大量的事实揭露了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日本侵略中国东北时,以中国人为生物实验对象来试验细菌生化武器。作品在日本共产党机关报《赤旗报》上连载,引起轰动,出书300万册一销而空。[7]2008年3月,《恶魔的饱食——日本731细菌战部队揭秘》全三集,已由学苑出版社出版,并将免费赠送给学校图书馆、各抗日战争遗址、纪念馆和有关机构,以期记住历史,不让历史重演。[7]香港影片《黑太阳731》是第一部反映731部队的影片。俄罗斯影片《刀的哲学》以纪实手法,用黑白影片的形式描述了人体试验的恐怖场景,残忍至极。[7]值得一提的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石井四郎用其残杀万余人类生命得来的细菌杀人方法的资料数据通过麦克阿瑟牵线与美国总统杜鲁门进行了阴谋交易,逃避了战争法庭的审判和人类良知与道义的责任。[7]在前几年开始,731部队遗址已经将所有陈列的尸体、器官封存起来,禁止向游客展览。这是一种对死者的尊重。纪念过去,目的其实只有一个—— 警示未来。于是,关于侵华日军第731部队遗址的相关地位,就成了一个无法回避也不应该回避的焦点话题。侵华日军731部队的相关新闻日前再一次 “不冷不热” 地曝光。又一份罪恶的史料被发现,活人细菌实验3000余受害者名单得以确认。[4]中国在这一领域的权威专家金成民对外公布了他的最新史料发现,从1939年至1945年,至少有7000余无辜生灵被侵华日军第731部队在哈尔滨平房区本部直接用作活体细菌试验材料,无一生还,近3000余受害者的确切名单已经被确定。又一次,“揭露侵华日军非人道罪行的最直接证据”大白于天下。[4]多年以来,“731”的罪恶,一如它的制造者,已经被牢牢地钉在历史的柱基之上。然而,对罪恶的检讨,却常常被些许的嘈杂声音干扰,甚至湮没。对于那段罪恶的受难者,为了不忘苦痛,“侵华日军第731部队罪证陈列馆”建立起来,用以保留遗迹,搜集罪证,从而得以记录历史。前事不忘,后事之师。记录历史,纪念过去,目的,其实只有一个 警示未来。[4]

6前世今生编辑

地址从哈尔滨火车站乘汽车向南,历时50分钟左右,哈尔滨市平房区新疆大街25号,一处新旧不一的房产,这,就是侵华日军第731部队罪证陈列馆。[4]人类历史上,“731”这个词,是与恐怖、魔鬼、惨无人道、灭绝人寰等字眼联系在一起的。[4]翻开历史,名词是这样解释的:731部队是在抗日战争(1937-1945)和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侵华日军从事生物战细菌战研究和人体试验相关研究的秘密军事医疗部队。[4]

来源731部队的前身,是石井四郎于1932年在中国东北哈尔滨市郊的背阴河(即平房区)设立的东乡部队,这一区域当时是傀儡政权满洲国的一部分。当初,731部队伪装成一个水净化部队,随后不久,该部队就开始进行在日该国内无法进行的人体实验。[4]侵华日军731部队是日本军国主义最高统治者下令组建的细菌战秘密部队,是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最灭绝人性的细菌战研究中心。利用健康活人进行细菌战和毒气战等实验,使得它的罪恶与奥斯维辛集中营和南京大屠杀同样骇人听闻。[4]

遗址保护为永久保存侵华日军731部队遗址这个二战中极为特殊的标志性遗址,从2000年开始,经国家文物局的批准,有关部门耗资近亿元对731部队遗址进行了首次全面清理,发现了300多件人体解剖用具。同时,采取措施对这个遗址进行保护,决定将其建成一座呼唤人类和平的遗址公园,并提出了将其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设想。[4]然而,岁月流逝,“731”大部分遗址混杂在城区生活区中,周边环境破烂不堪,有的房屋电线老化,安全防火隐患非常严重。通过实施“731”遗址周边环境整治工程、建设悼念广场等、核心区遗址的保护建设工程。使得包括本部大楼遗址和2号楼遗址的维修复原,本部大楼恢复成世界最大规模细菌战指挥中心,如今,通过保护,恢复了石井部队队长办公室、人体标本陈列室、宪兵室、兵要地志班等房间原貌。在此基础上,一座现代化的“侵华日军第731部队罪证陈列馆”建立起来。[4]“731”遗址作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已被确定为国家12个重点红色旅游项目景区景点,并被中宣部批准为第六批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于是,731部队遗址所在地哈尔滨市平房区政府开始筹划,将侵华日军731部队遗址申报世界遗产。多年来,731部队遗址作为中国唯一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二战期间战争罪行遗址,一直被当地政府当做重要的工作内容。[8]按照1972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的《保护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公约》规定,文化遗产申报标准共有6条,其中第6条标准是“特殊的历史事件对人类的影响”。据此,波兰和日本分别于1976年和1996年利用第6条标准将其国内的二战遗址申报成功:一个是波兰的“奥斯维辛迫害犹太人集中营”;另一个是日本广岛二战原子弹爆炸地 “广岛和平公园”。毫无疑问,坐落在哈尔滨市平房区的侵华日军731部队遗址,完全符合了申遗的标准。[8]

