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口碑”,大庙盛传;急探访,笔录病中 – 铁血网

扫码订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一、基本材料:

1.采编时间:2011.7.20下午2.30----4. 30

2.采编地点:徐州市铜山区老县长薛山家中

[解放里三号楼一单元101号]

3.采访对象:薛山 身份证号: 32030319281130

4.受访者的年龄、性别、及出生年月:

现年84岁、男、1931.9.出生

于1943.6..在萧县官桥村[原籍]经当时路西区委书记张平凡及地下党员 胡方友二人介绍下入党。

5.联系方式:8382420x[儿媳手机]

6.职务[兵种]:

退休前,先后任原中共徐州铜山县委常委、副县长和副政协主席等职。

7.授奖概况:任职期间,先后多次被省、地委先进单位、个人。

8.现实待遇:属抗日离休干部、正处待遇:每月7300元,外加二个月工资补助。

9.采编整理:李文俊、李春民。

10.材料核实时间:

二、工作[入伍]简历:

于1943.6.在原籍官桥村加入中国共产党。1954.5.---1972.12.在当时的铜山大庙乡任乡党委书记,历时16年。73.12.——74.3调至县农业局任副局长;74.4.15.——76.12.调至柳新乡任党委书记;77.1.——78.8.在县农委任副主任;79.4——10.任县革委会主任兼县计划委员会主任;1980.10.文革后的第一次正规选举通过人代会被选为县常务委员会任副县长。83.10.县代会被选为常委。至83.7.改革后退二线为县政协副主席。

1. 十六年如一日献身大庙:

附注:笔者手记——文题来由的前前后后:

作为笔者大庙原籍的一员,早早听说有关老干部薛山的传说。据笔者亲身经历,凡提及老乡长薛山者,无不伸出拇指连连称赞:“啊---薛山,好样的!”从儿时起,这种赞誉在我们大庙就不绝于耳、妇孺皆知。能够目睹其人已成了我的夙愿。尤其退休后我专业从事有关老军人、老干部的采访后,这种愿望愈加强烈。于是,我有意无意地在不同场合提及薛山,尤其在目前部分干部的形象因为自身的腐化、堕落而引起公愤之时,人们念及老书记的呼声愈加高涨。大伙异口同声:“我们共产党的干部如都像薛山那样就好了!”语言朴实、感情真挚。[注:此乃本人在最近半个月内,先后同本地供销社的张师傅、老干部姚叔及现在圩子社区的李爷爷等等直接采访时的最最真实的声音]近日,突然听说老县长生病住院,心中一种难言的急促感油然而生:以最快的速度、最稳妥的方法尽快找到老县长……经几番曲折,最终,在徐州铜山区老干部局、关工委刘保信、李克贤等等老人的帮助下,我们冒雨在本月的20日的下午2.30.直接找到了我们久已敬仰的薛山老人,进行了如愿的采访工作。老人和他的家人,对我们的心情及其行动表示深切的理解并予以积极配合。采访工作顺利开展—— 当笔者直截了当、开门见山的提及他的“口碑很好”且在大庙能够站立16年之久的具体原因时,他眼含泪花,颤抖着的双手紧紧握着我的手,连声说:“…….谢谢,谢谢第二故乡的父老乡亲们对我的怀念、信任!”他沉吟了半晌后才接着又说:“这样说起来,大概归纳应该有四个个原因——”

(1) 以身作则,关爱干群;

