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亲历监狱黑历史:判了死刑的叫上山! – 铁血网

[原创]亲历监狱黑历史:判了死刑的叫上山!

还好,爷~早年间因为某些原因,蹲过天朝各地若干个看守所~,要不就被你忽悠了!这个劳教和劳改不只是字面意思~~,劳教不用上法院判刑,法制科直接就给你批了,以前最长是三年后来改五年,专用于教化练圈圈功和吸粉的复吸人员,劳教叫学员,劳改叫犯人,你自己去理解吧!比如~某人长年小偷小摸,够不上犯罪,但是屡教不改,原则上就可以送去劳教。97年以前,新刑法未实行,看守所收押犯罪嫌疑人叫收审,期限三个月,有一定的证据,案情相对复杂,可以延长。某些重大案件~在看守所羁押三五年的,这个真有,异地犯案和流窜作案,这类型的一般都会关上一两年,没办法,那时候信息不发达!

当年,爷还小,啥JB货色没见过,也不知道害怕,一间大屋,一个通铺,没准你旁边躺的就是位,杀人不眨眼的暴徒。以前的看守所~~,可能会病死,也可能被狱友打死,但是绝逼不会饿死,漂着点点油花的烂白菜汤~,冷了可以砸死人的窝窝头,反正吊着你的命是绝对没有问题,反正就是饿不死你,也不会给养成一副随时可以脱逃的身板。监狱斗殴死人,早年间很常见,不过管教干部打死人,这个就不多见了,人家天天和一帮阴险狡诈的罪犯打交道,这要煞笔到什么程度才会动手打死人?一个老狱警,心理素质绝对比一般特警强三分,没办法,见得太多太多,是个傻缺也会点儿门道了吧!

一般人,都不爱待看守所里,就盼着拿判决书去监狱服刑,这个一般行话叫下队,判了死刑的叫上山,号子里来新人叫涨水。盼着下队,不爱呼,就为了减刑嘛,不管人前再牛掰的雷人,心里不是也希望早日重获自由,看守所想减刑,几乎不可能,再说劳改队的伙食比看守所要高上几个档次。有人形容部队是个大熔炉,废材也能炼成钢,而监狱何尝不是个大染缸,白衬衫都能整成迷彩服!

哪年~~,爷刚刚满十六周岁,通铺上睡我旁边的一货,就是个死鬼,广州地面上的老瓢把子,97年被便衣钓了线,诱捕,当场就亮了十公斤左右的白面,绝逼是个死。这货还是个话痨~~,尼玛都快六十了,还倒腾这玩意儿,不是作死嘛,地界上南来北往的朋友,走过路过,都是主动抽水,不缺钱花啊。临上山的前几天,老头跟我说~~,尼玛这不是没办法嘛,好歹也是一匹哥,不带着兄弟们干上几票大单,很难服众嘛。一上位,想洗白就难了,好点的被捅几个窟窿,混成半身不遂,点儿背的都装进汽油桶灌上混凝土填了海,干一票可能还有机会,坐着等死不是他的性格!

54楼 chg521
新疆是个好地方 水果品种繁多 非常甜 羊肉串那叫一个香 馕坑肉吃的那个美 伊力特酒非常棒

新疆姑娘也很漂亮

天山那叫一个美

61楼 ddk23

记得以前若干年刑期以上的重刑犯惯犯以及某些政治犯都是遣送大西北服刑的,58年上海还搞过把一些“成分复杂”人物或举家注销城市户口、遣送大西北的(为数不少)。

“在当时的中国劳教版图上,夹边沟劳改农场是一个很不起眼的小农场,三千人左右的规模不算大,即使在甘肃也远非受人注目。特别的是,这3000来名劳教分子绝大多数是右派知识分子,算是当时新中国的高知精英阶层,包括傅作义的弟弟、留美博士傅作恭等人,大部分又在三年饥荒中饿死,幸存者只是零头。解救了夹边沟幸存者的钱瑛,文革中被关入了秦城监狱,在监狱医院患癌症去世。”------那是一段历史承载不起的沉重。

《反恐24小时》黑中国:“把你关新疆看守所


这就是西北著名劳改农场“夹边沟劳改农场”的遗址,位于中国甘肃省酒泉市境内巴丹吉林沙漠,其之荒凉偏僻,有句话可以作为参考:放你出去犯罪,跑出3百里去你也找不到哪怕一只母羊。它和当时另外五个农场堪称中国的“古拉格群岛”,1960年11月,中央派出调查组“纠正极左路线”,开展“抢救人命”工作。1961年1月,幸存者才得以陆续遣返原籍。但是3000多人里已有2000多人永远埋在了这片地方。死亡通知书上开列的死因是:心力衰竭、心脏病复发、肝硬化、肝腹水、肠胃不适、中毒性痢疾……

可笑的是,反而是那些真正的巨匪顽犯,在这些劳改营活下来的几率高得多,一些人还受到了当时那种文化环境的熏陶,写下了回忆录。

64楼 解放001
先把“劳教”和“劳改”这两名词整明白先?往回数十来个年头,每年都有往那块儿送的名额,没有点能耐,没搞出点天怒人怨的事儿,你想去,还不够级别!

“劳教”劳动教养~~,是指你犯错了但是还有挽救的必要,适度劳动是教化的一个手段。“劳改”劳动改造~~,是指你已经是人民的罪人,需要里里外外的用高强度的劳动来改造一回!“劳教”没有污点~~,甚至可以参军,“劳改”会在你的人生轨迹上留下浓重的一笔!

67楼 ddk23
上述文字,有些部分是从网上摘录而来,原文如此。

其实在那个举国自戕的年代,劳教劳改之间其实没多大差别。直到现在,不也还是有“两劳人员”这种“无差别”联称?“X进宫”不也是连着劳教劳改一起算?而一些地处偏远的劳教所劳改营,其环境及条件之恶劣甚至远胜于地处繁华区域的监狱。就算秦城监狱与石河子监狱,两个虽同为监狱,但是环境却天差地别。一个环境堪比干休所,一个形同《黑奴吁天录》里的场景。同样的,收押待审犯罪嫌疑人(在字面上的功夫倒是很讲究)的看守所,有些与收押犯人的监狱相比,其管理及环境反而更为恶劣。以至于有些犯罪嫌疑人迫切期盼着判决书下来的日子。

另外,类似新疆甘肃那样的地方不见得都只收天怨人怒的重刑事犯而已,也不见得就只是为劳改劳教而设。就像夹边沟及当时的几个劳改营,类似古拉格那样的地方不会比关塔那摩更好多少,只是更为隐秘而不为人所知罢了。


本文内容于 2014/2/20 11:03:25 被ddk23编辑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