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琐忆在炮兵连队当班长的那些事


年过半百,太阳正午。回首往事,不免总要经常反问自己年轻时候到底干了些啥?十年八载的经历多了去了,细想起来也是十天八夜说不完的事。而哪些值得回忆?哪些毫无意义是要筛选的,流水账中有主页,紧要之处就几步。军旅人生难得,青春年华宝贵。岁月时空跨越太大,切不能离开那时个年代的客观环境来看待现实中的生活现象。所以,总要有所保留,有所总结,才能更好地往前走,或许是社会进步的必然吧。这里说说当时在基层炮兵连队当班长的“三个事”。

一、炮兵班长就是炮长干的事

1978年4月,我所在的连队完成我团轮流担负军农生产连队任务后,从桑园机场团农场撤回营房。那地方是个陈旧的军营,距邛崃县5公里,地名叫土地坡,因当地土壤有一种说不清楚的矿物质含量,水质总是偏黄,雪白的军用毛巾只要一下水就变成了黄色,实为真正的军用毛巾。营区有两个炮兵营和后勤汽车连、修理连。团部和三营、团指挥连、卫生队、家属院在县城。

我被任命为军炮团二营四连炮一班班长,从此开始挑起了最基层“领导”的担子。通常来讲,连队配备班长都是经过团预提班长集训、有一定资历和个人军事素质的骨干,但也不完全按照军龄和年龄论资排辈。

那时部队官兵没有军衔标识,干部四个兜,战士两个兜,区别新兵和老兵主要是看军装的新旧程度。在班里比我早入伍四年的老兵有一人,称高老兵,而且是军队高干子弟,这小子个子比我高,脑子聪明,反映较快,担任瞄准手训练“滚加滚减”(标定分划)从不含糊,讲的是哥们义气,人很耿直,属于团政委检查连队训练走到他跟前都不一定起立的人物。其父是师政委,后来当上了军政委、省军区政委。每逢重要节日就有回家去一趟的机会。记得他邀约我还专门去过他家一次,是在成都繁华闹市区的太慈寺一个古朴院落,算是部队在蓉的家属院,我同他父亲也就是师政委还一起吃了一餐饭,感受了生来第一次喝啤酒的乐趣。

在班里比我早入伍一年的还有一人,名叫张永现,他是副班长,黔江籍,人很能老实,训练是把好手,个子不高,但挖火炮驻锄的力气大,动作快,人也心直口快,在班务会上觉得有什么意见就要提出来,平常和大家相处不错,是我的得力助手。而我硬是靠自身过硬的军事技术,靠一定的文化水平,靠严格要求自己,大胆管理别人,把握分寸,广泛团结同志带领全班完成各项任务。我的新兵班长黄克光是1975年入伍的,带新兵回到连队仍担任三班长,与我平级。

不记得“班长是军中之母”到底是拿破仑还是斯大林说的,但上级领导经常在大会上这样“宣称”和打气,以此提醒班长们的地位和作用。当班长首先是自己比别人多干、能干,训练要有本事,个人要有素养,集体要有荣誉。一进营门,当看到“提高警惕,保卫祖国”对称的标语就多了一份责任感;一上训练场,当看到“严格要求,严格训练”的大字牌子就增添了劲头。连队经常说抓好骨干力量,就是指的抓好班长一级,这叫基层教育管理的重要方面。那个时期我们还不能理解“带兵是一门科学”这样的话语,只知道有一个小伙子领着一群众小伙子完全按照上级指示和部署玩命地苦干,什么都想争第一。每周开班务会,班长总是开门见山搞点评,小结前阶段工作,好的表扬,差的批评,直来直去,毫不遮掩。但是做思想工作也比不得战争年代“通不通三分钟”,需要一定的耐心。

当时我们部队二营装备的火炮是122加农炮(一营是152加榴炮,三营是85加农炮),作为野战军的重炮部队中主要火力突击力量,称为队属炮兵。按照战斗编成,炮兵连队本应3个排6门火炮,但由于和平时期长期不打仗,当时一个炮兵连只按4门制编成,一个排2门火炮,一个战炮班1门火炮。122加农炮战斗全重5620公斤,射程23.9公里,是作战部队射程最远的火炮,主要战斗性能是以发射杀伤爆破榴弹打敌纵深内目标、前沿支撑点、坦克、暴露步兵等。60式122毫米加农炮是根据前苏联D-74式122毫米加农炮仿制而成,1960年生产定型,现在仍有装备部队。

