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闲聊上将李新良


1999年10月1日上午10时,在北京天安门广场举行了盛大的国庆50周年大阅兵。这次阅兵是新中国建立以来的第13次国庆阅兵,也被称为“世纪大阅兵”,是13次国庆阅兵中兵种最多的一次,集中展示了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特色军事变革的成果,标志着人民解放军以崭新的面貌迈向21世纪。当时陪同中央军委主席江泽民检阅人民解放军陆海空三军和武装警察部队、民兵预备役部队地面方队的,就是时任阅兵总指挥、北京军区司令员的李新良上将。

李新良,1936年11月生于山东莱阳。少年时期正值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年代,他当上了儿童团长,早早就参加了革命。1953年7月,还不到17周岁的李新良就参军入伍,很快进入南京的解放军工程兵学校学习。1956年5月从军校毕业,被分配到广州军区陆军第41军工兵营担任排长。当年10月,李新良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后又相继升为工兵营副连长、参谋。1962年6月,李新良升任第41军121师某团司令部作训股参谋。1965年1月,升任121师司令部工兵科参谋。1969年12月,升任121师司令部工兵防化科科长。李新良在工作中作风务实,凡事以身作则,在困难面前总是身先士卒,军事技术和军事素质都很过硬,很受领导信任和士兵敬服。1971年2月,他被任命为121师某团参谋长。1973年12月又被越级晋升为121师副师长。

1978年底,中央军委决策发起对越自卫还击作战。参战各部队紧急进行了动员和扩编,并调配了大批干部充实各级指挥岗位。李新良作为广州军区主力军的作战值班师副师长,被平调加强到了本军区第42军125师担任副师长。这个师不是42军的老部队,前身是广东省军区独立第1师,1968年9月才转隶42军,改称陆军第125师。战前125师的3个步兵团中,只有373团全训时间较多,374团、375团都搞了8、9年的生产劳动,拿锄头比拿枪熟练,多年没有搞过班、排、连、营的进攻和防御训练。基层军官大多是靠学政治和搞生产提拔起来的,甚至不熟悉本级指挥,军事素质和训练水平都比较一般。125师同样还具有当时中国军队普遍的问题——机构臃肿。仅以师部机关为例,就有6名副师长、4名副政委和2名副参谋长。用邓小平的话说,“打麻将都能凑好几桌”。战前,125师紧急从乙种师扩编为甲种师,补入了大量新兵和新干部。

李新良初到125师的时候,正值部队开展紧张的临战训练。他头天报到,第二天就到了实兵实弹的训练场,迅速开始熟悉情况。官兵们对这位副师长的印象是:说话不多,举止沉稳,军风纪严整,仪表威严,作风踏实,对干部要求严格,对战士态度和蔼。李新良亲自抓了训练计划的制订和落实,着重提高单兵技战术、进行从单兵到营的攻防战术训练、熟悉各种战场知识、熟悉山岳丛林地战场环境等,并组织了从班到团的战术合练和诸兵种的战场协同演练。对于各级干部,则重点提高他们的组织指挥能力、识图认路能力和临机处置能力。对于这样一支常年训练废驰、新兵和新干部众多的部队,李新良在短短一个多月的临战训练上花费了大量心血。

对越自卫还击作战发起时,42军作为广州军区的南集团主力,从水口关、布局关地域向重镇高平发展进攻。125师的任务是从水口关方向突破,首先歼灭复和地区越军,然后以一部兵力打通复和至卡林的公路,主力继续北上直取广渊,配合军区主力围歼高平地区之敌。

根据军前指的意图和师指挥所的作战方案,125师的主力团373团担任向复和侧后穿插断敌退路的重要任务,374团从复和正面实施主要突击,375团为师预备队。李新良和师副政委刘文奎在战前被加强到374团实施组织指挥。374团也是多年的生产部队,战前紧急从乙种步兵团扩编为甲种步兵团,补充了1200余名新兵和各种装备,虽然经过了临战训练,但能不能打仗谁都心里没底。在指挥该团的领导中,只有师副政委刘文奎和团政委刘庆功经历过解放战争与抗美援朝战争,有实战经验,副师长李新良、团长贾富坤则是第一次参战。大战在即,李新良和374团都面临着严峻的考验。

复和是越南的一座县城,位于水口关以西12公里处,其间交界的地区是亚热带丛林岩溶山地。除哥勘高地是土山,坡街南侧无名高地为土石山外,其余均为石山。石山的山势陡峭且多岩洞,土山和土石山树木较少而杂草丛生。该地区有两条公路:一条是3号公路,从水口关经复和向北通往广渊、高平;另一条从水口关经坡街向北到达格灵。巴望河从北向南纵切中越国界,河宽30-50米,水深3-5米,河岸陡峭,不能徒涉。河上有一座大桥连接水口关,长50多米,混凝土桥墩,钢梁桥架,木板桥面,是连接两国的重要通道。

