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乌克兰局势记者招待会问答全文(五)


问题29:第一个问题想确认。您说过在美国对俄罗斯经济制裁会给双方的经济都造成损失。这是不是意味、或是暗示,俄罗斯也可能采取相应的报复措施?

而您还谈到了给天然气打折。但是我们还记得关于购买150亿美元乌克兰国债的协议。第一笔已经买了,去年年底的时候。剩余的金额会被冻结吗?针对这些援助,您会提出哪些具体的经济与政治条件,预估过哪些政治与经济风险呢?

普京:我回答您的问题。我们原则上也准备继续提供下一轮的援助,购买更多的乌克兰国债。但是西方国家们劝说我们不要这样做,他们请求我们在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框架内共同援助,以推动乌克兰当局进行必要的经济改革。我们也考虑过这个方案,但是因为乌克兰燃气公司不给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付款,一切皆有可能。

问题30:普京总统,乌克兰的局面是向更好的方向还是向更坏的方向发展?

普京:整体而言,我的感觉是渐渐在走向平衡。我们必须给那些居住在东南部的人们提供明确的信号,他们需要两个保证,一是安全,二是全面参与国家政治进程。

问题31:您一直重申,乌克兰的未来绕不过合法选举,那么您最终认为哪个人会被人民推举?我理解,您会说:乌克兰人民应该自己选择。但是还是谈谈好吗?

普京:我和您说实话,我真的都没想象过。

列普利卡:好像,民众们自己也想不出来,因为无论和谁谈,他们都很迷茫。

普京:我无法谈这个问题。您知道嘛,在眼下的局面我很难做出预测。我已经说过了,我个人对这种获得权力的方式,这种推翻合法政府和合法总统的做法非常反感,从根本上坚决反对这种做法。反对在乌克兰这么干,更反对在前苏联地区其他国家这么干。

为什么?因为,我再次重复,这不会让人们尊重法制。如果允许某些人这么做,就意味着允许所有人都这么做。而这意味着混乱。大家要理解,这对那些经济脆弱政治不稳的国家来说,是最可怕的情况。大家回想一下,希特勒上台的时候,冲锋队都做了什么事情。虽然这些冲锋队自己又被消灭了。但是他们在希特勒掌权的过程中起到了自己的作用。任何不堪设想的局面都会出现。

这里,再次重复,在目前的条件下,一方面我想强调我同意“买单分子”,他们要求彻底改变政治结构,推选新领导集团的要求是正义的。另一方面,我必须注意到风险,因为一些种族主义分子,半法西斯分子可能会像魔鬼一样从壶里冒出来。(而我们也看到了在基辅街头到处乱逛的那些类似冲锋队的人群),反犹主义者抬头的风险也存在。

问题32:就是今天,乌克兰在联合国的全权特使说什么党卫队的罪行是苏联伪造的。五月九日(苏联二战胜利纪念日)很快要到了,正好我们可以看看,究竟谁会在乌克兰当权,我们否还有和他们打交道的可能?

普京:要和任何人都进行交流,除非他是一个明显的罪犯。但是在现有条件下,我再次重复,风险非常清楚,那些极端主义者突然蹦了出来,而这最终会迫使国家接受严重的后果。

问题33:您说过,需要和任何人都进行交流,季莫申科两天前好像说准备来莫斯科。

普京:您知道嘛,我们一直与乌克兰各个政权顺利合作:和列奥尼特·达尼拉维奇(指库奇马)合作得不错,和尤先科也合作过。而我作为俄罗斯总理的时候,和季莫申科也合作过,我去过她那里,她来过我们俄罗斯。在经济谈判中,我们有过争论,有过协议。但是整体而言这些都是很有效果的工作。如果她想来俄罗斯,那就让她来吧,但是她今天已经不是政府的代表了。以什么身份来?我本人是不会阻拦她来俄罗斯的。

问题34:一个小而短的问题:您认为,究竟是谁在背后组织了这场被您称为政变的乌克兰事件?

