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人就餐中毒半年赔偿“拉锯战”难维权(图)


13人就餐中毒半年赔偿“拉锯战”难维权(图)

柳源酒店经理拿出日记本介绍当天餐厅的接待情况。(资料图片)

13人就餐中毒半年赔偿“拉锯战”难维权(图)

事发的温江柳源酒店餐厅,已转租他人经营。陈羽啸 摄

13人被检出肉毒杆菌中毒,部分伤者至今尚未痊愈。时隔半年,双方还在为赔偿事宜进行“拉锯”,酒店认为对方提出的赔偿额过高,希望能上法庭裁定。“微量肉毒杆菌就会造成极大伤害。”有伤者称,虽然自己出院了,但身体的影响还在。

华西都市报讯 几天来,华西都市报通过对一个个具体案例的报道,曝光房产、医疗、教育、留学中介诸多领域的消费陷阱和不公正现象,捍卫消费者的尊严。

华西传媒集群3·15特别报道近日接到了一个特别的消费者群体投诉:半年前,他们在位于成都温江区凤溪大道的柳源酒店餐厅聚餐中,因为菜品出了问题遭遇罕见的“肉毒杆菌中毒”。直到现在,其中还有人需要频繁赶往医院救治,多人身体落下了病根。他们中有大学老师、公务员、商人,因为一顿普通的聚餐,从此走上维权之路。他们告诉记者,距离那次中毒遭遇已经半年,但“维权之路”走得太难。至今,相关部门无法确切查明毒源,所有中毒受害者也未获得相关赔偿。

近日,刚做完切除气管壁肉芽手术的方华,又飞往上海进行治疗。曾为成都一家幼儿园园长的她,因为去年9月一次平常的酒店家宴,生活轨迹彻底改变。

去年9月,她和亲友在温江区柳源酒店用餐后,多人出现相同的严重不适的症状。最后经诊断,他们是“肉毒杆菌中毒”,因为这种毒性极强的中毒极其罕见,方华和家庭成员多人在确诊前,还经历了痛苦的误诊。

彭李静和方华原本互不认识,然而在2013年9月19日,彭家和方家在温江柳源酒店分别举办了菜品标准一样的寿宴和家宴后,两家人的命运就连在了一起—进餐后来自两家的数十人陆续出现了头晕头痛、视线模糊、吞咽困难等症状。

最先住院治疗的是方华的侄女、四川音乐学院的教师方可。而他们一家人,在华西医院以及上海瑞金医院等治疗时,均被确诊为“肉毒杆菌中毒”。方可在华西医院治疗时,听医生说楼上也有一家人是同样的中毒症状,正是当天在同一酒店吃寿宴、菜品和他们完全一样的彭家。半年前,四川大学华西医院神经内科医生发现两家患者症状惊人的类似,怀疑这可能是肉毒杆菌毒素中毒,就立即上报了疾控中心。后经疾控部门介入调查发现,共有4家医院接收了类似中毒症状患者,都是在同一酒店同一天就餐后出现的中毒症状,最终都确诊是肉毒杆菌中毒。

去年11月8日,温江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出具了该事件的《疑似食物中毒的流行病学调查结案情况》,证实其中13人为肉毒杆菌中毒,而本次事件是一起食物中毒,肇事单位为温江柳源餐饮有限责任公司。这份官方结案报告,成了至今方华等人维权索赔的唯一官方依据。

分歧

酒店提“双倍”方案 伤者问后遗症怎么办?

既然有疾控中心出具的结案书,酒店也认可自己是肇事方,那为什么过去半年了,这些中毒者还没得到赔偿呢?

