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次科技革命倒计时 中国面临两机遇三挑战

科技革命,往往第一时间就在军事斗争领域得到充分体现。科技竞争,在国家发展和国家安全中的战略地位,只会越来越重要。

第六次科技革命已经进入倒计时阶段,它将改变国际战争的武器体系和战争形态。不可无视的是,当下中国的国际环境并不太平。科技创新和武器创新将影响中国复兴的成败。当中国再次走到历史的十字路口时,何去何从,关乎民族命运。

古往今来,战争与和平就像一对孪生兄弟。科技革命和科技创新,既促进了人类文明的和平发展,也彻底改变了国际战争和世界体系的基本面貌。例如,在过去500年里,世界科技先后发生了五次革命,国际战争的武器体系和战争形态发生了三次转变。

在21世纪,预计会发生两次新的科技革命,将出现三种新的武器体系和战争形态,人类文明和国际结构将发生质的变化。

科技改变战争

近代物理学诞生、蒸汽机和机械革命、电力和运输革命、相对论和量子论革命、电子和信息革命合称五次科技革命,是16世纪以来发生的两次科学革命和三次技术革命。

在过去5个世纪里,五次科技革命包含一系列重大科技创新,促进了一系列的武器创新,国际战争的武器体系和战争形态随之发生了3次转变,包括从冷兵器战争到火枪炮战争,再到半机械化和机械化战争,再到半信息化和信息化战争;国际战争的战略目标发生了3次转变,从“制城权”到“制海权”,再到“制空权”,再到“制信权”。

概括地说,第一次科技革命促进了火枪和火炮等的发展,战争形态从冷兵器战争转变为热兵器战争(火枪炮战争);

第二次科技革命促进了铁甲战舰和机枪等的发展,战争形态从火枪炮战争转变为半机械化战争;

第三次科技革命促进了飞机、坦克和航空母舰等的发展,战争形态从半机械化战争转变为机械化战争;

第四次科技革命促进了导弹和核武器的发展,出现了核战争威胁和冷战对抗;

第五科技革命促进了电子武器和精确制导武器等的发展,战争形态从机械化战争转变为半信息化和信息化战争。

本世纪有可能发生两次新科技革命

在过去500年里,16世纪至17世纪发生了一次科技革命,18世纪和19世纪各发生了一次科技革命,20世纪发生了两次科技革命。目前,世界科技仍在加速发展。21世纪有可能先后发生两次新科技革命,即第六次和第七次科技革命。

第六次科技革命有可能是一次新生物学和再生革命,它将提供提高生活质量和人类可持续性、满足精神生活需要和适应宇航时代需要的最新科技,它包括五大主体学科和五类关键技术。

即整合和合成生物学、思维和神经生物学、生命和再生工程、信息仿生工程、纳米仿生工程、信息转换技术、人格信息包技术、仿生技术、创生技术和再生技术等。第七次科技革命有可能是一次新物理学和时空革命,它将突破现有的物理观念,开辟新的物理领域,为人类的新能源、新运输、新时空等提供全新的物理知识。

此外,本世纪有可能产生三种新型武器体系。首先,第五次科技革命(电子和信息革命)将于2020年前后结束,将产生和形成信息化战争的武器体系,包括信息武器、精确制导武器和机器人武器等。

其次,第六次科技革命有可能发生在2020~2050年期间,新型武器有可能包括神经武器、网络战士和仿生战士等。其三,第七次科技革命有可能发生在2050~2100年期间,新型武器有可能包括太空武器和能量武器等。

同时,本世纪有可能出现三种新的战争形态(见表),即信息化战争、神经控制战和太空控制战。信息化战争是一种网络战争,“制信权”是一个制高点;神经控制战是一种神经战争,“制脑权”将是一个制高点;太空控制战是一种太空战争,“制天权”可能是一个制高点。

中国面临两大机遇和三大挑战

从科技革命和国际战争角度看,21世纪中国面临两次新科技革命的机遇和三种新战争形态的挑战。中国在第六次和第七次科技革命中的表现,将影响未来国际战争的成败。

信息化战争的挑战包括信息攻击和系统对抗能力、精导武器和全球定位、军用机器人、信息化战争的领军人物等。

神经控制战的挑战包括神经攻击和神经对抗能力、网络战士和系统对抗能力、仿生战士和正面对抗能力、“神经控制战”的领军人物。

太空控制战的挑战包括太空攻击和太空对抗能力、神经攻击和和神经对抗能力、网络战士和系统对抗能力、仿生战士和正面对抗能力。

目前,第六次科技革命已经进入倒计时,它将带来新武器和新战争,包括神经武器、网络战士、仿生战士、神经控制战和制脑权的争夺;神经战的赢家将成为世界的主人,输家有可能成为别人的附庸或傀儡。21世纪神经战争的成败,将决定中华民族的命运。

伟大而古老的民族警醒吧,否则大祸临头不远矣。这不是杞人忧天。(作者系中国科学院中国现代化研究中心主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