越军将复和东南地区作为重点防御方向,在3号公路沿线地区配置了高平省队567团1营和团直属炮兵分队、复和县独立营、特工队、大弄公安营、青年冲锋队和300余名武装民军,重点防守大弄、糖厂、坡街、班盖、瞥敦、哥勘、巴脱、博德195高地等地域。越军在这一带大修防御工事,在水口关当面依托地形设置了三道防线。在土山上、村庄里构筑有土木结构工事和A字型掩蔽部,外围有2-4道环形堑壕,以交通壕和地道相连接;在石山利用天然洞穴构筑各种火力点,多数山脚构筑有堑壕;石山岩洞、公路拐弯处、隘路和山垭口等处设有高射机枪、轻重机枪和反坦克火器;独立石山、甘蔗林处设有反坦克小组;沿国界的主要道路附近设有反坦克障碍物和反步兵雷区、竹签带和铁丝网。越军因为兵力不足,在复和方向的防守并不是沿河设防,也没形成绵亘正面,而是依托能控制3号公路和周边主要道路交叉点的石山、村庄、工厂为支撑点,并以山上的岩洞和村庄、工厂的坑道、地道为骨干,结合野战工事,形成可以互相火力支援的环形防御体系。

374团的主攻方向正是复和东南面的越军重点防御方向。虽然守敌都不是越军的正规军,但战斗力却相当强劲。125师部队对此估计不足,因而在后面的战斗中吃了不少苦头。

根据复和当面的地形、敌情,李新良、刘文奎和374团领导经过分析研究,决心将主要兵力兵器配置于水口关北侧至419高地东南侧地段,强渡巴望河突破越军防御,沿203高地、大弄公安屯、坡街南侧高地、哥勘高地、195高地地域向复和县城实施主要突击,并夺占水口大桥。同时以1个加强步兵营沿那立、荣山、谷单插至325高地西北侧,夺占325高地,断敌退路,阻敌增援,并打通复和至卡林公路。在战斗部署上,以2营为主攻营,3营为助攻营,1营向敌后穿插;团侦察排配属工兵和火器分队,在炮火准备时夺占水口大桥,保住重要通道;师炮兵团(欠85加农炮营)和军区配属的炮兵第209团2营(130火箭炮)组成团炮兵群,以火力支援步兵战斗;军区独立坦克团1营渡过巴望河后,加入步兵战斗队形以火力支援步兵战斗。

1979年2月17日6时40分,125师的师、团炮兵群对边境当面的越军15个目标进行了15分钟的火力急袭。同时工兵出动,分别在马鞍山东侧、300高地东侧的越军前沿障碍物中进行320爆破开辟通路。

374团的夺桥突击队在炮火准备时迅速分成2组,在桥头东侧乘竹排渡河,仅7分钟1个排即渡过巴望河。上岸后迅速以工兵爆破开路,在距桥头还有20多米时,因炸药一时送不上来,突击队员投掷手榴弹引爆地雷冲过雷场,迅猛夺取了桥头越方检查站。随后又以2个班交替掩护,坚决向桥头西侧攻击。守卫桥头的越军被对岸炮火和突击队打得晕头转向,来不及出去炸桥即被击溃,非死即逃。突击队于6时55分夺取了水口大桥,随后剪断了炸桥的引爆电线并排除了地雷,保住了这条重要通道。

乘着炮火准备,374团2营、3营同时出动了4个步兵连,与师运动保障队一起在24号界碑南北侧的巴望河上15分钟即架设了五座竹木结构的人行便桥,同时以320爆破和迫击炮在岸边的障碍物中开辟出了五条通路。至6时57分,374团第一梯队的4连、6连、7连、9连全部渡过巴望河,立即展开向纵深发展进攻,5连、8连为团、营两级预备队随后跟进。水口大桥被迅速夺取后,军区独立坦克团1营于7时20分在炮火掩护下高速冲过水口大桥。随即沿公路前出加入步兵战斗队形,以坦克1连支援步兵7连,坦克2连支援步兵4连,坦克3连支援步兵6连进行战斗。

[原创]闲聊上将李新良

战斗开始后,第一梯队的4个步兵连初期进展都较为顺利。左翼的2营4连仅10分钟就攻上了203高地,经过搜剿全歼了守敌。6连先是歼灭了水口大桥方向沿公路向203高地逃跑的越军8名,然后攻占越军前沿阵地兴隆,继续向那潭、糖厂方向进攻。右翼的3营7连先后攻占了马鞍山和300高地,歼敌约1个排。9连迅速抢占了419高地东南侧山垭口,然后穿过坡街东侧山谷,又攻占了坡街东北侧无名高地,先后歼敌30余人,控制了坡街守敌沿公路向北逃跑的道路。