(2) 因地制宜、任人唯贤。

(3) 顶逆流,出污泥而不染

(4) 让事实说话,众人心悦诚服

是的,让事实说话,众人才能心悦诚服——咱们先聊聊当好干部的最最基本点。人常说,火车跑得快,全靠车头带;又说,村看村,户看户,社员看干部。此话不假。在当时以阶级斗争为纲的斗争年代里,稍有不合事宜[时宜],或撤职罢官,或戴帽批斗。可在我执政的16个年头里,可以肯定地讲,大庙乡的所有大小官员,我没有撤掉一人。[笔者插话:别人呢]那不用说,三天二头的撤换,那是家常便饭。先说说大庙的党支书李兴业。因为当干部,难免得罪人。同样,为了兴业的事,有人提出其……并要求能够立即撤换。在我经过周密的、切实的调查了解后,我肯定地说:“撤换可以,如果在你们大庙村能够找一个确实比他强的人,我马上撤换。”这样,我没有随波逐流而保护了一个优秀干部。历史事实证明,我这种做法,是完全正确的。对于手下基层干部的深入了解,那是平时的基本功。只有对他们了如指掌,才能得力信用,关键时刻,才能尽心保护。他们呢?对我本人心悦诚服,所给的工作才能脚踏实地出色完成。如在“四清”时,有人上告后姚书记张启培有贪污、腐化问题,我当即表示:“我知道他的底,绝没有问题!----我敢拿党籍担保!”结果,事实证明了他的清白。为此,他感动得痛哭流涕:“薛书记,今后,我就是死,也要跟你干——报答党!”就干部的任免问题,我还是举个实例吧:如当时孤山的原书记郭广生,其没有文化、不识字,能力较差。而当时的蒋继忠呢?因为种种原因,尽管有文化、有能力可一直没有重用。为此,我多次找郭推心置腹地面谈、交换意见。最终,郭书记深明大义,主动交权让位,做了第二把手。二年不到,他们两人得力配合,该村的各项工作直线上升,猛居于全县第一位。[后来,蒋升任县交通局局长]提到对普通百姓的关爱的事,那就很多了。再举个例子吧:那是1958年底到59年春的三年困难时期。在我们公社门前有一个郭姓的小摊主,家里清贫如洗,全靠自己摆摊挣的几个小零钱来维持生计。每每年底,家里妻哭狼号、矛盾四起。对此,我看在眼里,疼在心上。作为当时乡书记的我,工资不高、权利不大。平时,我总是自己掏腰包3-5元、10-8元的帮助他们。有时自己没钱了,便向同事借。一次,我再次向同事乔代银借钱时,他半真半假地调侃说:“哦,原来你是给他的——不借了!”就这样,上上下下维持了好几年。为这,老郭曾拉着他的孩子给我下跪,并哭着说:“……孩子,咱永远不要忘了薛书记的恩情啊!”周围百姓看了,感动得拍手称快、咋咋地点头称赞不已。

在大庙的16个年头里,本人曾多次受到上级的几次批评。其中最重的是有关对大跃进的不同看法,诸如对“瞎报产量、乱插红旗”当时最最时髦风气的抵触情绪。那是1956.4.当时的大庙乡是地委指定的重点单位——作为省代表、出席代表会。因为从根本上,在不同的场合,我曾明目张胆地提出过自己的观点,也曾受到了当时地委书记刘西耕的严厉斥责:“你这是典型的右倾表现!”既然如此,我又怎么能够作为代表参加会议呢?单就狂报单产而言,我不能做没良心的事,所以,以实同上级硬顶,自然地明言拒绝参加会议。为此,刘书记多次找我谈话,试图改变我的观点,从而能够顺利参加会议。可结果总是不欢而散。因为我虽然身为书记,可我平时多半时间泡在基层,一般农活,诸如耕钯摇撒之类,咱样样在行——当然这也是人们敬重我的主要原因之一。因为直接领导基层生活、生产,这样,在当时政治狂风劲吹之时,我们依然能够脚踏实地生产、生活。别人呢?他们因为乱报产量,在上交国粮、正常纳税之后,老百姓家里已空空如也。我们呢?在当时周围乡镇大闹饥荒---大多面色浮肿、家破人亡之时,我们大庙尚有几万斤的黄豆,以此熬粥,解决了当地农民的燃眉之急。当时的省委书记刘顺远来徐考查时,尤其看到佟村人在正常地春耕、春种,他们喝号、打夯,全然没有饥荒的样子,非常惊奇。为此特派约200人左右的专业人员来我乡深入调查,结果喜出望外。队员们异口同声:“啊----如果我们的农业都像大庙这样,那我们的国家还愁什么粮食——你们的经验要好好总结。”就这样,上级对我们的工作没有批评,反而受到了意想不到的表扬。从此,我们的大庙“起腿”跑了起来。俗语说的“花猫、狸猫逮住老鼠就是好猫”,农民有吃的了,那就从心眼里佩服你,威信高了,工作更好干了。1959—60年,我们乡被评为全省的先进单位。当时的副乡长王玉美代表去省里开会,领导让她介绍经验,她激动地说:“要说我们的经验,只有一个,那就是我们不谎报产量,当官的以身作则,做出表率,老百姓能够透气了……”当时的县劳模、前姚村的村民谢大志公开感叹:“咱们的薛书记是一心为民的好当家,跟着他,准有饭吃……”[就以身作则、经常深入地头检查工作之事,当我提出有的干部隐瞒实情、他却能够巧妙解决的真相时,他诙谐的笑了---]这个,不难。你想,如果你是个外行,而且又不深入实际,单纯听信汇报,能够不犯瞎指挥的毛病吗。摸清底细再检查,时间长了,人们知道了我的脾气,就再也不敢胡乱汇报了。一句话,在大庙,我付出的多[几乎没有睡过一天安稳觉],同样,也回报的多。看,这么多年了,大庙的乡亲们还惦念着俺,这不是最好的回报吗


