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乌克兰缺乏资金技术升级 中乌军事合作越走越窄



雪龙号是中国于1993年以1750万美元低价从乌克兰赫尔松造船厂购得的维他斯白令级破冰船

由于乌克兰近期动荡的局势,百姓抗议,警察镇压,总统下台,反对派组织大选……报道称,一些分析认为,乌克兰当前局势可能已经影响到了中乌双方的贸易合作,特别是军事领域的合作。不过,当地官员表示,两国签订的各项合作和贸易协定的履行目前还没有受到影响。

据俄罗斯媒体报道,乌克兰将向中国移交由费奥多西亚市“大海”造船厂制造的第二艘“野牛”气垫登陆艇。近日,这艘气垫登陆艇将从乌克兰费奥多西亚驶往中国。

与乌克兰低迷不振的经济相比,乌克兰与中国的军工合作一直进行得有声有色。十多年来,中国一直在乌克兰军火出口榜单上名列前茅。虽然同为苏联的加盟共和国,乌克兰与俄罗斯在对华军贸中却表现出截然不同的态度和特点,这也使得乌克兰的局势变化,对中国引进军事技术有更大的变数

苏联时期乌克兰军工辉煌 据报道,乌克兰军事工业非常发达。苏联军事工业在乌克兰的投资、资源分配都很大。据西方军事观察家估计,乌克兰军事工业占原苏联国防潜力的30%。乌克兰许多企业和科研机构与国防工业有关,主要集中在机器制造业、冶金、燃料动力业及高技术部门,主要生产火箭装置、宇航装置、军用舰船、飞机和导弹等军工产品。

乌克兰是世界上第6大战略导弹生产国。其拥有两座主要的洲际导弹生产厂,即巴甫洛夫斯克州的“南方机械制造厂”和第聂伯罗彼得罗夫斯克州的“巴甫洛格勒机械制造厂”,“南方机械制造厂”是一家以生产战略导弹为主的军工联合企业,是世界最大的导弹生产厂家之一。苏联62%的地对空导弹,42%的战略导弹由该厂独立生产或与其他军工企业合作生产。该厂主要生产可携带10枚分导核弹头的SS-18型战略导弹,同时还生产SS-24型导弹,其改进型SS-25为铁路车厢式导弹。其外表与普通货车车厢一模一样,可沿铁路线任意机动,能避开间谍卫星的跟踪侦察。“南方机械制造厂”的宇航技术也很先进。苏联第一颗通讯卫星所用的运载火箭就是该厂生产的。

乌克兰建造军事舰船的能力很强。苏联6个建造大型水面舰只的造船厂,有3个位于乌克兰黑海沿岸。位于尼古拉耶夫港的黑海造船厂是苏联唯一能制造航空母舰的造船厂。俄军唯一一艘航空母舰“库兹涅佐夫”号就是该厂建造的。“六一”造船厂也位于尼古拉耶夫港,主要建造巡洋舰和驱逐舰,是苏联唯一能建造“光荣”级导弹巡洋舰的造船厂。“布隆”造船厂位于克里米亚半岛的刻赤,主要建造驱逐舰和护卫舰。

大批乌克兰专家来华“送宝”

苏联解体后,由于缺乏技术和资金的保障,缺乏民用产品市场,加之军工企业科技人员流失严重,故乌克兰军转民遇到了相当大的困难,已转产的军工企业的效益很差。其时,独联体各国动荡不安,人心惶惶,工厂、机构大量倒闭,军工领域许多专家、教授失业,收入锐减。特别是一些尖端行业,大量一流的工程师陷入赤贫,美国、德国、以色列、韩国、新加坡等国科研机构纷纷派出专家前往俄罗斯、乌克兰,以优厚条件招揽人才。中国也加入了这一轮人才争夺,采用的招揽方法类似韩国,但得益于苏联时期中苏友好的渊源,一些留苏专家学者通过学术交流、个人友情联络等多种形式,从乌克兰请到了不少顶级专家。

在这段难得的时期,中国主动出击,目的性很强,直奔军工领域的关键技术,通过个人关系转让其技术成果。海军专家李杰形容那时的工作说,中国人坐一个星期的火车,从满洲里出去,穿过西伯利亚,取道莫斯科,再到乌克兰等独联体国家,进行摸底、契合,很快知道了对方有哪些技术可以进行合作;之后,马上就有大批的乌克兰专家赴华,介入具体项目。中国当时的基础技术比较落后,刚开始技术交流的层次比较低,规模也比较小。后来,中国用轻工产品交换先进设备,乌克兰专家开始大规模赴华。这些专家大多是毛泽东、斯大林时代的老布尔什维克,重视中苏友谊,生活要求不高,工作严谨,有问必答,技术、材料很爽快地提供,甚至掏心掏肺。