初战告捷,李新良并没有放松下来。他提醒各营干部:越军作战经验丰富,装备与我军相当,熟悉我军作战特点。士兵、甚至民兵个个都是久经战阵的老兵,不要以为前面的仗打得好、顺利,就产生轻敌思想。

4连继续向大弄方向进攻时,遭到越军火力阻击。在坦克2连支援下,攻占了大弄表面阵地。4连以为大弄越军已经跑了,便继续向糖厂推进。与此同时,6连在坦克3连支援下,攻占那潭,也从左翼扑向糖厂。当4连进至大弄北侧与糖厂之间开阔地时,越军又从大弄的地道中钻出来,利用地道和暗火力点倒打、侧击4连,使该连无法前进。而坦克2、3连已超过了步兵战斗队形,进至糖厂西侧时陷入了越军火力网,先后有6辆坦克被击伤,不得不奉命后撤。

7连在坦克1连支援下向坡街南侧无名高地攻击前进,9连则在东北侧无名高地以火力对坡街之敌实施佯攻配合7连战斗。7连在进至东连村西北侧开阔地带时,遭到瞥敦西北侧独立石山、甘蔗地和坡街南侧无名高地的越军猛烈射击,同时后方又遭瞥敦越军迂回攻击,东连地区也有部分残敌射来倒打火力,当即伤亡8人,前进受阻。坦克1连向前以火力压制阻击之敌,由于步兵未跟上,东连小股残余越军利用甘蔗地掩护,隐蔽接近以火箭筒发动袭击,先后击毁击伤3辆坦克。7连只好以一部兵力监视坡街南侧无名高地之敌,连主力回撤肃清甘蔗地和东连的残余之敌。不久,坦克1连也奉命后撤,途中又被越军反坦克小组击伤坦克1辆。

李新良和团长贾富坤等人接到战报后,判断越军利用有利地形和坚固工事固守抵抗,地形对攻击部队不利,必须逐点攻击、逐点肃清。决心重新调整战斗部署,命令4连返回大弄北侧,与6连协同,逐点逐房攻击肃清大弄之敌;令3营各攻击分队步坦结合,采取逐点攻击、逐点肃清的战术推进,并以部分兵力采取小群多路战术各个歼灭分散游击之敌。

下午战斗开始后,在返回的坦克2、3连支援下,4连从大弄北侧和东北侧,6连从大弄西北侧,同时向大弄发动进攻。这次以坦克炮、82无坐力炮、火箭筒、火焰喷射器开路,打、炸、喷、搜相结合,注意清除地道和暗火力点中的守敌,逐点逐房攻击前进。至18时,攻占了大弄大部分地区。在围攻大弄公安屯大院时,守敌退入地道顽抗。当攻击部队炸开地道并对地道內之敌喊话时,遭到守敌呼唤来的巴脱附近的越军火箭炮袭击,4、6连战斗队形被打乱,遭受了一定伤亡,一时无法解决战斗。

7连首先以小群多路,逐片清剿,肃清了甘蔗地之敌。随后各排在连火力掩护下采取交替掩护、分组跃进的方法通过了越军火力封锁区,逼近坡街南侧无名高地。营长又命令预备队8连3排加强7连攻击,9连从东北侧向坡街之敌实施夹击,坦克1连在7连战斗队形之以火力支援步兵进攻。团长贾富坤也将团100迫击炮连加强给3营,与3营炮兵一起用延伸射击的方法掩护步兵冲击。战斗打响后,3营各分队坚决攻击前进,小群多路,三面夹攻,在团、营炮兵和坦克火力支援下,于下午15时53分攻占了坡街南侧两个无名高地,歼敌约2个排,打开了通向格灵的道路。在17日的战斗中,3营勇猛攻击,共毙敌120余人,成为全师当天唯一完成攻击任务的步兵营。其中7连一路打主攻,各级干部战士奋勇争先,不愧是曾被广州军区授予荣誉称号的“硬骨头六连式连队”。

打开黄昏时,4连和6连仍未得手。鉴于天色已黑,攻击部队伤亡较大,建制已经混乱,李新良和贾富坤命令2营收拢队伍,补充弹药,准备调整部署再战;令3营在坡街诸高地构筑工事,巩固已得阵地,准备抗敌反击。然而,因电台联络中断,怎么也呼叫不到向敌后穿插的1营。几位团领导不知道对报务员发了多少次火了,可谁也没有办法。

