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教育和英语改革令人忧

流波

据两会报道:3月9日上午,十二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第二次全体会议前,教育部长袁贵仁在人民大会堂接受采访时表示:要减少全国统一高考科目,但科目会相应减少;不再分文理科,不再分文理科考试,考卷一样;还有一个就是外语考试,利用社会化考试,仍然属于高考的科目,但是考试方式会有变化,一年多考。另一方面是招生问题,他介绍:高考录取,第一主要以统一考试科目成绩为基础,同时还要依据学生3年学业水平成绩,还要参考他综合素质的表现,比如说他参加志愿活动等能够表现他德智体美的综合素质,等。对此,我感到高兴的同时也将表示以下忧虑:

一、外语仍然是高考科目。只要外语仍然是高考科目,则无论它是重点还是附科,并且由社会来承担,且一年多考,这必将更进一步激发社会本来已经极端混乱、媚洋、商业化的以英语为主体的培训市场,必将更进一步掀起社会、学生、家长如无头苍蝇般为英语学习、考试六神无主,病急乱投医,搅得周天寒彻,学校本身也将无所适从。这样的搞法可能比原来更生乱象。

二、关于平时成绩、素质问题。这样考虑本来无可非议,但实际实施则可能引来学校、教师、社会三位一体的极大腐败和不安;如此一来,学校将成为一级最直接的政审政府,加上今天教师的素质、社会的变态趋利,其不良之社会险象环生当更盛于前者之乱。

三、不丢弃英语的思维心态。自鸦片战争到今天的一百多年来的崇洋心态在这三十多年来更有过不及,英语“闹”中华就是极好的表象。无论是专家、教授、社会方方面面人士,都视英语为不可缺失,美其名曰和国际接轨。前次谈这个问题,我举例说钱学森从美国回来,因为西方层层把关——任何关于原子弹、导弹的技术资料是带不回来,苏联也撤走专家,结果几年,新中国在各种封锁条件下反而造出了原子弹,何也?钱老悟出了一个大家都想不到的一个因素:汉语言思维问题。就是说,假如美国让中国籍科学家带回海量资料,中国把这些浩如烟海的资料翻译过来都要几年,再半理解要几年,所以西方认为中国在没有资料自己摸索的情况下怎么能搞出原子弹?要搞奇迹发生也是几十年后有没有眉目还要看运气了。但没想到了是因为中华智慧的汉语言思维速度比字母语言综合思维高出太多完全不在一个档次上,只几年功夫,在毛主席党中央强有力领导下中国就有了“两弹一星”,步入核大国行列。但今天的知识分子几乎就是崇洋媚外思维,走不出近代弱智心态。

四、“新文明文化史观”。我在简述“新文明文化史观”时说,“新文明文化史观”是对近代以来“西方中心论”主导下的文明文化史观进行反思、结合中华并人类越来越多的考古发现再进行综合研究得出:“中华文明上万年”、“中华文明是人类文明的源头”、“中华文明引领人类直到近代”、“中华人种是人类的祖种祖族”、“长江流域古糯语(人类最早文明发祥者——种植古糯稻的糯民说的语言暨古汉语的前身)为上中古全球通用语”、“中华文明博大精深,海纳百川,引领人类上万年,是人类文明进步的源动力”、“中华文明突显人类真善美、是人类社会美好和谐的圭臬”等重大新史观的概括。这一史观和理论的横空出世,是近代以来人类文明文化史上开天辟地的大事件,是对近代以来由“西方中心论”主导下形成的中外主流意识形态下的文明文化历史观的彻底拨乱反正,是中华民族自鸦片战争来陷入内忧外患困境、民族意识步入“崇洋媚外”、“弱智糊涂”窘境重新走向文化复兴的标志,是人类重新走向天下大同、走向和谐文明、重建中华大九洲康庄大道的隆隆礼炮……中华文明的现代发展就是人类文明的未来走向。

五、中华文明近代衰落的原因探析。我曾在《谈谈对中华文明的再认识》一文中分析中华近代落伍的背景:

正当中国的大清皇帝们还沉浸在“天朝”、世界“中央之国”的历史陶醉之中时,西欧通过“文艺复兴”、“工业革命”、“宗教改革”、“农民起义”等一系列的变革,彻底砸碎了近千年来农奴式的封建割据统治和近乎窒息的宗教桎梏,向着近代文明的曙光迅跑。经过两百来年的殖民扩张掠夺,非洲成了贩卖与屠戮黑人的屠宰场;美洲中华先民支系印弟安人被屠戮殆尽;印度与东南亚被掠夺得千疮百孔。时至十九世纪中叶,西方列强终于用坚船利炮把‘天朝’的尊严、‘中央之国’的傲慢击得粉碎。腐朽羸弱的清政权末年,广大的国土被蚕食、瓜分,民族惨遭殖民与蹂躏,‘东亚病夫’的毒讽压得中国人抬不起头来,中国社会的崇洋、恐洋、媚洋之风弥漫开来。在大部分中国人的思维里,西方“蒙天盖地”的先进,中国“昏天黑地”的落后,对西洋人有一种莫名的盲目崇拜,自以为低了一等;而西方从此更加狂傲,**跋扈,“白种人是上帝的骄子”的历史谎言流遍全球。这就是一百多年来的“历史歧视”、一百多年来的“历史耻辱”、一百多年来的“历史误解”和一百多年来的“民族自卑”。这样,西方成了人类文明的“主宰”,西方人成了“上帝的骄子”,全球的“西化”之风从此弥漫开来。今天人们盲目的崇洋媚洋心理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一方面是近代以来西方在经济、科技等方面远远地走在前面这样的客观现实和西方不断在意识形态上进行“西化”的结果;另一方面也是我们对自己伟大民族在人类文明史中所应有的崇高地位缺乏根本认识甚至漠视的恶果。

1986年,英国出版了一本书名叫《中国——发现和发明的国度(西方对中国的债务)》,书中介绍了一百个中国发明和发现的世界第一。作者坦普尔为什么用了“债务”这个词呢?他在序言中坦言:“现代社会赖以建立的基本的发明创造,可能有一半以上来自中国。然而这一重要事实,不但在西方鲜为人知,就是连中国人自己也缺乏认识。”“受用了中国的发明而不知其本源就是欠下了债务,但问题是发明创造者自己也无视自己的成就,既然没有人讨债,大家也就乐得享用了。”

《谈谈对中华文明的再认识》一文分析中华近代落伍时说:

当然,我们也应当好好分析中国近代为什么落伍的原因,落伍后在一个相当长的时期里又为什么没有赶上直至成为一个殖民地半殖民地国家,等等。这还得要从当时的大环境大历史背景说起。国际上,一是欧洲在沉寂了近千年后所爆发出的无穷能量,这股能量带着人性的野蛮与扩张,就像一条饿极了的猛兽冲出了牢笼,它虎视眈眈,用古希腊罗马精神武装头脑,以中华科技文明为先导,带着吞食全球的欲望,拉起海盗式的风帆,开始了人类历史上史无前例的掠夺与殖民:非洲成了贩运黑人的奴隶场,广大黑人被当做牲畜般捕捉枪杀;美洲的原有居民(中华先民的支系)印第安人被驱逐屠戮,惨绝人寰;印度、东南亚诸国已被搜括得遍体鳞伤。二是西欧借鉴东方文明特别是中华“四大发明”彻底改变了西方的社会结构,生产力获得了空前的发展,工业革命使欧洲向着人类近代文明的曙光迅跑,这为欧洲能最后掠击自人类文明发祥以来一直执牛耳于前的中华大国奠定了经济的军事的基础。三是美国独立后的迅速崛起,俄罗斯由蒙古金帐汉国下的莫斯科公国成倍地扩张开来,日本因“明治维新”的成功而由被殖民到摆脱殖民迅速发展成强大的国家。从国际背景来说,这些掠夺成性的新兴帝国的形成,加上大小老牌帝国,中华民族的厄运是在劫难逃了。从表象上看,到17、18世纪,中国经济还一直走在世界的前列,甚至到了19世纪40年代,中国在与西方的对外贸易交往中,还基本是中国产品输出占绝大部分,西方还拿不出像模像样的东西输送到中国来。于是英国就从印度偷运来鸦片,林则徐禁烟,才导致了中英鸦片战争。其次,由于国内的农民起义和民族战争而形成满清入主中原,这是导致中国近代最终走向落后的内质原因。这并非说因为建立了满清国家政权就一定会导致中国近代的落后挨打,而是说在当时的国际背景下满清国家政权的建立更容易形成中国走向落后的诸多不稳定因素。其一,正当欧洲资本主义滚滚向前之时,中国的明末农民大起义诱发了满清入关,这种农民起义与民族战争不似欧洲近代的农民起义旨在彻底摧毁旧的农奴式的封建割据和黑暗的宗教桎梏,而是推翻一个旧的封建政权后又建立一个几乎相似的封建政权,而且这个政权的建立是由一个文化相对落后的少数民族来完成,其艰巨性、危害性和破坏性更大是显而易见的。清军对当时世界上最美丽繁华的苏州城的毁坏性攻击就是典型一例。其二,由于满族在各方面相对落后,入主中原后对汉文化的崇拜,势必进一步掩盖中华大国相对当时欧洲的发展有所停滞的内质,使中国进一步沉浸在“世界中央”之国的自豪之中。其三,满清遗老是近代改革图强的绊脚石。浸润着中华文化同样被殖民奴役着的日本通过“明治维新”走上了殖民扩张之路,并最终成为侵略中华民族最为惨烈的国家之一。而中国的“戊戌变法”却以失败而告终,最主要原因是满清政府的大部分人尤其是遗老们认为这种变革首先就是针对满清而来,则必然全力进行阻挠与破坏。后来,又有多少中华仁人志士为国图强奋发,最后才找到了‘马克思列宁主义这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普遍真理’,中国的面貌才为之一新。

