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淞沪会战亲历者袁汝生


访淞沪会战亲历者袁汝生

顾少俊

2014年元旦,在江苏溧水县九塘村一间破旧的瓦房里,亲历淞沪会战的老兵袁汝生回忆了77年前的那场战斗。

1937年,28军在他家乡征兵,当时溧水县是“三丁抽一”。21岁的袁汝生领了一支“汉阳造”和一套粗布军装参了军。当时,同去的老乡共有140多人,分在各个连队。

部队在上海郊区训练。6个月训练结束,袁汝生表现良好,升为班长。

一天夜里,袁汝生所在部队接到紧急命令,立即赶往月浦,阻击日军。部队急行军数小时后,到达指定地点时,已是下半夜了。来不及休息,赶紧抢筑工事。天蒙蒙亮,工事刚刚筑好,日机就来轰炸。他们就在这样简陋的阵地上开始了长达20多天的战斗。

“日军飞机飞得特别低,肆无忌惮,狂轰滥炸。”老人说。

“飞机轰炸后,接着是大炮轰。炮击停止后,战壕里人的哀号声、呻吟声此起彼落。负责就护伤员的人,忙着往下抬伤员。没有受伤的人员各就各位准备战斗。

“轰炸一停,日军步兵在坦克掩护下,向我们阵地进攻。在日军离阵地还有30米左右时,我方轻重武器一齐开火。敢死队员跃出战壕,把集束手榴弹投到日军坦克下,负责炸日军坦克的这些战友大多不能生还,有的和坦克同归于尽了,有的刚出战壕就被打死。

“战斗从早打到晚。第二天,连长负伤,副连长牺牲。身边的战友一个个倒下,补充人员陆续到位。”

淞沪会战一开始是由东向西,后来,转为由北向南。日军从长江沿岸登陆,企图切断中国军队与南京方向的联系。因此淞沪会战的主战场,就在上海西北的郊区展开,当时,整个战场的方圆半径不过几十公里左右,但是中日两军都在此投入重兵,血战长达两个多月,死伤的人数超过30万人。袁汝生所部防守的地段是中日两军必争之地,战斗十分激烈。

“在月浦,我们整整打了20多天,战壕里战友的尸体堆了一层又一层,血流满地。我们连防守的那一段大约500米左右,这500米的战壕里上上下下全是血。真正是一寸山河一寸血啊。有几次阵地白天被日军攻下,我们夜里又把阵地夺回来。反复拉锯,不分昼夜。一开始,我们一天还能吃上3顿稀饭。有9天打得最激烈,日军利用飞机、大炮的优势疯狂进攻。阵地上浓烟蔽日,一片火海。后勤人员白天送不上饭菜,只能利用夜幕早晚送两次稀饭到阵地上。当时那菜只有几片菜叶,条件非常苦。我们就在这样的条件下坚守了20多天。

“我们连长说:‘没有饭菜、没有援兵、没有弹药,阵地也不能丢。不成功就成仁。

“进入阵地前,我们每人分了40发子弹和6颗手榴弹,子弹打完了自己想办法补充。我们都是从战死的战友身上补充。

“有2个战士,羡慕日军的38大盖。有一次,见日军退了,阵地前没有人,看到阵地不远处有日军丢下的枪,想去捡回来。两个人身子刚探出战壕,就听见两声枪响,两人一头栽倒,当场丧命。日本人的枪法特别准。人家想侵略中国,是准备已久了。

“后来,连长规定,平时除观察员外,其他人员一律不许向阵地外探头。”

20多天后,袁汝生所部奉命撤至昆山继续阻击,此时,同去的140名老乡几乎全部阵亡。那地方是平原地带,没有可以利用的自然屏障,往下挖1米以外就挖到水了,不能修筑牢固的工事。当时,战场上领空领海全被日军的飞机、军舰控制,中国军队整团整营的战死。蒋介石不断调部队向上海增兵。袁汝生所在的连打了一个多月,人员补充了好几次。

11月,部队接到撤退的命令。袁汝生带领战士们往后方撤退时,一颗子弹击穿了他的大腿,当场疼昏过去。战友们把他抬到师部临时医院救治。

当时,日军第6师团主力向昆山方向压过来,战局的恶化给中国军队带来了极大的混乱。在日军的追击下,中国军队全面撤退,后有追兵、前有日军先头部队攻击、日军便衣队不断袭击中国军队指挥部、上有飞机狂轰滥炸,一路撤退的中国军队完全失去了控制。师长找不到团长了,连长、排长找不到自己的部队。部队根本就顾不上伤员了。

“部队撤退时,伤兵留了下来。我爬到马路边一个岗亭里。这时,我的一个老乡找到了我。他叫朱利渝,和我一起当的兵。那时,部队生活苦,他吃不饱。有一次,饥饿难受偷连部库房里的压缩饼干吃,被人发现举报,连长要打他军棍。我向连长求情,免了对他的处罚。他非常感激我。

“他告诉我,部队冲锋时,一颗子弹把他帽子打飞。他害怕了,脱了军服做了逃兵,正准备回溧水。在路上听说,我受伤了,他特地过来找我。

“当时,到处是难民、溃兵。我把军服给朱利渝穿上,让他找附近保长,请他们安排人送我回家。保长让当地老百姓用两根竹竿做成担架,把我抬了回家。”

老人的儿子接着说:“朱利渝老人是我们邻村的,离我家30多里,那时他家里穷,我爷爷很感激他救了我爸爸,就让他住在我家一直住到1949年全国解放,他才回去。后来,他到上海烧‘老虎灶’,他是文革中过世的。我们家里人每年都去祭拜。”

1937年的淞沪会战,时间长达三个月。中国军队动员兵力75万精锐部队,伤亡25万余人,粉碎了日军“三个月灭亡中国”的狂言,赢得了西方国家对中国军人的敬重。当年参加淞沪会战的百万将士,大多已作古。他们曾经为了我们的这个国家、民族,做出过巨大的贡献和牺牲。铭记他们,善待活着的老兵是我们这代人的责任和职责。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