当夜,李新良、刘文奎和贾富坤、刘庆功等人一起研究次日的作战方案。按照军区许世友司令员在战前的要求,当天就要打到复和城下。然而17日战斗中2营损失较大,还有骨头没啃下来。3营虽突破较远,攻占了坡街一线,但当面仍然有约1个营的越军在防御,374团却只有1个连的预备队了,继续进攻的兵力明显不足。1营也一直联系不上。如果向师里要援兵,真不知道师长会发多大的火。众人正在思索,师长李庭阁却主动打来了电话。李师长在电话中通报了友邻部队的战斗情况,向敌后穿插的373团在谷芳受阻,已经撤出了战斗,准备第二天在374团3营的突破口加入战斗。要求374团18日一定要把大弄、糖厂、哥勘高地拿下来。特别是哥勘高地,上面至少有1-2个连的敌人,越军567团的前指肯定在上面。最后嘱咐说:“你们不要轻敌,我们当面的敌人是我们军面对的敌军最难啃的,地形特别复杂,法国人打了8年都奈何不得。让我们生产部队啃这块骨头,是为了牵制越军主力,让我军主力部队出其不意地攻克高平省会。我们为全局做些牺牲是应该的,要有大局观念嘛。许司令已经知道情况了,马上把43军中型坦克3营调过来加强进攻,给你们2个连,一定要组织好。” 接电话的贾富坤请师长放心,18日会把3营拿上去,一定攻下哥勘高地。

接受任务后,几位师、团领导又研究了一些作战方案细节。决定在友邻373团到达坡街地区后,将43军坦克团3营的2个连分别配属给2、3营,2营继续攻打大弄公安屯和糖厂,3营向哥勘高地进攻,一定要完成师赋予的任务。

18日凌晨3时30分,374团终于沟通了与1营联系。根据军前指的命令,师指挥所命令1营改变先打325高地的任务,而是直插卡林地区,抢占有利地形,断敌退路,阻敌增援,保障军主力的侧翼安全。

18日早晨,因373团和43军坦克团3营没有按时到位,李新良和贾富坤命令将军区独立坦克团1营能参战的14辆水陆坦克编为1个战斗连。考虑到昨天战斗中坦克突出过前,步兵跟不上掩护,遭到越军攻击损失较大,因而这次战斗坦克只在步兵战斗队形内以火力进行支援。

8时许,374团2营4、6连在坦克战斗连支援下再次向大弄公安屯发起进攻。公安屯大院所以难打,是因为其设防很坚固。在外面是一圈筑有明暗火力点射孔的块石围墙,院内有法国人构筑的钢筋水泥掩蔽部及有6个进出口的、可连通阵地内各火力点和碉堡的地道。加上交通壕分别与三面石头山的洞穴、大弄村、糖厂相通,越军守不住表面阵地就钻进地道和坑道中隐蔽,中国军队冲过去后又钻出来以返射火力进行袭击。不仔细清除地道、坑道中的越军,就难以巩固已攻占地域。另外,越军占据了公安屯大院西北侧无名高地,以高射机枪火力居高临下侧击攻击部队,必须要将其拔掉。

4连分两路向公安屯大院东侧、南侧攻击,坦克战斗连在4连之后跟进以火力压制阻击之敌;6连也兵分两路,向公安屯大院西北侧和西北侧无名高地攻击前进。4、6连以3-5人编成1个爆破组,人人携带炸药包、爆破筒,并将82无坐力炮、火箭筒、火焰喷射器、轻重机枪配到各组,使各组都具有独立作战能力。在坦克和营炮兵火力掩护下,4连接近了公安屯大院。坦克炮火将院墙轰倒并射击院内之敌,4连从两侧迅速突入公安屯,与院内之敌展开了短兵相接的拉锯战。与此同时,6连分两路冲上了公安屯大院西北侧无名高地,以火焰喷射器、手榴弹、爆破筒对付山洞内的守敌,节节推进,将无名高地完全攻占。

4连与公安屯大院内的越军正在进行苦战,6连在西北侧无名高地得手后,立即从侧后向公安屯大院发起攻击。越军前后受击,再次放弃表面阵地逃入地道内。4连、6连将兵力以小群多路展开,以打、炸、喷、搜相结合,逐个房子、逐个坑道地攻击前进,先后摧毁敌地道口、火力点70余处,终于在12时30分肃清了残敌,攻占了公安屯大院。

这时,43军坦克团3营已经赶到大弄。李新良和贾富坤立即命令团预备队5连进入战斗,与4、6连协同,在坦克9连的火力支援下向糖厂之敌发起攻击。糖厂位于大弄西侧1000米左右的一个小高地上,有约1个连越军依托厂房和坚固的工事进行防守。4、5、6连迅速前进,从东西两侧夹击糖厂之敌。在团炮兵群和坦克9连的火力掩护下,突入厂区与越军展开近战。越军抵抗不住,丢下阵地四散逃跑,2营将糖厂攻占。

