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孙立人因取得“仁安羌大捷”和四平之役的胜利,而被网友誉为“国军战神”。但蒋介石却曾当面评价孙立人,说他“对于训练部队很好,不过打仗不行。”①揆诸史实,较之网友之誉,蒋的看法恐怕要更为客观一些。

对仁安羌一役,通常的说法是:1942年4月18日、19日,“我军仅以战斗员1121名的一一三团,与7倍于我之敌军三十三师团的二一四和二一五两个联队主力激战……挽救7千多英军的生命……”②“被围的美国传教士和新闻记者五百余人被解救脱困。”③因113团团长刘放吾虚报战况,其子刘伟民又在数十年后,著书为他虚构功绩(甚至称仁安羌之役为刘放吾独立指挥),以致很多问题被以讹传讹。

事实上,新38师113团参战官兵数目约800人,被困仁安羌的有英军4000余人、传教士数人,敌方只是日军33师团214联队(缺第一大队)的约2800人。④

这几千英军也不是如通常所描述的那样坐等救援,而是与113团并肩作战。被困的英缅军军团长史利姆回忆,仁安羌作战时,“我就将我在平墙(北岸)这边的所有炮兵、所有可以用的坦克都拿去支持孙的攻击。”⑤孙立人遂临时接任英军装甲旅司令官,指挥坦克支援作战。中英联军在数量上处于优势,因而“与其说是日军包围英军,倒不如说是中英联军自南北两面夹攻日军、包围日军。”⑥

孙立人在战后不切实际地谓此役“击溃十倍于我之敌人,解救十倍于我之友军”,自诩之为“仁安羌大捷”。其实日军并未觉得自己战斗失败。日方战史记述,19日“宾河以北之敌为掩护主力撤退,不仅不放松攻击,反而增强了兵力,好像是中国军的一部(新编第18军一部约1000名)来援。然而,20日拂晓,由于先后到达的原田、荒木两部队参加战斗,宾河以北之敌又丧失战意,未做抵抗就撤退了,至此,第33师团的仁安羌战斗胜利结束。”⑦

国民政府在总结缅甸战役时,也没有肯定所谓的“仁安羌大捷”。国府战报称:

“(日军)佯攻仁安羌,分散牵制我5A(第5军)之N22D(新22师)、N38D(新38师),声西出东窜,廿一日(应为廿四日)扑腊戍,迂回畹町。我援军66A(第66军)之N28D(新28师)、N29D(新29师)浦下车,立足未稳,即陷纷乱。敌长驱直入,全局急转。”⑧

也就是说,孙立人抗命出师,虽取得小胜,但牵累大局,一定程度上导致了盟军在缅甸的全面溃败。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