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没有“勇”字,不称为杨勇,不言“谋”字,也不是真正的杨勇。有勇有谋的杨勇在抗日战争中巧用神兵,成就了抗日战争中的三大传奇。

平型关首战告捷

1937年8月下旬,中国工农红军主力正式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杨勇所在的红一军团第四师在陕西三原改编为八路军第一一五师三四三旅六八六团,李天佑任团长,杨勇任副团长(不久改任政治委员)。

8 月2 2 日, 李天佑和杨勇率六八六团从三原地区出发,东渡黄河进入山西,沿同蒲铁路北上直赴抗日前线。

9 月2 2 日, 日军第五师团二十一旅团一部由灵丘向平型关进犯。为打击日军猖狂气焰,配合国民党军阻止日军进攻,第一一五师受命利用平型关东北关沟至东河南镇道路两侧高地,以伏击手段歼灭进犯的日军。

第六八六团奉命担任“斩腰”的主攻任务,分割歼灭沿公路开进的日军;左翼第六八五团截击日军先头部队,协同第六八六团围歼进入伏击地域的日军;右翼第六八七团切断日军退路,并阻击由灵丘、浑源方向来援的日军。

24日夜,李天佑和杨勇率领第六八六团冒雨设伏于小寨至老爷庙以东高地。25日7时许,当日军第二十一旅团一部和大批辎重车辆进入伏击地域时,六八六协同兄弟部队抓住有利战机,向日军突然发起攻击。

平型关战斗一打响,老爷庙所在的高地就成了日军争夺的目标。其实在布置阵地时,李天佑、杨勇都想到了这一点,但因为目标太过醒目,怕预先设伏被日军发现,因此,只能等战斗打响后再伺机应对。死伤惨重的日军,一面利用车辆辎重作掩护进行顽抗,一面企图以一部兵力抢占公路西侧老爷庙及其附近高地掩护突围。

李天佑命令三营营长周海滨率部迅速抢占老爷庙。

周海滨刚刚接受任务,杨勇已经迫不及待地率领三营冲了过去。李天佑也只能无奈地摇摇头,杨勇一向如此,听到枪响就捺不住性子了。

杨勇率部出击之时,日军的小股部队已经抢占了老爷庙,于是抢攻变成了强攻。在攻击的过程中,不断有战士倒下,但没有一个人退却。

很快,杨勇带领三营在老爷庙与日军展开了白刃战,刀、枪、拳、牙都成了武器。枪托飞舞,杀声震天;马刀闪亮,敌头落地。在厮杀中的杨勇,突然感到左肩一股热流,左臂肘一阵疼痛,接着鲜血浸透了军装……。这已经是杨勇在战场上第四次负伤。

前三次负伤分别是:1933年10月,在中央苏区的绚口与敌人的遭遇战中;第二次是在长征中最激烈、最残酷的湘江战役中;第三次是在长征路上的土城战斗中。杨勇头顶,子弹伤;右大腿部,炮弹伤;腮部,子弹贯通伤;左臂肘部,子弹伤;左肩,子弹贯通伤。左臂被子弹击中的杨勇,简单包扎一下伤口,又继续指挥战斗。已陷入四面包围、伤亡惨重的日军拼命扑向老爷庙,企图向北突围。杨勇指挥三营在第一、二营协同下,连续打退日军多次进攻。13时许,被围日军在6架飞机掩护下,以密集队形再次向老爷庙高地猛扑。由于双方短兵相接,日机也无从下手,无可奈何,只能晃着翅膀怏怏飞离。杨勇和李天佑抓住战机,指挥全团冲下公路,协同兄弟部队对日军实施围歼。

平型关大战,是我军首次与日军交锋,是杨勇一生中遇到的最残忍的敌人。这次对手是日军最精锐的板垣师团二十一旅团。

平型关战斗最终以八路军大获全胜而告终,共歼日军1000余人,击毁日军车100余辆,缴获大量武器装备和军用品,戳穿了日军不可战胜的神话。

平型关战斗结束后,我军缴获了日军军毯1000多块,经师领导决定,凡在医院疗伤的伤病员每人发一块军毯,受伤的杨勇也得到一块。这块军毯跟随了杨勇整整15年。1952年,灵丘籍士兵武锦随中国人民志愿军第20兵团赴朝,兵团司令员杨勇把毯子送给了武锦,武锦后来把毯子捐献给了平型关纪念馆。

