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巽》《兑》——《周易》坤卦守成学“龙战”篇之一

——百草止水详解周易之谜之三十六

周公自我流放之后,这三年里,成王又会怎样呢?他是如何执政?执政能力如何?下面《巽》卦就予以讲述。通过《巽》卦,我们发现,离开了周公,成王根本就驾驭不住朝政,几乎弄得一团糟。而成王本人,也深为无边的政务所累,可以说是不胜其烦。不由得他就想起了自己的叔叔,他是如何驾驭朝政的呢?为啥叔叔就能游刃有余,而自己就不行呢?


《巽》,巽为风,巽上巽下

《巽》:小亨,利攸往,利见大人。

《彖》曰:重巽以申命,刚巽乎中正而志行。柔皆顺乎刚,是以小亨,利有攸往,利见大人。

《象》曰:随风,巽;君子以申命行事。

初六:进退,利武人之贞。象曰:进退,志疑也。利武人之贞,志治也。

九二:巽在牀下,用史巫纷若,吉无咎。象曰:纷若之吉,得中也。

九三:频巽,吝。象曰:频巽之吝,志穷也。

六四:悔亡,田获三品。象曰:田获三品,有功也。

九五:贞吉悔亡,无不利。无初有终,先庚三日,后庚三日,吉。象曰:九五之吉,位正中也。

上九:巽在牀下,丧其资斧,贞凶。象曰:巽在牀下,上穷也。丧其资斧,正乎凶也。


《巽》:小亨,利攸往,利见大人。意思就是:少许亨通,有利于有所前进,有利于出现大人物。

《彖》曰:重巽以申命,刚巽乎中正而志行。柔皆顺乎刚,是以小亨,利有攸往,利见大人。孔子说:上下皆巽卦,恰似申告命令。九五刚爻既中且正,能够得以顺行其志,皆因上下巽卦皆柔顺。所以会少许亨通,有利于有所前进,有利于出现大人物。

《象》曰:随风,巽;君子以申命行事。孔子说:风与风相追随,就是巽卦的卦象。君子依据此卦象卦理,应该学会反复申告命令,实行政事。

初六:进退,利武人之贞。意思就是:进退不决时,有利于发挥武人之忠贞的品性。这是成王遇到进退两难犹豫难决时,采取象军将一样的果断措施,从而成功地渡过了困难。成王之所以能有此能力,这是他在周公摄政七年期间所培养积蓄起来的个人能力。也就是说,周公摄政期间,成王除了一小段时间跟他叔叔捣蛋惹乱外,还在周公的教导和培育下积累政务经验和能力。不然的话,周公一走了之,他自己是不会有什么能力驾驶庞大的朝政的。此爻变卦为风天小畜卦,其卦象卦理为“亨。密云不雨,自我西郊”,有有所积蓄之象。

九二:巽在牀下,用史巫纷若,吉,无咎。意思就是:柔顺地待命床下,频繁地让祝史和巫觋祭祀祈祷和占卜,吉祥,没有什么过失。随着成王执政日深,政务越来越多,需要他做出的决策也越来越多,渐渐地就有些应付不过来,于是便频繁地让祝史和巫觋来参与决策。这说明,成王开始有些难于驾御朝政了。那个时代君王利用祝史和巫觋进行祭祀祈祷占卜,其本人也要非常柔顺的参与,以示尊崇鬼神或上天。所以说,“巽在牀下”,就是指成王本人柔顺的在床下等待。因为无论祭祀还是祈祷,神明乃至供品都要摆放到宽广的床座上。此爻变卦为风山渐卦,其卦象卦理为“女归吉,利贞”,有事务在进一步发展之象。

九三:频巽,吝。意思就是:频繁的柔顺待命,非常不好。政务越来越繁忙,决策越来越复杂,成王就更加难以决断,于是就更加的依靠祝史和巫觋。这样就非常不好了,因为鬼神和上天不是任由他人驱使的,频繁地祈祷和祭祀就不会灵验了。《蒙》卦中有言:“初筮告,再三渎,渎则不告。”所以哪怕是古人,也不会频繁的祭祀和占卜。当今很多人以占卜为业,每天算那么多卦,能够灵验的自然就很少。此爻变卦为风水涣卦,其卦象卦理为“亨。王假有庙,利涉大川,利贞”,有涣散之象,说明连神灵和上天都厌烦了。

