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今天都来说方言!

中国有几千年的文明史,而且是一个多民族的国家,由于民族和地域的差别,也就产生了语言上的千差万别,抛开少数民族的本族语言不说,就这地域性语言也有很大差异,尤其那方言土语更是丰富多彩,形成了一种独特的方言文化,甚至专门分支出一个“语言学”。网络上也产生了方言网,由于各地的方言俚语千丝万别,地域性特强,也给外出的人们带来诸多不便,和搞出好多笑活,甚至误会,恐怕朋友们都有此体会吧!所以说这普通话的推广非常必要,尤其在现在人口流动越来越大,更显其重要性!

前几天看到一篇﹕哪里方言最难学?排了下全国最难学,最难懂的方言排名,﹝共排出前十名﹞很荣幸山东榜上有名——排第九位!更值得自豪的是特别提到了潍坊,想了一下不对呀,潍坊土语不太难懂啊!就坐下来认真的,挖空心思的找,仔细一想还真让人不好懂来,别说外地人不懂、有些方言年轻的也不懂了,看来要言传身教才能传承下去!

先来一段潍坊的方言土语名词解释吧!

没时间——不龙过 馊了——斯脑了 那里——捏呢 毛线——纲子 差一点——差木点 躺下——切哈 蹬了一下——排了一下 别动——白乖 今天——机门 蝈蝈儿——乖子 胡来——胡大央 没注意——木国才 修理修理——扎果扎果 知了——借六 窝头——趴古 土豆——地蛋 上哪来——咋气来 吝啬——葛古 非常好——成地好 不好相处——不好葛活 上去——上奇 很好——奇好 依着你——记桌你 地里——坡尼 用手提着———用手滴溜着 还没来——寒木来 一会功夫——木大杀 怎么啦——走磨俩 水桶——烧 你傻——你潮 精神病人——也巴 吃奶——王奶 洗衣服——摆衣裳 批评孩子——发落孩子、 嫌好孩子 额头——也来盖 显摆——扬卖 破碎布——扑陈 这个地方——聂过埝(儿) 小心点——抻量着 叫着你——葛活着你

用潍坊方言说一段话;

机门想葛活老王去吃朝天锅,他说不聋过,要去买纲子,扎果扎果车子,我说你成的个不好葛治来,待了木大杀,他滴留着地蛋土来盖上冒着汗来了,他说我摆了衣裳、滴留了一烧水,老婆说我潮,也吧了,好发落我,问我夜来后上咋气来?又上聂个埝了吧?你抻量着点,她排了一脚,我切哈了,说你白嫌毫我了,你机门是走摸啦!个趴古都斯脑了还叫俺吃!你成的个葛古来,快去给孩子王奶吧!

够难懂的吧!

下面我翻译一下,用中国话翻译中国话吧!

今天想叫着老王去吃“朝天锅”(潍坊特色小吃),他说没有空,要去买毛线、修理修理自行车,我说你真不友好,待了不多会、他提着土豆、蝉(没蜕变的、)额头上冒着汗,说﹕我洗了衣服、打了一桶水,老婆说我傻、精神病了,好批评我,问我昨天晚上哪去来,是不是又上那个地方去来,你小心着点,她蹬了我一脚,我躺下了,我说你别批评我了!你今天是怎么啦!那个窝头都馊了还叫我吃!!你吝啬到家了!该给孩子喂奶了!


这本地方言是不是不好懂啊!当兵时大家来自五湖四海、讲着五湖四海话,操着五湖四海音、南腔北调的语言大杂烩、在军营里产生了许多笑料、在这个大家庭里留下了许多笑料,,相互间互相调侃下战友那土的掉渣的方言土语,学人家点土话也是一大乐趣,有战友入伍管她老婆叫“堂客”怎么听也是“坦克”就开他的玩笑,把你那坦克开出来,去抗美援越吧!南京兵那“不来赛”“神得很”付班长那“刷碗叫发碗”“吃饭叫七饭”老张那几年没改过来的“登方红”(东方红)恒腾腾﹝红彤彤 ) 小朱子总把“鞋子”说成“孩子”免不了被战友掛在嘴边,整天叫他找孩子,上海战友那“白相白相”“阿拉”“侬”也都学会了!那洗洗头叫“打打头”也曾成为笑柄,还有炊事班长老陈他那日本鬼子的“日”,总是叫“二本鬼子”,凡是用日字的都用二代替,他说俺家乡都这样叫,﹝那个“日”字他当了六年兵也没改过来!始终发不出来)我说俺那里对伪军汉奸才叫“二鬼子”,你把日本鬼子称“二本鬼子”,那伪军咋称,他说叫“三本鬼子”!(看了吗!一本成了二本,二本成了三本,都降级了!)

每当想起这一句句方言土语时,总有一张张战友那熟悉的面孔浮现眼前,甚至到现在听到有人讲一句方言土语,和乡音时,也会和某个战友对对号,一猜就知道是哪里人!总之吧!听的方言土语最多的时侯是军营生活那些岁月,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一茬茬的老兵走,一拨拨的新兵来,带走了河南的乡音,又来了湖南的土话,新老交替的同时也进行着乡音和方言土语的不断更新,要不咋说部队是个大学校呢!啥都学——包括方言土语! 闲来无事突发奇想上来交流一下方言土语,望战友们都来用方言添块砖、加块瓦,让俺也学学战友们的家乡话!谢谢!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