1938年3月上旬,杨勇接任第六八六团团长兼政治委员。3月17日在午城以西伏击日军运输队,截获汽车6辆,击毙日军200余人。同日,杨勇又指挥三营在第六八五团两个连协同下夜袭午城,歼日军一部。18日,杨勇指挥第六八六团协

同兄弟部队在井沟至张庄公路两侧伏击经蒲县西援大宁的日军第一○八师团骑兵800余人和炮兵1个连,连续打退日军数次反扑。战至19日拂晓,日军700余人被歼。午城、井沟战斗,共歼日军1000余人,焚毁日军汽车60余辆以及其他大批军用物资。

日军惨败,不肯罢休,3月下旬又组织1000余兵力进行反扑。这时,国民党第二战区副司令长官卫立煌率指挥机关东渡黄河,在大宁遭遇日军,不敌日军的凶猛攻势,急请八路军一一五师支援。杨勇奉命派三营十连迅速占领白儿岭附近有利地形构筑野战工事,掩护卫立煌部后撤。三营十连抱着与阵地共存亡的决心,顽强激战3个多小时,以伤亡20余人的极小代价,硬是挡住了800多名日军在飞机大炮掩护下的多次猛烈攻击。

战斗中,杨勇陪同卫立煌在指挥所观察战况。卫立煌手持望远镜目睹了交战双方惊心动魄的拼杀场面。八路军战士英勇冲杀的战斗情景,他看得清清楚楚。他见整个阵地在日军飞机大炮的狂轰滥炸之下,变成了一片火海,便惊诧地问杨勇:“战斗打得这么激烈,请问杨团长,在前面山头阻击日寇的贵军有多少个团的兵力?”杨勇微笑回答:“只有一个连的兵力。”卫立煌听了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等连队撤下来,发现果真是一个连的兵力时,不由得伸出大拇指,连声称赞:“八路军真能干!八路军真能干!”

吕梁山三战三捷

“吕梁三战三捷”是杨勇指挥才能的生动写照,具有“宋江三打祝家庄”那样的传奇色彩。1938年初,杨勇率六八六团随一一五师主力进至汾阳、孝义一带发动群众,开辟吕梁山抗日根据地。9月,日寇为发起大举进攻,派一○八旅团长山口少将,率部进驻吕梁地区的离石,并在汾阳城内集中大批弹药、粮秣等物资,随时准备起运。这就为杨勇率六八六团打阻击创造了良好的机遇。一天,杨勇带各营干部到汾离公路观察地形,发现最佳阻击部位薛公岭的对面一个山包上正好设有敌碉堡。这个敌碉堡,提前拔掉会打草惊蛇,战斗打响后再拔,伤亡太大。怎么办呢?杨勇发扬军事民主,集中大家智慧后,作出了打碉堡和打阻击同步进行的决定。他把打碉堡的任务交给迫击炮连连长吴嘉德。

没过几天,杨勇接到情报,敌人车队要出动,便提前设伏。9月14日拂晓,杨勇率领第六八六团进抵汾离公路中段吴城镇东南薛公岭地区。当日军进入伏击圈后,杨勇首先命令迫击炮轰击日军设在山岭掩护过往车辆的碉堡,3发炮弹全部命中,碉堡飞上了天。随后战士们发起冲锋,激战一小时,击毁满载军用物资的汽车20余辆,200多敌人除了3人投降外,全部被歼。第二天,日军大部队出动,扑了空,只拉走了5车尸体。

前线日军得不到弹药、给养,只好杀马充饥。过了几天,日军又冒险开始运输。100多名敌兵分乘几辆汽车,仅送一车粮食进行试探,杨勇识破了敌人的诡计,决定先给敌人一点甜头,将这一车粮食送了“人情”。

