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香港有个别不识时务的政治扒手,以推动民主的面目出现,行对抗中央、敌视内地、分裂独立之图谋,人数虽少,噪音很大,正严重败坏香港及香港同胞的形象。对此,出席全国人大的香港代表勇敢亮剑,立足捍卫宪法和香港基本法的尊严,对香港的民主骗子发出当头棒喝。人民日报海外版以“代表委员谈香港政改:别让‘不可能实现的东西’耽误普选”为题进行了报道。

比如,港区全国人大代表郑耀棠3月7日在北京表示:“不要在不可能实现的东西中兜兜转转,浪费时间,把我们期盼的2017年普选变成泡影。” 再比如:全国人大常委会香港基本法委员会委员、全国政协委员饶戈平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政改方案的形成,要经过五步曲”,“如果说中间香港形不成一个共识,或者香港政府提供的方案没有得到立法会通过,五步曲就会中断。”

郑耀棠所说“不可能实现的东西”剑指所谓“公民提名”。指出“公民提名”之类的提法,除了不合常理,更不合法。饶戈平更指出:“公民提名”与其说是激进,不如用“奇怪”来形容更合适。说,公民一人一票的选举,就是普选的含义,“什么时候公民有了一个可以提名的普遍权力?”全世界也看不到这样的法律规定和实践。

港区代表还透露了张德江委员会长在日前会见港区全国人大代表时,批评有人打着民主旗号卖假货,有“很高很高的欲望”,好像在“墙上画饼”,但实现不了。张德江明确指出:坚定不移地支持香港根据基本法循序渐进地发展民主,是中央的一贯立场;同时,行政长官普选制度要符合香港的实际情况,符合香港基本法和全国人大常委会有关决定的规定,行政长官要符合爱国爱港的标准。因此,港区全国人大代表、民建联立法会议员叶国谦表示,中央已表达得很清楚,反对派不应再幻想可以叫高价。

饶戈平还从中国宪政体制的角度廓清了香港特区的法律地位。他说:香港作为中国一个地方,无权自行确定自己的政治制度,也包括无权确定政治制度的修改问题。最后决定权在于中央,这是单一制国家中央和地方的关系决定的,是香港在中国宪政体制下的法律地位所决定。

对此,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梁振英也有同样说法。梁振英7日在北京表示:香港是直辖于中央政府的特别行政区,所以中央在特区的政制发展和政治体制的设计中有宪制的权责。他重申,任何针对2017年普选行政长官的意见和建议,都必须在法律上符合基本法和全国人大常委会的相关决定,能得到立法会通过、行政长官同意和全国人大常委会批准,以及在实际操作上切实可行,才能够有机会得到落实。“我希望社会各界人士能够抱着务实、理性的态度来提出意见,缩窄分歧,凝聚共识,共同推动落实2017年普选行政长官。”

香港的民主骗子必定以彻底而悲惨的失败而告终,是毫无疑义的,对此,青衫老祖曾以“港独比台独还要愚蠢500倍”为题进行嘲弄。之所以关注这篇报道,除了对正确的声音点赞、力挺外,还对其中的“中国宪政体制”一说感兴趣。“中国宪政体制”说法虽然是由香港代表说出来的,但是,却是经过《人民日报海外版》对外宣传的。这说明什么?说明中国对于如何在“宪政”领域同西方敌对势力进行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有了新的思考。即,要通过确认“中国宪政体制”来回击西方敌对势力对中国所进行的“有宪法、没宪政”的恶劣攻击。如果是这样的话,中国在有关“宪政”问题的舆论斗争中将会更加主动。

关于宪政问题,青衫老祖先后发表4篇文章,即《把宪政与社会主义脱钩太荒唐》《人民宪政实践60年》《向邓小平学习》《树立道路自信须确认中国模式》等。核心就是,毫不犹豫地确认我们所实行的人民民主专政就是一种宪政,它不是西方的资产阶级的宪政,而是社会主义宪政,是人民宪政。经过54《宪法》以来60年的实践、尤其是82《宪法》以来30多年的实践,日趋成熟,并将在改革中进一步完善巩固。我们的人民宪政是历史的选择、人民的选择,是符合中国国情的。中国决不接受所谓“三权分立”、“军队国家化”等等资产阶级宪政,而要坚定不移地走中国特色的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当家作主与依法治国相结合的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宪政之路。