我们的火炮兵器基础训练完全就是按照《兵器操作教程》所规范的内容,成天背诵一些原理和操作程序。比如火炮采用单筒身管,装双室冲击式炮口制退器;炮闩为半自动立楔式,开闩板为冲击式,抽筒子为凸轮式;制退机为液压节制杆式,带沟槽复进制动器,液体气压式复进机,制退机和复进机布置在炮身上方左右两侧,均采用筒后坐形式;摇架是筒形的,上架为短立轴拐脖式,下架是铸钢箱式,带有液压千斤顶和座盘,大架带有折叠式夏用驻锄、架尾滚轮和齿条式千斤顶,整体防盾;方向机为螺杆式,高低机为蜗杆自锁单齿弧外啮合式,并装有缓冲制动装置,平衡机为带有机械调整装置的低角注气前推气压式;瞄准装置由非独立机械瞄准具、58式周视瞄准镜、58式标定器、56式直接瞄准镜与照明具组成。火炮采用药筒分装式炮弹,配有杀伤爆破榴弹和照明弹外,还可发射装有5个燃烧罐的燃烧弹。最大射速:8-10发/分,高低射界:-5度至45度,方向射界:左30右28度。

战炮班由炮长(班长担任)、瞄准手和1至7炮手组成,9个兄弟抬一炮。分别称为开闭手、送弹手、装填手、装药手、弹药手,炮兵班长就是炮长。基础训练最辛苦的动作就是操炮、占领炮阵地和挖驻锄、挖炮工事。1980年以前装备的火炮牵引车是从法国进口的“吉比西”轮式牵引车,柴油动力。炮兵班装备的轻武器只有两支冲锋枪,两支半自动步枪,一具40火箭筒(平时不打仗就是这个样子,每人轮不到一支枪)。我在没干过副班长的情况下直接当班长,虽然只负责管理几个战士,但班长是军中基石,兵头将尾,连队的教育、训练、管理工作全都靠班长具体抓落实,班长是连队的骨干,这个岗位也是十分锻炼人的,显得很平凡,雷锋同志就是在班长这个平凡的岗位上干出了不平凡的事情。

1978年在全军开展的大比武练兵热潮中,我们不分昼夜地“磨尖子”,刻苦钻研军事技术,具体到提高零位零线的精确度,简化炮长训练单独修正量计算程序,用土办法革新了《简易射表》。当年,我在连队还干过军械员兼文书工作,直接隶属连首长领导,一般来说,连队的文书就是小知识分子,干好这份工作也是不容易的,除了机灵动作快之外,关键还是靠勤奋和认真细致,连队的统计报表、军械室管理、文件档案传递等全都看文书的了。连部的战士还有两个,一个卫生员,一个通信员,大家相处得十分融洽。我大概干了半年时间,由于训练工作需要,当年9月份在部队将要赴西昌地区野营实弹射击前,我再度回到炮一班当班长,也当是再次轮岗锻炼。

[原创]琐忆在炮兵连队当班长的那些事


[原创]琐忆在炮兵连队当班长的那些事




[原创]琐忆在炮兵连队当班长的那些事



二、 远赴西昌炮兵实弹演练场驻训是最喜欢的事

按照那时大军区的划分,西昌地区是成都军区炮兵的综合训练场和靶场(比如北京军区的综合演练场是在张家口的宣化黄洋滩地域)。每年的下半年这里就显得特别忙碌和热闹,成都军区的炮兵实弹射击或实兵演习都在此进行。基层连队官兵最希望下半年能参加野外驻训和实弹射击。

我们根据军区炮兵的统一部署计划,军炮兵团一般编成3—4个军列梯队,由营房实施摩托化开进,到达成都青龙场火车站进行铁路装载,车辆火炮及全部重型装备穿上伪装网,全都上平板车,用三角木和绳子加固,人员上闷罐车(也称栅车),拉通可以铺上草席一个埃着一个地睡下,听着铁轨有节奏的金属撞击声音进入梦乡。白天经过一些重要桥梁时,总会看到手持钢枪的男女民兵守护目标,不时还向我们挥手打招呼。军列沿成昆线铁路输送到西昌以远的泸沽小站下车,部队又实施一段摩托化开进,到达冕宁驻训地。比内地宽阔的大片大片空旷地域适合炮兵野外训练。指挥、侦察、测地分队总是在山头上展开专业合成训练;战炮营连通常都是大队伍出动,沿公路的一侧展开战斗队形,以营或连为单位加入战术综合训练;通信分队则穿梭于指挥分队、战炮分队之间构成无线和有线联络。

