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面对艳遇,我不得不拒绝![情感征文]

点击查看更多参赛帖文

点击查看更多参赛帖文

有人说:比例占百分之九十以上心理成熟而又生理正常的男人都不会拒绝艳遇,甚至,他们常常是渴望这种事情能够快点发生。对此观点,我不想反驳,也不想认同。只想说,当这种“好事”真正降临到我身边的时候,我不得不选择拒绝!

是年夏天,我由位于美国洛杉矶的公司总部直飞香港,转道前往深圳、东莞和顺德等地,代表供职的美国公司落实一批备战圣诞节的采购订单。当满载着我和其他旅客的喷射快船抵达深圳的福永码头时,我一眼就看到了前来接船的、刚从北京某央企离休的刘总。

在与刘总简单而礼貌地寒暄了几句之后,他便热情地将我介绍给了陪同他前来接船的几位朋友:香港(深圳)XXX家具集团的陈董事长,该公司负责国际贸易的赖部长,以及陈董事长的合作伙伴兼好友——朱小姐。

不知为何,就在朱小姐把她那修整有型的白皙小手主动伸向我、与我紧紧相握的那一瞬间,我便在心里不自觉地荡起了一丝不安分的涟漪。是正在春风得意的我开始温饱思淫欲了?还是她那热辣辣的眼神具有太强的诱惑力了?一时间,我很难理清,总之,在这第一面之后,她的音容笑貌便已经深深地刻画在我的脑海之间。

与刘总俩人坐上自己公司的别克商务车之后,身为后辈的我便主动地向刘总汇报起此行的主要工作任务来。通过前面几次在北京和洛杉矶等地的接触,我已经大概知道了这个老头的背景深厚,也知道他之所以成为我们大老板的座上宾,是因为在我们国内集团发展的生死攸关时刻,他曾鼎力扶持和帮助过我们。

“小海呀,这位陈董事长呢,是我的一个学生,他的公司是在香港注册的,专业生产各类民用和办公家具,企业实力和规模都还不错,我想,通过你和你的团队帮助,他们公司会成为你们一个优秀的供货企业的。我呢,现在已经退了,所以,他就请我过来给他集团当一个顾问。哈哈哈哈….”

“我的意见呢,你刚下飞机又坐了几个小时的轮船,这十几个小时的折腾太辛苦啦。所以,今天就不要去其他工厂啦,我陪你先到小陈的那个厂里看一看,给他们指点指点,然后,大家再一起讨论讨论。晚上嘛,他想请你吃顿便饭、给你洗洗尘,也算是尽一下地主之谊吧。我想,我的这个安排你不会有什么意见吧。哈哈哈哈……”

“是、是,刘老安排得好,您费心啦。谢谢、谢谢!”

就在我关注着那辆行驶在我们车头前方的陈董的新款7系宝马的尾部设计之时,坐在一侧的刘老爷子已经开始给我“上眼药”了。他要表达的意思很明白,那就是:只要有一点可能,就在订单上向陈董所有的这家我一点都不了解的企业倾斜一点。对此,我不能拒绝,也不敢拒绝,只好先顺着他的话敷衍,然后再做计较。

来到陈董的工厂,我便按照例行的考察程序有条不紊地忙碌了起来。先是察看车间各工序的生产流水线,再到展厅检验有兴趣的产品,最后,才来到陈董那豪华气派的大办公室里,坐下来一边吹着空调、一边品评他叫人沏好的极品冻顶乌龙、听刘老爷子传授茶道。

刚才在车间考察的整个过程中,一长之主的陈董并没有陪同我,而是陪着刘老提前到办公室叙谈去了。倒是那位朱小姐一步不离左右地总跟在我身边殷勤,在详细讲解企业产品流程的同时,还时不时就会给热得满头大汗的我递上来一块香味四溢的面巾纸,在我那越来越脆弱的心上轻轻敲击上那么几下,让它荡漾不止……

工作过程中,通过和这位朱小姐的对话,我才了解到:她并不是陈董这家企业的员工或股东,而是他们的一位五金供应商。今天,就是特意赶过来接待我这位美国公司代表的……

这让我有点感动,同时,也产生了一点戒备之心!

