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南沙轶事--我的“礁主”岁月系列之三 – 铁血网

[原创]南沙轶事--我的“礁主”岁月系列之三



本人曾有幸在海军的南沙守礁部队服役过。更是在华阳礁当过几任“礁主”。那是一片令我引以为自豪的国土。鞋子型的礁盘上,有我和我的战友们洒下的汗水,更有随风而去的笑声。回地方已有十余年,心中总是记得那些岁月。从今天起,我将从军岁月最闪亮时光中难以忘怀的一些片段,奉献给大家。(三)礁盘钓鱼

看到标题,也许你会说,这有什么稀奇,不就是钓鱼么?可我要告诉大家的是你怎么也想不到的钓鱼方式和钓鱼结果。也许用过我们的方式钓鱼的朋友还不多,更不可能会出现我们那样的结果。

在大陆上的钓鱼,常常要准备的有一柄好钓鱼杆;便携式小坐椅(或马扎);各种鱼饵;装鱼的袋子;草帽等。一柄好钓鱼杆,是为了能长时间使用或在与鱼拉扯中稳操胜券,而在礁盘上,就不需要了。开始时,我们也要找钓鱼杆,有的找到了竹扫把的柄,有的找到的是拖把柄,有的还偷偷从第二代高脚屋上折下了近手臂粗的广东竹子,可都不上手。马扎之类的就更没用了。你想啊,礁上的珊瑚高低不平,有时还没完全退潮,你没办法坐的。鱼饵嘛,不需要专门准备,几乎随便一点东西就能行的。比如棉绒,菜梗啦都可以。在礁盘上,装鱼的袋子不用提在手上,用铁丝之类的穿一下,缠在腰上就行了,还要能张开袋口儿。草帽之类的东西,那是一定要的。

前面说到找的扫把柄之类的东西不好使用,那你一定会问我,我把鱼钱拴在哪了。我告诉你吧,自从我一出生,我妈妈就给了我一柄好钓鱼杆,你妈妈也送给了你一柄好钓鱼杆,那就是手臂呢,就是一柄好钓鱼杆呢。而且手臂还有一个最大的好处,那就是在钓到鱼后,你能第一时间感觉到,从而采取进一步的动作。

礁盘上的鱼,最能上钩的是浅水石斑了。这种鱼有一个最大的特性,就是见到什么游动或活动的东西它就咬,好贪婪的食性。这就回答了前面我说过的,有一点棉绒之类的东西就可以做鱼饵的问题了。

站在礁盘上,有时海水尚未完全退到最低,你得站在水中。有时没膝,有时齐腰。将手中鱼线抛入水中,好快你就能感觉到鱼线的拉扯。在大陆上垂钓,你得让鱼儿咬牢了才拉鱼线,而在礁上,如果你拉线慢了,石斑钻到了珊瑚下面,你是拉不出来的,往往是线断了,鱼儿自然是跑了。所以,当你感觉到有鱼儿在拉扯时,你得以最快的速度拉线。这时,石斑咬的不牢,提线后,你还得以最快速度将鱼儿顺到你的鱼袋口边。否则,石斑一松口,你就少了收获。缠在腰上的袋子,最好是能张开口等着。它松口,落就落到我的口袋里了。

一根鱼线,我们只上一个钓。不像有的朋友在大陆上垂钓时采取双钩的方法。双钩,有时能获得两条鱼儿。而我们礁盘上垂钓,一个钩,有时也能获得两条。你一定会说我是瞎说了,一个钩能获得两条鱼儿?可千真万确,一个钩,我们钓到过两条,有的还钓到过三条!前面说过,浅水石斑有很贪婪的食性,它会自相残杀的,第二条石斑咬着第一条石斑的尾巴,第三条咬着第二条的尾巴。如是,你就会一次获得两条或者是三条石斑了。不过这种机会好少好少。但本人是千真万确的亲身体会了一把,一次就钓到了两条,好过瘾的。

前面忘记说了,在礁上钓石斑,必备工具里要有帆布手套。石斑背上有坚硬的刺。取钩时,有一双帆布手套就方便多了。

礁上钓鱼,也有一个时期选择问题。我们一般选在涨潮时去。退潮时,浅水石斑随海水到了深海,它能获得的食物好少好少。好几个小时没能获得食品,它几乎是肚腹空空。涨潮了,它随着海水回到礁盘上,海水冲动着礁盘上海草之类的东西和随之而来的比它更小的鱼儿。自然,它的胃口大开,就会张开嘴一顿猛吃了。