西昌地区属于高原性气候,凉山州的海拔多在3000米左右,早晚温差大,中午穿单衣训练,夜里穿大衣站岗。常年天气一般都较晴朗,阳光充足,紫外线照射强烈,要不了几天战士们晒成了就黑红的脸堂,集合列队一片健康肤色。那水质也呈碱性,洗衣被容易发白,加上西昌地区的坝子盛产水稻,同志们训练强度大,饭量大增。

那些年在部队流行的顺口溜叫“紧步兵,松炮兵,吊二啷当后勤兵。”其实,我所在的炮兵团还是相当正规的,也许是因为历史上看,我们军是1948年原国民党军的60军“长春起义”过来。一是沿袭了所谓正规军队的那些教条教范;二是加入解放军序列后,总要有所表现,有所作为。比如参加抗美援朝战争,著名的“汉江五十昼夜”坚守作战的惨烈为老部队正了名,的确是一支训练有素、作战勇猛的部队。三是“文革”换防入川,坚决贯彻中央指示,为地方稳定起到了积极作用。所以,和平时期不懈怠,要求更严格。平时看不出来,但每到下半年军区部队集结西昌地区野外驻训便分出个高下了。关键时刻炮弹进不进圈就要用展开速度和射击精度来说话。

炮兵打实弹只有在人烟稀少的地区才能施展,而西昌也是四川凉山州的政治经济中心,由于长年集结部队,又有着红军长征路过此地时,刘伯承和彝族首领小叶丹彝海结盟的光荣历史,军民关系总的是不错的,彝族同胞不反感当兵的,毕竟给他们的山寨带来了文明和进步,部队重装备象长龙一样在那里拉练使他们感到新奇,甚至比内地的老百姓见识了更多的重型武器装备。更有那些阿妹子喜欢解放军战士成班成排地住进他们家里,白天在外训练,到了晚上围坐在火盆周围聊天拉家常,这样可以有机会表现出军民一家亲的场面。实际上,我们部队有规定,严格遵守民族地区风俗习惯,野营驻训一般都临时借住汉族人家房子。

我所在的战炮班,在单炮和连的实弹考核射击中,担任基准炮试射,由于有了平时刻苦训练,在减员操作情况下,成绩越打越好,发发进圈。西昌驻训期间,正值共青团“十大”召开,上级团工委号召开展“迎十大、比贡献”竞赛活动,由于在我的带领下,全班战士一边完成野营驻训任务,一边积极开展学雷锋活动,为驻地的老百姓做好事,天天做到“缸满院净”。周末上山砍柴、拾蘑菇为连队节约伙食费,大家非常欢迎。总结时,我被评为全团“优秀团员”,野营实弹射击期间受连嘉奖一次。

三、入党是个人政治生命中的大事

在年轻人高度集中的部队里,在极强的政治空气中,战士们追求进步主要目标是积极争取加入中国共产党。连队党的基层组织靠什么来确认你的条件是否够得上入党?一看现实表现,思想上行动上特别是有突出成绩;二看家庭出身,如果自带好的家庭出身就占了一定启手,如果家庭出身一般或“成分过高”,还要反复考察和外调出关联性的说明。

其实,那个时期的我们很年轻,在思想上仍较单纯,对党的感情是朴素的,把政治上积极要求进步放在第一位。不用说,有点能力都是由于长期受党的培养和毛泽东思想教育,从内心表现出来的一种潜力的外在体现。想到战争年代的部队,遇到打硬仗,冲锋陷阵,干部把驳壳枪一挥,高声喊到:“共产党员跟我上!”那股不要命的劲头只有在党员身上才表现得充分。和平时期的部队仍然是这个光荣传统,抢险救灾,完成突击性任务都是共产党员冲在前。

在一个连队里,干部基本都是党员,战士党员顶多只有5-6人,要想拿到“党票”的确不容易,不是靠夸夸其谈,而主要是靠实干,象我们这样的城市兵,又是知青出身,在连队人数并不多,一般印象是作风纪律比较松散,吃不得苦,稍不注意就被说成是小资产阶级思想严重。客观上讲,家庭条件相对好一些,受到连队个别干部的责难,也不敢做声。比如我入伍第二年,父亲在省城成都开会专程来部队看我都未能敢声张,生怕影响到我什么,他带来一只上海牌手表我还不敢戴在手上,只有藏在枕头下面,偶尔拿出来看一眼。后来不知是谁发现了,还在连队的一个会上告了一小状,认为是“不艰苦朴素”,真是说不清楚。全凭群众基础好和连队干部的公正对待才使得我入伍两年就有了入党的把握。回想在农村那次失掉入党的机会(大队支部已经讨论了我的《入党志愿书》,全票通过,但公社党委迟迟没派专人谈话,后来又应征入伍一走了之没批准,有时也觉得可惜。如果我入伍时就是一个党员的话,情况又不一样了。但是,有时自己也在想,同时入伍的相当多数战友都还没有入党,甚至许多入伍几年的老兵也还是个基本群众,人比人是气死人的,何必为一些解释不清楚的事情自寻烦恼呢?