毛主席总结这段历史说:“帝国主义的侵略打破了中国人学西方的迷梦。很奇怪,为什么先生老是侵略学生呢?中国人向西方学得很不少,但是行不通,理想总是不能实现。多次奋斗,包括辛亥革命那样全国规模的运动,都失败了。”

“一边倒,是孙中山的四十年经验和共产党的二十八年经验给我们的,深知欲达到胜利和巩固胜利,必须一边倒。积四十年和二十八年的经验,中国人不是倒向帝国主义一边,就是倒向社会主义一边,绝无例外。”

“今天,中华民族已昂首迈入二十一世纪,我们必将彻底洗刷近代以来因落伍惨遭蹂躏的种种耻辱,用中华民族的气魄、中华民族的自豪、中华民族的精神高筑起人类文明的精神长城!”

六、中华文明的现代发展与未来走向。“彻底驱散‘西方中心论’的历史阴霾和剔除长期以来沉积在人们心里的殖民残痂,用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来审视中华文明在人类文明史中无与伦比的历史地位,这不仅是21世纪我国一项重大的历史课题,也是我国思想界、教育界的一项紧迫任务。我们今天对自己伟大民族和文明的认识仍停留在‘四大文明古国’、‘四大发明’这一基本定式上,就是这一基本认识也被强大的思想误流湮灭得无影无踪,从而形成了一个对中华文明莫大的误识:是中华传统文明,特别是两千多年的封建社会历史阻碍着中国近代的发展、阻碍着中国现代化的进程。在这里,几千年民族辉煌的历史被一百多年来的民族耻辱锈化得斑驳陆离,以至于民族的、爱国的精神长城是那样的易坍易塌,而殖民的、‘西化’的理论却得到了长足的发展。我们必须从思想上、理论上彻底走出‘西方中心论’的误区,清醒认识到在这种思想观和理论观支配下所形成的长期以来对我中华文明的藐视和轻描淡写,深刻反省我们自己对伟大文明的漫不经心或冷嘲热讽甚至是彻底的虚无。”(引自作者《谈谈对中华文明的再认识》一文)正确认识中华文明是消除今天人类认识自己文明发展进程中诸多误解、误区的最佳途径和最有效手段,从而为澄清历史事实,还原中华本来面目,清晰人类文明史,使人类遵循文明、和谐、进步的发展轨道前行。

我在《源——人类文明中华源流考》一书中最后一章阐明:中华文明的现代发展,就是人类文明的未来走向,其中还具体提出:

◆要彻底摒弃以英语为主的外语在中国各个领域的特殊权,还中国公民正常的学习、工作、生活环境。自改革开放以来,国家有关部门将英语作为中小学到大学的课程,并作为高考、各类职称考试过关的必要条件,成为压在中国人头上的沉重包袱。在这样的政策背景下,强调英语学习的重要性和随之而来的盲目性在中华大地愈演愈烈。今天的英语成为最大的教育产业,成为中国教育培养西化人才的重要软实力,成为西方发达国家从文化上削弱中华文明文化的最大突破口。

