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涉嫌一起强*人碎尸案,杨波涛被羁押十年,却未获最终生效的判决.历经商丘中院3次判决,河南省高院3次裁定撤销原判、发回重审,商丘市检察院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撤回起诉。今年2月10日,成都商报全国独家报道这一消息。12日,杨波涛被取保候审.昨日,全国人大代表、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张立勇表示,目前,案件已经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将根据公安部门补充侦查的情况,再做出定论,如证据不充分应宣告无罪。(成都商报)

省高院作了3次撒销原判的裁定,商丘市检察院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撤回起诉,按理说这个案件就是疑点重重,根据疑罪从无的原则,这样的判决是应该很早就撤销,又何以让杨波涛蹲了十年的监狱?

一些冤假错案的产生与政府过分强调破案率不无关系。实际上随着人口的流动及社会整体知识水平的提高,嫌犯不仅反侦察能力增强,而且其作案手段也不断翻新,作案技术不断的进步,社会中的许多大案要案其破案难度在不断加大,但很多的时候相关部门不能正视这一问题而一味地讲究破案率,特别是一些大案要案发生后,政府都会给公安部门立下军立状,要求限期破案,而公安当然也会掷地有声:保证完成任务。于是任务层层下达,最后到了承办人的身上:招不招,不招就用刑,而面对刑事警察的“18般武艺”,能够挺过去的很少,个别意志坚强者虽咬紧牙根,但最后不是冤死审讯室就是暴毙看守所。而对大多数的嫌犯来说他们往往难予挺得住严刑拷打,只好含冤签字画押。

在《成都商报》的这篇报道中,记者认为:“按照疑罪从无的原则,如果证据确实不够充分的话,应该依法宣告无罪的。不能反反复复地发回重审,所以从河南省高院方面,在这块也是有责任的。”应该说省高院有责任,但也有为民作主的一面,之所以发生反反复复地发回重审,这与受害者告状无门不无关系,一般受害者发生冤情之后,人大、政法、政府的信访机构不管是省级的还是国家级的,能去的都去啦,这么多的信访机构只要有一家管事的,或许就不会发生扯皮与推诿的现象,但现在省以下的信访机构自不必说,国家信访局的干预能力也很低,有的事情虽很明显地显示地方上存在过错,但有的在北京上访了十几年甚至几十年还在访,你说北京能不人满为患?在一些论坛上有的80多岁了还在那里呼吁,有的坚信法律29年却几乎天天在论坛哭泣,她求天天不灵求地地不应,但她还是相信法律,相信法律会还给她一个公道...

浩浩荡荡的上访潮确实给北京带来了一定隐患。在中央宣布不受理越级上访之后,访民们感到非常的绝望,面对地方腐败,司法不公,群众是信访不信法,因此在当前的大好形势下,上访仍然是访民比较心仪的维权手段,因此不受理越级上访正好与访民的期待相悖,同时也会使国家信访局自打嘴吧,因为“件件有回音,事事有着落”是国家信访局不久前作出的承诺,国家信访局长舒晓琴铿锵有力的声音还在空中回荡,现在如果取消越级上访正好来一个180度的大转弯,群众有些难予适应,再者从杨波涛的案子中可以看出,想利用法律来维权有时也很难,因为对大多数的人来说,想坚持10年很难,这不仅需要扬波涛本人要有一不怕苦、二不怕痛、三不怕死的坚强的意志,同时也需要家属的财力支撑,因此虽然社会上的冤假错案很多,但单纯依靠法律手段维权达到改判的却很少,无疑,扬波涛是幸运,虽然三次改判末能洗清冤情,但至少他充满希望:全国两会代表,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张立勇表示,目前,案件已经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将根据公安部门补充侦查的情况,再做出定论,如证据不充分应宣告无罪。

除疑罪从有之外,中国还有许多地方是与世界的法制精神背道而驰的,比如强拆强征在世界上的任何一个国家都是不合法的,但前几天却有两会代表提议国家通过立法来支持政府强拆,你说叫老百姓信法怎么信?面对维稳事件不断,十八大期间就已经提出的“土地征地价格提高十倍”等一些民生议案历经两年两会却没有丝毫进展,但今年的两会代表却冒出多个企图对老百姓“上房揭瓦”的不合世界法律潮流的议题,如果再对老百姓的涉诉信访来个硬性规定,如不准越级上访,终诉息访等,环环相扣,老百姓的维权就更加的困难,所以中国老百姓并不看好所谓的依法维权,而且从司法实践中亦可看出,维权类的民告官行政诉讼,老百姓胜似很少。

(谢绝转载)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