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片根据真实事件改编。

当电影开头的字幕上播放出这样一句话时,通常会让观众们带着一种探究的情绪进入影片中,我觉得只有这样的作品才能最大程度上引发观众们的共鸣。艺术创作来源于现实,却又要高于现实,但完全脱离现实的作品显然是索然寡味的。我认为艺术创作的最高境界恰恰又是还原现实。所以一开始,这部电影就奠定了其优秀的基因。

故事的梗概是驻阿富汗的美军海豹突击队在2005年的6月份策划的一次暗杀塔利班头目的行动,行动的代号是“红翼”。原计划是由美军第160陆航团派直升机将4名突击队员运送至目标地外围,然后队员们渗透到目标经常活动的区域潜伏下来,通过狙击的方式择机射杀目标后再安全撤离。然而在潜伏的过程中,三名牧羊人发现了他们,按照通常的惯例,队员们是可以杀死这三个人的,因为他们的安全已经产生了潜在的危险,但争执之后最终通过投票放走了他们。随后海豹队员们在崎岖的山谷里和赶来的大约200名恐怖分子激烈交火,最后寡不敌众的队员们三人牺牲,一人重伤后获救。

和中国战争题材的影视作品相比,我们会发现一个有趣的特点,那就是美国的电影情节往往是以美军的失利告终,他们似乎毫不忌讳自己的失败,这是一个相当值得玩味的现象。美国人在全球部署军事行动,单从军事层面上来说,他们很少失败,因为越战后的美国军队发动的历次战争都证明了这一点,那为什么美国人不去宣扬战略的胜利反而喜欢去描绘战术的失败呢?我想这里面应该有这样几个诉求。

一、寻求支援。如果你稍加留意就会发现,电影中美军的失败总是因为孤军奋战的士兵在得不到有效支援的情况下,最后绝望的战死或被俘后导致任务的中断或失败,它传达出一个什么样的信息?那就是美军尽管很强大,但也需要援助,既需要相同价值观盟友的援助,也需要不同价值观的盟友援助。现代战争的模式已经完全区别于传统战争,高精尖武器的使用改变了战争格局,但高精尖武器的投入实现了低伤亡的同时也意味着难以想象的巨大消耗,即使是美国也无法单独承受一场战争的费用。所以,美国人想要发动一次大规模的军事行动需要来自各个层面的支持,不同的盟友可以提供不同的支持。例如:资金支持、技术支持、人力支持、情报支持和道义支持。美国及其西方利益集团为了自己的利益而发动的战争其实质都是邪恶的侵略战争,所以,驻守在据点的美军士兵一旦出动必然陷入四面楚歌的打击之中,这一点在美国人自己的电影中已经描写的淋漓尽致了。被围攻并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而这样的情节反复在电影中出现其实就是一种期望获取支援的暗示。就像在这部电影中体现的一样,J—bad基地的海豹队员们在搭乘黑鹰直升机去营救战友的时候却被告知飞机不能起飞,因为指挥官不能冒着他们在没有阿帕奇武装直升机护航的危险情况下去进行营救行动,从而错过最有利的营救时机。这说明美军在阿富汗的兵力调配日渐捉襟见肘。而最后拯救了这名士兵的却是他们的对手阿富汗人,这对北约其他想要将军事力量撤出阿富汗的成员国来讲不得不说是一种揶揄,因为美国的主流人种都是源于欧洲的法兰克人、德意志人、盎格鲁人和萨克森人的后裔。