13时许,373团到达坡街地区与374团3营换防。随后374团3营在坦克7、8连支援下向哥勘高地发起突击。哥勘高地位于糖厂西侧约3公里,距复和县城还有5公里,由西北东南走向的4个小高地连接而成,海拔215米,长约2000余米,宽约600-700米。这个高地是复和东南侧的屏障要点,紧锁水口关至复和公路,有越军1个加强连守卫。哥勘高地以东的瞥敦西北侧有独立石山,有约1个连的越军守卫,依托山上的天然岩洞构筑了火力点,与哥勘高地越军形成相互策应,以交叉火力控制高地周围的接近地带。在公路两侧,越军利用高达2米的甘蔗林设有反坦克小组,以火箭筒等武器对沿公路开进的坦克进行游动袭击。

进攻开始后,3营8连在坦克7连支援下沿公路南侧扑向哥勘高地。前进不久即遭到哥勘高地、瞥敦西北侧独立石山和路边甘蔗地里的越军攻击,伤亡很大,坦克也损毁2辆。8连不得不分出一部分兵力与甘蔗地中的越军展开激战。3营9连向哥勘高地北侧迂回,运动途中遭到班盖南侧石山和瞥敦西北侧独立石山越军火力夹击,前进受阻,未能切断哥勘高地之敌的退路。3营7连向瞥敦西北侧独立石山攻击,遭到越军密集火力打击,几次冲击受挫。

瞥敦西北侧独立石山高约200米,位置非常特殊,其右前方不到100米是通向复和县城的3号公路,其左前方约50米处是通往谷芳、格灵的公路,正耸立在两条公路的交汇点之间。石山正面是陡峻的峭壁,能看到荆棘丛中星星点点的洞穴,山的周围环绕着大片甘蔗林。外面只有一条险路能上山顶,越军占据山上的诸多洞穴构筑火力点,一条梯形洞串通山顶,洞穴中又有地道连通。山脚建有环形堑壕,山顶和山脚都有出入洞口,并有地道与附近的糖厂、大弄村、大弄公安屯相连。依托这座石山,越军就可以同时用火力控制左右两侧的公路。因为其孤独挺立,参战部队就形象地将其称为孤山。

因为孤山威胁太大,3营营长调整部署,命令9连抽出1个排协助7连先打下孤山,9连其余人员在8连侧翼清剿甘蔗地里的越军,全力保障8连翼侧安全;坦克8连前出支援3营8连方向的战斗。为加快进攻速度,李新良命令师反坦克预备队85加农炮2连在瞥敦南侧展开,以火力摧毁孤山火力点,支援步兵战斗。

14时,7连副连长率2排加强1班从西侧、3排从西南侧向孤山再次发起攻击。2排和1班分组跃进,以82无坐力炮、火箭筒先后消灭越军4个火力点,勇猛攻至山脚。9连1个排经瞥敦向孤山接近时,遭到山上和甘蔗地的越军火力封锁,无法前进,遂以火力支援7连战斗。连主力杀入甘蔗地搜歼游击之敌,以小群多路与越军斗智斗勇。7连2排在攻击中发现孤山东南侧山背有一个坑道口,与延伸至公路的堑壕相连,有越军进进出出,袭击公路上的坦克和374团步兵。副连长即令火箭筒手向坑道口发射3枚火箭弹,并令5班前出夺取坑道口,其他各班迅速向山脚堑壕冲击。壕内的越军见势不妙,转身向孤山北侧甘蔗地逃跑,被2排击毙8名。占领坑道口和堑壕后,副连长命令1、5班在壕内以火力掩护,4班向山上攀登,首先歼灭东北侧半山腰山洞之敌,尔后夺占制高点,由上往下打。4班向上攀登搜索到山顶洞口时又毙敌2名,并向洞内连续投掷了几束手榴弹和一个炸药包,巨大的爆炸声震耳欲聋,也不知炸死了多少越军。然而因为步坦协同不好,2排遭到坦克向孤山射击的火力封锁。虽然三次显示红黄联络旗,但都未与坦克联络上,为避免误伤,最后只好又从山上撤下,以致功败垂成。7连1、3排向孤山接近时遭到山上和甘蔗地越军火力压制,进展迟缓。

坦克8连进入战斗后,在无步兵掩护的情况下,沿哥勘高地东北侧前进,不顾越军左右火力夹击,各车交替掩护,逐段向前跃进。为增强突击力量,团指挥所命令2营4连从糖厂西北侧向哥勘高地攻击,协同3营迅速攻占该高地。15时15分,3营8连歼灭了甘蔗地之敌,艰苦推进至哥勘高地东侧和南侧占领了冲击出发地区。随后在团炮兵群火力掩护下,8连3排向哥勘高地发起冲击。坦克7连在高地东南侧、坦克8连在高地东北侧,原地以火力支援步兵进攻。因越军火力猛烈,8连3排伤亡较大,攻击受挫。营长随即调整部署,以1排担任主攻,在5辆坦克支援下从高地南侧出击;2、3排经组织后担任助攻,由3辆坦克支援从高地东侧出击。