六四:悔亡,田获三品。意思就是:悔恨消失,出去打猎收获了三类猎物。成王实在被朝政弄得烦透了,于是便通过打猎来散散心。结果打猎成果不错,心情也变得非常好了。回来的路上,恰好经过周公的府宅,感叹叔叔的执政能力,于是在好奇心下进去参观,想找出点叔叔周公处理政务的经验以供借鉴。成王进入了周公曾经的密室,结果发现了成王幼时暴病,周公自己在神灵前祈祷愿以自身替代成王受难的祈祷文,成王是一时被感动得痛哭流涕。这时他才明白,原来叔叔从无害他之心,一心为周氏朝廷鞠躬尽瘁,自己反而在别人蛊惑下误解了他。此爻变卦为天风姤卦,其卦象卦理为“女壮,勿用取女”,有遭逢相遇之象。

九五:贞吉,悔亡,无不利。无初有终,先庚三日,后庚三日,吉。意思就是:占卜吉祥,后悔消失,没有什么不利。没有好的开始,而最终必能有好的结果,在庚前三日(丁戊己)和庚后三日(辛壬癸)这七天内最为吉祥。自从成王在周公密室里发现了他为自己祈祷的密文后,决心把叔叔迎接回来,一方面叔侄团聚共释前嫌,另一方面还要让叔叔发挥余热替自己也替周朝的朝政把关。他把这个决定交由祝史和巫觋进行祭祀和占卜,得到的结论是非常吉祥,而且迎回周公的最佳日期就是在庚前三日(丁戊己)和庚后三日(辛壬癸)这七天内。显而易见,成王的这一决定,又遭到了以王后为代表的一些人的反对,这些人纷纷进谗言想让成王打消这一决定。此爻变卦为山风蛊卦,其卦象卦理为“元亨,利涉大川。先甲三日,后甲三日”,有蛊惑流言之象。

上九:巽在牀下,丧其资斧,贞凶。意思就是:柔顺地待命床下,所有的钱财没有了,占卜凶险。当成王决定迎回叔叔的时候,周公却恰恰因为《旅》卦上九爻中在市场上丢失了牛而陷于空前的灾难,自我流亡期间积攒的所有钱财都赔上了还不够,牢狱之灾或其他惩罚眼看着接踵将至。周公就此事自己占卜了一下,结论非常凶险,自己很难化解,这场灾难很难逃脱。恰恰此时,周公不知道的是,在千里之外,他的侄子成王已经回心转意,正在派出人马要将他迎接回来,从而正式结束他的流亡生涯。至于周公到底怎样受罪受灾,这里没有详述,简单的两个字“贞凶”就完全涵盖了。百草止水推测,周公应该正在受罪之中的时候,成王的迎接车架就到了,自此周公才彻底结束流亡生涯。为何说是在受罪中呢?九五爻中,成王让人占卜了迎回周公的良辰吉日,结论是“无初有终,先庚三日,后庚三日,吉”。大家想啊,如果在周公受难前到达,灾难自然可免,周公就没了刻骨铭心的感受,周公甚至可能怀疑自己算的卦没应验是否因为并不准确的缘故;如果是在彻底受完了灾难后,迎接的车驾才赶到,对周公来说就没了彻底拯救的意义。只有正在受难当中,迎接车架突然赶到,一方面能够救周公于水火当中,另一方面也能令周公感激涕零。这样的结局,并非是成王工于心计,而是卦象中自行给出的吉祥日期,这样的日期对成王最为有利,自然对成王来说就最为吉祥。至于为什么这个日期最为吉祥,成王无须知道,也没必要知道,而极其熟悉占卜的周公自然也不会因此生出怨尤,这就是占卜算卦的最奇妙之处。有人可能说,周公不是楚国国主邀请来避难的吗?关键时刻楚国国主怎么不来施救?原因在前述就有所涉及,因为周公是自我流亡,也因为周公想过上一段时间的隐居生活,所以楚国国主虽然知道周公住在哪里,却并不时时派人盯梢,一方面没必要,另一方面也显得对周公不敬。总之,灾受完了,流亡生涯也结束了,又该到了为大周朝廷出力的时刻了。周公这三年虽然处于流亡状态,却并非没有收获,这三年里他不仅深究易道,而且对人性对国运也有了更加深入的认识和研究。此爻变卦为水风井卦,其卦象卦理为“改邑不改井,无丧无得,往来井井。汔至,亦未繘井,羸其瓶,凶”,有丰富的思想沉淀之象。


《兑》,兑为泽,兑上兑下

《兑》:亨,利贞。

《彖》曰:兑,说也。刚中而柔外,说以利贞,是以顺乎天,而应乎人。说以先民,民忘其劳;说以犯难,民忘其死;说之大,民劝矣哉!

