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问题21:普京总统,图尔奇诺夫不合法,您的确这样认为?

普京:作为总统来说——是的。

问题:那么议会——部分合法?

普京:是的。

问题22:亚采纽克(乌克兰临时政府总理、前反对派领导人——观察者网注)和政府合法吗?或许俄罗斯对乌克兰的极端分子增加感到不安。但是如果他们认为出现了外敌——今天他们眼中的敌人就是俄罗斯,是俄罗斯支持亚努科维奇的立场——尤其是我们准备出兵情况下。那么一般来说,这种情况下极端分子们会进一步增长。我问题是:有没有可能,我们与乌克兰现政权之中的理智力量进行谈判,这里指的是亚采纽克,那么他是合法的吗?

普京:听着,您好像是没有听我前面的话。我已经讲过了:三天前我下令,让各部门在政府层面和对应的乌克兰部门保持联络,为的就是不让经济联系断裂,以支持乌克兰振兴经济的努力。这是直接的命令。除此之外,梅德韦杰夫(俄罗斯总理)与亚采纽克保持联系。而纳雷什金做为议会议长(俄罗斯国家杜马主席——观察者网注),据我所知,和图尔奇诺夫有联系。

但是,我再次重复,在经济和人道主义方面,所有全面、充分的合作都不可能,除非局势稳定并且完成合法的总统大选。

问题23: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已经宣称,他们从四月份开始恢复到旧的价格(不再打折)向乌克兰售气。

普京: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是不可能这样说的,您没有仔细听或是和您说这事的人表达有误。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不是恢复到旧的价格,他只是不想继续以优惠价格提供天然气。本来根据协议,这种折扣是每季度重新商讨的。乌克兰危机之前,在街头运动极端化之前,我就知道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和贸易伙伴们的谈判,天然气工业公司和俄罗斯联邦政府都与(乌克兰)方面达成了协议,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按照268.5美元/千立方米的优惠价格(提供天然气)。而俄罗斯政府提供第一笔贷款用来付款。当然从形式上说这不是贷款,而是购买国债——替乌克兰偿还到期国债,第一阶段是30亿美元。而乌克兰方面承诺全额支付从去年下半年开始产生的欠款,同时按期支付今后供货的货款——支付所使用的燃气费。(现在)不仅欠款也没有还,新的货款也没有全额支付。

如果乌克兰拒付2月份的货款,那么欠款金额还会继续上升。今天债务总额是差不多15-16亿美元。如果2月份的钱不付的话,债务就滚到差不多20亿美元了。这种情况下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当然会说:“听着,小伙子们,反正你们也不付钱,只是挂帐,那么干脆也别按照折扣价了,干脆按照正常价格来记账吧。”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这种做法是纯粹商业行为,他也有自己的投资计划,就像所有的大型企业一样,有收入也有支出,而且必须提前做规划。如果他们没法及时从乌克兰拿到钱,那么他们将被迫削减自己的投资计划,这对他们来说是真正的问题。这和乌克兰政治局势没有任何联系,这里没有任何的政治。协议是这样的:[我们给你们打折和贷款,你们为今后的供货支付现款,不得赊欠]。现在,俄罗斯的贷款放出去了,天然气降价了,就是没有收到货款。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当然要说了:“小伙子们,不能这样干啊。”

问题24:普京总统。默克尔和您通了电话,之后她的发言人表示,您同意派遣一些国际组织去进行实际调查,并且建立一些联络小组。

普京:我们这里有经过专门培训的人才,他们有资格对局势进行研究,并且同德国同行进行探讨。原则上这没问题,我已经给外交部门下过任务了,我印象里么,今天或是明天,甚至是昨天他们已经举行过,或是准备举行会谈了,他们会和德国外长施泰因迈尔先生举行会谈,对这个问题进行探讨。

问题25:明白了,那么现在大家主要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克里米亚。但是我们也看到了在乌克兰东部和南部其他地区正在发生的事情。看到发生在哈尔科夫,顿涅茨克和敖德萨的各种情况。那里的人们把俄罗斯国旗挂到了政府办公大楼之上,号召俄罗斯帮助和支援。俄罗斯会对此作出反应吗?

