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国叔”陈少白

1905年中国同盟会在日本成立,陈少白等以兴中会为基础,将其改组为中国同盟会香港分会,任社长。1911年10月,武昌起义爆发,广东宣布独立,陈少白受任外交司司长,后任孙中山总统府顾问,1921年以后辞官回乡。

A

早期革命组织的主要创办人

立志追随孙中山

创办兴中会香港总会

1889年,20岁的陈少白与孙中山相识,一见如故,“谈谈时局,觉得很入港,谈到革命的事,也是很投机”(陈少白《兴中会革命史要》)。陈少白对孙中山推翻满清政权的主张十分折服,从此立志追随孙中山,投身革命事业。21岁时陈少白入香港西医书院读书,与孙中山、杨鹤龄、尤列因倡言革命,被清廷并称为“四大寇”。

孙中山与陈少白结拜为兄弟,孙中山年长3岁,称呼陈少白为弟。孙中山对同志以兄弟称呼的,只有陈少白一人。中华民国成立后,孙中山被尊为“国父”,因此民间亦尊称陈少白为“国叔”。

1894年,孙中山在檀香山成立兴中会,兴中会的章程和宣言是陈少白起草的。1895年,孙中山与陈少白在香港建立兴中会总会。

1895年11月,广州起义失败后,孙中山与陈少白到日本避难。他们在日本横滨发动、组织当地华侨成立兴中会横滨分会,首批成员有冯镜如、冯紫珊、谭发等十多人。他还在横滨筹办“东西学校”,对华侨子弟进行中华传统文化教育,扩大兴中会的影响,积聚反清革命力量。后来成为香港同盟会负责人、继他任《中国日报》社长的冯自由就是“东西学校”首届学生。

兴中会台湾分会是陈少白一手创立的。1897年11月,他为了打开被日本占据的台湾的革命局面,独自来到台湾,找到昔日战友杨心如,通过杨心如认识了厦门籍商人吴文秀、新会籍商人赵满朝、容祺年等,发展革命组织,成立兴中会台湾分会。惠州起义时,孙中山到台湾组织后勤支持,兴中会台湾分会成为大本营,一切开支都是由吴文秀等人筹措的。

1902年冬季,陈少白与孙中山到越南河内参观世博,发动当地台山籍华侨黄隆生等,于1903年春成立兴中会越南分会。在河内时,他还结识了出席世博的清政府一些官员,向他们宣传革命,使他们同情、倾向革命,其中任广西梧州知府的庄蕴宽还支持革命党在广西的活动和武装起义,辛亥革命后曾任江苏都督。

1905年,兴中会改组为同盟会。陈少白当选为同盟会香港分会会长,领导同盟会香港分会开展反清斗争。

B

武装起义的前敌总指挥

亲冒矢石 冲锋在前

革命党人早期发动的几次反清武装起义,陈少白不但参与策划,而且亲冒矢石,冲锋在前。

1895年,兴中会策划重阳节在广州起义,陈少白与孙中山一起到广州部署、指挥各路起义军行动。当兴中会的“伯理玺天德”(即总统)杨衢云没有按计划安排香港的敢死队乘轮船赴广州,起义主力没有到位,导致安排周密的起义失败时,陈少白果断决定取消起义行动,队伍迅速撤退,保存有生力量。他妥善安排各路人马的撤退路线,发给遣散费,使防营、会党、绿林、民间的革命党人安全无恙。他自己则被清廷密探跟踪追捕,幸好得到海幢寺僧人相助,躲进煮粥的大锅中,得以脱险。

1900年的惠州起义,陈少白担任总策划、前敌总指挥和后勤供应,安排、部署一切。起义前,他不辞劳苦,深入实地察看,提出把起义地点放在便于集结人马、易守难攻的三洲田;他以三合会“白扇”的身份,到广东各地发动三合会会员参加起义。在清廷察觉起义动向,派兵围剿起义军时,他审时度势,毅然决定把原定的起义日期农历八月十七日提前到农历八月十五晚上。起义前一天,他趁着夜色掩护,徒步翻越香港新界与三洲田交界的梧桐山,到义军驻地慰问起义将士,传达孙中山对起义的指示,鼓舞士气;接着又马上返回香港,组织粮草、枪支弹药支援起义。惠州起义在清廷的残暴镇压下失败了。陈少白又以他的影响,取得港英当局的同意,让起义军战士不带武器进入香港避难。他安排好起义人员的食住医疗,又发给路费让他们到东南亚各地谋生,保存革命力量,以图日后东山再起。

1902年冬,陈少白乘到河内参观世博之机,与孙中山一起到越南与中国广西交界的边境地区以及镇南关一带考察地形、民情,为在西南发动反清武装起义做好准备。

C

革命宣传的主将

创办《中国日报》

与保皇派展开论战

陈少白认为:革命可以暂时无兵,但不可一时无报。1899年底,他在香港创办了《中国日报》,自任社长、总编辑和发行人。1900年1月25日,《中国日报》正式出版,陈少白亲笔撰写了《发刊词》,说明该报的宗旨是力倡“救国保民”、“复兴中国”。《中国日报》每天出版,版面四开一张半,不久改至四开两张,还办有《中国旬报》,每月出版三期。《中国日报》是宣传革命的重要阵地,被孙中山先生称为“舆论之母”。

革命党人在推翻满清、建立共和制国家的征程中,除了对付主要敌人满清朝廷之外,还要和以康有为、梁启超为代表的保皇派作斗争。保皇派打着“维新”、“变革”的招牌,主张维护皇权,通过保皇来维新救国。他们诬蔑暴力革命会引发内乱和招致西方列强瓜分中国,最后导致亡国,肆意诋毁革命党人推翻满清朝廷的革命行动。

