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人曾有幸在海军的南沙守礁部队服役过。更是在华阳礁当过几任“礁主”。那是一片令我引以为自豪的国土。鞋子型的礁盘上,有我和我的战友们洒下的汗水,更有随风而去的笑声。回地方已有十余年,心中总是记得那些岁月。从今天起,我将从军岁月最闪亮时光中难以忘怀的一些片段,奉献给大家。(二)赶海

在南沙礁上的赶海,与其他岛屿上的赶海是不同的。大家知道,礁之所以叫礁,而不是叫岛,是由于礁是大海退潮时才露出有高于海面的陆地,而大海涨潮时礁就会被海水淹没。当然,还有暗礁一说,那是始终都不会高于水面,但又能看得到。我们在守礁的时候,是一定能见到礁会高于海面的时候的,这就为我们提供了极好的机会。不过,上级规定是不能私自下海的。我们到礁上活动,不下海,没有违反上面的规定。

到了赶海的时间了。有时是凌晨,那得由观察值班哨看好时机后告诉大家;有时是大白天;有时是傍晚,我们在傍晚是不会出去的,因为越来越天晚嘛。大家穿上了高腰防刺胶鞋,这是一定要的,否则在礁盘上高一脚低一脚的,脚踝最容易受伤。长衣长裤,这也是必须的,南沙临近赤道,紫外线辐射强的狠,你若不穿长衣长裤,露在外面的肉会被晒成茄子一样,还钻心的疼。注意,是疼,不是痛呵(好像听说疼比痛要苦好多的)。不过,你不要以为你穿上了长衣就万事大吉了,还得要注意穿着色浅的才是正道。记得我的一位小战友有一次穿的是海魂衫(大家有时也叫它做海军衫,蓝白相间),等到赶海回来脱下衣服,哈哈哈,你们猜他像什么?对了,你猜对了:斑马!!!于是他就改了姓名了,直接叫、、、、、你懂的。装备好了自己,还要记得带一个袋子什么的东东,否则,当你收获彼丰时,也只是两手里能抓获的那一点点了。当然,赶海时,去的人不能多的,一般只能少于总兵力的三分之一才行,因为终究我们的职责是守礁。其他人想去?好啊,下次或下下次,轮嘛。没去的人,搞好戒备,什么三七炮二五炮,还有高射机枪什么的,一律备便,防止意外情况嘛。都妥了?那就下海吧!不对,是下到礁盘上去吧。哼哼,我就不告诉你我是从礁堡——礁堡呢,还是第三代的,你一定没见过——下去的。

到了礁盘上,大家的那个高兴劲,那叫一个爽呢。你想啊,在礁堡上,活动空间小啊(多小?军事秘密,不告诉你)。总算是有了一个撒开脚跑的时机,能不高兴?不过,你也别爽的太狠了。前面我说了,在礁上会高一脚低一脚的,你想跑的快也不行!一会儿,你捡到一个贝壳,他捡到海螺。耳边时常会听到有收获的报告。不过,我的一个小战友叫许玉龙的,他是江苏人,他有一次就不是收获了,而是失出。他在训练时磕掉了牙而安了一嘴的假牙,赶海时见到了好难捡到的玉蓝贝(我们给取的名,那是一种不同于虎斑贝的、通体白色的贝壳,名字好听吧,在礁盘上是很少能见到的):“哈哈,玉蓝、、、、”。嗯?贝壳的贝字没听到声音了?原来,一高兴,笑的他没合上嘴,他的假牙一不小心就掉海水里,当然是发音不准了罗。假牙掉了?找啊。找呀找呀找朋友,找到一个好朋友。找啊找,噫,没找到!奇了怪了,不就是一弯腰一张嘴,假牙才掉的么,怎么就找不到了呢?一二三,快快快,找找找。对不起,回礁的时间到了,还是没找到。怎么办?回吧!!,不可能不回啊,潮涨高了,再不会回就不好回了。许玉龙恨的直咬牙!!不对,他的假牙掉了,恨的直咬嘴巴。那也要回!临走时,在那个地点立一点标志性的石头什么的吧,等到明天再来找吧。回到礁堡上,小许那个难受劲,没法说。人家赶海得到宝贝,他可好,掉了假牙。这是哪跟哪的事啊,等吧,到天明,当然也可以是明天,哈哈哈。到吃饭时,哎,害的我这当老大的还要给他煎稀饭。

赶海,有趣吧。你问我还想不想?想,当然想罗。那里有我们的欢乐,有我们的笑声,更有我们别样的青春年华。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