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不讲真话是建立公信力最大的障碍


“很易使人稳定。”全国政协委员、中国银监会原主席刘明康昨天在全国政协经济界别的小组讨论中说,“不讲真话”是建立政府公信力最大的多官员出来都是讲好话,我知道他们的目的是为了要稳定,但说真话更容障碍。(央视新闻 刘明康:官员要讲真话不讲大话)

象刘明康那样勇予揭短的两会代表并不多,因此刘明康的此次发言不仅很雷人,而且戳到了政府的痛处。

做人要讲真话,这是最基本的道德基础。但在现实中,讲假话却成了官员的常用手法,不仅影响官员的形象,而且也影响了权威媒体的形象,因为官员的假话第二天就会登在报纸上。很多的时候虽谣言满天飞,但权威媒体的“屁谣”却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因为媒体越是“屁谣”,人们越相信谣言是真的,因为人们普遍认为,某些媒体习惯于讲假话。

官员喜欢讲假话、空话、套话,然后这些假话、空话、套话又会通过当地权威媒体来传播,这样一来又间接地把媒体拉下了水。由于涉足深水区,某些权威媒体很难进入普通公众的视野。在中国,许多民办纸质媒体从90年代就开始自办发行,但直到今日,一些权威媒体还是难予自办发行,只能拿纳税人的钱养着,这样的体制或许世界上绝无仅有。媒体不为民作主,不如回家抱老鼠。看了刘明康新闻,很容易想起新新生态说过的这句至理名言。有个摆书摊的从单位偷来了下发的某些权威报纸放在自家的书摊上出售,但来问津的都是收破烂的,要求论斤卖,因此对一些所谓的权威媒体来说,它们虽然具有老虎的权威,却只能卖出老鼠的价格,而这样的落差是由于诚信造成的,正如刘明康所言:,“不讲真话”是建立政府公信力(也就是媒体公信力)最大的障碍。

某些所谓权威媒体由于在市场上缺乏竟争力,只好靠摊派发行,而且上级还给下级规定发行量,因此表面上看起来发行量很大,但那不是媒体本身的功劳,而是政府摊派的功劳。除发行量之外,个别媒体对于广告量也有一定的要求,也就是说下级成了上级媒体的财神爷,利益上的依附关系使舆论监督成了一句空话,因此有些地方虽然很腐败,也就只能等中纪委来查,因为地方包括媒体在内的各部门总是官官相护。

党政媒体的生存能力越低下,就越脱离人民群众,表面上你很权威,但你的那些口号式的报道群众都把你当成国家级的笑料,如“土地征收价格提高十倍”、“用五年的时间治理雾霾”、“除温州和鄂尔多斯外其他地区不存在泡沫”、“粮食增产十连贯”、“全国耕地增加两Y亩”、“转基因有没有毒猪说算”等等,每喊一次口号,群众就吐一次口水,媒体就降低一分威信。

为所谓的维稳,代表在媒体上喊出了要禁《水浒》的倡议,这样的倡议虽然雷人却并不是什么首创,因为在某些地方,虽然没有想到禁《水浒》,但一些新兴的自办发行的纸质媒体早就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些军事类的报纸和一些侮淫侮盗的小报,而象早期的《南方周未》和《民主与法制之类》的报纸却不知出于何因突然间从报亭上消失,有些报亭业主坦言:不让卖。

媒体再权威,但如果其诚信度得不到国内观众的认可,在国际上是没有说服力和竟争力的。真亦假时假亦真,在国际性的报道中很多时候媒体虽说了真话,但国外的观众仍然认为那是中国媒体在放屁,比如钓鱼岛的问题等等。为了弥补国内某些媒体的不足,陈光标想花14亿美元与人合作买下美国的一家著名的报纸《纽约时报》,光哥又不是什么资本家,何来14亿?因此更多的人怀疑光哥的背后有国内某些权威媒体的支撑,光哥只是代理,这是让人搞不懂啦:难道在国内说不了真话,要跑到美国才能说?

(谢绝转载)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