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是新疆人,关于新疆,我先想说......

昨天看到社会聚焦的一篇帖子,http://bbs.tiexue.net/post_7086095_1.html,有些朋友的评论让我内心很难受。我在铁血注册了很久,一直只是潜水阅读,不发帖也不回复。昨天回帖完全是是因为有些出离愤怒了!愤怒是因为东突极端分裂势力的丧心病狂和惨无人道无耻行径!愤怒是因为301暴恐袭击中那些受害者及其家庭所遭受的创伤将永远伴随他们,给他们带去永久的伤痕;愤怒是因为国外势力伙同国内代办借着301暴恐事件,歪曲事实、煽风点火,偷换事件本质与现实情况概念制造谣言与矛盾,在举国悲痛之时,再往全国人民的伤口上撒盐;愤怒的是有些不明觉厉的网友,抱着愤青或者说极端主义的心态,盲目跟从。

今天再登陆铁血,看到很多朋友顶我的回复,心情激动,毕竟是老潜水员第一次回复就得到那么多朋友的支持。同时我想把我这个新疆普通百姓的有些心里话说出来,希望铁血的朋友们能了解我一个普通新疆人的生活。我所说的不能到表全新疆人民,不能代表各族同胞,我仅希望看到我这帖子的新疆人也站出来,把你的平凡生活告诉大家,让不了解新疆的朋友能从我们的只言片语中了解我们的生活。

我爷爷给我讲的事:

1、部队整编、千里突进。爷爷在世时曾给我讲过,49年祖国成立的那天,他和他的战友接到命令,部队集结酒泉小范围整编,准备开赴新疆,为新疆和平解放、平稳过渡保驾护航。经过半个月的补给休整,他所在的的部队开拔了。爷爷说从开拔那天起,三个多月没有洗脸,一路都是荒漠戈壁,部队人多水要用来喝必须节约。行军休息在地上挖个浅坑,裹着过了星星峡才补给过来的的大衣躺里面休息。当然,枪是不能离手的,那时新疆地区虽已在包尔汉同志的领导下实现了和平解放,但是局势错综复杂,国内的反动派、分裂势力和国外的敌对势力都在加紧活动,虽没有大规模的战役,但是零星的袭扰战不断。我问爷爷害怕过吗,受过伤吗?我爷爷告诉我,我们这些老土八路出身的部队要马、马不多,要衣服、衣服破,但是论起打袭扰反袭扰、打游击反游击,随便找个兵蛋子指挥都弄舒服他们。多年后,我父亲告诉我他听爷爷战友讲的事。爷爷和他的战友进疆时,和爷爷同村同家族的两个一起参加八路的兄弟牺牲了,幼时看到爷爷肩膀上一道可怕的伤口就是那时和分裂分子拼马刀时留下的,如果不是天冷穿的厚,估计胳膊就没了。原来事情不像爷爷说的那么轻松。

2、整编起义部队,眼泪不轻弹。我曾问过爷爷,打仗时哭过吗。爷爷大笑,没哭过的是石头。在他们进疆后,局势基本稳定,部队要对的新疆原地方部队和起义的gmd部队进行整编,他被抽调的工作队,和另一名战友到被派驻部队任指导员,看着是干部,但是党的干部不好当。起义部队里有个别人对党和国家怀有敌意,要化解这些看起来容易,实现起来困难重重。有的指导员驻点时,晚上宿舍被人扔手榴弹,幸好发现的早,而且干坏事的货可能心虚,拉了弦就跑,被捡起来扔出房外,没有人员伤亡。但是一个营4、5百号人,到哪找。爷爷说那时都是和衣睡觉,驳壳枪握在手里。有一次听到外面有动静,掀被子翻身起床,由于动作太大,枪管把行军被挂叉了,等事情结束,回到宿舍看到跟随自己走过半个中国的行军被,他想哭但是没有让泪掉下来。现在想想,也许是为走过半个中国失去的那些伤感吧。

3、让我头向东,把老军帽和我葬在一起。爷爷的部队转为地方生产建设兵团后,爷爷一直务农,快退休时,因身体原因看过马号,就是所谓的弼马温,晚年的他经常开玩笑,我也是览八千里云和月的人,干过和齐天大圣一样的活,你说我还缺啥。到爷爷弥留之际,爷爷把我的爸爸叫到身边,说:我日子不多,记得把我的头朝东埋,我16岁从军开始就再也没有回过家,终了希望狐死首丘。把我的老军帽和我葬在一起,那是你奶奶亲手给我做的,我要带着回去见她。那顶军帽我永远都记得,是一顶土布做的八路军帽,早已经看不出颜色了,但那是爷爷最宝贝的。

我的爸爸和我:

1、小的时候,因为爸爸工作的原因,我们经常搬家,以至于现在,回想起年幼的事情,只能想起事情,但是发生在哪里已经完全模糊了。我的记忆里,我很小,和爸爸妈妈一起去地里。他们在劳动,我在地边坐着抓虫子玩。玩累了我想回家,我爸爸说要收工才能回去,你是小解放军,我们大人劳动时,你要站岗放哨,看好我们的武器。然后我就每天坐在地头爸爸他们的步枪旁边。前年过年,我和爸爸吃年夜饭,聊到我小时候的事情,我问我父亲这件事是真的还是做梦,他很诧异。他说那时候的我两岁,当时国际关系紧张,又逢国内某飞机摔在外蒙了。为保边疆安定,他是所在连队(是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基层组织,不是部队)指导员、民兵连长,要组织全体干部职工边生产边备战,所以每天下地干活都要带武器去。