《象》曰:丽泽,兑;君子以朋友讲习。

初九:和兑,吉。象曰:和兑之吉,行未疑也。

九二:孚兑,吉,悔亡。象曰:孚兑之吉,信志也。

六三:来兑,凶。象曰:来兑之凶,位不当也。

九四:商兑,未宁,介疾有喜。象曰:九四之喜,有庆也。

九五:孚于剥,有厉。象曰:孚于剥,位正当也。

上六:引兑。象曰:上六引兑,未光也。


《兑》:亨,利贞。意思就是:亨通,有利,忠诚。周公在这三年的自我流亡生涯中,隐居于普通民众之中,深切感受到整个社会太缺乏某个东西,那就是“兑”,也就是令人与人之间保持和睦融洽、水乳交融、欢乐祥和的关系。人与人之间,假若有了这个关系,就会彼此依赖,彼此帮助,彼此协作,彼此信任,彼此和睦。设若整个社会都如此了,则社会大治,人民祥和,国家昌盛。那么,到底什么东西才能令人与人之间保持这种关系呢?那就是“兑”,也就是欢乐交流之道。人与人之间怎样欢乐交流呢?首先要团聚,要聚会,只有大家聚在一块,才有这个可能。其次要有让大家欢乐的媒介,这种媒介通常就是诗、歌、音乐、舞蹈等艺术,只有通过赛诗唱歌跳舞及演奏音乐,才能调动起大家的欢乐气氛,才能以此为媒介达成彼此交流感情和思想的目的。所以,周公回归的第一件大事,就是推广和发扬欢乐之道,令国民从上到下热衷于聚会赛诗唱歌跳舞及演奏音乐。也正因为周公大力推广,整个周朝诗歌繁荣,舞蹈流行,乐曲繁多。后来,周朝的舞蹈与乐曲在历史长河中渐渐流失,只有《诗经》经过孔子的编辑和推广才得以流传下来。

《彖》曰:兑,说也。刚中而柔外,说以利贞,是以顺乎天,而应乎人。说以先民,民忘其劳;说以犯难,民忘其死;说之大,民劝矣哉!孔子说:兑,为欣悦为高兴。刚爻居中而柔爻居外,人只有发自内心的高兴了才能得到他的好处和忠诚,所以说欢乐之道既顺应天道之刚,又顺乎人道之柔。(在劳作之前)先让老百姓欢乐高兴了,百姓就会任劳任怨;在困难时期让老百姓高兴了,百姓甚至会舍生忘死。欢乐之道的伟大之处,就是令老百姓自我劝勉自我激励啊!

《象》曰:丽泽,兑;君子以朋友讲习。孔子说:两泽相连,是兑卦的卦象;君子依据此卦象卦理,应该学会聚朋会友,彼此相互演讲、学习和交流。

初九:和兑,吉。意思就是:和睦欢乐,吉祥。和睦,一般是指在一个团体内部,在中国通常是指家庭和睦。自周公时代开始,中国人就开始非常注重家庭和睦的研究和倡导,“家和万事兴”就是中国自古以来的颠扑不破的真理。显而易见,这里的“和兑”,就是指家庭内部的和睦欢乐。周公非常重视家庭的和睦欢乐之道,因为他相信,每个家庭要想走出困境过上幸福生活,必须搞好内部关系,为此就必须内部和睦相处,相互之间真心交往欢乐以对。从这段爻辞,我们不难看出,在此之前,古人的家庭关系较为混乱,内部人员之间相互隔阂严重,很难拧成一股绳。这既是家族祸乱之源,也是整个社会不稳定的根源之一。此爻变卦为泽水困卦,其卦象卦理为“亨,贞,大人吉,无咎,有言不信”,有困境存在之象,当然这里的困境指的是当时家族社会关系的混乱。

九二:孚兑,吉,悔亡。意思就是:诚信欢乐,吉祥,悔恨消失。家庭内部要和睦相处,那么家庭外部的人与人之间呢?周公就认为,必须诚信相待,欢乐以聚。就是说,大家要欢欢乐乐的聚在一起,要相互诚信对待,重承诺,不欺瞒。只有这样,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才会越来越好,才不会有让人后悔莫及的事情发生。大家这样彼此交往久了,就容易相互信任,相互团结。大家越来越投机,自然也就更加容易相互协作。此爻变卦为泽雷随卦,其卦象卦理为“元亨利贞,无咎”,有随顺之象,也就是说,只要大家都讲诚信,诚信就会成为好习惯好风俗。

六三:来兑,凶。意思就是:不请自来的欢乐,有凶险。欢乐之道并非绝对有利,某些不请自来的欢乐,就蕴含着巨大风险。一个是因为不了解,另一个很难知道他人是否有所求。对于这样的主动而来的欢乐,作为承受着要谨慎要学会甄别学会挑选,最终保留对自己有益的,舍弃对自己有害的。比如说,这种主动承欢,可能是下级对上级或者普通人对有权有势者的献媚,也可能是一见钟情或者见色起意的男女追求,也可能是包藏祸心巧藏祸胎的糖衣炮弹,当然也可能是满含崇拜或赞赏的主动交流,等等……对所有这些不同类型的主动承欢,只有善于分辨,才能选择出对自己有利的剔除对自己有害的。此爻变卦为泽天夬卦,其卦象卦理为“扬于王庭,孚号,有厉,告自邑,不利即戎,利有攸往”,有抉择之象。