因此, 人民日报海外版借香港代表之口说出“中国宪政体制”,是个大胆而值得点赞的举动,具有重要标志性意义。

香港有个别不识时务的政治扒手,以推动民主的面目出现,行对抗中央、敌视内地、分裂独立之图谋,人数虽少,噪音很大,正严重败坏香港及香港同胞的形象。对此,出席全国人大的香港代表勇敢亮剑,立足捍卫宪法和香港基本法的尊严,对香港的民主骗子发出当头棒喝。人民日报海外版以“代表委员谈香港政改:别让‘不可能实现的东西’耽误普选”为题进行了报道。

比如,港区全国人大代表郑耀棠3月7日在北京表示:“不要在不可能实现的东西中兜兜转转,浪费时间,把我们期盼的2017年普选变成泡影。” 再比如:全国人大常委会香港基本法委员会委员、全国政协委员饶戈平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政改方案的形成,要经过五步曲”,“如果说中间香港形不成一个共识,或者香港政府提供的方案没有得到立法会通过,五步曲就会中断。”

郑耀棠所说“不可能实现的东西”剑指所谓“公民提名”。指出“公民提名”之类的提法,除了不合常理,更不合法。饶戈平更指出:“公民提名”与其说是激进,不如用“奇怪”来形容更合适。说,公民一人一票的选举,就是普选的含义,“什么时候公民有了一个可以提名的普遍权力?”全世界也看不到这样的法律规定和实践。

港区代表还透露了张德江委员会长在日前会见港区全国人大代表时,批评有人打着民主旗号卖假货,有“很高很高的欲望”,好像在“墙上画饼”,但实现不了。张德江明确指出:坚定不移地支持香港根据基本法循序渐进地发展民主,是中央的一贯立场;同时,行政长官普选制度要符合香港的实际情况,符合香港基本法和全国人大常委会有关决定的规定,行政长官要符合爱国爱港的标准。因此,港区全国人大代表、民建联立法会议员叶国谦表示,中央已表达得很清楚,反对派不应再幻想可以叫高价。

饶戈平还从中国宪政体制的角度廓清了香港特区的法律地位。他说:香港作为中国一个地方,无权自行确定自己的政治制度,也包括无权确定政治制度的修改问题。最后决定权在于中央,这是单一制国家中央和地方的关系决定的,是香港在中国宪政体制下的法律地位所决定。

对此,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梁振英也有同样说法。梁振英7日在北京表示:香港是直辖于中央政府的特别行政区,所以中央在特区的政制发展和政治体制的设计中有宪制的权责。他重申,任何针对2017年普选行政长官的意见和建议,都必须在法律上符合基本法和全国人大常委会的相关决定,能得到立法会通过、行政长官同意和全国人大常委会批准,以及在实际操作上切实可行,才能够有机会得到落实。“我希望社会各界人士能够抱着务实、理性的态度来提出意见,缩窄分歧,凝聚共识,共同推动落实2017年普选行政长官。”

香港的民主骗子必定以彻底而悲惨的失败而告终,是毫无疑义的,对此,青衫老祖曾以“港独比台独还要愚蠢500倍”为题进行嘲弄。之所以关注这篇报道,除了对正确的声音点赞、力挺外,还对其中的“中国宪政体制”一说感兴趣。“中国宪政体制”说法虽然是由香港代表说出来的,但是,却是经过《人民日报海外版》对外宣传的。这说明什么?说明中国对于如何在“宪政”领域同西方敌对势力进行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有了新的思考。即,要通过确认“中国宪政体制”来回击西方敌对势力对中国所进行的“有宪法、没宪政”的恶劣攻击。如果是这样的话,中国在有关“宪政”问题的舆论斗争中将会更加主动。

关于宪政问题,青衫老祖先后发表4篇文章,即《把宪政与社会主义脱钩太荒唐》《人民宪政实践60年》《向邓小平学习》《树立道路自信须确认中国模式》等。核心就是,毫不犹豫地确认我们所实行的人民民主专政就是一种宪政,它不是西方的资产阶级的宪政,而是社会主义宪政,是人民宪政。经过54《宪法》以来60年的实践、尤其是82《宪法》以来30多年的实践,日趋成熟,并将在改革中进一步完善巩固。我们的人民宪政是历史的选择、人民的选择,是符合中国国情的。中国决不接受所谓“三权分立”、“军队国家化”等等资产阶级宪政,而要坚定不移地走中国特色的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当家作主与依法治国相结合的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宪政之路。

因此, 人民日报海外版借香港代表之口说出“中国宪政体制”,是个大胆而值得点赞的举动,具有重要标志性意义。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