晚宴的接待规格非常高,不说酒菜,但就陈董预定的那间位于这家大酒店顶层的VIP包房就可以称得上极尽豪华,它除了中间一个空间开阔、装饰华丽的正厅之外,围绕着这间正厅之外还设有半封闭的舞室、棋牌室、影视室、茶室、卫生间等等大小五、六个副厅。坦白地说,这是见闻并不算孤陋的我第一次见识到这种阵仗。

接风宴开席后,一桌五男三女便围着我这个主宾开始了各种话题和各种攻势,当然,那位“无意间”被安排到我身边的朱小姐更是开始施展起了她全套的劝酒功力,对我频频发起进攻。

好在兄弟我十多年的功夫历练下来、还算有点酒量。但即使是这样,在“五粮液”和“XO”二种酒水的混合轰击下,二十几个小时都没有休息的我还是有点怯战了。

看到我确实是不能再喝了,于是,下一个节目便拉开了帷幕:音乐缓缓响起,朱小姐扭摆着她那魔鬼般的身段,随风摆柳般走上前来,邀请我与她跳第一支舞。

不巧的是,我并不善长跳舞,而且,在酒精的作用下我心中亦在不停地反胃,于是,便站起身礼貌地婉拒了这位美人的盛情。见我确实有所不支,并非是故意拒绝,善解人意的朱小姐并没有强我所难,而是转而邀请起了坐在我上首贵宾位置上的刘老。

刘老和朱小姐二人去了那间半封闭的舞室,另外二对男女在大厅中随着陈董的歌声捉对起舞。

听着惑人的舞曲,依旧坐在桌前的我赶紧自行做起脑部按摩来。这时候,我深知自己不能醉倒、更不能吐酒出丑,因为我不仅代表着公司的形象,还代表着我这个总采买的个人形象。还好,当这第一支舞曲结束时,唱歌、跳舞的大家都重新落座之时,我基本上已经调整好了自己,甚至是可以再小口地和别人喝上几杯了。

很快,第二支舞曲再次响起,朱小姐款款地站起身,在用那双会说话的眼睛含情脉脉地望向我的同时,再次把她那玉笋一般的小手伸向了我。这一次,在实在没有其他理由好讲的情况下,我只好硬着头皮接受了她的邀请,站起身来,任由她牵着手走向那间半封闭式的舞室之中。

随着音乐的旋律,朱小姐与我面对面贴身而偎,既不主动也不生分的她与我之间保持着不离不弃、时不时双方身体还会碰撞、摩擦一下的距离。在舞曲飘荡间,她把那成熟女人的特殊气息不停地注入我那神情已经开始迷离的大脑之中。期间,我不得不侧过脸大口地呼吸和调节自己的心绪,借以舒缓自己腔内那正在慢慢燃起的躁动。

“海总,我想叫你海哥,你不介意吧?”

“没问题呀。”

“海哥,你人真好!”

“……”

我去,我都不知道自己那里对她好了,我晕。但是,听着一个美丽女人对自己的夸奖,我那虚荣的心里还是十分受用的。于是,没再多说什么,只是任由朱小妹(不是朱小姐啦)慢慢收紧了她那抱拥着我的双臂、把脸庞轻轻依靠在我的胸膛上。

“海哥,那位北京的刘总以前是干什么的?我注意到你们对他都很尊重。”

“你说刘总裁呀,那可是一位德高望重的成功人士,他离休前是北京中国XX集团(央企)的副总裁,是中国XX行业的领军人物,还写过很多专著。他,也是我的老师。”

“噢,那他可能是喝多了。”

“没有呀,他年纪大了,大家都尊重他,不敢多给他劝酒,我就坐在他的身边,我一直都看着:他一共就喝了二小杯的白酒呀。”

“哦,那刚才他对我说的那番话,我还以为他说的是酒话呢。”朱小姐小声地咕哝着。

“他说什么啦?”被这女人满身的香气、柔弱的软语以及那似隐似现的暗示已经搞得头脑迷迷糊糊、无法集中思维的我不知她接下来要说的话深浅,于是,顺着她的话头问了这么一句。

“他、他刚才跳舞的时候,突然、突然抱住了我,然后还说:让我今天晚上去酒店——陪他!”没想到,朱小姐接着居然说出了这么一句让我感到十分震惊的话来。当即,就把我惊得停下了本就凌乱的舞步。

