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看看我军女子特种兵——走进陆军第三十八集团军某旅女子特战连

15米高的模拟塔楼上,极度恐高的郑莉萍双腿抖得像发电报——前三次试跳,哪怕向前挪一小步,她都吓得瘫坐在地。到了第四次,她哭喊着“死了都要跳”,一个跨步,结果径直栽了下去……

11月22日,在陆军第38集团军某旅女子特战连,列兵郑莉萍向记者回忆自己8个月前的这段经历时,就像在讲一个“天大的笑话”。因为,在那之后的第45天,她从800米高空纵身一跃,成功跳伞。

短短一个半月,是什么让郑莉萍如凤凰涅槃般浴火重生?

当上特种兵前,郑莉萍是北京军区某部医院卫生员,整天穿着白大褂拿药打针。她一门心思想到作战部队去,觉得那里有自己追逐的梦。

机会来了。听说选拔女子特战队员,郑莉萍第一时间报了名。2013年3月30日,我陆军首支女子特战连正式组建。

特种兵,被誉为“将军手中的利剑”,不仅十八般兵器样样精通,还要做到上天能驾机、下海能潜水。该旅领导告诉记者,把男兵锻造成为特种兵尚需优中选优、千锤百炼,何况纤纤女子?

记者到达该旅时,女子特战连正在组织训练。刺骨寒风中,武装越野、擒拿格斗、捕俘散打等课目依次进行,偌大的训练场杀气腾腾。看女队员们一招一式功力十足,想必这8个月她们吃了不少苦。

“没怎么觉得啊”“真的想不起来了”……女兵们那轻松的口气,好像真没吃什么苦。可是,黝黑的皮肤,满手的老茧,脱掉战靴露出的淤青和疤痕,“出卖”了她们。

“谁都知道‘女特种兵’4个字意味着什么。”连长杨洪凯说,连队刚刚组建,上级就发来急令:5月15日,女子特战连参加集团军伞降演练。这意味着,女兵们45天内必须学会跳伞。这只是培训一个合格男伞兵所用时间的一半。

“魔鬼训练月”开始了:每天早上4点半起床,晚上6点半回营,中午不休息,节假日不放假,加班加点赶进度。

千万不要小瞧了这群女兵。有一个训练动作俗称“兔子背”,要求双手抱腹、弯腰跪膝,整个身体缩成一团,紧似一块铁板,大纲规定坚持45分钟才算合格。这个动作难坏了指导员庆艳,她身高一米七八,腰本来就有毛病,可她每天训练主动自我加码,最后硬是第一个通过了考核。

伞降演练如期而至。连里特意订制背心,写上“五月花开”4个大字。正如她们所愿,跳伞很成功,女兵们完成了特种兵生涯的第一次绚丽绽放。

在该旅,男女特种兵同场训练,课目一样、标准相同,女兵要赢得男兵尊重,并非易事。

女兵彭双,来自八一军体大队,是女子特战连彻底征服男兵的第一人。一次武装越野,跑完20公里,男兵们见没甩掉她,就紧接着来了一个8公里冲刺。可到终点回头一看,彭双仍跟在身后。旅领导发现彭双在体能训练方面有独到见解和科学方法,专门让她带男兵。后来她带领男兵获得全军特种兵比武40公里定向越野第一名。

在女子特战连,类似的故事还有很多。几乎每一个故事讲完,女兵们都不忘缀上一句:“中国女兵,永不言败。”

这是以女特种兵为题材的电视剧《特种兵之火凤凰》的经典台词。随着采访的深入,记者越发觉得,眼前这群女兵,就是剧中的“火凤凰”。

年终岁尾,又到了老兵复退时节,女子特战连的女兵没有一人想离开。她们说:“都说我们是‘火凤凰’,那就为了强军梦想继续燃烧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