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新华网北京3月5日电 英国金融时报网5日发表美国加州州立大学(长堤)商学院教授孙涤撰写的题为《乌克兰的不平衡博弈》。文章说,乌克兰的博弈急剧升级,酿成的地缘政治危机很可能颠覆市场,祸延全球将至少几个月,投资者不可不慎。

棋局演进至此是各方始料未及的。大国相互指责:开局的步骤都是对方策划谋定而动的。但是引致的前景风险极大,彼此又没有决心和胆识继续博弈下去。就目前的态势,俄罗斯显然占了上风。俄罗斯总统普京摆出倾力相搏的姿态,不惜开战;而西方(欧盟+美国)只想小纠缠而赢大筹码,远没作殊死决战的准备,自然气短。西方趁索契冬奥会俄国急欲弘扬俄罗斯文化和大国梦,且无暇旁顾的时机,策动基辅的动乱企图赢得大奖,殊不料此举是直指俄国的命门。谁知圈套设得太大,激起俄罗斯人的同仇敌忾,反而给了普京一个大好机会来反制。俄国杜马全票通过授权总统动用武力相博,表明俄罗斯的民气可用。相反,西方捅出乱子,大嘴巴空言威胁,是否有斩决的措施相随,则大成疑问。在大国抗衡的棋局里面,最可怜的是卒子——乌克兰的小民,“今后苦难在等着他们”,就如同阿富汗、伊拉克、埃及、利比亚和叙利亚的草民已尝到的那样。一句话,这场地缘政治大博弈,西方想玩玩就收场,俄国人却要动真格。

俄国人何以会死命相搏?我们须认识乌克兰的历史、地理、人文背景。正好60年前,顿巴斯矿工出身的赫鲁晓夫把克里米亚转到乌克兰加盟共和国的名下,那时他作为苏维埃联盟的头目,在“同志加兄弟”之间划拨,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但是苏联随柏林墙而垮台,乌克兰独立出去,事情就变得严重起来,对俄罗斯简直是生死攸关。克里米亚濒临黑海的港口塞瓦斯托波尔,是俄罗斯最重要的出海口和军港,历来是俄国的禁脔。乌克兰1783年起就归属了沙俄(除了二次大战从波兰割让来的西面领土),这些基本状况,我们很容易在维基网上了解详细。

俄国人对乌克兰的感情,你只要读过托尔斯泰的《战争与和平》就容易体会,拿破仑的大军从波兰一渡过维斯杜拉河,就像当年凯撒越过了卢比孔河,就断了回头之念;而拿破仑的军队一进入基辅,更是非决战再不能摆平了。1854年的“克里米亚战争”,英法联军在那里同沙俄军队恶战,也成了俄国人的心结。年轻的军官托尔斯泰就是在那里开始了他的伟大文学生涯,名著《塞瓦斯托波尔纪事》、《高加索纪事》都是以那里的经历写成的。而人类有史以来的最大战役:苏联和法西斯德国的会战就是在乌克兰的库尔斯克打的。西方想在乌克兰和俄罗斯之间打进楔子,地理、人和都不会有利,至于天时——以民主的名义来扩张,是否一定就有利,还有待观察。

为什么说“今后的苦难在等着”乌克兰人?乌克兰俗称俄罗斯的“面包篮”,又有敖德萨等工业基地和矿产,可是近年来经济千孔百疮,若是无外来的救援,国家眼看就要“跳票”,仅仅为了缓冲财政不致破产,2个月内就急需350亿美元。基辅动乱以来,俄罗斯收回了它承诺的150亿美元的救助。但是西方却没承诺力挺,只提供30、40亿美元的国债担保。直至今天形同危若累卵,美国政府所能应承的也不到20亿美元的担保。西方答应的,只是让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出面斡旋贷款。比较它们对欧盟圈内的希腊也动用了100亿美元,援助是不可同日而语的。难怪俄国人在讽刺:“靠滴眼药水是救不了心脏病发作的。”

反过来,乌克兰人的不幸有很多咎由自取的成分。2004年上台的新政府,由反对党季莫申科主掌,谁想到她是个“贼婆头”,只顾自己捞钱,罔顾民生死活,贪腐真够厉害,比前任实有过之。套用托尔斯泰的一句名言,你没有吃过苹果想来个变革,结果不幸,吃到的第一个苹果是烂的,你还以为苹果的味道本来就如此呢。目前,乌克兰人满嘴就是烂苹果的滋味。

下一步会怎样走?西方国家领导人纷纷到基辅去打气,然而底气不足,少见他们有具体的承诺,无论是实力干预还是钱财援助,只能声称,俄罗斯真要硬干下去,成本会很高。普京的俄罗斯恐怕不会占了克里米亚就罢休,为了国家长久安全,俄罗斯偏向的选择可能是建立乌克兰在顿涅茨河以东,包括库尔斯克在内的亲俄缓冲地带,因此乌克兰分国而治的概率不会很小。

那么,俄罗斯执意继续干下去,西方有何方略加以制裁?停止召开八国集团首脑会?那是“眼药水”;经济制裁?也无济于事。虽说俄罗斯已经自清过家门,执行了阳光规定,要是官员们的屁股还不甚干净,有钱存在海外的秘密账户,有妻儿拿着西方的护照,西方一捅出来,俄国一定不战自溃。那时候俄国人民要付出的成本,真的会非常昂贵。

此稿件为新华网转载内容,新华网不对本稿件内容真实性负责。如发现政治性、事实性、技术性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请及时与我们联系,并提供稿件的纠错信息。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