“不、不会吧……”

“海哥,你是不是不相信我说的话?认为我在说谎、污蔑刘总呢?”朱小姐的眼圈有点泛红,抬起头楚楚动人地望着我。

“不、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在想,刘总可能真的是喝醉了吧?有的人酒量就是小,一喝就醉。”

“海哥,你不要再宽慰我了,其实我都懂。我想,你能不能帮小妹一个忙?我心里实在害怕,可我又不能得罪刘总,因为陈董一直都在帮助我,刘总又是他最尊重的人……,我想,今天晚上只有你能帮上我了……”

“我帮你?怎么帮你呢?”我有点晕了,难不成,让我借着采购代表的身份去跟刘老头翻脸不成?打架我在行,可这不是打架能解决的事情呀……

“待会结束的时候,你就说让我坐你的车,顺路送我回家,好不好?”

“……,好——吧。”

……

接风晚宴圆满结束。

乘坐电梯来到楼下大厅的时候,我和刘总、陈董三人如好友一般叙谈着。这时候,我特别注意到:身边的这位刘老头,时不时就会用他那双浑浊的老色眼对着走在我们身边陪笑、表情有点怯怯的朱小姐瞅上一眼。也就是看到他的这种表情,我内心潜伏着的正义感陡然升腾了起来,决定仗义地扛起这件事来。

主意打定,我脱口向朱小姐问道:“朱小姐,你住在哪呀?”

“噢。海总,我家就住在香蜜湖边上,和你住的那家酒店距离不太远。”

“哦,这么巧,我们顺路,那就用我的车送你回家吧?”

“好呀,谢谢海总。那个,不、不麻烦你吧?”朱小姐怯怯地看了看满脸鼓励神情的陈董,又看了看脸色突然就变得不好看的刘总。她犹豫着等待我肯定的回答。

“麻烦什么,也就是举手之劳,上车吧。”

就这样,我和刘总、陈董等人分开,与朱小姐坐上了自己公司那辆前往酒店的别克商务车。一路上,望着车外霓虹闪烁的街区,朱小姐和我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用她那只柔若无骨的小手紧紧地扣着我的大手,既好像在回报我的仗义出手,又好似在缓解着自己内心的紧张一般。

本以为此事就这么圆满地解决了,没想到,下面的情况发展得更加复杂!

汽车到了那家五星级的酒店门口,从司机手里接过房卡,站在车推拉门前、把拉杆箱交给门童的我正准备吩咐司机把朱小姐送到她指定的地方时,就见这位朱小姐突然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一猫腰便灵巧地跳到了我的面前。

“海哥,我肚子痛,想上去借用一下你的洗手间。”

“……”

来到房间里,给完行李生小费,我虚掩上房门,将朱小姐请进了卫生间,然后,还很绅士地帮她带紧了卫生间她匆忙间并未关紧的房门。随后,走进房间内侧,在行李架上摆好了拉杆箱,打开了电视,用遥控器调节到凤凰卫视电影台,走到靠近窗帘边的圈椅上坐了下来。

经历了十五个小时的空中飞行和二个多小时的海上颠簸,又在陈董的工厂耽搁了小半天的时间,再加上晚上这顿耗时三个多小时、喝了一肚子酒的晚宴,此时,我确实是疲劳到了极点。眼睛看着电视里的港台片不多一会的时间,人就晕晕乎乎地睡去了。

隐隐约约间不知过了多久,我好似听到“卡塔”一声响起、似有人锁上了房门。当时,神志处于半梦半醒之间的我就以为,是朱小姐处理完了个人事情,又看到我睡着,于是,便关上房门走了。

可是,很快我就意识到自己的推断不对,因为,我感觉到有人正在用一个温度适中的柔软小方巾轻轻地给我擦拭着面庞,于是,我头脑当即就大了起来,人虽然还在闭着眼睛装睡,那全身却已经僵硬了起来,既不敢开口拒绝对方,又饥渴忍耐。当然,也猜测着朱小姐下一步将要采取的动作。