历史影响和波兰奥斯维辛集中营、日本广岛原子弹爆炸遗址一样,731部队遗址揭示了战争给人类带来的深重灾难,具有重要的文物价值。然而,731部队的罪行更在于它拥有灭绝人类的能力,而这一能力的取得又是以无数活人实验为代价的,因此它又不同于广岛原子弹爆炸遗址,甚至比实施种族灭绝的奥斯维辛集中营的性质更为恶劣。[8]参观侵华日军731部队罪证陈列馆后,没有一个有正义感的人不会被震撼,也没有一个中国人,不为那段历史感到屈辱和悲愤。[8]然而,如何对待这个二战中规模最大的细菌战遗址,也是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最灭绝人性的细菌战试验基地遗址的声音似乎并没有统一。

申遗历史金成民,哈尔滨市现代史专家,长[8]年致力于 “731”的研究,他是坚定的“731”遗址申报世界遗产支持者。[8]将“731”一直申报世界遗产的想法始于1996年。那一年,二战另一重大遗迹日本广岛和平纪念公园也成功申报世界遗产,而早在1979年,二战三大遗迹之一的奥斯维辛集中营申报世界遗产成功。那么,“731”遗址作为世界战争史上规模最大的细菌战遗址群,它既不同于广岛原爆遗址,又要比一个种族灭绝另一个种族的奥斯维辛大屠杀的性质更为恶劣,因为它的罪行是以牺牲整个人类为代价的。[8]金成民认为,“731”遗址是中国独有的历史文化资源,应该真正成为中国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及世界反法西斯教育阵地。[8]时任“731”纪念馆的馆长王鹏认为,“731”罪行是反人类的,它不光是国人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更值得全人类去关注和反思。“731”遗址申报世界遗产,就是要扩大知名度,让更多的人来关注这段历史,更好地维护世界和平。[8]然而,一位名叫晏扬的人在报纸上发表文章说,对于“731”遗址申报世界遗产他持保留态度,因为“731”遗址根本不是什么文化遗产,而是一种反文化“遗毒”,“731”遗址体现的是“一种弱肉强食的侵略文化,一种惨绝人寰的血腥文化”,将这样的“文化”申报世界遗产是一种错位。[8]争论,似乎停在了2005年,那一年,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0周年。[8]而且,相当奇怪的是,对“731”遗址申报世界遗产的工作,似乎只是当地政府和有限的几个专家有着热情,当2010年5月,权威专家公布了731部队活人细菌实验3000余受害者名单的时候,当地媒体再一次重提让“731”遗址申遗的话题。[8]然而,似乎很残酷的是,据专家介绍,“731”遗址还暂不具备“保护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公约”中的一些条件,如仍有部分遗址被占用,不能对外开放、影响整体格局;“731”学术研究人才少;缺少地方性法规等等。[8]为此,在多年专门研究和专题调研论证的基础上,专家们提出:哈尔滨市应尽快制定《哈尔滨市侵华日军第731部队罪证遗址保护条例》,使“731”遗址得到依法保护和管理;应建立“731”国际研究中心,引进高水平的学术研究人才,并吸引各国研究者前来调查研究,进一步扩大“731”遗址的国际关注度;同时做好罪证挖掘工作,集中力量全方位、立体地展开申报格局。[8]要不要申遗,似乎不是问题,而能不能申遗,却是一个现实的问题:申报世界遗产是一项非常复杂、有严格程序的长期性工作,且世界遗产要求文物保持原真性和完整性,而如今的“731”遗址面临的却是要改建,还要扩建,倘如此,文物的完整性势必会被破坏。[8]况且,一位专家认为,现有的“731”遗址申遗,从当地政府层面说,看重的可能更是世界遗产称号能给所在地带来的荣誉和显著的旅游、经济效应。[8]14年的被侵略历史,3800万同胞的生命。山河破碎,民不聊生,60多年前,那个所谓太阳民族的无耻践踏,让中华民族遭受了几近沉重的灾难。那段历史,说起来,让人悲愤欲绝,读起来,让人肝肠寸断。所幸,民族的精神不灭,外虏终被华夏儿女驱离神州大地,然而,倭人掠我财富,躏我河山,辱我同胞,灭我族人,无论是白山黑水还是黄土高坡,那段屈辱悲壮同时又是坚韧不屈的历史,留下的些许痕迹,至今并未泯灭,甚至,我们族人又何曾片刻能敢回避甚至忘却。[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