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传说中的牛屎汤现真身!!!最恶心的美味汤。。。。。

牛憋汤,与羊憋汤侗族的一种特别的美食。

憋者,柳州话屎之谓也。所谓“憋汤”,实际上就是牛羊胃里和小肠里未及完全消化吸收的草末等物体,通过过滤等办法制成憋汁,然后加香料、肉与内脏制成。憋汤在古代早期的今天所谓人类学学家的笔下,却是无限的诗意。

唐刘恂在《岭表录异》记载:交趾之人,重不乃羹。羹以羊鹿鸡猪肉和骨,同一釜煮之,令极肥浓。漉去肉,进葱薑,调以五味,贮以盆器,置之盘中。这种东西要鼻饮。呵呵,在此时的不乃羹完全没有任何歧义,而且营养应该非常牛逼。刘恂同时记载:容南风俗,好食水牛肉。言其脆美。或炰或炙,尽此一牛。既饱,即以盐酪姜桂调齑而啜之。齑是牛肠胃中已化草,名曰“圣齑”。腹遂不胀。这应该就是憋汤的原型。成书于977-983年的《太平御览》引用唐刘恂的记载:“容南风俗,好食水牛。言其绝美,则柔毛肥虱不足比也。每军骑有局筵,必先此物,或炙此一牛,既饱,即以圣齑消之。既至,即以盐酪姜桂调而啜之。腹遂不胀。北客到此,多赴此筵。但能食肉,同有啜齑。”到宋淳熙年间(1174-1178),来边疆挂职锻炼的周去非在《岭外代答》中也记载了“青羹”,据说就是憋汤。到此时,汉族士大夫对牛憋汤的研究应该仍是实证研究。尽管某种程度是担心水土不服,但毕竟北方人大快朵颐之后也喝了牛憋汤。宋人朱辅所写《溪蛮丛笑》(1195年前成书)中对“不乃羹”的解释是:“牛羊肠脏略摆洗,羹以飨客,臭不可近,食之则大喜”。此时,明显转变为规范研究了,带着强烈的价值判断。牛憋汤或许从此就成为汉人或者所谓文明人攻击少数民族的口实之一。

1127年,北宋灭亡,1195年朱辅的书告成。在周边少数民族政权林立,且北宋政权最终被少数民族灭亡。作为汉族士大夫的朱辅同学应该很郁闷,所以利用话语权,对憋汤进行了歪曲。或许不落夫家、坐妹都隐含这这样的话语霸权,使得这些东西都成为压在少数民族心头的大山。这仅仅是猜测,不过,对少数民族食品的蔑视却始终是士大夫的中心的主题,如直到清代,沈日霖对少数民族地区吃胎盘、苦瓜等就嗤之以鼻。沧海变桑田,当人们对胎盘趋之若鹜之时,您能不对憋汤动心?

其实牛憋估计是牛啤的误读,少数民族地区一份文献表明,当时少数民族“惟嗜食牛和猪的小肠内粪汁,名曰牛啤,用以调和辣椒,作盐碟醮食。”可见喝牛憋汤之盛。据说融水杀牛,没有牛憋便买不出去。一些少数民族地区甚至有无憋不成席之说。牛憋是招待贵宾的佳肴。

传说中的牛屎汤现真身!!!最恶心的美味汤。。。。。

传说中的牛屎汤现真身!!!最恶心的美味汤。。。。。

说真的,如外地人到那,不认识人,是吃不到正宗的。不要以为什么大酒店或者店面装修牛就是真。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