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二十几年前家里盖房子,最后剩了几百块红砖,这样的东西丢掉可惜,放家里占地方,每当感觉这些红砖碍事的时候,老父亲就会把它们搬到另一个相对空闲的地方。二十几年来,这些红砖已经被搬动了好多次,每当它们又被搬到一个新地方的时候,我都会站在红砖堆旁想好多,它们就像我们人生一样,现在风风光光在上边的几块红砖,在下一次被搬动的时候,它们就会最早被放到最下边,而最下边的那些受压迫者就会又回到最上边,风风光光的展现在世人面前。人生何尝不是如此,昨天还在家没人看好的小屁孩,说不定今天买彩票就会中个大奖,昨天还受领导气的低层职工,今天就有可能被一纸升迁令送到宽敞的办公室统领全局。不管干什么事情都应该有坚定的恒心,不退出就有可能获得成功。

老家有个王叔,七十来岁了,原来是一个石油工人,退休后想过安静的生活,就带着老婆回到了老家,孩子和女儿并没有随他们两个回来。王婶不是我们这里的人,老家是东北的,极好抽烟。

王叔很善谈,也很热情,我每次到老家的时候,王叔都会邀请我到他家里坐坐,每次到他家里闲聊的时候,都会相互喷的忘记吃饭的时间,到该吃饭的时候,王婶都会无声的把饭端出来,这样两次之后,我再到王叔家的时候,就会先给我弟弟说一声,让他提前给我打电话叫我一声。因为和王叔聊的时间长了,我们之间就会想到哪里就聊到哪里,有一次说到现在年轻人不珍惜爱情这方面了,就顺势聊到王叔和王婶的身上了,没有想到,他们这么年龄的人也照样有风流往事。

王叔是部队转业后直接到的油田,因为他没有什么技术,到油田后主要以出大力为主,那时的人思想都比较进步,干活抢着干最累最苦的,认为这样最光荣,最对得起国家对得起毛主席。但那个时候伙食却很差,往往不到吃饭的时候就饿的受不了了,王婶那时就在伙房帮厨,她是单位招工招来的。王叔与王婶好主要是看中了她所干的这个职业,认为吃饭的时候会有一点便宜占,实际上也正是如此,当他们两个确定关系后,王婶在这方面确实帮了王叔的大忙。

部队转业年龄就不小了,另外离家这么远,找一个老婆成立一个家安安稳稳过日子是他们这些人普遍的想法,那个时候最紧张的除吃的以外就是是住房了,一个小小的房子就会有好几个人挤着住,想在这样的屋里谈恋爱是非常困难的,想说话的时候,就会等到都吃过晚饭后,一前一后的到廖天野地里去。我问王淑,你们那时候两个人在一块会干出轨的事情不会,没想到在另一间屋里的王婶插了一句,你王叔不是那么规矩的人。

王叔说他们两个经人介绍,确定关系的时候,正是文化大革命搞的最激烈的时候,因为形势问题,两个人卿卿我我的是绝对不可能的,见个面还得偷偷摸摸的,有一次他们两个来到了一个废弃的旧菜棚里,因为已经确定了婚期,他准备实实在在的亲亲她,结果被一阵脚步声给打断了,两个人跟做贼似的,心里扑通扑通好长时间,也没有亲成,回来的时候,心里一直暗骂,那个龟孙正在这关键时刻从他们藏身的地方路过。后来他们在另一个地方把这一课才算补上。

王叔和王婶还是在婚前把事情办了,王叔说那是一个热的难受的晚上,他约王婶到野外去,两个人坐在草地上,商量着婚场和婚礼方面的事,半夜的时候,两个人抱到了一块,他心急如焚,结果王婶却配合的很不情愿,女人怎么会那么胆大的做这种事呢?最后在他的软磨硬泡下王婶做出了让步,毕竟两个人也快结婚了,他怕王婶躺倒在地上脏,就把自己的上衣铺到了下边,当时他们也没注意那么多,结果等完事后他们回到宿舍,发现身上被蚊子、小虫咬的是疙疙瘩瘩的,一直难受了好多天。

王叔在讲这事的时候,慢条斯理的,闭着眼睛,在他的脸上并没有看到不好意思,反倒是一脸的幸福和兴奋。

人到一定的年龄就喜欢怀旧,风光美好的过去应该是自己今后生活最大的满足。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