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护卫舰遭渔网缠绕 军官冒鲨鱼危险清除


中国护卫舰遭渔网缠绕 军官冒鲨鱼危险清除

资料图:温州号护卫舰。

前几日,正在值班的舟山医院护士黄欣接到婆婆电话,说2岁大的女儿发烧了,折腾的不行。黄欣走不开,只得让婆婆把女儿接过来,挂号输液。身为护士,看着自己生病的女儿,却不能多陪一会。

这样的情形经常出现,两个女人撑起一片天,想想海上执行任务的丈夫,黄欣笑说:“爱上了一个指望不上的人!”

黄欣是湖北黄梅人,身材娇小,骨子里却有一股不服输的劲。她自我加压,两年时间,由镇医院的一名临时工考取了县人民医院的在编职工。她的丈夫林文友,是东海舰队某驱逐舰支队温州舰的机电长,掌管全舰的油水电气。

谈恋爱那会,林文友因为任务繁重,很难休个完整假,他们的感情全靠电话维系,赶上出海,连电话粥都是奢侈。时间荏苒,这恋爱一谈就是5年,两人一年见不了两次面,闺蜜劝她再考虑考虑,她说,“经不起时间考验的爱情,只是一时的错误冲动!”

随军后,黄欣毅然辞掉了原有工作,独在异乡,从头开始。春去秋来,不懈努力,黄欣再次上演临时工的逆袭,顺利进入舟山医院工作。

身为护士,加班、值班是家常便饭,家里家外、老老小小,也需要她操心。但是,林文友更忙,出海次数多、时间长,两人在一起的时间,比以前多不了几天,黄欣从他嘴里得知:海军现在处于跨越式发展阶段,航迹越来越远。

2009年至2011年,林文友先后两次赴亚丁湾索马里海域执行护航任务,累计时间长达一年。这一年里,黄欣柔肩挑重担,熟料,家庭的重大变故差点将她击垮。

林文友护航期间,黄欣的父母亲因车祸,不幸双双离世。当消息传来,如晴天霹雳,独在异乡的黄欣无依无靠,一个人坐上了回家奔丧的客车,再一个人打理好父母的丧事后返回舟山。

双亲的离去,给黄欣打击很大,心里有千般痛、有万般苦无处述说:双亲不在了,想给丈夫打个电话,却不知道他在哪里,想给部队反映,又怕影响丈夫执行任务。痛苦中,娇小的黄欣蜷缩成一团,像无助的小孩;又站了起来,像棵大树。至始至终,她没有向林文友吐露半个字,没有当着外人掉过一滴泪。

祸不单行,婆婆干农活时眼睛被石灰水烧伤,老两口隐瞒病情,在老家医院进行保守治疗,不想病情恶化,无奈之下才告诉了黄欣。当时,还有3天就是大年三十,黄欣当即赶赴老家,带婆婆到杭州做了羊膜移植手术。术后,医生告知黄欣:幸好来的及时,只是视力有所下降,否者后果不堪设想,眼睛可能保不住。

军嫂就是半个兵,苦难让她更坚强。黄欣知道,自己要是软弱,没人替她坚强,而且丈夫久在水线以下工作,需要她给予的阳光,保持身心健康。

除了苦,还有担惊受怕。黄欣回忆说,“如果不是在新闻上看到他下水的故事,我可能到现在都被蒙在鼓里。”

舰艇远航,一靠航海二靠机电。一次护航任务期间,渔网缠进了温州舰的螺旋桨,影响舰艇机动,若不及时清除,护航就无从谈起。当时,林文友时任副部门长,潜水技术较好,不顾鲨鱼活动的危险,主动请缨,在海水里洒下一些驱鲨剂,就下水清除渔网了。

排故结束后,林文友双手全被海蛎子刮破了,而他也未向黄欣透露半个字。像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每当机器故障,林文友都是身先士卒,与战友一起钻机舱、排故障,满身油污、十指黑黑是常有的事。

去年,林文友一年出海200多天,战斗在捍卫国家海洋权益的第一线。黄欣笑言,“仿佛又回到了护航的日子,不知道他在哪里,想指望又指望不上……”家里的大小事务,都是她一人支撑着,看到丈夫出海回来,满身汽油味,指甲里还有未洗净的油污,许多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出去,一些小脾气当即转化为心疼:丈夫又用汽油洗手、洗衣服了。

对于这个指望不上的人,又让她担惊受怕的人,黄欣是又“恨”又自豪,她知道,丈夫还有更多人指望着他。想到这,黄欣心里也就开朗了。

在这位阳光妻子的支持下,林文友先后两次荣立三等功,出色完成多次大项战备任务。黄欣也在幸福着她的幸福:他给人民最大保护,我给丈夫最大支持。

(原标题:温州舰护航曾被渔网缠螺旋桨 军官冒鲨鱼危险清除)文章来源: 中国海军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3楼 szb774942460
额 渔网缠住螺旋桨是很危险的。但是冒着鲨鱼的危险,大白鲨看多了吧,你咋不说冒着水母 食人鱼 海蜇 外星生物 鲸鱼 海蛇等的危险呢?歌功颂德啊,恶心一片啊。
军舰活动区在外海,有鲨鱼是正常的,尤其是有伤口见血后。。。你当往海里洒防鲨剂是闲的么。。。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