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乌克兰局势记者招待会问答全文(三) – 铁血网

扫码订阅


问题15:你对克里米亚的未来有何看法?你认为它是否可能并入俄罗斯?

普京:不会。我认同这样的观点:一个国家的居民,必须在拥有安全保证和自由决定权的情况下,才能决定自己的未来。不过,如果科索沃的阿尔巴尼亚人享有这个权力,如果世界不同地点的人们都能享有这个权力,那么没有人能阻止其他国家自决的权力。据我所知,这是联合国多项文件所规定的。尽管如此,我们将不会煽动任何此类的决定,也不会鼓励这种情绪。

我想要再次强调,我认为只有本地居民才有权决定自身的未来。

问题16:两个问题。您声称对乌克兰出兵是极端情况下的选择,但是您并不完全排除这种情况。但是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军队被派到那里,就会爆发战争。这不会让您感到不安吗?

第二个问题。您说亚努科维奇没有下令对人群射击。但是的确有人朝人群开枪了。而且很明显,那些都是狙击手,都是经过特殊训练的狙击手。

普京:您知道嘛,现在有种说法,包括在参与游行的人当中也在流传,说这个行动(向人群射击)是某个反对党策划的挑衅行动。您没听过吗?

列普利卡(提问者):没有,我没听过。

普京:那么请去看看这些资料吧,在公开信息来源处都能找到。所以现在很难弄清(真相)。但是我们和您都很清楚的看到,“金雕”队员(乌克兰警察精英部队,已投向俄罗斯)们组成盾墙的时候,朝他们开火的不是气枪,而是真正的枪械。有人在路边打冷枪,这是众所周知的。那么谁下令开枪射击(金雕队员),这我就不知道了。我知道的只是亚努科维奇对我说的事情。而他明确声称,他没有下过这种命令,更有甚者,他在签署了相关协议之后,甚至下令把所有警力都撤离首都。

如果你们想知道,我还可以多说一些。他给我打过电话,而我告诉他,让他不要这样做(指撤出警察)。我说:“你们那里很快就要成为无政府状态了,首都开始进入混乱了,可怜可怜人民吧。”但是他还是这样做了,当他做完之后,反对派立刻就强占了他的办公室和政府大楼,这立刻制造了我预警过的混乱,而这种混乱现在还在继续。

问题17:请您也回答第一个问题。如果发生战争,您不会感到忧虑吗?

普京:我不感到忧虑,因为我们并不准备和乌克兰的人民交战。

提问者:但是有乌克兰军队啊,乌克兰有军队啊。

普京:请听仔细了。我希望您不会歪曲我说的内容:如果我们决定出兵,目标也仅仅是为了保护乌克兰民众。让那些乌克兰军人试试谁敢向自己的民众开枪,而民众的背后就是我们,不是前面,而是背后。让他们向女人和孩子们开枪试试!然后我看看哪个人在乌克兰敢下这种命令?

问题18:可以问个问题吗,普京总统?我们的同事,我的同事,那些现在在乌克兰工作的人们,基本每天都在讲关于“金雕部队”的事情,当然不包括已经归属克里米亚的“金雕部队”。他们说“金雕部队”成员的情况越来越糟。其中包括在基辅的那些。现在有受伤的队员躺在医院里,但是他们不仅仅得不到治疗,而且还得不到食物。而那里还有(他们的)住在集体宿舍里面的家人,老人,他们简直出不了门。因为(反对派)不放他们出去,四周都是封锁线,他们被侮辱嘲笑。您能对此做出评价吗?还有俄罗斯能否帮助这些军人和他们的家庭?

普京:是的,这是让我们感到不安的问题。问题在于,他们不是俄罗斯内务部的职员,而我们也不控制那里(基辅)的局势。但是仅从人道主义角度考虑,如果我们的人权机构给力,我们可以让卢金(俄罗斯总统人权代表)自己,或是和同事们,就是那些和他一起在2月21日签署了和解协定的同事们去现场看看,带上法国,德国和波兰的代表们,一起去现场看看。去参观乌克兰反对派如何对待那些“金雕部队”成员,这将会是一个正确的办法。

那些队员们没有做错任何事情,只是遵从了命令。他们是军人,顶着子弹,还被投掷燃烧弹。现在他们受伤了,躺在医院里(没人管)。简直让人难以置信。我们这里在战时都会给俘虏医疗和食物。而他们不但得不到治疗,甚至食物都没有。他们亲属居住的小区被包围,他们的人格被侮辱。我想,人权组织应该对此高度重视。

说到我们能做什么,我们愿意并且乐意接他们来俄罗斯治疗。

问题19:普京总统,我们继续讨论与欧美打交道的话题。上议院(俄罗斯联邦委员会——观察者网注)建议您应该对美国国务卿强硬发言,把我们的驻美大使召回来。这样可行吗?

