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据传2014年2月28日,20多辆俄罗斯虎式装甲车和重型卡车运载着士兵在晚上进入克里米亚半岛,这些满载着疑似俄军精锐快速反应部队。3月1日,这支部队正式进驻乌克兰巴拉克拉瓦市。巴拉克拉瓦市是俄黑舰队重要的出海港。俄核潜艇可以从这里进出。

2月28日,随着克里米亚居民愈演愈烈的独立风潮,俄罗斯军队全面开进克里米亚半岛,揭开了本次克里米亚危机的大幕。历史上,克里米亚半岛曾几易其手,然而从叶卡捷琳娜二世到今日的普京,俄国决策者在数百年间从未失去占据克里米亚的兴趣,这其中的缘由究竟又是为何?

当我们展开一张世界地图,看看俄罗斯的位置,再叠加上海冰范围便不难发现,这个雄踞“世界岛”核心地区的巨大国家面临严重的“海洋困境”。其面向北冰洋的漫长开放海岸线终年被海冰所包围,只有西北的波罗的海有如圣彼得堡这样的少数港口可以使用;太平洋方向只有东南的海参崴有一定价值;而领土上唯一直接面向温暖海洋的港口,只有黑海沿岸。

黑海是一个封闭海域,出口是狭窄的土耳其海峡。而克里米亚半岛处于黑海北面的中央。这里距离俄罗斯的核心莫斯科仅有1000公里远,与刚刚举办了冬奥会的索契相隔不到500公里。克里米亚之于黑海,就像海南岛之于南海——它甚至比海南岛重要得多,因为南海并非黑海这样的封闭海域。或许我们可以想象在中业岛的位置上出现一个海南岛,这个岛控制在谁的手里,南海就是谁的了。

如果看得更远,我们不难发现黑海的价值。俄国可以从此进入地中海,进而进入印度洋、大西洋的开放水域。

有这样的概念,克里米亚对于俄罗斯的重要意义也就不再费解。这是俄罗斯的海洋之“窗”。回顾俄罗斯历史,从诞生在北方极寒之地,没有海岸线的莫斯科大公国开始,这个国家就一直为追寻大海而不惜流血。

俄罗斯彼得大帝的名言说明了一切:“俄国需要的是水域。”为了这句简单的话,他的帝国被动员起来,为了波罗的海东端那个小小的出海口——彼得堡与北方劲敌瑞典连年血战。而彼得大帝的父亲阿列克赛则在他之前,从波兰手中夺去了半个乌克兰。叶卡捷琳娜女王登上历史舞台后,她的目光继续向南,看到了克里米亚,与寒冷的彼得堡相比,塞瓦斯托波尔的温水海洋显然更具吸引力。

克里米亚在历史上并非籍籍无名。蒙古东征留下的一系列“汗国”中,国祚最长的一个就在这里。它甚至曾经是莫斯科公国的噩梦之一,这个强悍的穆斯林鞑靼人国家曾攻占莫斯科,屠杀了那里的15万居民,以至于俄罗斯在几十年时间里不得不在其南部驻扎数万大军,准备与克里米亚汗国进行生死决战。

17世纪后克里米亚失去了威胁俄罗斯生存的能力,成为奥斯曼帝国和俄罗斯争夺的目标。叶卡捷琳娜女王在整整9次俄土战争后,终于获得了这令人目眩的奖赏。在她回顾自己成就的时曾说:“我两手空空,来到俄国,现在我终于给俄国带来了我的嫁妆,就是克里米亚和波兰。”

俄罗斯获得乌克兰和克里米亚后,来自西方的入侵者向莫斯科进军的路上被乌克兰和白俄罗斯草原上的血战不断消耗,处于乌克兰南方的塞瓦斯托波尔则使入侵者无法沿着黑海岸边一路深入高加索。在19世纪初的拿破仑战争中,这个战略布局就发挥了作用。此后,俄国进一步勉力向南开疆拓土,而正在衰落的土耳其已经无法阻止俄罗斯进一步南下夺取黑海最后的锁匙——土耳其海峡。俄国看起来马上就要取得百年来的夙愿——自由自在地在地中海中航行。

为了阻止俄国,百年宿敌的英法两国最终联合起来向俄国开战。这就是克里米亚战争。

克里米亚战争中英国、法国对阵沙俄。在付出了数十万人伤亡和总司令双双死亡的代价后,英法联军终于打下了塞瓦斯托波尔,但这场战争仍未能从俄国手中夺走克里米亚。因为俄国仍然决心为了这块领土送更多的“灰色牲口”上前线,而英法已经很难再继续打下去了。为了保住克里米亚,俄罗斯甚至贱卖了阿拉斯加。可见克里米亚在俄国决策者心目中的地位。

一战后,沙俄倒台,苏俄建立,迫切渴望退出世界大战的列宁同德国签订了屈辱的《布列斯特合约》,允许乌克兰独立,却不愿放弃克里米亚。尽管克里米亚一度为德国占领,但旋即在德国战败后被苏维埃力量占领。战争中塞瓦斯托波尔的黑海舰队上演了悲壮的一幕,为了防止舰队落入德军手里,支持革命的舰队集体自沉。乌克兰随后成了内战的主要战场,彼得留拉在这里建立了“乌克兰人民共和国”,继续与布尔什维克交战。直到被号称红色拿破仑的图哈切夫斯基彻底消灭。

