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宵寂寥2

雅馨毕竟还是处女之身,感觉土军探摸自己的身体,就有些排斥,左挡右抵的不准土军得逞,默默的僵持了一会,土军就不顾一切的钻进了雅馨的被窝,整个身体压了上来。雅馨四十三岁,这辈子除了父亲抱过自己再没有别的异性这么亲近过,就感觉很惧怕,怯怯的说:“土军,不要不要。”

土军此刻正在兴头上,啥也听不进去,就去吻雅馨的唇,雅馨左右躲闪不肯就范,土军无奈只得去抚弄雅馨的身体,雅馨就用双手保护,折腾了好一会,土军始终没能得手。

雅馨用双手抵着土军说:“土军,不要不要,我好害怕。”

土军就说:“亚萍,我好激动,我想爱你。”

雅馨摇着头说:“我不知道该怎么应对。”

土军说:“我想吻你,想进入你的身体里面。”

雅馨问:“男人跟女人在一起一定要这样吗?”

土军点头道:“是的,这就是所谓的ZUO爱。”

雅馨沉吟了一会说:“我心里有障碍,我很排斥,我不知道该怎么应对才好。”缓缓继续说:“我俩认识这么多年,一直觉得你风度翩翩,知识渊博,像个顶天立地的英雄,怎么此刻像个调皮的孩子呢?”

土军说:“和你睡在一起,我忽然很兴奋了,无法控制自己。”

雅馨问:“男人和女人在一起一定要这样吗?”

土军点头说:“是的,这是正常男女的正常表现。”

雅馨说:“怎么会这样呢?大家说说话聊聊天摸摸手不就很好了吗?”

土军有些诧异,他觉得凭着他跟雅馨这多年的交往奠定的情谊,在这个时刻他的一切要求她都会答应的,她如此排斥,要么是是个心理有问题,要么是身体有问题,兴致忽然便没有了,从雅馨身上下来,问:“我刚才吓着你了吗?”

雅馨点点头说:“如果男人跟女人在一起都要这样,像个孩子一般,我接受不了。”

土军安静了一会,然后慢慢的说:“男女肌肤之亲是天伦之乐,如果一个男人跟一个女人在一起,男人不愿意招惹女人,那就是这个女人的悲哀。”

雅馨似懂非懂的点点头,说:“如果男人都这样的话,我对这个世界美好的憧憬就坍塌了,这跟我想象的世界是不一样的。”

土军此刻睡意全无,他拉开床头灯坐了起来,默默的看着自己这个多年的好友,心中升起几分怜悯,想了半天不知道该怎么说,雅馨也坐了起来,看着土军说:“怎么啦?你不开心吗?”

土军摇摇头说:“你的问题是,过分将男人英雄化,男女肌肤相亲是我们人类最美好、最愉悦、最激动人心的行为,男人跟女人在一起是会一反常态的,在床上他的任何爱抚行为都是应该接受的。”就问:“你从来没跟男人这样过吗?”

雅馨点点头说:“嗯,我还是个处女呢。”

土军如有所思的点点头说:“有一天你结婚了,你的丈夫会经常会跟你这样的。”

雅馨睁大眼睛说:“经常这样啊?那这个世界太肮脏了。”

土军无奈的笑笑,说:“你应该试着去接受这样的事情,ML是一种很美妙的感受。”

雅馨想了一会,静静的看了会土军,忽然觉得土军一反平时大大咧咧的样子,很是有些温柔,就有一点感悟,抓住土军的手说:“那我们现在就开始好吗?”

土军握住雅馨的手,温和的笑着说:“不可以的,这件事情要和你未来的爱人一起做,他一定会认真教会你的,一定会让你变成一个真正的女人的。”

雅馨有些失望,说:“那你刚才为什么那么急切呢?”

土军想了想笑着说:“当你有了丈夫的时候你就会明白的,我现在说不清楚。”看看窗外,已经有啼鸟鸣叫了,说:“天快亮了,我们睡一会吧,要不一天没有精神的。”

雅馨点点头说:“那你抱着我睡。”

土军笑笑,就把雅馨抱在怀里睡下了,土军告诉雅馨说:“以后有了丈夫,在床上的时候一定要迎合他才会快乐的。”

雅馨点点头说:“刚才那会我没有迎合你是不是很生气啊?”

土军说:“正是因为你的排斥和拒绝,才使我避免了一个错误,当时是不太高兴,现在想想多亏了你的拒绝。”

雅馨笑了没有说话,往土军怀里挤挤,一会功夫俩人就睡着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