15时50分,师、团4个炮兵营向哥勘高地进行了5分钟炮火急袭,炮火延伸后总攻开始。1排很快攻下一个山头,然后以火力压制主峰之敌,掩护2、3排逐次跃进。为加快进攻速度,1排步兵搭乘坦克,每辆3-4人,向主峰发起高速冲击。这种战法类似于二战时期苏联红军在十大打击中使用的“坦克骑兵”战术,步兵携带冲锋枪和手榴弹搭乘坦克高速突进,毫无防护,死亡率极高,然而一旦突破敌军防线就能够迅速扩展战果,威力也极大。坦克7、8连抵近高地以高射机枪压制堑壕之敌火力,搭乘坦克的步兵用手榴弹、冲锋枪消灭附近隐蔽偷袭的越军反坦克手。果然冲击迅猛,仅用了5分钟,3营8连和坦克7、8连就攻占了哥勘高地主峰,毙敌26名,残敌100余人逃向复和县城方向。

因7连和9连进攻孤山仍未得手,伤亡很大。营长遂将7连、9连撤下,全部进至哥勘高地,转入防御和巩固阵地。晚19时,1营插到了卡林地区,随后占领要点,断敌退路,阻敌增援。

18日的战斗打得非常激烈残酷,374团虽完成了攻击任务,但2、3营和坦克损失都很大。李新良命令各营迅速构筑工事,防敌夜袭,并抓紧时间休整补充。当夜23时50分,团指挥所也前移到了哥勘高地。

然而总攻已经开始2天,125师却进展缓慢,迟迟拿不下复和,打不通公路,还有部队表现不好,这真叫许世友火冒三丈。他不听向仲华政委主张使用军区预备队54军162师换下125师的建议,发下严令:“让李师长带一个团,亲自打到复和去,不准回来!” 根据许世友的指示,18日16时48分,广州军区前指向125师下达命令:“命令125师李师长亲自带一个团迅速迂回到复和以北,从侧后攻歼复和之敌,正面配合。”

接到军区前指命令后,李庭阁师长立即调整部署,决定自己亲率师前指和师预备队375团连夜沿公路向复和县城攻击前进,歼灭复和地区之敌后,向广渊方向发展进攻;令374团以1个营的兵力沿巴脱、195高地向复和进攻,首先歼灭巴脱、195高地之敌,尔后配合375团围歼复和之敌;373团以1个营的兵力向班某、格灵方向攻击,保障375团翼侧安全,团主力为师预备队,准备在复和地区进入战斗,向广渊方向发展进攻;43军坦克团3营于19日拂晓进至复和附近支援375团战斗。

李新良和贾富坤接到师指挥所命令后,立即和其他领导连夜进行了研究。1营远在卡林,此时指望不上;2营只有4连在前边,5、6连还在大弄地区肃清残敌;现在仅3营在手边,该营已连续作战,任务完成得比较好,打得也很疲劳。然而军情如火,能打的部队就要当刀尖使。决心已定后,贾富坤立即打电话给3营的营长和教导员,命令他们迅速收拢部队,在哥勘高地东北侧的公路边集结。随即又命令2营营部率6连继续在坡街、大弄和糖厂地域肃清残敌,5连进至哥勘高地接替3营任务,4连准备支援375团战斗。布置完毕后,李新良、刘文奎和几位团领导也赶到了公路上。贾富坤首先向3营干部交代了任务,命令3营连夜攻占195高地和巴脱地域,迅速歼灭该地域之敌,保障375团的翼侧安全,配合该团歼灭复和县城之敌。接着李新良表扬了3营仗打得好、任务完成得好、能连续作战的优良战斗作风。然后明白地告诉营长和教导员,全师打得不顺利,进展缓慢,现在只有374团从正面打得较好。军区许世友司令员已经严令125师必须连夜攻占复和县城,并指定师主要领导带领预备队375团上去。最后他异常严肃对营长和教导员说:“在这样复杂地形条件下,越军以连、排、班,甚至战斗小组为单位,依托熟悉地形,在要点构筑隐蔽工事,甘蔗地里都挖地道,用火力对我层层阻击,企图大量消耗我有生力量。部队沿公路突击,战斗当然会很激烈很复杂,又要在4-5个小时完成任务,是很艰巨的。”他停了一下,突然一字句地说道:“195高地。拿下它,守住它,不管付出多大代价,直到新的命令。明白吗?!” 营长、教导员凛然立正,齐声回答:“明白。保证完成任务!”