如果英语确实是一种先进的语言,落后向先进学习,是无可厚非的。纵使这样,国家政策也绝不能将其作为中国公民学习的各个阶段以及走上工作岗位后的各种职称评定的必要条件。英语以字母组合人为地表达,每有新生事物产生,它必然要造新的单词来表达,久而久之,单词越来越多,成为典型的垃圾语言。难怪,今天的英国人连莎士比亚的原著都难读懂了。而在中华本土,包含人类历史发展信息链的象形字一直传承下来,是人类文明的活化石。我在《谈谈象形文字与字母文字》一文中比较两者的优劣说:“汉字优于字母文字的地方太多太多,如汉字充满社会性、蓄含哲理,字母文字则呆板刻意;汉字经人类考验的历史最长,只需近6000个字左右就能表达清自然界、人类社会的方方面面,且创造新词以适应新的发展随意入时,词汇无穷无尽,西文则动辄须用几十万个字母组合(单字)才能表述,且创造新词生硬不易;汉字简约,表达同样的内容,汉文简洁精短,西文繁杂冗长;汉字结构优美大方,其书法自古至今成为人类历史长河中的艺术奇葩……之所以汉字与字母文字有着如此大的差别,归根结底,就是因为汉字源于自然、源于社会,经人类历史长河大浪淘沙成理顺章而成,是高度科学化、逻辑化、理性化、社会化的‘活质’文字;字母文字则因由字母符号进行‘游戏’组合而成,完全割断了文字与自然、社会、历史的内在必然联系,随着文字的发展,虽然也有了字根、字首、字尾,历史上也不断通过字母的细微变化衍生出新的文字来,却永远也改变不了其毫无生机缺少理性的刻板的内在实质,是一种‘死质’文字。这就是这两者的本质区别。”我们如果舍弃人类历史发展而来的优秀的语言文字于不顾,转而将其他语言文字用国家政策的形式推上社会的主体地位,这显然是不恰当的

◆在思想、文化领域进行中华文明文化的全民教育认识,要改写历史教科书等文明文化类书籍,尤其是中国、世界类历史教科书。日本改写他们近代以来对中华并东南亚诸多国家的侵略史,妄图向后代掩盖日本军国主义对亚洲人民犯下的滔天罪行;台独之流在台湾实行文化上的去中国化,妄图把中华固有领土分裂出中华大家庭;西方人写的历史,以“西方中心”论为基调,基本颠倒了人类历史的本真……今天,是中华民族站出来澄清人类基本史实、事实的时候了。乱史就是乱国,乱中华文明史就是乱人类文明史。要使中华民族“先进一万年,落后近百年,今又崛起”成为家喻户晓的文明文化理念。振兴中华,首先是文明文化的振兴,必须正史清源,将近代以来以西方中心论而书写的历史、文明史、民族史、文化史等等全部进行清理重写,澄清事实,还原中华,改写人类文明史。从小学到大学,都要进行人类文明文化史的学习了解,要充分认识到中华民族在人类绝大部分时间里引领世界潮流、为人类历史发展作出的巨大贡献,使中华民族自豪感深深扎根在每一个中国人的心灵深处。

◆要建立以中华文明文化为主体的世界体系规则、标准、奖项等制度,以此来引导、规范人类文明文化的健康发展。有人说所制定的文明文化规则,必须要人家来认可,你中国制定的标准,西方干吗要来认可呢?问题提得好。事物的发展都有一个过程,只要你制订的准则合乎逻辑,公平公正,是人类文明文化先进性的体现,人们就会逐渐认识到它的价值。我们的自信来源于中华文明文化绝对的悠久性、先进性,我们又是秉承文明文化的真善美,在这样的理想信念下的文明文化的标准迟早会受到大家哪怕是对手的最后认同。比如说,今天的诺贝尔文学奖到今天也还没有一个中国人获得,许多中国人感到十分沮丧,但实事求是地讲,获得西方诺贝尔文学奖的作品,好的并不多,评判标准也带有浓重的西方色彩。有的诺贝尔奖项带有极端的政治色彩,如将诺贝尔和平奖颁给西方敌视国家的反对者,等等。因此,中国要勇于承担起人类文明文化正义前行的历史重任,不单是自己做好,还要学习祖先开拓全球的勇气决心,洋为中用,古为今用,在文化、教育、艺术、自然科学等诸领域,重树中华雄风,制定中华标准的规则、奖项,逐步将人类文明再次拉入正常的和谐的有序的轨道,重振全球中华大九洲文明文化大同世界。

2014年3月10号中中午速草

返回昆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