为了招揽军工人才,中国政府为此启动了一项“双引工程”,专门引进独联体国家的人才和技术,国务院授权国家外国专家局于1991年正式设立国家“友谊奖”,用以表彰外国专家为中国所做的贡献,各省随后相继设立不同地方政府友谊奖。乌克兰籍专家奥坚科·沃洛德梅尔、科瓦连柯、阿诺·阿夫恰茹克相继获得国家级友谊奖;2002年,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的一份内部报告称:据不完全统计,10年来,通过官民并举,多渠道、多层次地开展“双引工程”,从俄罗斯以及其他独联体国家大约引进上万名专家,2000多个技术项目。乌克兰是“双引工程”的重点地区,每年都有大批专家、学者应邀赴华讲学或从事科研。中国驻乌克兰使馆一秘李谦如在一篇署名文章中说:仅2006年,国内邀请乌克兰科技界专家学者赴华约150批次,2000多人次。

乌克兰缺乏资金技术升级 中乌军事合作越走越窄

中国从乌克兰进口的野牛级气垫船

“乌克兰三舰客”留威名

乌克兰在对华海军技术输出上占据了得天独厚的优势,上世纪90年代,中国从乌克兰购买了三艘有代表性的大型舰船,由于他们至今仍然扮演着不可替代的角色,因此国内对他们也有“乌克兰三舰客”的美称。他们的中国名字对于我们毫不陌生:“雪龙”号破冰船、“青海湖”号综合补给舰和“辽宁”号航空母舰

其中,雪龙号是中国于1993年以1750万美元低价从乌克兰赫尔松造船厂购得的维他斯 白令级破冰船,经过改造后成为中国目前唯一功能齐全的极地科考破冰船,也是中国目前唯一能在极地破冰航行的船只;青海湖号补给舰也是由赫尔松造船厂建造的。这艘船原计划交付给苏联海军,却在苏联解体后因没有资金而被搁置。中国于1993年购买该舰,并于当年带回大连造船厂接受续建。该船在1996年交付中国海军南海舰队,是中国第一艘、也是迄今装备最大的综合补给舰;辽宁号在中国的知名度更高、其经历也更加复杂,这艘由尼古拉耶夫“61名公社社员”造船厂建造的大型航空母舰原名“瓦良格”号,1992年被乌克兰和俄罗斯废弃,在历经多年的破坏和偷盗后被中国人购得。在费尽周折将它拖到大连后,中国军方又耗时多年对其进行续建和改造,最终成为中国海军的第一艘航空母舰。

据乌克兰媒体报道,在2006年10月,中国就派出了大型军事代表团前往了乌克兰,讨论了乌克兰帮助中国培训航母飞行员的可行性。此后,中国工程师、飞行员、海军技术专家就开始频繁地访问“尼特卡”舰载机训练中心。有消息说,乌克兰还帮助中国建造了“尼特卡”地面训练系统相类似的设施,用于舰载航空兵飞行员的训练教学,并向中国出售了4套阻拦索。而最近吸引眼球的军购项目就是中乌合作的“欧洲野牛”大型气垫船项目。进口“欧洲野牛”的项目始于2003年,有关技术谈判持续了6年,直到2009年,乌克兰媒体才公开这一消息,确认订购数量4艘。

军售策略与俄罗斯大不同

虽然同属苏联加盟共和国,乌克兰和俄罗斯在军售上却有着截然不同的鲜明特点。作为苏联时期较大和较发达的加盟共和国,乌克兰境内有许多苏联科研单位和军工企业,苏联解体后,乌克兰又在“分家”中获得了包括战略轰炸机、洲际弹道导弹在内的各种武器。虽然根据《削减战略核武器条约》,核武器以及战略轰炸机已经被全部销毁,但是许多留存在乌克兰境内的常规武器依然得以保留。

出于地缘战略考虑,俄罗斯作为一个世界性大国,对高技术武器依旧有着不小的需求。在军售中,俄罗斯十分注重保护本国军工产业的研发能力和知识产权。乌克兰则完全不同,作为经济崩溃的地区性国家,乌克兰既没有必要也没有能力维持这些武器的开发甚至维护,庞大的军火库和科研体系在大多数时间里反而是政府的负资产。至于清理不良资产的方法,最简单的就是低价将它们卖给有需求的客户。

中乌两国因为国土相隔甚远,几乎不可能发生地缘冲突,向中国出口武器对乌克兰国家安全完全没有损害,加上中国在国际军火市场一贯“及时付款”“从不拖欠”的良好信誉,使这种交易显得有益无害。中国因此往往能以相对很低的成本获得乌克兰保留的苏联技术。同样的技术,俄罗斯开出的价码则经常数十倍于乌克兰。

以中国海军的舰载机歼-15为例,该机在研制初期,为获得参考并加快研制进度,军方曾寻求俄罗斯出售若干架苏-33舰载战斗机给中国用于研究。俄罗斯同样有恢复生产苏-33战机的企图,希望通过与中国的交易获得重新生产的启动资金。因此俄方狮子大开口,要求中国要么不买,要么出资数十亿美元“至少采购48架”。最后,中国在乌克兰发现了一架苏-33的原型机T-10K-3,并以很低的价格将其引进(乌克兰不需要航母,单独的舰载机原型机对其毫无用处)。虽然该机与定型的苏-33还有不少差别,但中国科研人员还是以此为基础,成功完成了国产舰载机的研制任务。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