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朋友转,评评公理。

我叫杨兴秀,是甘孜州九龙县淇木林小学三年级一班学生蔡林旭的母亲2011年12月2日(星期五)九龙县棋沐林中心小学下午二年级最后一节体育课(由于当时学校修建占用了操场,加上天气又冷,体育课时老师些都让学生在外上其他文化课)数学老师兼体育老师的易正琼要求学生背九九乘法表,会背了的去下操场耍,不会背的继续在校门口的榕树下背。我儿子蔡林旭与邓斯强、潘雪等同学在榕树下背九九乘法口诀表时,被时任科任老师易正琼的孩子汪翔趁蔡林旭背书不注意时,将其数学书抢走,蔡林旭要求汪翔返还该书时,汪翔将书直接打在蔡林旭的右眼上导致其右眼受伤,蔡林旭找到汪翔的母亲(即时任该班数学老师易正琼)反映被打情况时,易正琼置之不理。

放学集合时该班班主任赵发蓉发现蔡林旭的右眼一直在流泪,经询问才得知其右眼被汪翔打伤。但学校对此事未给予重视,未及时带去就医,也未及时通知蔡林旭家长。事发后蔡林旭的视力逐渐减退,做作业时字不入框。临时监护人杨兴梅(孩子姨妈)还多次要求两位老师严格要求该生。直到2012年5月底,其母亲从德格回来探视时发现:蔡林旭右眼明显外斜,询问后蔡林旭才告诉母亲在校受伤一事。由于其母亲不是眼科专业医生加上孩子在上学,没及时送去就医。

2012年7月放假后,送往甘孜州人民医院检查得知,蔡林旭右眼视网脱离。随后转至四川省中医药学院附属医院检查诊断为:视网膜呈360度脱离,8:30钟位查及一大小约2PD的马蹄形裂孔,视网膜表面及视网膜下可见大量增殖条带,系陈旧性外伤造成的,且伤口形状与汪翔所掷书背形状基本吻合。

该事件发生后,当事人母亲及校方仍然置之不理。我于2012年9月3日下午在班主任赵发蓉老师的允许下到班上了解了我孩子受伤的情况(有录音资料作证)。9月3日下午我带着当时在场的学生找到易正琼,易正琼态度恶劣。9月4日早晨我又在赵发蓉的允许下到教室再次进行调查,全班学生都说有这回事(有录音资料作证)。当日下午我找到学校要求把学生找来证明并解决这件事,学校没重视这件事(有录音资料作证)。我又多次找到九龙有关部门和对方当事人协调解决此事,而当事人家长、学校和教育局则以时间太久无法调查核实为由推诿。我在万般无奈下提起了诉讼,因其法律知识的缺乏和法律意识的淡薄,所收集的证据得不到法庭的认可。身为人民教师的易正琼本应为人师表,却不惜以身试法伪造学前班的考勤记录表干扰司法公正,加之当时未带孩子就医,无受伤当时就医的直接证据,无法进行司法鉴定。最终导致一审败诉的结果。

众所周知,眼睛是一个非常脆弱、敏感的部位,视网膜是否脱离普通人是无法看清和辨别的,除非非常专业人士或专门的仪器才能检测到眼睛视网膜脱离,受害人在右眼伤受当天,告知了学校班主任赵发蓉和科任老师易正琼,(易正琼既是施害人母亲,又是校委会成员),而易正琼根本没有理会。如果学校和易正琼对蔡林旭受伤的右眼及时进行了检查、诊治或告知监护人,那么后果也许不会象现在这么严重,一个小小的过失疏忽,却给孩子和家长带来了终身的痛苦和遗憾。

事实上,在2011年12月2日损害事实的发生直接导致了蔡林旭右眼视网膜脱离的结果,只是普通人不容易发现而已,事实也是如此,请问:又有哪个人的眼睛能够经受得起外力敲打?又有哪个普通人能够辨别视网膜刚脱离时是什么样的状态?在事发当天蔡林旭已告知学校和施害人汪翔的家长,而他们为什么不对蔡林旭的右眼进行检查?除非他们已经知道蔡林旭的右眼视网膜已脱离而不想承担责任,让孩子自己去处理承受,蔡林旭苦于年幼,又是单亲家庭留守儿童,寄宿在姨妈家,回到姨妈家不敢告诉姨妈一直忍受着。汪翔用书打到蔡林旭的是右眼,右眼从上课背书时一直持续流泪到放学,这么长时间的流泪可想而知右眼当是被击打得不轻。视网膜脱离也是右眼,而不是左眼或其他部位,医院的诊断也是证明蔡林旭身体各项指标完全正常,不可能由于身体自身因素而造成右眼视网膜脱离,文教局的调查记录上班主任赵发蓉也证明蔡林旭右眼被打后写字出框,而在该事件发生之前蔡林旭视力很好,成绩也很好。难道这还不足以说明蔡林旭的右眼视网膜脱离就是这看起来不起眼的小小一击所致?但这些事实法院缺不予确认。

更加严重的是,该案时间拖得太长(2012年9月份立案、2013年11月1日宣判)给我的身心造成极大的伤害。2013年9月25日,在四川省人民医院诊断出患有重度焦虑症和重度抑郁症。这两种症状都是精神分裂症的前兆,导致其不能正常工作和生活,现在病休在中。在经过合法途径如得不到合理解决的情况下,我发誓要经过非法手段或网络信息等途径来解决该事件,到时难免给双方造成不可挽回的伤害。

我在边远的德格县从事基层卫生工作,因无力照管孩子,孩子一直留守于姨妈(淇木林小学杨兴梅老师)家,事发当年因维稳工作的需要还未过完春节就赶回单位加入了维稳工作的队伍中,谁曾想到她在维稳,而自己孩子的眼睛却已经在慢慢的失明?因孩子受伤致残这一事件对我的精神上造成巨大的打击致使我患上重度抑郁症和重度焦虑症几乎丧失了自理能力。我相信只要是身为父母的人,能理解这一单亲妈妈的心情。也相信留守儿童会倍受社会的关爱。

根据《学生伤害事故处理办法》第九条,因下列情形之一造成的学生伤害事故,学校应当依法承担相应的责任:“(八)学生在校期间突发疾病或者受到伤害,学校发现但未根据实际情况及时采取相应措施,导致不良后果加重的。”该事件发生的第一时间蔡林旭即告知了科任老师及施暴者的母亲易正琼。其班主任赵发蓉也发现了该情况,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才导致蔡林旭右眼病情加重,术后也无法恢复视力,导致终身残疾。该事件学校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蔡林旭是在行课期间受伤是不争的事实,学校没有尽到作为教育机构法定的教育、管理、保护义务。

目前州人民法院于2014年2月21号开庭审理了此案,庭后审判长(王彤)的意见:希望双方回县后找领导协调处理以便化解矛盾。我已多次将情况如实反映给九龙县相关领导,仍未得到解决。就因为对方有个当县委副书记的舅舅,法律和公理在钱和权的面前也失去了平衡。如果你是父母,为了和谐社会的建立,为了社会的安定团结,给孩子一个公正的说法,让孩子幼小的心灵深处能相信这社会也有公道可言而不仅仅是钱和权的社会,请帮转发,谢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