第二天,敌人果然胆子大起来,又出动200多名敌兵押送18车物资前来,走到油房坪一带时遭到六八六团和补充团的伏击,全部被歼。

吃了两次亏的日军,成了惊弓之鸟,时时处在戒备之中,在公路重点地段遣重兵设置了据点。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杨勇改变了战术,决定冒一下险,将设伏点放在薛公岭东南汾阳县王家池附近公路两侧,在敌人鼻子底下潜伏起来,“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准备再打一个伏击战。20日9时许,日军步骑兵800余人进入伏击区,杨勇指挥部队突然开火,旋即发起冲击,以一部兵力拦头、击尾,以主要兵力从中间分割,会同六八五团激战一小时,将日军大部歼灭。日军指挥官山口少将也未能逃脱,陈尸公路的命运。

日军万万没想到在眼皮底下的王家池却遇见了八路军神兵。三次伏击战,共歼日军1200余人,缴获大批军用物资。汾阳城门紧闭,接连几天,敌人焚烧尸体,召开“慰悼”大会。而杨勇则在吕梁山区召开了祝捷大会。在锣鼓声中,日军驻汾阳联队司令官送来了一份“慰悼”会上由全体军官通过的挑战书,大意是:“前与贵军交战,遗憾万千……惟敝军不愿山地作战,愿约贵军到兑九峪平原一带决一雌雄……”杨勇看后笑着对周围的人说:打仗嘛,就是要以己之长,击敌之短,你有你的打法,我有我的打法,休想用激将法诱骗我们。

我们打的是机动灵活的山地游击战,打得赢就打, 打不赢就走,不同你拼消耗,真是一封愚蠢的挑战书。大家听了都哈哈笑了起来。

“吕梁三捷”作为我军抗战时期的成功战例,被广泛流传。


潘溪渡一战成名

1 9 4 1 年1 月, 担任三四三旅旅长兼鲁西军区司令员的杨勇,在潘溪渡伏击战中,采取“围点打援、设伏围歼”的战法,全歼日伪,缴获的一门日军九二式步兵炮,至今陈列在军事博物馆中。

1月7日夜,杨勇指挥旅特务营奔赴侯集并对日军展开围攻,同时令第七团和第二分区一部隐蔽进入郓城和侯集之间潘溪渡附近预伏地区,打日军一个措手不及。8日凌晨,潘溪渡日军告急求援。面对难得的战机,杨勇决定采取“围点打援、设伏围歼”的战法。当日午前,郓城日军一个中队及伪军一部乘汽车4辆,带火炮一门,驰援潘溪渡。当增援的日军进入杨勇率部预伏地域时,预伏部队立即向预定目标发起攻击。战至8日黄昏,全歼日军一个中队150余人和伪军一个大队400余人,日军软原少佐被击毙,焚毁敌汽车4辆,缴获九二式步兵炮一门,创鲁西平原全歼日军的光辉战例。

潘溪渡之战,日军受挫。杨勇料定日军不会罢休,做好了迎敌准备。果不其然,1月15日,日军第三十二、二十一师团各一部7000余人及伪军3000余人,乘汽车300余辆、坦克20余辆,在10余架飞机掩护下,对鲁西抗日根据地进行报复“扫荡”,企图合击八路军教导第三旅,摧毁鲁西抗日根据地。17日,日伪军对转移至朝城以西苏村、马集地区的鲁西区党政机关、教导第三旅旅部、第七团和由冀南地区南下执行战略机动任务的第一二九师新四旅形成包围。杨勇令旅特务营营部率第九、十连在苏村阻击牵制日伪军,他和苏振华指

挥第七团掩护鲁西区党政军机关和新四旅突围转移。特务营营部率两个连与日伪军先头部队1000余人展开殊死搏斗,顽强阻击日伪军多次进攻,完成掩护任务后突围。

杨勇率鲁西区党政军机关、部队突围后,采取分散活动、避实就虚、寻机歼敌的方针,组织部队以营为单位结合民兵游击队相机打击日伪军,积极进行反“扫荡”斗争。到1941年2月6日,杨勇率部共歼日伪军700余人,胜利地挫败了日伪军“扫荡”企图,巩固了鲁西抗日根据地。

1941年4月,杨勇作为中共七大代表,赴延安参加中国共产党第七次代表大会。7月7日,根据八路军总部决定,鲁西军区与冀鲁豫军区合并组成新的冀鲁豫军区,杨得志任司令员,杨勇被任命为副司令员。