普京:难道您认为我们没有采取任何措施吗?我记得一两个小时前就讨论过相关的措施。但是新的消息不断传来,让我非常意外。现在我不说具体是哪些情况,但是采取措施是必然的。而我们西方的伙伴们,那些在基辅的伪政权高官,他们有何打算?有没有预测过这种事情?我已经和他们说过上千次了:“你们为什么分裂国家,你们到底在干什么?”但完全没用,就像民谚说的那样,上窜下跳有精神。当然,现在东乌克兰人民已经想明白了,他们已经站在作出选择的门槛上了。

总的来说,乌克兰需要通过新的宪法以及全民公投,以便让全部乌克兰人民感觉到他们是这一进程的参与者,对自己国家决定性的变革有参与权。当然这与我俄罗斯无关。最终还是要乌克兰人民和乌克兰政府自己解决。我想,在成立合法政权,在选举总统,议会大选之后,眼下的问题都会有恰当的计划去解决。我也希望这些最终都会实现。如果我是他们,我就会让所有人都参与全民公投。而如果有人感到国家的命运和自己无关,那么他永远不会认同新政权,并且为此而斗争。他们(反对派)需要这种情况发生吗?我再次重复,这不关我们的事。

问题26:那么现在即将举行的乌克兰总统大选,俄罗斯会承认吗?

普京:那要看怎么举行的了。如果是在基辅恐怖横行的当前状态下大选,我们就不会承认。

普京主持记者会谈乌克兰局势,称俄罗斯保留对乌动武权,不会承认恐怖气氛下的乌克兰大选结果。

问题27:我再讨论一下西方的外交压力。现在我们和西方相互指责,很快我们这里就要召开索契残奥会了。这会给它带来麻烦吗?至少会影响国际声誉?

普京:不知道,我觉得么,如果谁敢对残奥会有什么威胁,那么就太玩世不恭了。我们大家都知道残奥会是什么——这是一个舞台,国际体育舞台,让那些能力受限的人们可以展现自己,向整个世界证明自己。他们在心理上并非常说的“行为受限”,相反,他们有无限的可能性,展示自己在体育中的成绩。如果有人企图破坏这些,那么只能证明一点——他心中没有任何的神圣信仰。

问题28:关于使用军队会导致的国际政治问题。从西方传来这种说法,如果俄罗斯采取了这种决定,那么就破坏了布达佩斯协议。而根据这个协议,作为乌克兰放弃核武器的回报,美国和部分北约成员国保证乌克兰的安全与领土完整。如果事情发展到这一步,那么区域冲突是否会全球扩散?会有世界大战的风险吗?

普京:我们在公开宣言之前,尤其是在做出实际行动之前,总是详细进行分析,尽量推演全部后果,考虑到所有可能的参与者的反应。说到那些您谈到的协议,您是路透社的记者,是吧?

列普利卡:是的。

普京:那么你们那个圈子,政治圈子是怎么评价刚刚发生在乌克兰的事件?很明显,这是武力夺取政权,是吧?(暗示政变已经改变了乌克兰的安全)很明显这是违宪的做法。这也是很明显的现实,是吧?嗯,我看是真的。

列普利卡:我在俄罗斯居住生活。

普京:嗯,好样的。要是聘请您来从事外交工作,您可以成为一个很好的外交官。我们为什么给外交官舌头?众所周知,舌头的用处是隐藏实际想法。那么这样,每次我们强调乌克兰发生违宪政变的时候,(这些舌头)都会对我们说“不是”!而您肯定也经常听到这样的说法:这不是违宪政变,这不是武力夺权,这——是一场革命,是这样吗?

列普利卡:是的。

普京:是啊,如果这是革命,那么这意味着什么?是革命的话,我就会听从我们这里某些专家。他们认为在乌克兰的土地上产生了新的国家。例如俄罗斯帝国在1917年革命之后变成苏联。对这个新的国家我们没有签署过任何文件,或是作出过什么承诺。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