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自去年6月美联储前主席伯南克宣布将择机退出量化宽松政策以来,新兴市场国家金融市场已遭受数轮冲击和动荡。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世界经济研究所助理研究员魏亮认为,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以来,美联储大开货币政策之门,印钞规模前所未有,这意味着其收紧货币政策时的负面溢出效应也是巨大的,大多数新兴市场国家由此面临的经济金融安全问题也随之凸显。

退出量宽将继续带来新的压力

“毫无疑问,美联储会继续缩减量化宽松。”美国经济咨询机构“环球透视”首席经济学家纳瑞曼·贝尔拉夫什说,这可能会给新兴市场国家带来一些新的压力。他指出,美国的货币政策对全球有很大溢出效应。当初遭遇资本流入时,新兴市场国家并没有采取经济改革措施来应对本币升值,现在遭遇了资本流出、货币贬值就会显得被动。

美联储是美国央行,但美元很大程度上却是国际主要储备货币。这是全球经济金融失衡的一个方面。高盛集团前首席经济学家、“金砖国家”概念提出者吉姆·奥尼尔告诉本报记者:“在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以美元为主导的金融市场的重要性,显然超过了美国经济对全球的重要性。除非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敢于让中国和其他国家更大的作用,让它们承担更大的责任——包括将它们的货币纳入世界体系的核心,否则,许多国家仍将受困于美国央行货币政策的起起伏伏。”

当前,世界经济复苏仍很不平衡。欧美日等发达国家和地区的复苏程度不一,新兴市场国家增速放缓。魏亮认为,持续的复苏仍需要宽松的货币环境支持,特别是不少新兴市场国家更依赖美国量宽带来的低融资成本,骤然收缩量宽势必侵蚀其他国家的复苏成果。

面临美联储退出量化宽松给全球市场带来的动荡,有人呼吁美联储在货币政策决策时考虑其他国家的需求和愿望。但美联储的眼睛仍只“向内看”,其关注的货币政策目标只有两个:美国的充分就业和物价稳定。各国协同应对危机成为一种奢望。

提高经济增长质量势在必行

股市、汇市大幅波动,是美联储退出量宽前后给亚太、拉美等地区新兴市场国家带来的最直观影响。由于国际资本回流发达经济体,投资者开始重新评估投资新兴市场国家的风险和收益。

相比之下,拉美遭受的冲击尤为明显。由于美元升值预期强化,以美元定价的大宗商品价格呈下跌趋势。大宗商品出口占拉美总出口额的60%以上,铜、铁矿石价格的下跌,令巴西、智利等国的出口收入明显下降。随着量宽的退出,国际资本从拉美地区源源流出,投向美国和欧洲,导致拉美国家的融资成本普遍上升,巴西、墨西哥、阿根廷、委内瑞拉等拉美经济大国的货币均出现大幅贬值,通胀压力陡升。在这种情况下,拉美多国央行被迫大幅提高利率。去年以来巴西央行已连续8次加息,阿根廷的基准利率现已超过28%。高利率带来了高成本,最终体现是经济增速下降,失业率上升。阿根廷战略计划研究所所长豪尔赫·卡斯特罗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指出,巴西、阿根廷等国经济增长“实质上已经停滞”。

和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时相比,亚太地区大多数国家经常项目保持了顺差,外汇储备充足,抵御外部风险的能力显著提高。“这就是为什么东南亚国家股市汇市受到冲击,却并未酿成金融危机的原因。”新加坡华侨银行经济分析师谢栋铭指出,亚太地区新兴市场国家出现了分化:政局动荡导致国际投资者从泰国撤资,而印尼成了“香饽饽”。长期看,新兴市场国家经济增长前景光明。

新加坡大华银行经济分析师全德健认为,新兴市场国家不能迷恋廉价资金带来的虚假繁荣,而应该提高经济增长的质量。短期来看,亚太地区新兴市场国家可以通过加息等货币政策减少资本外流,稳定汇率;长期看,这些国家应调整经济结构,加大创新力度,培养一批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企业。贝尔拉夫什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相比其他新兴市场国家,中国制定了非常好的改革议程,正在努力调整经济结构。

新兴市场国家应加强协调

魏亮认为,美国等发达国家一再实施、收缩量宽等非常规货币政策,是对世界尤其是新兴市场与发展中国家的金融掠夺,是不公正的国际政治经济秩序的必然产物。由于新兴市场国家发展程度不一,经济结构各异,抵御风险的能力也有高下之分。那些离国际金融货币权力最远的国家最为被动。目前,拉美、东欧和部分亚洲发展中国家已经陷于货币持续贬值、金融市场巨幅震荡、资金外流的困境。未来,一旦美国量化宽松进一步骤缩而欧日仅能自保时,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将面临不同程度的风险。

他认为,要遏制这一态势,当务之急是新兴市场国家抱团取暖,避免少数国家的困难成为发展中国家集体的麻烦。一方面要加强与美国等发达国家在国际经济金融政策上的沟通,避免美联储等发达国家央行以错误的信息判断形势,进而做出错误的决定;另一方面要加强发展中国家之间的相互协调,加强货币互换、应急储备安排及其他国际性金融安全的合作,维护经济金融安全。

魏亮表示,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目前采取的抛售外储、大规模降息、跨境资本管理等措施,多是无奈之举和权宜之计。新兴市场国家若想扭转在国际博弈中的被动局面,必须顶住压力、深化改革,增强自身经济实力与金融竞争力,打破不公正的国际政治经济旧秩序,建立新秩序。( 记者吴成良、范剑青、李宁、强薇)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