普京:我已经说了,我认为这一切都是有过完善准备的。其中有武装队伍,今天还有,我们看得到他们的行动是如此高效。从这点来说,西方的教官工作得很努力。但是问题不在这里(外部插手)。如果政权强大自信稳固,那么种族主义分子是翻不了天的。

核心问题在于,过去的任何一届政府都没有满足人民的需求。俄国问题也很多,也有很多和乌克兰很类似的问题,但是它们都没有那么尖锐。请看数据:俄罗斯平均收入29700卢布(825美元,5032人民币),乌克兰的人均收入,如果换算为卢布,是11900卢布,我记得是这样。差不多少了3倍。退休金我们这里是10700卢布,在乌克兰是5500卢布。少了两倍。我们这里二战功勋老兵的退休金基本上是平均工资。这是很大的生活水平的差距。早就应该考虑这些根本性问题。当然了,也必须首先在经济领域里和土匪主义,和家族利益,和裙带关系做斗争。人民眼睛是雪亮的,所以人民对政权不信任。

而所有的这些都延续了一代人以上,我想强调,现代的乌克兰政客们造成了这种局面,导致了人民失望,人民需要新的政治结构和新的领导集团。这就是已发生事件的主要培养皿。但是再重复一下,虽然乌克兰确实是需要改变政权了,但变革必须应该是合法的,在宪法的框架内,而不是推翻宪法。

普京主持记者会谈乌克兰局势,称俄罗斯保留对乌动武权,不会承认恐怖气氛下的乌克兰大选结果。

问题35:普京总统。如果克里米亚举行全民公投并且最终决定独立出来,大多数的人选择了独立(如果这样选择),您会支持吗?

普京:在政治上任何时候都不能以假设作为自己倾向的前提。而我也不想迈过这个原则。

问题36:那么亚努科维奇究竟还活着吗?有过消息,说他死了。

普京:在他来到俄罗斯境内以后,我和他见过一面,这就是两天前的事情。那时他还活着。他很健康,也祝你(记者)健康。在传播这些信息的人的葬礼上,他会去打喷嚏的。

问题37:依您所见,普京总统,在最后这几个月,当乌克兰的局势开始恶化以后,亚努科维奇犯了哪些错误?

普京:您知道吗,我不会回答这个问题——不是因为我认为不值得回答,而是因为我认为,由我回答这个问题不太好。您能理解吧,因为……(“你懂的”之意)

问题38:您同情他吗?

普京:不,我对他有另外一种感觉。一个人,如果他执行国家领导者的职能,他有权利,同时也有义务。但是最主要的义务——就是在法律框架内,完成那些投票支持他的人民的愿望。这里就要分析一下了,他都做到了自己该做的吗——那些法律和选民们交给他的责任和义务,他都完成了吗,还是没有?你们大家自己分析,然后自己给自己做个结论吧。

提问:究竟是哪种感觉?您说的:“不是同情,而是其他感觉”。可以了解一下嘛?

普京:这事以后再说吧。(俄版“你懂的”——译者)

问题39:您在回答之前两个问题的时候,说过首先要把我们的观点让乌克兰南部和东南部的人民了解。这我理解,关于东南,但是……

普京:原则上来说,要让所有的人都了解。让所有的乌克兰居民和公民都了解。我们在那里没有敌人。我再次重复:乌克兰——是我们的友好邻邦。你们知道吗,去年有多少人从乌克兰来过俄罗斯?330万人,其中300万人是来找工作的。就是说,他们有300万人在我们这里工作。你们又知道吗,他们每年给家里汇去多少钱?现在算算300万人的平均工资,合计起码几十亿美元,这对乌克兰的GDP贡献很大,这可不是开玩笑的。而我们接纳了所有的这些人,说起来其中很多人都来自西乌克兰。对我们来说,他们都是平等的,都是我们的兄弟。

问题40:正好我就想问这个问题。现在大家都首先谈论东南地区(俄罗斯族聚居区),这可以理解,但是在西乌克兰也有很多俄罗斯族在居住,有俄语居民。那么他们的情况,恐怕更糟吧,他们现在简直头都不敢抬,他们在那里是绝对少数。我们的国家怎么才能帮到他们。

普京:我考虑这个问题的出发点如下:基辅现在有个自封的政权,如果他们希望被认为是文明人的政权,就该保障各个地区的人民的安全,无论他们究竟住在那里。而我们么,当然了,会非常仔细的观察着这一切。

谢谢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