在双方最近的一次见面沟通时,酒店方提出了两个解决方案,方案一是中毒者医疗费用双倍赔偿,也就是说医药费花了1万,他们垫付这1万,再赔偿1万,今后任何情况酒店概不负责,方案二是走司法途径,由法院来决断。

但两家人都不接受,认为赔偿太低,而且签了免责书,出现健康问题怎么办?方可说,现在的《食品安全法》对一般食品中毒的处理赔偿有明确的指导,但对这种特殊中毒类型的规定还是空白。“维权太难了,正是因为我们遭遇的中毒情况太特殊,甚至在法律上都缺乏足够的支撑。”

伤者之一刘滟说,酒店方一直拿普通的食物中毒标准,希望处理此事。但他们是“肉毒杆菌中毒”,带来的后遗症等影响都是非常大的。如果走司法途径的话,现在疾控中心的结案书很可能被认定为间接证据,拿到法庭上不一定对他们有利。

在方可看来,维权最大的难点在于身体状况的权威鉴定。经历上呼吸机、注射抗毒血清等高强度治疗后,虽然自己出院了,但身体的影响还在。“微量肉毒杆菌就会对身体造成极大伤害。”她说,现在他们没办法做一个明确的医学鉴定。如果站到别人面前要讨说法,人家说你是健康的,实际上她的症状并未完全消失。新闻链接什么是肉毒杆菌

肉毒杆菌是一种生长在缺氧环境下的细菌,在罐头食品及密封腌渍食物中具有极强的生存能力,是毒性最强的毒素之一。

肉毒杆菌是一种致命病菌,在繁殖过程中分泌毒素,是毒性最强的蛋白质之一。人们食入和吸收肉毒杆菌毒素后,神经系统将遭到破坏,出现头晕、呼吸困难和肌肉乏力等症状。

酒店说法要求赔偿额过高愿意上法庭裁定

记者为此致电柳源酒店的法人代表尹凤。尹凤称,事情发生后他们接受了相关部门的处罚,也一直在配合中毒者的治疗。最严重的方华早期垫付了8万多元,现在还需去上海治疗,他们告诉方华哪里医疗条件好就哪里医,钱还是他们出,目前已垫付了10万多元。酒店方希望尽快赔付解决,但两家人要价太高,比如方可医疗费花了3万多,但要的赔偿是20万元,早期两家人提出的总赔偿达到了190万元他们认为家属维权是应该的,但要赔偿得有依据,所以一直没能达成协议。

伤者讲述反复手术让她痛苦不堪

上月底,方华在上海做了取出气管临时支架和切除气管壁肉芽的手术,而下周,她还要飞往上海继续治疗。“因为我妈妈的这次中毒,不仅她辞去了工作,失去了美国访问的机会,我也为了照顾她辞去了北京的工作。”方华女儿说,中毒前方华曾是成都名牌大型连锁幼儿园的院长,事业称得上成功。“因为肉毒杆菌导致我妈妈肌肉松弛,使她呼吸肌麻痹,不能自主呼吸。反复多次的手术,更是让她痛苦不堪。”

目前,方可的眼睛不能自主调节远近聚焦,上呼吸机损伤下巴的整容手术也刚刚才拆了线,这些对身为钢琴老师的她的影响很大。方可说,中毒后肌无力的情况一直没有改善,而且“因为不确定身体有多大影响,我现在没法要孩子”。

对酒店认为的”赔偿要求过高”,方可算了一笔账,自己医药费花了近4万,工作及自己开设的钢琴班误工损失6万元,精神赔偿5万元,还有其他一些费用加起来差不多20万左右。

温江食药监局:店主5年内禁入餐饮业

2月28日,华西都市报记者赶到位于凤溪大道的柳源酒店得知,目前该餐厅已转租他人经营。温江区食药监局介入调查后,吊销了酒店的卫生许可证。“除了吊销卫生许可证,对酒店老板的处罚是5年内不得再经营餐饮行业。”温江区食药监局杨姓副局长说,“在赔偿问题上,我们对两方进行了不下20次的调解。”

13人就餐中毒半年赔偿“拉锯战”难维权(图)

本文来源:四川在线-华西都市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