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川岛芳子曝二战日军“肉弹”的秘密 图


“肉弹”一词是日俄战争时期的一位日军中尉军官首创。它指的是在战争中以肉身为武器攻击敌人的军人。

二战暴发后,伴随着日本军国主义的狂热崛起,日本近代史几乎被演绎为“肉弹的历史”。如果说日俄战争是诞生了“肉弹”历史的上篇,那么在1932年日军策动第一次侵略上海的“一?二八事变”中,“肉弹”的故事有了盖过前者风头的下篇。 日本制作颁发的“肉弹三勇士”纪念章

1932年2月,日军进攻上海闸北庙行镇时,作江伊之助、北川丞、江下武二3个工兵,怀抱爆破筒炸毁中国十九路军阵地前铁丝网时阵亡,这就是所谓的“肉弹三勇士”,他们被日本媒体誉为“军神”,且规格超越了“军神”这个称呼最初的享有者——日俄战争中日本海军的2位军官橘中佐、宏濑中佐。

日媒关于这件事的原始报道,均为渲染“英雄壮举”的战地通讯。当时,日本东京国际情报社印行的《满洲大事变画报》(第2辑),认为在这件英勇壮举中体现了“大和魂”的真面目:

担负该方面攻击的是步兵第24联队。22日清晨5时半,该部以充分准备的兵力作先头攻击。以精兵组成的工兵爆破队,奉命打通攻击通道。由东岛工兵第2小队的马田军曹指挥的第1破坏班,10名成员分成3组进发,此时天还未亮,我军发射烟幕弹遮蔽敌军视线,企图偷偷接近铁丝网。然而不幸的是,在距敌前约7米处被发现,敌军施以猛烈射击,我军勇士多半死伤。此次攻击未遂。

见此情形,东岛小队长当即命令预备破坏班(第2班)再次发起突击……当日为阴历17日,待空中残月洒下的清辉消失,勇士们分为2组出发……在距铁丝网约20米处又被敌军发现,尽管敌军施以猛烈射击,第2组仍突破了敌军火力,成功实施了爆破;但第1组则被敌火力压制,匍匐于敌铁丝网前暂避弹雨。第1组北川、江下、作江等3位一等兵,因顾虑此处距铁丝网过远,在敌火力压制下没有充足时间引爆爆破筒,遂断然决定先点燃导火线,而后以身体遮掩爆破筒发起冲击。随后,3人怀抱爆破筒跃起冲向铁丝网,实施了战史上前所未有、无比壮烈的爆破后英勇战死。这3位一等兵以牺牲为代价炸毁铁丝网,开辟了10米宽的攻击通道。此后,第24联队发起攻击,瞬间占领了庙行镇东侧敌军阵地,而后对其精锐的警卫师实施追击,使我全军作战的形势更加有利。

不必说在此之前突击中死伤的第1破坏班和预备破坏班,仅这一等兵“三勇士”的勇敢忠诚,便足以成为上海战线皇军口口相传的最宝贵的精神财富。

报道中所说的东岛第2小队,隶属日军独立工兵18大队,组建于日本久留米。第1爆破班攻击未遂,3个组10人死伤7名。第2班第2组爆破成功,且未伤亡,但后来以“肉弹”扬名的是第1组全部战死的所谓“三勇士”。当时狂热的日军迷信精神力量,工兵技术粗劣,使用的爆破筒制作简陋:用一根3米长的空心毛竹装进黄色炸药,前端削为楔状,后端拖着根导火索,此物重达20公斤左右,须由3人怀抱抬起,在跃进中一旦被敌方子弹击中,也会提前引爆。总之,纯属玩命勾当。更玩命的是,“肉弹组”这3位居然提前点燃了导火索,这意味着发起冲击后哪怕置身枪林弹雨,只能做一锤子买卖,不会再做匍匐隐蔽的打算了。实际上,当3人再次跃起冲击时,最前面的北川即被打死,另2人也负了伤。当日军以为此次攻击又遭失败时,负伤的2人却抬着点燃导火线的爆破筒投进了铁丝网。剧烈爆炸后,铁丝网和3人都被炸成了碎片。

“假典型”与真狂热

当时,日媒的报道都对最后的细节作了含糊处理,直到战后田中隆吉等人在东京审判时被远东军事法庭“策反”道出内情,人们才发现这件所谓英勇壮举,原来是一起把“事故”当成“事迹”来宣扬的“假典型”事件。

1945年日本战败前,田中隆吉为陆军省军务局长、陆军少将。1932年任日军参谋本部驻上海武官的他,与其情人川岛芳子一道策划了日本和尚在上海被打的“日僧事件”,事件迅速升级为日军悍然出兵上海的“一?二八事件”。川岛芳子在“九一八事变”后从日本回国,先是奉田中之命到奉天为关东军高级参谋板垣征四郎效力,把溥仪的皇后婉容秘密接到东北,随后她又来到上海。但是,川岛芳子后来因为“轻佻多嘴”惹怒了田中。据《田中隆吉着作集》载,随着间谍活动的成功,“芳子开始陶醉于取得的成功和名声,四处宣扬自己做的事情。芳子说的最着名的段子是‘一?二八事变’中所谓‘肉弹三勇士’的秘密,说上海庙行镇3个抱着炸弹而冲入敌阵与敌同归于尽、当时被崇拜为‘军神’的北川丞等3人,实际上是他们错把1米的导火索弄成50厘米而造成的事故死亡。”为此大为光火的田中,遂请求板垣将其接走,后来被安排到刚刚建立的“满洲国”执政府去当女长官了。

在东京审判时,田中承认川岛芳子说了真话。“如果把炸药的导火索定为1公尺,炸毁铁丝网后是可以返回原地的,上级错误地把导火线长度减为50公分,因而造成了这3个士兵的死亡。”实际上,日军的战地报道也证实了这一点,比如成功实施爆破的预备破坏班第2组的3个兵就未死。此外,在第1班爆破未遂全部死伤后,预备爆破班不再以志愿报名的方式组成,而采用了指名制,即送了命的3个“肉弹”是被工兵队指挥官强令安排的。

“肉弹三勇士”的事迹经媒体大肆炒作宣传后,日本朝野迅速将其推崇为新“军神”。实际上3人均出身贫穷庶民家庭:江下武二是佐贺的采矿人,北川丞是长崎的农民,作江伊之助也来自长崎,入伍前是木匠。明治时期的“军神”都是职业军人,随着日本社会的转型,这3个出身庶民的新“军神”,无疑更容易燃起普通公众的狂热情感,奉其为新偶像。仅仅3天后,就有4家电影公司抢着拍摄电影,1个星期后名为《忠烈!肉弹三勇士》的电影就在全国公映,后来跟进拍摄的影片居然多达100部以上。大阪每日新闻社和东京日日新闻社联合发起征歌活动,全国应征者谱写的歌词达20万篇,后来以《爆弹三勇士之歌》和《肉弹三勇士之歌》两首歌比较着名。日本陆军省对3人发表了最高规格的赞词,3人被特晋两级为伍长,授予“金鸥勋章”,举行了村街葬礼,并为3人设计了铜像和纪念碑树立在东京青松寺内,其事迹被文部省编入了小学教科书。摘编自《世界军事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