19日凌晨2时,借着夜色掩护,3营尾随375团之后,沿公路向复和县城方向秘密开进。5时30分进至巴脱南侧,接近了博德北侧的195高地,并未被越军发觉。195高地位于复和县城东北侧约2500米处,其南面为3座土山,其他三面石山环抱,有两道山谷向北通向格灵,前沿地势平坦,以火力可直接控制巴脱、复和公路。李新良、贾富坤等人率团指挥所也随后赶到,在3营指挥所旁边开设,距离前沿仅1000米。他们立即召集了各营、连干部开会,区分了任务,组织了战斗协同。决定以9连为主攻,切入巴脱和195高地之间,向195高地西侧攻击;8连向195高地南侧无名高地攻击;7连以1个排搜索巴脱越军兵营,并占领巴脱南侧高地,连主力为营预备队;炮兵连在博德南侧占领发射阵地,随时准备以火力支援步兵战斗;营指挥所和火力队在博德北侧指挥战斗。

早晨6时30分战斗打响,8连仅用30分钟就拿下了195高地西南侧无名高地,然后将重机枪运上高地,以火力压制195高地越军,连主力继续向195高地进攻。9连运动至巴脱和195高地之间,被越军火力所阻,双方形成对峙。在8连的支援下,9连以3排从195高地东北侧攻击,2排进至195高地北侧切断了守敌退路,1排从西侧向守敌发动连续进攻,于7时30分夺占了195高地。附近有越军一个炮兵阵地,9连迅速向敌接近,越军无法开炮还击,随即逃跑,9连一举歼灭了越军一个76加农炮分队。7连1排也攻占了巴脱南侧高地,捣毁了越军兵营。8连指导员发现195高地西南侧有越军在逃跑,立即组织火力将其全部歼灭。战至11时45分,374团3营攻占了巴脱和195高地一线,毙敌37人,缴获76加农炮2门、牵引车2辆及武器弹药一批。

然而,师前指率375团在夜袭攻占复和县城后,继续向歌新方向攻击前进。在哥新北侧遭到越军火力阻击,前进受阻。因地形不利,375团指挥所连续遭到越军炮击,团长、政委负伤。后来又传出师前指和375团遭到越军包围,“十万火急”的消息。师基本指挥所接报后非常着急,立即越级指挥374团4连搭乘43军坦克团3营坦克前往哥新驰援。并命令374团直属分队编成混合突击队,由团长贾富坤亲自指挥,前出救援师前指和375团。李新良闻讯后,果断命令7连先行出发救援,主力随后跟进。随后在与团领导及3营指挥员分析战况时,觉得情况严重,如贸然前出,一旦越军反击,全局将陷于被动。于是改变决定,继续坚守已占制高点,对复和与格灵两个方向设防,防止被越军切断375团和师前指的后路,并控制巴脱通向复和的公路,为军区预备队54军162师进入战斗创造条件。

4连搭乘坦克先行驰援,在接近复和县城时遭到潜藏在公路两侧甘蔗地中的越军火力袭击,几经苦战,4连大部伤亡。43军坦克团3营在军区独立坦克团朱富钧团长指挥下高速冲过复和县城,因与坦克引导组失去联络,以致在冲击过程中没有发现在哥新一带与敌对峙的师前指和375团部队。一直冲到复和西北约8公里的弄哥一带时,遭到越军反坦克火力围攻。后坦克纵队经顽强奋战脱险返回,朱富钧团长却重伤后牺牲。

7连出发后迅速沿公路前进,穿过复和县城,进至哥新地区的一个洼地内找到了师前指。先前的师前指和375团被越军包围的消息属于误报,375团部队已逐步收拢到哥新,稳定了防御。当时李庭阁师长高兴地说:“在危急时刻,你们硬骨头7连是第一个到达的增援部队,了不起!”当即宣布给7连记三等功一次,并命令其担任师部的外围战斗警戒连队。

因125师进展受阻,19日下午,许世友终于命令军区预备队54军162师接替125师攻打复和、广渊的任务。162师远道而来,未及休整就迅速投入战斗。19日16时40分,162师前锋484团已进至巴脱地区,李新良等人终于松了一口气。

按照军区前指的命令,125师随后以375团继续向弄哥方向攻击前进,配合124师、162师歼灭广渊之敌,打通广渊至复和公路;373团进至东溪和4号公路一带担任卡林到魁南50多公里间的护路任务;374团担任水口关至复和县城间的哥勘高地、巴脱、谷芳西侧高地、班模附近地域的清剿残敌和护路任务。