1944年春,杨勇回到冀鲁豫抗日根据地。5月11日,冀鲁豫军区与冀南军区领导机构合并为新的冀鲁豫军区,宋任穷任司令员,黄敬任政治委员,王宏坤、杨勇任副司令员。当日,杨勇参与指挥军区部队和地方武装主动出击,在昆(山)张(秋)地区发起攻势作战,一周之内收复戴庙、寿张集、徐桥等伪军据点50余处,歼伪军1200余人,摧毁日伪军寿张至郓城的封锁线,使中心区向东扩展50多公里。

接着,杨勇又乘势以第七团及地方武装一部进攻清丰县城,伪军于13日弃城逃跑。在日伪军重占清丰县城后,29日,杨勇指挥冀鲁豫军区第8军分区和地方武装,乘日伪军政人员召开庆祝“光复”大会疏于戒备之际,突然攻入城内,再度收复清丰县城,将伪警备队1100余人和伪冀南道道尹及集中在清丰县城开会的全道13个县的伪县知事、日本顾问全部击毙或俘获。7月31日,杨勇又指挥第七军分区部队采取里应外合手段,智取莘县县城,歼伪军及伪组织人员700余人。

从8月开始,杨勇参与指挥冀鲁豫军区部队向老黄河以南地区展开攻势作战。当围攻郓城,守城日伪军闭门坚守不出之时,部队旋即在东起梁山、西至鄄城50余公里地区内,展开军事、政治攻势,一周之内连克据点36处,歼伪军2900余人。此后,冀鲁豫军区部队又先后攻人砀山、肥城、枣强,收复寿张县城。所属第十军分区部队也在菏泽、考城、东明、曹县地区连克日伪军据点20余处。这次攻势作战,使鲁西南各小块抗日根据地连成了一片。

为响应毛泽东关于“扩大解放区,缩小沦陷区”的号召,巩固与扩大卫河以东和开辟卫河以西地区,冀鲁豫军区于1945年4月下旬,决定发起以攻取日伪军之孤立据点南乐县城为中心的南乐战役。杨勇受命指挥这次战役。他根据守城日伪军情况,决心以第八军分区主力攻取南乐县城及扫清部分外围据点,以第三、七、九军分区部队各一部阻击大名、安阳出援之日伪军。

4月24日夜,攻城部队在火力掩护下从西南和西北迅速攻入城内,旋即对守军实施分割包围,先打分散小股守军,后攻集中打大股守军,激战至26日中午,全歼守军。与此同时,阻援部队亦将日伪军外围据点全部拔除,并击退由安阳、大名等处出援日伪军。至27日,南乐战役胜利结束,共歼日伪军3400余人,俘伪军3000余人,解放被日伪军占领5年之久的南乐县城及其附近据点32处。这次战役,是冀鲁豫军区在局部反攻中首次集中4个军分区部队协同作战,为展开全面反攻积累了协同攻坚作战的经验。

冀鲁豫军区春季攻势的节节胜利,迫使日伪军不得不收缩兵力,加强城市及主要交通要道的守备。

5月,杨勇参与指挥冀鲁豫军区部队发起夏季攻势作战。18日至24日,乘津浦铁路沿线日伪军守备薄弱之机,集中4个军分区部队分左中右三路,在鲁西地区发起东平战役,歼日伪军约2200人,解放沦陷7年之久的东平县城。7月20日,杨勇又指挥第一、四、七、八军分区部队,在鲁西地区发起阳谷战役,激战至26日,解放阳谷、堂邑两座县城,毙伪团长以下330余人,俘伪军3200余人。

1945年8月8日,苏联政府宣布对日作战,并指令苏军进入东北。9日,中共中央主席毛泽东发表《对日寇的最后一战》的声明。10日,延安总部以八路军总司令朱德名义发布第1至第7号作战命令,命令各解放区抗日武装部队大举反攻。杨勇和司令员宋任穷、副政治委员苏振华率领中路军13个团星夜兼程,浩浩荡荡,向新乡、开封地区日伪军占领城市和交通要道挺进,连克延津、阳武、封丘3座县城。

抗战8 年, 杨勇率部对日作战,仗越打越好,越打越精,成为让日军闻风丧胆的八路军名将,为中华民族的独立、自由和解放立下汗马功劳。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