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南报网讯 据中新网石家庄4月12日电 清明时节,河北省迁安市肖家庄与王古庄村西交界处的小山坡下,今年90岁的抗战老人侯振刚与李方州的后人一起祭奠了71年前在这里被日伪军杀害的抗战英雄李方州。

“老战友啊,分别这么多年啦,你太冷了……”侯振刚老人一边烧纸,一边念叨着……

李方州牺牲后,始终没有落实烈士名分。

对于李方州被敌人杀害的经过,侯振刚老人有着清晰的记忆。

“1941年春,我在本村参加革命,为八路军送信,当时肖家庄李方州是我的领导人,几乎每天,我都要将来自各村的信送往李方州家,信有时带上鸡毛或别上火柴,表示紧急,信的内容绝对不能看,只能交给李方州。李方州家是我地下党组织在迁安城北重要工作枢纽,他当时就是区委书记。”

侯振刚抗战初期秘密加入共产党,担任本村村长。

“1942年7月的一天上午,我将一封信送往李方州家,来到肖家庄发现大街无人,当我快到李方州家门口时,发现伪治安军反共自卫团团长秦海清带领伪军,正圈着上百名未跑出去的群众走来。我赶紧将信件毁掉丢到附近一个寨子缝里,刚想脱身就被伪军圈住。当我和百姓被伪军驱赶到李方州家门口时,看见伪军已将李方州绑起来,伪军叫我去找梯子,我称自己不是本村的,找不到。一会儿,伪军叫另外一个村民扛来梯子,随即将李方州绑在在梯子上灌凉水,并进行拷打,逼他交出党的秘密。

“不管敌人如何逼问,李方州始终说不知道。伪军逼问未果,就将李方州带回罗家屯伪军团部,我和群众被释放。几天后,李方州被带回肖家庄、王古庄游街。最后,伪军在王古庄村西路口当众将李方州杀害。李方州在当地名气挺大,伪军深知李方州掌握我地下组织很多秘密文件,杀害他时,圈了几个村庄的数百名群众。李方州至死也没供出我党的任何秘密,可歌可泣……”侯振刚老人说。

“李方州的化名叫石明”

“李方州的化名叫石明!我不仅听岳父说过,而且亲眼见过李方州遗留下来的一本抗战日记!”现居住在长城脚下朱家沟的姜存金说。姜存金是李丛林的女婿,李丛林是李方州的侄儿,当年跟随李方州秘密从事抗日工作。

姜存金介绍,李丛林生前经常跟他聊起李方州的事,称李方州是区委书记,迁安县城以北包括迁西一带,方圆数百个村庄抗日工作都归他管。

“1979年冬季的一天,我看到岳父从一个皮影箱子里拿出一本发黄的日记本,这是李方州当年写的,日记本上记录着李方州负责的辖区。我印象最深的是四句诗,每句诗里包含着一个化名,第一句就是石明,即李方州。”

姜存金谈到,从卢沟桥事变起,李方州就秘密从事抗日工作。因是迁安当地知名教书先生,才华横溢,李家富甲一方,李方州在当地的影响非常大。迁西县太平寨的周某、郑香林、刘香普等找到李方州,在李方州领导下开辟滦东新区。周青犯左倾错误,受到区委处分,与李方州产生隔阂。1981年,姜存金先后两次带着李丛林去太平寨西沟找周某为李方州取证,但周某均没管。

石明就是李方州的化名,这一点也得到现居新疆喀什的老八路刘占海证实。

综合《中国共产党河北省迁安县组织史资料》等档案资料,迁青平联合县第三总区是现今迁安市辖区第一个总区级抗日政权,是抗战期间8个联合县首次涉及今迁安辖区的总区级区划,这是今迁安市中共党组织重要源头。迁青平联合县三总区书记首任区委书记是石明,他担任总区书记时间是1941年8月至1942年夏,石明为中共迁安地下党组织奠基人。石明的任期与李方州的遇害时间吻合。

“抗战时期,县城以北我党基层政权建立情况始终没有搞清,这方面研究一直是空白。”迁安党史研究室原主任刘铁珊说。刘铁珊所说的空白地区,正是众多老党员、老干部认定李方州负责的地区,即迁青平联合县三总区。

档案记载:李方州是政府地方干部

现存迁安市档案馆关于处理涉嫌向日伪军告密李方州从事抗战工作的肖家庄村任某历史问题的调查材料里,明确认定李方州地下党干部身份及被伪军杀害事实。

1959年1月30日,“中共长城(大崔庄)人民公社党委会对任某历史问题的结论提到:“罗屯敌人把李方州抓去枪决了”。1969年7月1日,擂鼓台公社肖家庄大队关于任某历史问题的综合报告写到:“我政府地方干部李方州”。

综合50余位证人证明:李方州,1906年出生,河北省迁安县肖家庄村人,原名李义香、号方州,迁安师范毕业。1933年长城抗战失败,迁安沦陷,李方州在文化战线上反对日本奴化教育。期间,李方州娶妻贺氏,婚后不久病逝,未生育儿女。1937年全国抗日战争爆发后,李方州秘密加入中共地下党。1940年2月,迁(安)遵(化)兴(隆)联合县成立,李方州担任滦东新区(迁青平三总区雏形)负责人,区长马玉华、周某、郑香林、刘香普以及八路军十二团一营长欧阳波平等经常夜里来李家,与李方州商讨抗日事宜。李方州负责县城以北至长城沿线村庄的抗战工作,重点做建立政权、建党,开展武装斗争,给冀东十二团等抗战部队筹集转运物资。

1942年夏,西陈庄八路军办事员秦海青叛变投敌。1942年7月12日,驻罗屯伪军独立20团三营长陈玉新带领伪军,在秦海清指引下闯进李家,李方州被捕……在李家院子,敌人审问没有结果,将李方州带回据点。在罗屯日伪军团部,李方州誓死不屈,没有泄露任何机密。李方州在狱中,任某向伪军团部揭发李方州从事地下工作的事实,促使伪军团部尽快杀害李方州。1942年7月16日,数头伏,伪军将李方州押回肖家庄及邻村王古庄游街示众,最后,圈了数百名群众,在两个村交村西交界处岔道口将其杀害。

抗日英雄被尘封71载

新中国成立后,李方州的三哥李井香因父亲李庆合民国初年开“三合兴”皮铺,尽管家道早已衰落,但被划为富农,李井香不敢为李方州申请追烈。

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李丛林因成分问题,到太平寨西沟找周某打证。大队将李家成分改为上中农,村干部劝李丛林不要再找李方州的烈士荣誉,否则将涉及任某的责任。

1982年夏季,李方州大哥李庭香之孙李印阶带着儿子李建丰找到周某打证,为李方州申请追烈。民政部门称,他们不属李方州直系后人,不能享受烈属待遇。

2005年夏季以来,李方州的侄女李丛艳等多次向当地民政部门递交追烈申请,但没有回应。

“为老叔申请追烈,不是为了钱,而是讨回他应有的名分,告慰英灵。我父亲我哥都带着遗憾走了,我不知道能否看到老叔认定烈士名分的那一天……”今年85岁的李丛艳伤感地说。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