礁上的石斑,一般都不大,四、五两大的占多数。有时也会有七八两大一条的上钩。下水两到三个小时,你的编织袋里,就会有几十甚至上百条石斑。我们曾经搞过一个比赛,规定只下水两个小时,看谁钩到的鱼最多。结果,最多的居然有九十多条的。就是说每平均一分半钟,就能钩到一条。这是多么高的效率啊。

回到礁堡上,大伙儿交出各自的收获。对,是交出,军事共产主义嘛。收获不能独吞,先交公,再分配。钩得最多的会得到一支香烟的奖励。钩得少的?能闻一闻香烟味儿就不错了。哈哈哈。

将鱼儿去头、去内脏,腌上盐,串在铁丝上。烤上一天或两天的太阳,鱼儿就会很干很干了。十个一扎十个一扎,装八十米的编织袋里,往往能放进一百到一百二十条晒好的鱼儿。

你吃没吃过晒干了的鱼儿?没。我想你也没吃过。谁敢啊,那家伙下到肚子,还不拉死你?可我们在礁上,那晒干了的鱼儿与啤酒,绝对是绝配!!一瓶啤酒,几条鱼儿。挑着南山,填着北海。一段美妙的时光就打发走了。不过,有三种人不能喝啤酒的,一是四小时内要接岗的;二是电台或报务值班的;三是正在站岗值班的。否则,酒后上岗的责任,谁也担不起啊。

到换防时,你一袋,我一袋,好开心的。为此,还闹出过一个笑话。一次换防,我们礁上换下的官兵,大小编织袋七、八十个。带队的机关首长以为是我们将补给给礁上的主、副食品又带下礁了,一定要检查。谁知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全是晒干了的石斑鱼儿。“那么多?”首长在问。我一看,大事不好,只得拿出几袋了鱼儿“孝敬”一下了。首长一边口里在客气不要,一边脸上的表情是我好想要。你想啊,那晒得干干的石斑鱼儿,这会儿散发出一种特有的香味,你会舍得不要。不要白不要,白要谁不要?嘻嘻,首长们收下了,自然,我们的其他编织袋里是什么东东,首长知道了,你也就一样知道了。你说你也想要?对不起,早就吃完了。你还是想要?行,下次组团去旅游时,我教你钩好不?你只管多准备好几个编织袋装鱼儿就行了。

石斑鱼儿怎么做才好吃?你问对了。红烧,行不?那就红烧吧,每人一次两条够了吧。熬汤,也行。一锅,放它三、四十条。多煮一会儿。到时候,汤是汤,鱼刺是鱼刺,用东西一捞,再放它几根面黄肌瘦的空心菜。当然,什么大蒜啦、姜啦、醋啊、生抽啊也还是要放一点的。美味啊,绝对的美味。到现在,我的口水还在流,不知道你往下流了没?哈哈哈。

由于能经常去钓一下鱼儿,礁上的生活好多了,官兵的体质也好多了。你想啊,经常有石斑鱼儿吃,这高蛋白的东东,能不对身体好?好是好,可对年青人来说,经常大补就不好了。这白白的汤喝下去,会有白白的“汤”出来。“白白的汤出来?”你不知道?你是男人不?是。那你懂的。嘻嘻嘻。

往后的守礁,我就再没为生活烦过了,当老大的日子也就轻松了好多。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我98年在永暑礁驻守过,你好战友!244713968QQ有机会聊下

兄弟有这样的经历,是你生命里宝贵的精神财富,回头可以和孙子说故事了!

本文内容于 2014/3/12 18:45:06 被帝国骑警队编辑

这白白的汤喝下去,会有白白的“汤”出来。“白白的汤出来?”你不知道?你是男人不?是。那你懂的。嘻嘻嘻。

这个也算是苦中作乐了~守礁的那份苦和寂寞不是常人可以想象的!佩服楼主!


居然这么多人看,没人回?

本文内容于 2014/3/12 18:44:20 被帝国骑警队编辑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