给我洗完脸之后,接着,我发现她居然又开始解起我的皮鞋的鞋带来了,然后,不顾我那双蒙了十几个小时的脚部散发出的味道,用一条毛巾给我双脚仔仔细细地擦拭了起来。这一下,我更加地紧张了,那本来就怕痒的毛病在紧张的状态下显得更加严重,忍耐间只好不断扭动着自己的身体,像一只热锅里的螃蟹般苦苦挣扎。

终于,她帮我擦完了脚,踩着轻微的脚步向着卫生间方向走去。

这时候,我偷偷睁开一只眼向着她所在的方向望去:结果,我又是大吃一惊——她没有穿衣服,只是用浴巾裹住了自己身体的中间的部分,那裸露的肩膀和光溜溜的小腿充满着诱惑向我心头猛地撞击而来!

这一下,我再也克制不住自己那不停翻涌的激情了,就感到头脑间一木、喉头间一涌,就好似要将刚吃的酒菜都要倾吐出来。于是,我努力克制住,起身快步冲向了放在书桌旁的那只垃圾桶。半跪在那里,大口地吐了起来。

在朱小姐的搀扶下,我来到卫生间,将胃中残留的东西又一次吐了个干干净净。在漱完口,返身走到大床边之后,我一下子就扑倒在了柔软的被褥上,昏沉沉地睡去了。

不知是什么时间,口渴难耐的我再次醒来,迷迷糊糊中发现:开着昏暗夜灯的房间里已经就剩下我一个人了。突然,我发现躺在被窝里的自己仅仅是只穿着底裤,其他的衣服都被整整齐齐地摆放在不远处的那只圈椅上。

我坚信自己没有失身,但也想不起来究竟是不是自己脱掉的衣服。按照当时的状况,自己脱掉衣服不是没有可能,但要让我整整齐齐地摆放好那就有点夸张了……

这一觉一直睡到第二天上午十点多,我才很不情愿地起床。

打开窗帘,让阳光照射进房间时,我看到圈椅前的茶几上摆着一张便签,拿起一看,上面用很娟秀的楷体写着一行字:是你太正直,还是我缺少魅力????

对于朱小姐的疑问,我想先回答她的第二句:那就是,你,绝对不缺少魅力,甚至可以说就是正好我所喜欢的那种款型。只是,你在一个错误的时间、用一种错误的方式,对我展开了一场错误的攻势。这让我不能也不愿更不敢接受你。

说我正直,那绝对是太高看我了,因为,我就是一个亦正亦邪的俗人。

说到那天之所以没有发生任何事故,我个人的事后总结是:

1、身为一个商务人士,我很戒备她的这种色诱方式,不管她的动机如何,因为,这之中都可能隐藏着巨大的危机;

2、海嫂的管理历来严格,惧内的我不敢给自己招惹麻烦;

3、我那天的身体状况极度不佳,这也阻碍了我可能发生的冲动;

4、各位自己去分析吧……注:以上叙述绝对真实,只是隐去了真实的人物信息及时间地点。相信的朋友,请不要对号入座,不相信的人,那就随你便吧……

为了生存和正义,他们与奸猾的西洋商人拼命抗争。

为了国仇和家恨,他们与东洋日倭周旋并血战到底。

在旧社会,官场黑暗、尔虞我诈、国家羸弱、民不聊生。

有人乐善好施,有人奸猾吝啬,

有人欺男霸女,有人斩妖除魔,

有振兴祖业的,也有好色吸毒败家的……

而天道轮回,冥冥之中自有定数……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size=10.5]

----------------------------------------------------------------------------------------------

古人云问世间情为何物

直教人生死相许,今人云世上哪有真情在 有一块赚一块。随着国民在感情问题上越来越开放,网上的相关话题也越来越多,比如:处女情结;是嫁给人还是嫁给房;老外爱嫁/娶中国人;螺钉与螺母的故事;小三的社会价值;中国性开放程度已超美日。。。等等。对于类似的话题,你或你身边的人有没有过亲身经历?对于类似的观点,你有没有自己的见解?来发帖说说你(或你身边的人)的故事/阐明你的观点吧。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一等奖一名

Stanley经典便携酒壶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二等奖3名

龙牙第二代户外战术腰带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三等奖5名

铁血定制变色马克杯

本文内容于 2014/3/17 11:55:03 被小编I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