.二、 赴柳新,再创辉煌。

1975.4.8.在大庙众乡亲的簇拥下,我依依不舍地离开了我这战斗16年的大庙热土。在此不到一年的时间里,我利用了大庙的经验——“因地制宜、大胆创新”的方法,又次创下了全徐州第一的辉煌成绩[见当时的乡档案材料]原来的柳新,虽然自然条件优越,可鉴于种种原因,其各个方面的实际却远远落后于铜山其他各个乡镇。加之踢、支二派的纷争尚未结束,如此一切,百废待兴。凡事兴盛,人心第一。于是,我首先从二派思想统一的角度深入基层、开会调查。功夫不负有心人,时间不长,人们在观念上取得了统一。接着,本人对柳新的山山水水即具体的地理形态进行了切实的调查了解。其中,微山湖周围的近万亩的荒地[与地方百姓无任何利害冲突]进入了我的视野,是我重点考察对象。历年来,它,荒了又荒,成了名符其实的“荒滩孤儿”。目标既定,如何起步、如何开发以及由此所涉及的财力、物力等等具体方案,我连夜加班、速速促成。这样,惊动全国的“万亩丰产方”的巨大工程轰轰烈烈地搞了起来。结果,一炮打响,威震全国。因为其面积大、数量多,成果显著,因此被国家农业部评为“全国良种田第二名”。自此以后,省、市、县的各级访问团络绎不绝。

当时的县委书记自豪地说:“这是你自己在柳新的最大的贡献,也是我们全县的最大光荣!”确实,此方的有效利用、及时开发,每年乡里有了200万左右的的额外收入。钱有了,该乡的面貌自然地焕然一新,包括对困难户的定期补助等等。去年秋天,我陪同县领导同志一起旧地重游。当时,我们的领导对他们的热情款待表示感谢时,他们的头头一本正经地说:“哦,您不要感谢我们——真正要感谢的是咱们的薛书记。是他给了我们今天的一切……”

三、对现实的看法及本人的具体要求:

因为我每天都在看电视,尤其是中央台的新闻节目,我们的党中央是相当好的。让老百姓能够信得过。下边的问题再多,只要党中央一杆旗正,中国的前途还是有的。因为我们的主流是好的,小的污点不要怕。相信上级能够克服、能够解决。它绝不会影响大局,不要看成是了不起的大事。

至于具体要求,作为本人,确实没有啥。你看,中央关心、各级爱护,已经不容易了。对我们这些离、退休的老干部、老同志上上下下始终没有忘记。至于个别人的吃住差点,那是小事一桩,个人问题不能代表全局。党的90周年纪念,一年又增了一个月的工资……县政府的二届选举我也很满足。一句话:我对得起铜山县的人民,人民也对得起我。

转自徐州老军人空间:

----------------------------------------------------------------------------------------------------------------------------------------------------------------

铁血老兵公益,记录历史,温暖老兵。新版网页已经上线,更多内容关注铁血老兵网页

本文内容于 2014/3/13 15:13:59 被奔跑的小壮猪编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