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昨晚突然想到一个问题,明末只能出李自成这样的草莽英雄,地主阶级已经无法贡献造反人才了。

1.随着“士族”的消失,地主阶级中隐形的可对抗皇室的势力也逐渐消散。地主阶级开始彻底成长为封建皇室的管家家丁库,而不是皇位的有力争夺者。缺乏接受全面教育的地主阶级精英的缺失和长期形成的家族/地主集团培养传统的消失。家族也无法系统地提供自身人才资源,也无法利益集团可为其提供社会资源。

2.普通地主阶级精英分子经过了长期科举和宋明理学的教育已经不具备早先的造反能力。教育传统向“偏科”和争当“科举特长生”倾斜,精英分子们不愿意费力不讨好或者说无需去接受全面教育即能获得金榜、美人的“人生极致成就”。这就诞生了现代普遍定上的“儒生”概念——特指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脱离时代实践生产的知识分子,有句话不是这么说的“秀才不出门、便知天下事”,其质量水平可想而知。

2.后封建时代的人才观缺乏造反精神。长期愚民政策不仅造就了畸形化的治国理念,其畸形的选拔人才观对人才培养的伤害也是影响深远的。在农民阶级之后,地主阶级本身也成为皇室成功分解的对象。个体无法对抗皇权,又无法形成长期有效的抱团模式。在成为家丁库的同时,确立了从精神上希望通过当家丁实现自我人生价值的人生价值理念。就这样自我才艺限制之后知识分子中不仅无法孕育出李二那种为造反准备着的人才,甚至连赵大都无法培育出,最多水平只能培养富于窃取胜利果实精神而不是富于造反精神是的赵二。可惜的是,培养不出赵匡胤,自然就没有赵光义什么事情。

纯属主观臆断,说的不对请不要见笑。

(本文转自李自成吧,作者:wowopaopao)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