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以正常的心态看待伊斯兰世界

tobafan

在中国这样一个有悠久无神论传统的社会中谈论宗教,走偏是正常的。我们根本无法理解在一个宗教化程度很深的社会中,人们是如何看待世界,如何看待命运的。

从我个人来说,可以划出几条基本的认识来。

1、一神三教(犹太、泛基督、伊斯兰)从本质上都不宽容,都有极端化倾向。这是由它们的教理所决定的,没有转圜余地。犹太人自从两千年前被灭国后,流浪世界,人口少,力量小,自然就形成了一套居于幕后控制世界的体系。而基督教和伊斯兰教则更倾向于用武力来扩张,征服异教,具有更具攻击性的表象。同时,出于扩张的需要,它们会显得较为宽容,以降低在被征服地区的控制成本。这是状态A。

2、当它们遭遇外在压力无法扩张,甚至被慢慢压缩,但尚有生存空间的时候,就会强力收紧,极端保守,以维护自己的核心价值观不会被外来观念淹没。这是状态B。

3、当外来力量强大到超过阈值,形成具备毁灭性、颠覆性力量的时候,它们就会寻求自我改变,以适应新的形势。这是状态C。

这三个状态可以随着外在压力的不同而相互转化。

拿基督教来说,当伊斯兰教在中东兴起,强力扩张的时候,不断压缩原先属于基督教的势力范围。这是基督教最保守、最黑暗的时代。宗教裁判所最先在西班牙产生,就是用于清除原先半岛上的伊斯兰教信徒。他们的疯狂甚至到了难以置信的程度。做为抵抗伊斯兰势力的桥头堡,君士坦丁堡顽强屹立在东方,保护了身后整个欧洲的基督教文化。但君士坦丁堡在陷落前,遭受的最大浩劫不是来自伊斯兰帝国,而是来自自己的兄弟、天主教欧洲的十字军。

在那个时代,无论在西班牙还是在中东,伊斯兰帝国都实行开明宽容的宗教政策,基督徒可以保有自己的信仰,只需交纳比穆斯林更多的税。而当基督教光复西班牙及攻入耶路撒冷的时候,伊斯兰教徒只有三种选择:死、改、走。

但是,一个重大的事件改变了这一切。

蒙古崛起了。

个人认为,蒙古在历史上的最大作用是打通东西方,让东方,以中国为主体的无神论(多神论)文明第一次直面西方被一神三教统治了千年的世界。这是个无比强烈的震撼。

在基督教的观念中,信众是上帝的选民,是世上最幸福的人,不信主的人是悲惨可鄙的。他们根本无法想象,在遥远的东方,有数量庞大的人群根本不信上帝,但过的日子远比他们好,文化更先进,力量更强大。

这就是超过阈值的力量。

无论是宗教改革、文艺复兴还是启蒙运动,都是在这种压倒性的力量之下启动的。现在我们去看启蒙运动时那些大师们的言论,还能看到他们对东方那个国度的向往。他们不是笨蛋,东方文化中人文主义的光芒远远超过枯坐静等世界末日的天主教黑幕。

正是基督教世界的自我改变,加上地理、政治的因素,触发了人类历史上最大的一次科技革命,最终形成了现代社会。

现在基督教世界的宽容,源自它们强势。但我们也可以看到,当伊斯兰势力渗透进欧洲,并逐渐成长后,欧洲最近明显感受到了压力,有向状态B转化的趋势,趋于保守。

再说伊斯兰教。

前面说过,当伊斯兰势力处于上升期的时候,他们是宽容的。但当欧洲崛起后,很快就形成了一种压倒性的力量,反击伊斯兰势力。直到20世纪早期,阿拉伯世界已是一片混乱,世俗化开始在各处流行。阿拉伯世界意识到自己必须改变,否则无法继续生存。

石油的大规模应用改变了形势。

阿拉伯国家意识到,自己并非一定要变,因为西方需要自己手中的资源。

阿拉伯石油输出国家组织OAPEC成立于1967年,并在1973年引爆了第一次石油危机。拿着手中的资源对西方说:想要这个,就和我们谈谈。

请注意,伊斯兰革命爆发于之后的1979年,从此有了第一个从西化回到伊斯兰化的中东国家。阿拉伯世界开始从自我改变转向保守。

只要西方仍然居于强势(需要),或者阿拉伯世界依然把握着资源命脉(基础),伊斯兰教的保守性就不会改变。

回到中国。

在中国,如果出现一个政教合一的政权,将是中华民族的灭顶之灾。满清入关后,汉族士子一直有些离心离德,但太平天国一起,这些士子纷纷和政府站在一起。因为太平天国要建立的,是一个政教合一的基督教国度。

在中国的宗教信徒,首先是中国的公民,享受权利,遵守义务。然后,你可以根据自己的感悟,去某种宗教中寻找人生的真理。任何想将宗教教法置于国家法律之上的行为,都必须坚决打击。

说到底,伊斯兰教今天表现出的这些,是它在内部教理和外部压力之下形成的。和基督教相比,它并不更邪恶,也并不更好。

欢迎来我的新浪博客看看,有更多的精彩分析哦!http://blog.sina.com.cn/s/articlelist_1721961197_0_1.html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