二、寻求同情。影片的开始部分着力描写了四名突击队员的生活,把他们的人性塑造的鲜活生动,虽然角色的外形很强悍,肌肉丰满,但都显得善良而淳朴,非常的生活化,这就更加容易吸引观众对他们的同情心(实际上美军士兵在阿富汗和伊拉克缺乏纪律的约束,滥杀无辜,无恶不作,阿布格莱布监狱的虐囚事件就是其中最典型的代表)。突击队员们与塔利班分子交火后一直处于被动局面,疲于奔命,但这丝毫不会让观众产生轻视,反而越发崇敬他们。因为处于绝对劣势的队员们在交战的过程中展现出的人性的光芒熠熠生辉——他们绝对信任自己的队友,在任何情况下绝不抛弃伙伴,以及身处绝境却“永不停止战斗”的行为和自我牺牲精神在背景音乐的烘托下能够深深打动任何一个观众。在陌生的中亚高原的丛林中,四处叫喊着的、听不懂的乌尔都语此起彼伏,明知道已经无路可逃的队员们竭尽全力的拼杀,直至打光全部子弹。通讯员丹尼在受伤昏迷后被俘,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他的眼眶充盈着泪水,我想和大多数观众一样,我不认为那是怯懦的表现。在阿富汗初夏的刺眼阳光中,他看到了即将处决他的枪口和冷漠的目光,但他的眼睛中已然没有恐惧,只有对生命最后的留恋。看着这样的镜头,我想美国人一定更容易理解ZF为什么要出兵阿富汗,因为美国人信奉的基督教教旨就是要将上帝的福音带到人类居住的每一个角落,极端的说,就是征服世界,清除异教徒。另外看着自己失去反抗能力的同胞被冷血的杀害,更能激起民众对异教徒的仇恨!

三、破坏对手形象 。在布置暗杀行动的同时,影片插叙了塔利班分子的恶行,而且不是我们所熟知的塔利班怎样杀死美国人,却是如何杀死阿富汗人的,我觉得这个情节安排非常巧妙。在自动步枪的威胁下,恐怖分子们毫无缘由的抓住一名阿富汗平民并用砍刀砍下了他的头颅(没用枪,并且是砍头这种原始的处决方式,还不止一刀,更能体现塔利班分子野蛮和凶残)。影片中阿富汗人的台词没有做字幕翻译,并不是不能做,而是故意不做,因为这样可以增加观众对塔利班分子行为的不理解,让他们感到塔利班分子都是一伙未开化的、落后的野蛮人,制造出美阿两个民族间更大的隔阂。这样做的目的就是要观众感觉到阿富汗战争是一场正义的战争,是为了救阿富汗人民于水火倒悬,这种美化手段隐蔽而真实,具有很大的欺骗性。

红翼行动最后演化成越战后规模最大的营救行动,在营救的过程中,一架MH—47支奴干大型运输直升机被击落,机上包括机组人员在内的16人全部牺牲。这个真实的事件也很快被加以运用,拍成电影,为“正义”的阿富汗战争做宣传。影片中的角色原型之一,暗杀小队的指挥官迈克.墨菲上尉在交火最激烈的时候,毅然爬到山顶开阔处拨打求援电话被击中胸部和背部而牺牲(之前他已经被击中胃部),这种顾全大局、舍生忘死的精神让他成为美军在越战后第一个获得了国会荣誉奖章的军人。2008年,美国海军将最新一艘下水的阿利伯克级宙斯盾导弹驱逐舰命名为“迈克.墨菲”号。这种荣誉应该是每一名军人都热切向往的,美国人将其运用的淋漓尽致,他们正是通过种种方式去塑造英雄并对民众推崇这种精神。 现在我把这几点综合起来,我们知道美国是一个军事工业综合体。美国ZF的军事战略思维是无处不在的,它基本上涵盖了所有的行业领域。我们通常以为,军事就是军事,和其他行业没有直接关系。而美国人却不这么认为,他们的战略观有点像《超限战》 里叙述的那样,凡是能够帮助实施战略的手段都被会被纳入战略需要的范畴,媒体行业因为其传播信息的特殊功能理所当然的成为其中重要的一环。所以好莱坞拍摄电影也是其ZF宣扬价值观的一种重要手段,这种思维和手段非常值得中国军队和影视从业者的学习和借鉴,通过塑造英雄去引导民众崇尚英雄,追求尚武的精神,提升民族气质。我觉得现在整个中国社会就像是一船捕捞上来的沙丁鱼,没有生气、缺乏勇气,我们需要更多一些的像戴旭、刘亚洲这样的军人当做金枪鱼,让民族和国家时刻充满活生机和活力。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