普京:国务卿,当然了,那是个重要的人物。但这还不是决定美国最高决策的职务。我们看到过不同政治人物和不同政治力量的各种言论。(召回大使)是个很极端手段。如果需要,这个建议可以采纳。但是我本人并不想这样,我想,在国际合作当中,在经济领域,在政治领域,在国际安全领域里,不仅仅是俄罗斯需要和别国合作,而这些国家也需要俄罗斯的合作。合作机制非常容易破坏,重建可就难了。

问题20:俄罗斯是否曾主动干预亚努科维奇的命运?您怎么考虑他未来的角色,未来的命运?

普京:您知道嘛,我很难讲这些,我没有很仔细的分析这事。我想,他没有政治前途了,我已经对他本人说过。至于说“决定他的命运”——我们眼下所做的一切都是人道主义行为。我的想法很简单,让总统去死,是最方便地摆脱合法总统的办法。所以我们就帮了他一把(让他来俄罗斯避难)。我想(要不然)他恐怕会被杀掉把。当然这里有个原因问题:为什么(反对派要罢免合法总统)?

请大家注意,这场骚动的起因是什么?又是谁在维护这个社会?从名义上说,骚动的理由是亚努科维奇没有签署和欧盟的协议。这个理由看起来简直就是扯淡!可笑!

我请大家注意,他并未拒绝签署这份协议。他只是指出:

(此段为引述亚努科维奇发言)“我们要仔细分析,(协议里面)还有这样的内容,并不都符合我们(乌克兰)的国家利益。我们无法再提高面向居民的能源价格,因为我们的居民生活已经很苦了。我们不能做这样的事情,不能活生生的撕裂我们和俄罗斯的经济联系,因为我们合作相当广泛。我已经列举过数字:乌克兰140亿美元左右的出口,差不多50亿左右出口到俄罗斯,作为工业中间产品。换句话说,乌克兰的机械制造业完全依赖俄罗斯市场。西方不从乌克兰买任何东西,反而想立刻撕裂俄罗斯和乌克兰的贸易关系,在乌克兰推广欧洲的技术标准。感谢上帝,我们暂时还没有被强加这些标准,或许我们未来就没法感谢上帝了,那时我们最终会接受这些标准。但是,今天无论是在乌克兰,还是在俄罗斯,都没有推广这些标准。因为那意味着第二天就切断与俄罗斯的合作,工厂会停工,失业者会增加。”

我来总结一下,(亚努科维奇)说过了什么?“我不能让政策变动如此剧烈,请让我们再讨论一下吧。”他也没有拒绝签署啊,他只是请求再讨论副加文件的可能性。然后,反对派的狂欢就到来了。

那么,难道亚努科维奇没有在自己的职权范围内行事吗?他完全是按照自己的职权做事,没有做错任何事情。这只不过是反对他的那些人夺权的借口而已。这对政客来说也没什么新鲜的。但是,难道因此就能把国家搞成无政府状态吗?就可以违宪政变,武力夺权,把国家推入混乱之中吗?我想,这不可容忍。

我们的西方朋友不是第一次对乌克兰做这种事情。有的时候我有一种感觉,在大海对面的美国某地,有科学家在实验室里对老鼠做类似的实验,而完全不明白实验的后果。他们在做什么,为什么需要这么做?谁能来解释解释?完全没有任何的理由么。

我们再看看第一次“买单运动”,当时这个运动的目标是阻止亚努科维奇获得权力。为什么一定搞第三轮总统选举?这就是捣浆糊——把乌克兰的政治生活搅成了浆糊。没有一个反对派在乎宪法。你们明白吗,我们正在给大家做示范。如果有人可以违反全部规则,那么其他人也有权利违反,然后就没什么秩序可言了。这就是危险出现的原因。必须在我们的社会里建立这样的传统:遵守法律基础,遵守宪法,还有其他的法律。当然了,不是所有的时候都能做到这一点。但乌克兰眼下的状态,如同大象在餐具间跳舞,这不会带来掌声,而且非常危险。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