在复和地区进攻战斗中,李新良、刘文奎、贾富坤、刘庆功等人率374团连续战斗50小时,突入越军纵深8公里,歼灭越军大弄公安营3个连大部及部分武装民军。共毙敌434人,俘敌1人,缴获各种火炮8门、轻重机枪25挺、火箭筒27具、其他枪支58支、电台5部,以及弹药、物资一批,击毁敌汽车2辆。

125师这支生产部队,在这次对越作战中啃上了42军当面最硬的骨头,确确实实是经历了一次血与火的考验。

在后期清剿战斗的过程中,374团3营又打了一场硬仗。2月21日,3营移防到了谷芳西侧无名高地。这里对于中国军队是块不祥之地,先前373团要穿插复和侧后,就是被谷芳越军所阻,铩羽而归,还惹得许世友大怒。后来162师486团2营再打谷芳,遭到越军游击战袭扰,立脚不住,也退了出来。现在谷芳越军已退缩到了北侧的格灵地区,3营才得以进占此地。

22日,3营奉命进至班模地区清剿。先头8连识图不准,越过班模,一直走到了格灵附近。这里四周都是石头山谷,地形非常不利,结果8连遭到了越军突然袭击。格灵守敌有1个多营,又加上了谷芳的退缩之敌,兵力较强。先前373团穿插的时候,就使用该团5连抢占格灵以东要点,保障团主力穿插的侧翼安全。不料373团在谷芳受阻,5连顿成孤军,遭到格灵越军1个加强营的围攻,伤亡近半,经过2天3夜苦战才好不容易撤回。这次8连也遇了险,被越军压在山谷中难以动弹。3营迅速组织兵力火力救援,好不容易才把8连救出来。

23日,3营二打格灵。因主攻的9连带队干部判断失误,以致遭到越军火力围攻,又被困在山谷中,伤亡较大。3营多次组织兵力火力救援,直到天黑后才把9连撤出来。

25日第三次打格灵,李新良和贾富坤亲自组织,把1营也调上来,并以团炮兵群予以火力支援,确定了炮火护送、步兵接力攻占、分割歼敌的战法。这次打得比较顺利,1营从西侧进攻牵制越军火力,3营从东侧夺取越军制高点。8连奋力向制高点480高地攀登,营长也登上一座较高的石峰,指挥团炮兵群以火力覆盖守敌。李新良不顾危险,带着一名警卫员就到了3营指挥所督战,以实际行动鼓舞了官兵的斗志。8连经过3个小时艰苦攀登,连续翻越3座高山,终于夺取了480高地主峰,割裂了越军防御体系。李新良命令3营乘胜前进,连夜向格灵东北侧诸高地发展进攻。经过夜间的连续攻击,格灵地区越军惧中国军队的夜战围歼,遂化整为零,作鸟兽散。3营缴获了越军丢弃的大批武器弹药和物资,胜利结束了三打格灵的战斗,终于为兄弟部队报了一箭之仇。

在接到撤军回国的命令后,李新良和贾富坤等人精心组织,指挥374团各营交替掩护,分段撤退,于3月15日全部安全撤回了广西龙州境内。

1979年4月,由42军负责组建广西军区边防5师,李新良调任该师副师长。因在对越自卫还击作战中指挥得当,表现出色,1980年3月,李新良被选送到北京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学院(国防大学的前身)基本系学习。1981年7月,李新良从军事学院毕业,回到边防5师升为师长。

1983年5月,47岁的李新良越级晋升为广西军区司令员。1986年9月至12月,又进入国防大学国防研究系学习。1987年11月,当选为中共十三届中央委员。

1988年2月,李新良升任广州军区副司令员。在当时的广州军区领导班子中,李新良是最年轻的一位,军区司令员张万年就很赏识他的才干。1988年9月,解放军恢复军衔制,李新良被授予少将军衔。

1993年7月,李新良晋升为中将军衔。12月,升任沈阳军区政治委员。

1995年9月,李新良被任命为沈阳军区司令员。1997年10月,沈阳军区举行了大规模的陆空联合作战演习,李新良担任演习总指挥,给了军委首长以深刻的印象。之后仅一个月,李新良就奉调入京,出任北京军区司令员。

1998年3月,李新良晋升为上将军衔。

1999年10月1日,李新良作为国庆50周年大阅兵的总指挥,陪同军委主席江泽民检阅了参加阅兵的各军、兵种部队,达到了其军旅生涯的辉煌顶峰。阅兵结束后,中央军委对受阅部队颁发了嘉奖令。

2002年1月,李新良卸下了北京军区司令员的职务。年满65周岁的李新良根据既定的军队领导人更替制度,光荣退休。晚年,李新良仍在为保障老年人权益四处奔走,显出了革命老军人的一颗拳拳之心。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