九四:商兑,未宁,介疾有喜。意思就是:协商交换欢乐,还未曾定案完结,彼此之间的隔阂或矛盾就有了化解的迹象。欢乐是彼此的,不仅你令我欢乐,我也要令你欢乐,只有彼此欢乐,欢乐的气氛才会持续下去。所以周公才说“商兑”,也就是说,欢乐也是遵从相互交换原则的,也需要相互协商,否则的话就难以为继。这样一来,当大家正在彼此交换欢乐,协商着怎样将欢乐进行下去的时候,原本大家彼此存在着的小矛盾或隔阂就会慢慢消失,渐渐的大家就会彼此融洽起来,所以才说“介疾有喜”。此爻变卦为水泽节卦,其卦象卦理为“亨。苦节不可贞”,有节制之意,这说明每个人的欢乐资源都是有限的,要学会节制和节俭,否则就会坐吃山空,沦落到最终无乐可欢。

九五:孚于剥,有厉。意思就是:以诚信感化消剥君子的小人,有危险。这里的感化,显然是想让小人也发自内心地欢乐,从而化解来自小人的仇怨,使得他不再跟君子作对。这种感化有效果,但风险也不小。孔子曾言,“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意思就是女子性情与小人一样多变,一样的不讲诚信和道理。再加上女人对感情的执着,所以感化自家的女人有时候容易,但感化别人家的女人就很难。周公平生就深受三个女人所害,一个是父亲姬昌晚年的小妾,一个是自己的嫂嫂成王的母亲,第三个就是成王的王后。看来,周公重新归来后,就想方设法化解自己与王后的矛盾,采用的自然是欢乐之道,过程很辛苦,难度也不小,但最终毕竟成功了,王后也就不再怀恨周公找他麻烦了。所以周公对于感化小人或女人,感受颇深,于是特别指出“有厉”,也就是风险很大。此爻变卦为雷泽归妹卦,其卦象卦理为“征凶,无攸利”,有与女人有关之象。

上六:引兑。意思就是:引导欢乐。这种引导,显而易见,一方是主动的,另一方是被动的。在私下里的“引导”,就是指诱惑,或者说是勾引。在公开的场合就是指导,或者说是教育。无论是诱惑勾引,还是指导或教育,都需要小心谨慎,都需要顺着被引导者的心性,一步一步将其领向欢乐之道的大门,才能让其深入欢乐海洋,学会欢乐之道。很明显,并不侧重于诱惑勾引之道,而是偏重于指导和教育。也就是说,周公想将正确的欢乐之道推广开来,就必须大兴学校,广开教育,让国人普遍学会作诗唱歌奏乐跳舞,只有如此才能缔造出一个欢乐祥和的国度来。教育推广是个长期的工程,可惜天不假年,周公已经步入晚年,有生之年是无法看到这一志向的完成了。所以孔子在《象》中说“上六引兑,未光也。”此爻变卦为天泽履卦,其卦象卦理为“履虎尾,不咥人,亨”,有小心谨慎之意。

流亡三年,给了周公全面与社会最底层人接触的机会。他发现,普通老百姓生活的并不好,这并不仅仅经济上的原因,更多的是来自于精神上。普通百姓之家鲜少娱乐,也不懂如何交流。别说邻里之间隔阂较多,连家庭乃至家族内部都麻烦多多矛盾重重。周公深入了解后发现,大家在精神上生活得太苦闷了,很少有高兴欢乐的时候。周公精通诗歌,深谙音律,对舞蹈也很内行。于是周公利用所学在自己的聚居地开始试行,很快发现他因为给周围的人带去了更多的欢乐,而赢得了他们的信任和爱戴。周围的普通百姓,也因为从他那儿学会了一些诗歌舞蹈乐曲,生活丰富了,欢乐也多了,家庭逐渐和睦了,邻里之间也越来越相互信任了。就像旅卦上九爻辞中所说,“旅人先笑后号啕”。先笑,是因为周公生活得很快乐,与周围的人相处的很和睦;后号啕,是因为丢了牛之后,灾难就来临了,否则的话周公的欢乐生活还会继续下去的。周公重新回到朝廷的时候,有感于三年自我流亡的欢乐生活,他感到有必要让全国人民都学会欢乐之道,从而实现家庭和睦邻里互敬国家安乐的大好局面。周朝末期,诸子百家都感叹“礼崩乐坏”,其中的“乐”就是指周公的欢乐之道,那种整个国家人与人之间的发自内心的诚信欢乐一去不复返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