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乌克兰和克里米亚半岛再次陷入血海。1941年,德军在基辅大胜后取得了战争的完全主动权,尽管总参谋部把德军集中到北方,进攻莫斯科。但仍派出名将曼施坦因率领的11集团军和数百门重型攻城炮对仍在困守的克里米亚的苏军发起进攻。从战略上说,迅速占领克里米亚后,土耳其很可能加入轴心国,从而德军可以进一步进攻当时占苏联石油产量六成的巴库油田。苏军的抵抗也分外顽强,尽管空权丧失,海陆几乎被封锁,但那个曾让英法联军围困一年的塞瓦斯托波尔要塞再次显出了坚强不屈的本色。德军最终用了250天才打下坚固的塞瓦斯托波尔要塞。这缓慢的动作让德国人的如意算盘落了空。因为他们马上就要跳入南线的真正火坑——斯大林格勒了。

俄国为克里米亚流的血已经足以把这片土地染红,他们绝对不会不经流血就放弃这块土地。

冷战时期,克里米亚对于苏联仍然有着巨大的价值。苏联60%的对外贸易通过黑海沿岸的一系列港口进行,作为重要的外汇来源和经济支柱,这一带的高加索油田石油出口对于苏联来说极为重要。冷战时期,凭借强大的国力,苏联开始考虑从黑海向外进攻。作为进攻的出发阵地,克里米亚的意义更加非凡。

虽然罗马尼亚、保加利亚是苏联的卫星国。脆弱的土耳其是唯一阻挡苏军进入地中海的屏障,这个几乎被苏联盟友包围的对手实在没有多少抵抗苏军的实际能力。因此,黑海在苏联眼中成为了同地中海一体的水域。

苏联冷战期间在欧洲南线的主要任务,一是夺取地中海制海权,甚至在意大利、法国南部登陆,击破北约的右翼。二是进一步向南,冲入西方世界的“油库”——中东地区。

冷战期间,黑海舰队不断在地中海海域“刷存在感”。在1973年的地中海危机中,苏联黑海舰队派出了相当数量水面舰艇直接加入地中海分舰队,大批苏联援助物资和装备就是从克里米亚的港口、机场起运,送往埃及和叙利亚的阿以战场前线。随着黑海舰队和地中海分舰队实力的不断膨胀,到了20世纪80年代末,苏联在黑海的霸业变得貌似空前巩固,苏联的两大战略任务看来随时可以实现。美国在80年代曾经制定过在沙特、伊拉克境内与苏军进行地面决战的方案,后来的海湾战争运用的部分作战方案就来自于这一设定。

1954年,为庆祝标志着俄罗斯与乌克兰“统一”的《佩里亚斯拉夫条约》签订300周年纪念,感情充沛的赫鲁晓夫一时兴起将原来归属于俄罗斯联邦的克里米亚半岛作为“牢不可破的友谊象征”赠送给乌克兰。这档子事儿在当时看来也就是个左口袋进右口袋出的游戏,毕竟俄罗斯与乌克兰同属苏联。但赫鲁晓夫当时绝对想不到,30多年后苏联这个牢不可破的联盟会分裂成15个国家。

但这一天还是到来了,苏联解体后,俄罗斯失去了波兰等东欧卫星国,独联体这一势力范围都无法得到保证,乌克兰、格鲁吉亚等与北约、欧盟的地缘缓冲区纷纷爆发“颜色革命”,甚至铁杆盟友白俄罗斯也一度表达了对莫斯科的不满。南下中东或者西进意大利的作战方案完全失去了意义。俄国必须再次把防御作为首要的任务。

从长远看,进一步欧化仍是乌克兰未来政治走向的较大概率事件。一旦俄罗斯的势力被亲西方的乌克兰清除出克里米亚半岛。北约部队就可能进驻塞瓦斯托波尔、刻赤等港口。在没有缓冲区的情况下,那里的北约驻军就会***一把利刃顶在俄罗斯的软下腹。这样的场面一旦发生,俄罗斯南北交通将受到直接威胁,俄也将面对自二战以来最为严峻的地缘政治局面。

我们前面就曾提到,高加索的石油早在冷战时期就成为苏联的重要经济支柱,今天这个支柱变得更加重要。而俄国一旦失去了克里米亚,这个支柱就会失去掩护,随时可能被切断,这是俄国绝不可能允许的事情。

在俄罗斯的精英眼里,克里米亚半岛绝不仅仅是个度假疗养胜地,也不止于半岛上数以百万计的俄罗斯族同胞和以契诃夫、普希金为代表的俄罗斯文化积淀。惯于地缘缓冲区战略的俄罗斯决策层非常清楚克里米亚的地缘政治意义,以至于克里姆林宫愿意以出兵的方式来“保卫”这个面积与海南岛相仿的半岛,不让其成为西方国家反俄的最前线。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