经过部队近两年的培养、考验,1978年12月20日,我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终于实现了自己许久的人生愿望,这是我政治生命中感到最荣幸的大事。我的入党介绍人是连队指导员刘庆荣和二班长葛森林。支部大会通过我的入党志愿书是在一个宁静的晚上,气氛很严肃,象是一次总结会,又象是一次教育会,对我的赞扬声倒不少,但也有一些中肯的帮助。我在《入党感想》中写到“……我重新学习了党的《章程》,认真领会了十一届三中全会精神,知道全党工作重点在下一年就会转移到建设四个现代化上来,以后没有什么大的政治运动,只有一步一个脚印地搞建设。我作为一个新党员,应当在这个长期艰巨的任务面前站稳立场,坚信党的路线、方针、政策的正确,积极进行宣传,投身四化建设,在部队干好本职工作,狠抓军事训练,学习科学文化,为我军革命化现代化建设出力”。

这不,刚成为一名新党员还没转正,就赶上了那场对越自卫还击作战。接受党组织真正的考验就在战场上,真枪真炮与敌人拚。临战训练期间,那个决心书、请战书象雪片样飞到了连队党支部,没得二话,作好开赴前线的准备。如同后来的一首队列歌曲中唱到的:“有一个道理不用讲,战士就该上战场,好钢就该铸利剑,好兵就该打硬仗。……”那一仗打下来的确是经历了生死考验,当军功章挂在胸前时,很是自豪了一阵。我作为优秀的战斗骨干,提升为排长,实现了人生的又一转折,也为在部队长期干下去打下了良好基础。

[原创]琐忆在炮兵连队当班长的那些事



[原创]琐忆在炮兵连队当班长的那些事



[原创]琐忆在炮兵连队当班长的那些事



[原创]琐忆在炮兵连队当班长的那些事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第一次坐在炮车上,牵引着火炮通过城市,长长的车队,道路两旁围观的群众,觉得挺自豪。

你们还有军列可坐,我们是摩托化行军,每小时平均20公里,途中不允许随便下车,比你们要辛苦许多。我们军区原有一个靶场,八十年代时发生过一次重大事故后废弃,重新在沿海建了一个靶场。老靶场约在三百多公里外的山区里,新靶场一百公里左右,实弹时的居住条件、生活条件要比老靶场好。

解放军的装备分训练装备和封存装备,部分装备封存后储存在仓库里,战时动员时才能启封装备。

牵引炮班人多力量大,每次保养火炮,搞不了多长时间。自行炮就郁闷了,特别是射击完后清理炮膛,打一次就得清理。

152的自行火炮每次清理炮膛都得累得半死,一个班还只有5个人,清理一门火炮得两个炮班合起来搞。

瞄准手就特郁闷,清理一次炮膛手都会摇酸!

有一次遇上总装来检查装备,可把领导给激动了!自行炮从头到脚全保养,连漆都重新喷,搞了我们整整一个月!

炮上所有的家伙都按炮书配齐了,连炮车配属的斧头、锯子都从仓库拿了出来。结果检查那天,人家只看了炮场里的一门炮!

貌似图片是130加农和152榴吧。

我第一年就是某炮兵旅战炮分队瞄准手。对130那个高低机还有方向机可谓再熟不过了。高低一圈13-15密位方向一圈11-13密位。练熟了基本上打完标尺装定完方向调节完气泡以后瞄准镜也基本上对上标定器了,稍微带几下摇轮就搞定了。

滚加滚减很简单 熟悉了以后比如第四组错了3个密位第5组或第六组就能找回来 当然这不提倡。。。。

另外LZ最好说明一下 目前战炮分队依然是三个排6门炮。三个排中有一个是指挥排,基本是有线兵、无线兵和侦察兵。

其他两个排共六个班是炮班,一个班一门炮。

说个题外话 我恨标定器。。。。。

本文内容于 2014/3/13 16:11:30 被经典红塔山编辑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