2、上中学的时候,看新闻,有大学生游行,觉得那些是学生吗,乱糟糟的一大群,还烧公共汽车,杀解放军,简直是......。过段时间看到我们住的大院经常有警车停着,听大人说是我们大院里某民族干部的孩子在学潮中宣扬东突,鼓动那些无脑青年参与暴力事件,事发败露后随国外敌对势力逃到某超级大国政治避难了。时隔不多久,民族群众的新年,我父亲买了方块糖、红茶、奶粉,去给那民族同事拜年。我问父亲,他儿子是叛徒,你还去给他拜年。我父亲告诉我:他的孩子在外面做的坏事与他本人无关,他的孩子是在外面受人蒙骗去做的那些事情,他一直是好人,我们不能把问题归结连带到他身上吧。现在想来,那位维族大叔真的不错,他本来有五个孩子,老大那坑爹货跑了以后,他把剩下四个孩子都送去最苦的高原当兵了,现在都在南疆一线做民警,为边疆稳定奉献自己。

3、我也曾经年少热血,大学时代在乌市上学,我们学校民族生占大多数,汉族比例只有三分之一多,所以我这样的才是那里的少数民族。由于上学晚,我的中学成绩不好蹲过级,所以02世界杯外围赛时还没有毕业。男生都爱踢球,都爱看球,世界杯更是必不能少的。我们学校里面那时条件一般,看球要到食堂里,但是矛盾出来。我们这里本身就是多民族,看球就相当热闹了,有的支持中国队,有支持土耳其的,还有支持伊朗的,支持独联体国家的....真的热闹。球看急了,就有口水战,口水不过瘾的有到球场过招的,还有最后上演全武行的。我那时也和别人开片过,不过还好,我占便宜多些。但是到后来中国队出线,拿到世界杯小组赛入场券的时候,整个学校都沸腾了,不管哪个民族,男生们都疯了,在校园里欢呼。后来毕业工作以后,又和那跟我为足球开片的校友碰到,我们一起到五一夜市街一顿啤酒烤肉。他说我那时和你开打主要是太年轻,看国足一个二个软脚样子就来气,心想弄几个吃羊肉的巴郎仔上去,好好教教他们对抗是什么样的。这哥们现在在乌鲁木齐,据朋友讲,他在7.5的时候,把公司大门打开收留了很多被暴徒追打群众,自己一直守在楼下大门口。真挺佩服他的勇气。

零零碎碎说了这么多,我只想告诉大家:新疆地域很大,民族很多,有很多的故事,希望你们有条件多了解一下,不要以偏概全。确实有败类跑去内地做贼,确实有莽道在内地卖切糕,301暴恐真真切切的发生了,而且确实是新疆跑出去的垃圾所为。但是那些人毕竟只是新疆人中的百万、十万分之一,所以请不要一提到这些事情就说新疆人都....。

不知道朋友们看过这篇帖子什么反映,但是我说的是实话。我们承受的本来就很多,连淘宝上都是满眼的新疆等偏远地区不包,或者新疆等偏远地区请先联系客服补邮费。路途远、运费贵,我们没有可以抱怨的。但是生活中其他的方方面面,我们真的不希望事事处处都被区别对待,不希望平白无故的恶语相加。我们更需要的是祖国万万亿人民的理解和鼓励,凭借这份理解和鼓励,我们会尽努力将新疆建设的更好,用我们的努力缩短心与心的距离。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说得很好 天下还是好人多

11楼 天山童姥折梅手
我是新疆人,我的爷爷在六军十七师,却从来不敢问爷爷关于当年的事情怕他伤心,直到整理遗物才发现许多,令人值得纪念。爱家乡
14楼 liutao928
我爷爷也是六军的,他老人家的日记里写的是:一野一兵团六军十七师五十一团
抱抱,坚守边疆真心虐,为祖国母亲,值了

11楼 天山童姥折梅手
我是新疆人,我的爷爷在六军十七师,却从来不敢问爷爷关于当年的事情怕他伤心,直到整理遗物才发现许多,令人值得纪念。爱家乡
14楼 liutao928
我爷爷也是六军的,他老人家的日记里写的是:一野一兵团六军十七师五十一团
没想到碰上了这么多十七师后代, 我父亲是十七师四十九团的, 四九年乘飞机进新疆的.


十七师前身是新四旅, 来源于四方面军为主的129师386旅, 就是王近山带到延安的一个营扩大而成. 也是亮剑中全歼日军军官教导队的部队原形, 是后来第一野战军中战斗力最强的部队.


不过和王震359旅系统不同,不是来源于120师.

我是新疆人,我的爷爷在六军十七师,却从来不敢问爷爷关于当年的事情怕他伤心,直到整理遗物才发现许多,令人值得纪念。爱家乡

6楼rgb120

只能说极少数的一部人坏了大家的名声,毕竟坏人还是少数的,老百姓都是善良的,退一万步说,哪里都有极个别的坏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