1901年1月,谢瓒泰、李纪堂、洪全福在广州发动以会党为主要力量的“大明顺天国”反清起义。起义失败后,保皇派把持的《岭海报》发文,指斥反清起义是扰乱社会治安、大逆不道。陈少白领导《中国日报》等革命报刊,旗帜鲜明地与《岭海报》展开笔战,对保皇派的诬蔑攻击痛加鞑伐。许多革命志士也纷纷投稿《中国日报》,大力声援。保皇派言论终于为人们唾弃,《岭海报》发行量大跌,只好偃旗息鼓,举手投降。这是革命派与保皇派在舆论上的第一次交锋。

1902年2月至7月,梁启超在《新民丛报》上发表文章,把清朝的腐败昏庸归结为人民的愚昧。同年9月,康有为也在《新民丛报》、《商报》等保皇派报纸发表《辩革命书》等文章,攻击革命派,指革命派“一谈革命,就开口攻击清朝,是一件不可解的事。清朝在中国已有两百多年,现在无端引用法国人、美国人的理论在国内搞内讧,对中国来说是一种祸患。”孙中山写了《驳保皇报书》、《敬告同乡书》等文章,在《中国日报》发表,对保皇派“名为保皇,实则革命”的言论进行驳斥,指出“保皇便是保皇,革命便是革命,不容混淆”。陈少白也在《中国日报》上发表了一批“时评”和“社论”,与孙中山的文章相呼应,对康有为、梁启超等鼓吹保皇立宪、反对民主革命的言论给以回击,指出革命者“志在倒满兴汉”,保皇者志在“扶满而臣清”,两者背道而驰,痛斥“保皇党”空言爱国。这是革命派与保皇派的第二场笔战,陈少白以笔阵千军横扫保皇派论调,使以武装革命推翻清廷的理念深入人心,为辛亥革命的胜利奠定了思想基础。

D

功成身退造福桑梓

与孙中山一样

生于广东逝于北平

辛亥革命胜利后,陈少白认为自己推翻满清、恢复中华的理想已经实现,无意恋栈高官厚禄,急流勇退,先后辞去广东军政府外交司长、总统府参议、中华国民银行监督等一切官职,投身兴办交通、保险等实业。花甲之年,陈少白回到家乡外海,担任乡事委员会主席(乡长),在外海办学校、开马路、建市场,修筑外海至江门的公路,建设茶庵公园等,为乡民办了不少实事,造福桑梓,实践孙中山的“实业救国”、“乡村自治”思想,从理论家转变为实践家。时至今日,他主持的部分建设项目还在发挥作用,当时兴建的乡政府办公楼,20世纪末,还被地方政府使用。

1925年3月12日,孙中山在北平逝世,寄厝碧云寺;1934年12月23日,陈少白也在北平逝世,浮厝法源寺。他和孙中山都是在南方沿海的广东出生,又都在北方的幽燕古都去世。他们都是基督教徒,去世后却分别寄灵于佛寺中。两人的生命轨迹出奇地相同,印证了他们异乎寻常的生死之交。

在陈少白的追悼会上,有挽联“人杰地灵,紫水分流萦外海;生奔死赴,碧云遗恨继中山”,这正是陈少白一生紧紧追随孙中山干革命的写照。(司徒沛)

学界述评

五邑大学教授张国雄:

一个理想又务实的陈少白

对陈少白这样一位经历丰富的先贤加以概括,比较困难。我感觉可以从三个阶段来把握他的人生轨迹:

第一个阶段是西方文化、侨乡文化对他的影响。陈少白出生在江门外海一个基督教牧师的家庭,少年报考的第一个学校也是美国教会在广州开办的格致书院,他的幼年和青少年教育饱受西方文化熏陶。其间,他还经常从其三叔那里获得多种西文启蒙文化的书籍阅读,西方先进思想深深影响了陈少白的世界观。宗教文化和西方先进文化深入民间,是侨乡开放的特征之一,侨乡的文化氛围是他成长的社会文化基础。参加革命后,他将自己的名字改为“陈少白”,就出于对陈白沙的敬仰,侨乡传统文化在他心里打下的烙印于此可见。

第二个阶段是革命救国。这时的陈少白是以一个革命家的形象出现在中国人的视野里。他走上激进的革命道路,不仅有青少年时的思想基础,更有孙中山先生的影响。从格致书院转入香港西医书院,不两年就急匆匆辍学回到广州,名为行医,实为开展革命活动,都与孙中山有关,为理想不计个人得失。他与孙中山等人并列被清廷称为“四大寇”,反映了他在孙中山领导的革命中的地位。在香港、台湾和日本兴中会的建立过程中,在中国民主革命派的第一张报纸《中国日报》的创办和发展过程中,陈少白表现出卓越的组织才能和牺牲精神。他不仅在前线冲锋陷阵,还善于革命理论思考,《兴中会革命史要》、《兴中会革命史别录》等著作,是辛亥革命理论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

第三个阶段是实业救国,专情乡村建设。第一次辞官,他与人开办粤航公司和上海保险公司;第二次辞官后,他彻底退回江门,发挥其辛亥革命先行者的影响力,发展乡村教育和交通建设,推动外海市镇改造,劝赌改良社会风气,追求实实在在的社会进步。

陈少白的人生经历让我们看见了这位辛亥革命先驱一生对民族、国家和家乡进步的倾情奋斗,既有澎湃的革命激情,做事突破常规;又实干洒脱,不在乎社会虚名、身份等级,展现了那个时代革命者的真风采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