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美国一向以其雄厚的科研实力引以为荣,但近年,海外顶尖的华人科学家回归中国,正收窄中国与其他先进国家在科研能力上的距离。据《纽约时报》报道,中国决意运用其充裕的财政资源,以及日渐提升的地位,招揽在改革开放期间流失的顶尖科学家及学者回国,美国一项研究更指出,未来中国将较美国更有能力把科研成果化为产品推出巿场。2012年中国军工科技迅猛发展令五角大楼震惊,这和大批人材回国分不开。

2008年,美国着名的马里兰州霍华德休斯医学研究所,向普林斯顿大学分子生物学家、美藉华人施一公颁发了1000万美元的科研资助。但美国学界并没有对此感到惊讶。当时,从事细胞研究的施一公,在癌症治疗的研究上开展了一条新的研究路线。他的实验室占据了大楼的一整层,并获得每年二百万美元的研究经费。

然而,令人感到惊讶及震撼的是,数个月后,归化美藉、居住在美国18年的施一公,宣布放弃美国的一切,返回中国继续进行科学研究。他回绝了千万美元的研究经费,辞去了普林斯顿大学的职务,转而任职北京清华大学生命科学与医学研究院副院长,现在,他已成为了清华大学生命科学学院长。

施一公表示,「时至今日,许多人仍然未能了解为甚麽我会回到中国,特别是当我身处在这地位时,我放弃了一切。」普林斯顿物理学教授罗伯特。奥斯汀(Robert H. Austin)说:「他是我们其中一颗明星。」他在电话里表示:「我觉得这事是完全疯狂。」西方、特别是美国对于许多中国学者而言,仍然拥有着巨大的吸引力。但施一公以及其他着名科学家的回归,象徵着中国正成功地以更快的速度缩窄与先进国家在科技上的距离。

过去十年,中国投资在科研的资金正稳定上升,现在已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5%。美国正投入GDP的2.7%于科研之上,但中国的投入远较其他发展中国家为高。

据两名中国研究学者丹尼斯弗雷德西蒙(Denis Fred Simon)和曹聪最近发表的《人才与中国的技术优势》一书里表示,中国科学家因面对海外的竞争,面临更大的压力。过去十年,中国科学家所发表的学术论文数量,是他们每年所发表的论文数量的四倍。2007年,中国科学家的论文数量仅次于美国。就以正在冒起的纳米科技研究而言,大约有5000名中国科学家投身于此。

2008年,佐治亚理工学院的一项研究显示,不出十至二十年,中国将较美国更有能力把科研成果转化为产品及服务推出巿场。

近年,许多像施一公同样着名的科学家开始回流中国。他们的回流带着一个任务:重组中国的科研文化,改变用人为亲和碌碌无为的现象,这些都是追求科研成果的最大障碍。报道说,他们均受到爱国主义的驱使,以及他们希望成为改变的催化剂,并认为中国政府会支持他们。

「我觉得我欠了中国一些东西。」42岁的施一公说,「在美国,所有东西都几乎已经建立了,但在中国,无论我做些甚麽,其影响都较在美国大十倍,甚至百倍。

小琦给了我最多的惊喜,在于她的谈吐如兰从容得体的大气,举手投足之间都尽显英国皇室独有的高贵典雅的气质;在于她年级轻轻,就斩获多项世界级的科研大奖,在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英国观众和百分之一百都是英国评委的评判条件下,从英国本土人手中屡次抢过第一名的奖杯;在于尽管此时有多位顶级教授向她发出邀请,而她心理念念不忘的是她的祖国,和我聊得最多的就是,“吴老师,我回去的话,能为中国做点儿什么?我想我该回去了。”

见到小琦之前,牛津的其他同学纷纷跟我介绍,“这个女孩是真正融入英国上流社会的中国人”;就连牛津大学介绍小琦给我认识的教授,对小琦也是赞誉有加,“她是我们牛津大学的骄傲。”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